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零五章 周放落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用问,这两个先天高手,一个是死在戚成祥手里,一个是死在洛妃手里。剩下的七个,有的是普通武者,有的可能只是刚到夜游境界的术修。

    楚弦看了这些人的穿着衣物,随身物品,心里已经是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

    首先藏海和尚这些人,是一路奔波到禹州,很可能已经是没有好的栖身之所,其次,他们人数不多了。

    从一个先天武者的身上,搜出了一份采卖吃食的单子,就从上面罗列的数量来看,也能大致推断出对方的人手。

    死了这九个,藏海和尚身边,最多也就四五个人了,这还包括禄光和尚。

    再仔细看那一张单子,楚弦有所发现。

    那就是上面的字体。

    每一个人的字迹,实际上是不一样的,细微的差别,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但楚弦能看得出来。

    他记忆力极好,只要是见过就不会忘掉。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字迹,是他一个认识的人所写,此人,楚弦一度以为已经死了。

    “周放!”

    那个在安城贡院时就跟随在崔焕之身边的人,后来是被自己抢走了机会,如此记恨在心,之后又在凤城,机缘巧合下,被禄光和尚掳走。

    本来,楚弦认为这个周放已经死了,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到对方的字迹。

    因为在巡查司楚弦见过周放写的东西,所以还记得对方的字迹,仔细在神海书库这么一比较,楚弦可以确定,这是出自周放之手。

    周放没死?看样子,居然还和禄光和尚藏海和尚搅合在一起。

    如此说来,周放在安城当差那么多年,自然是对这里熟悉无比,想到这里,楚弦当下是叫来洞烛内卫吩咐。

    “带二十名内卫立刻赶往安城,去贡院打听一个叫周放的人,看此人在安城有无房产或者亲朋,打听出来,立刻前往查探,无论谁在那里,直接抓来见我。”楚弦吩咐完,那洞烛内卫立刻去办。

    这一点上,根本无需怀疑洞烛内卫的能力,他们就是专门训练做这种事情的,查探,抓人,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二十名洞烛内卫,即便是遇到藏海和尚,也能将其斩杀。

    楚弦没去,一来是想要在家里陪陪母亲,二来楚弦估摸,这一次未必能有所收获,而且一定抓不到藏海和尚,因为如果他的推测是争取的,那么,藏海和尚任务失败之后,和禄光和尚一起,便如丧家之犬,绝对不敢再回安城自投罗网。

    果然,就在楚弦在家里和母亲楚黄氏说话的时候,派去的洞烛内卫有消息了。

    “大人,我们在贡院打探到那个周放果然在安城有房产,赶过去之后,发现一个人正鬼鬼祟祟打算离开,按照大人的吩咐,我们江那人抓来了。”

    洞烛内卫小声对楚弦说道。

    楚弦点头,示意自己知道的,让洞烛卫先下去,然后扭过头来,一脸笑容的听母亲说话。

    “弦儿,洛勇和洛妃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他们两个也是可怜人,这么小就没了爹娘,而且还是被邪教妖人给害的,你帮他们,这件事做得对。”楚黄氏这时候开口说到,她身边,洛妃十分乖巧的站在一旁:“师奶奶,多亏师父收留我和我哥,要不然,我们两个怕是早饿死了。”

    显然,对于洛妃来说,楚黄氏对其是十分的疼爱,似乎是真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疼了。

    楚弦看了一眼洛妃,后者一别头,不看楚弦,估摸还在生楚弦的闷气。

    之前她被楚弦叫去照顾那个姓纪的女人,只不过洛妃也是女人,而女人的直觉是很敏锐的,居然发现,那姓纪的女人居然是在‘装晕’,当时她故意端着一碗水,装作走路不稳,要撒到对方身上,果然,那姓纪的女人居然是一下坐起,躲开了这一碗水,不然必然会被淋一头。

    最可恨的是那姓纪的女人,明明是装着吓晕还不承认,洛妃也不傻,对方不承认,自己也没证据,所以也就不和师父告状了,但她已经打定主意,要好好对付这个狐狸精,洛妃不信,自己还斗不过一个老女人。

    楚弦当然不知道洛妃和纪纹已经偷偷斗上了,陪着母亲说完话,楚弦这才让洛妃陪着母亲,自己和戚成祥去看看洞烛卫抓回来的人是谁。

    此刻已是天黑,就在院子外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几个洞烛内卫挎刀而立,黑暗中,只能看到几个站的笔直的身影。

    而在地上,跪着一个人。

    这个人瑟瑟发抖,楚弦到了的时候,火把燃起,几个洞烛内卫立刻是行礼,楚弦低头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人,一眼就认出是谁了。

    周放。

    这家伙果然还活着,而且不光活着,居然还剃了个光头,变成了一个和尚。

    “大人,这家伙之前带着一个帽子,摘了帽子,就剩下光头了。”一个洞烛内卫开口道,然后展示了一个布帽。

    戴帽子,显然是为了掩饰身份。

    楚弦扫了一眼,开口道:“周放,你怎么说也是榜生出身,如果没有那么多心眼和诡计,踏踏实实做事,现在应该已经是人官了,毕竟,你也是跟了崔大人那么多年,可你居然自甘堕落,加入了邪教。”

    周放听到楚弦的声音,猛的抬头。

    一年多时间里,周放的样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不变的是那一双眼睛。

    带着怨毒,嫉妒,憎恨和不服。

    不过周放没说话,估摸是知道落到楚弦手里没有好,所以索性不吭声,咬着牙,一副要杀就杀,他绝对什么都不会说的表情。

    但周放比起楚弦,还是太嫩了。就见楚弦此刻眼中闪过一丝冷笑,随后摇了摇头,一声叹息,然后竟然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扶了起来。

    “怎么说,你我也曾经共事过,崔大人对我有恩,而我也答应过他放你一马,今日我不杀你,但你毕竟是作恶多端,放了你,有违我人官操守,不如这样,咱们玩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我给你一天时间,你可以逃,也可以找你的帮手救你,总之,一天时间,过后我会派人追捕,如果再抓住你,那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到时候,格杀勿论,毕竟你是天佛门余孽,根本不需审讯,可以就地处决。”

    楚弦一边拍着周放的肩膀,一边语重心长的说道。

    周放突然感觉有些冷,就像是一条冰凉的蛇钻入脖子一样,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无踪,这更像是一种错觉。

    周放没有在意,而且听到楚弦的话,他眼中放光,便将刚才那一点异样感觉抛在脑后。

    本来他被抓住,想着可能是必死无疑,却没想到这楚弦居然要放他一马。

    周放心中冷笑,暗道楚弦啊楚弦,你不就是打着放长线钓大鱼的主意么,放了我,然后暗中跟着我,找到其余的人,这样一来,便能一网打尽。

    想的是不错,但可惜,你周放爷爷早就看穿了你哪一点小把戏,想要将周爷当成鱼饵,想都别想。

    只要放了自己,那他就有后路逃走,只要离开安城地界,这楚弦又去哪里找自己?

    唯一的麻烦,是怕对方派人偷偷跟着自己。

    但只要想法子将尾巴甩掉,那就没问题了,对于这一点,周放还是有把握的,所以此刻他心中激动,随后故意露出不信的表情道:“楚弦,你真的放我?”

    “真的放!”楚弦一挥手,周围的洞烛卫立刻是让开一条道。

    “不过说好了,只有一天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再被我的人抓到,那就对不起了。”楚弦指着前面,示意周放可以走了。

    周放还是不相信,但他试着往前走了几步,看到没人阻拦,跑了几步,也没人来追,当下是再不犹豫,闷头就跑。

    周放知道,他必须得抓紧时间,离开临县,离开安城,离开禹州,只要这一次能脱困,他打定主意不会再来招惹楚弦。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他日子过的不错,甚至在天佛门里坐到了一个不低的位置,那些信徒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自己说什么,他们听什么,简直比在官府里当小吏要威风百倍。

    这样的日子,周放已经习惯了,而且享受其中。

    哪怕天佛门被圣朝铲除,周放也不怕,因为他已经熟悉了天佛门的一些套路,而且他还有靠山。

    他的师父。

    只要能逃出生天,然后跟着师父,随便去一个地方,凭借师父的本事,都可以过的十分滋润,便是重新缔造一个类似于天佛门的庙门,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楚弦,周放虽然痛恨,但他更怕。

    他怕楚弦。

    似乎从最开始对上楚弦,他就没有赢过,一直都是处于下风,这很邪性,有的人就是这样,命里就有这种克星,只要遇到了,准保是被压的抬不起头,而且还会走霉运。

    周放觉得,楚弦就是他命里的克星。

    对待克星怎么办?

    惹不起你,躲得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