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零六章 厉鬼咒印(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不是师父执意要对付楚弦出气,他才不会回安城,现在好了,看样子这刺杀楚弦母亲的计划也失败了,其他人肯定是凶多吉少,所以还是能逃则逃,最好是再也不要招惹这个楚弦。

    至于师父,肯定没事,周放对师父那是有一种特殊的崇拜,在他看来,师父似乎无所不能,而且是算无遗漏。

    除了在楚弦的身上出现过纰漏,其他的时候,都是稳操胜券。

    就像是这次对付楚弦,师父并没有亲自出手,所以肯定安然无恙,至于师父身在何处,周放不知道。

    也是因为如此,周放才会在心里嘲笑楚弦幼稚。

    那楚弦肯定是以为自己知道一些东西不说,所以就用这种所谓的欲擒故纵的手法,放自己离开,然后跟踪,从而找到师父,来个一网打尽。

    但那楚弦必然是要失败的。

    因为自己的确是不知道师父在哪,周放也不担心,因为师父无所不能,无论自己去哪,师父都能找来。

    想到这里,周放速度更快,此刻已经是隐入临县之外的夜色当中。

    楚弦会这么容易放了周放?

    显然不可能,有洞烛内卫跟踪周放,不过这种跟踪,也只是做做样子。

    周放还是小瞧了楚弦。

    从楚弦见到这周放的第一眼开始,楚弦已经是仔细将周放观察了一遍。

    穿着,气息,乃甚至是一些极为不易察觉的细节,楚弦都没有放过,拥有神海书库,楚弦可以很容易做到这一点。

    楚弦看出周放这一年来,学了术法,只不过对方天资一般,如今最多也就是夜游阶段,甚至,可能还达不到这个程度。

    但周放身上,却有一股特殊的气息。

    这个气息,远超夜游的境界。

    楚弦知道一种秘术,可借他人的身体养气,同时教对方对应的功法,等到对方修炼有成,然后再将法力硬生生夺回来,这是一种可以快速提升修为的法门。

    周放现在的情况,就像是被人‘种’了术种,简单形容一下,就是一直圈养的猪。

    给吃给喝,等养肥了,宰了吃肉。

    这个形容很贴切,周放现在就是那头自我感觉良药的猪,他没死,是因为他还没长肥,等到他足够肥硕,便是死期到了。

    可惜,这周放对此毫不知情,估摸还在沾沾自喜。

    当然这不是重点,楚弦也懒得救他。楚弦之所以放走周放,是因为,对于养猪的人,肯定不愿意自己养肥的猪最后被人杀了吃肉,如果估摸的不错,对方不会就这么放弃周放,肯定会去找他。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楚弦才将周放释放。

    楚弦的确是在放长线钓大鱼,周放猜中了,但不同的是,楚弦用的方法,超过了周放的想象。

    就像是下棋,初学者用的套路,高手一眼便知,而高手用的套路,将死你,你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或许,事后琢磨回味,然后会恍然大悟,或是拍案叫绝,或是目瞪口呆。

    几个跟踪的洞烛内卫只是用来迷惑对方,真正牵着周放一个诱饵的鱼线,是楚弦刚才打在对方体内的‘千里追踪符’。

    除此之外,楚弦还用术法,在周放的体内下了另外一个符咒。

    这是楚弦前世掌握的秘术,极少有人知道,而且说起来,是相当歹毒,这符咒,叫做‘厉鬼咒’。

    法力勾勒咒印,种在周放体内,越是那种性格暴虐,孤僻,偏执,喜欢嫉恨别人的这种人,越是适合用这种咒印。

    因为这种人,一旦身死,那必然是怨气冲天。

    一般情况下,有怨气,并非人人死后都能变成‘鬼’,更不用说,是能杀人的厉鬼,不过有了厉鬼咒,即便生前是个老好人,遭遇横死,也会立刻‘变鬼’。

    这就像是一锅热油,烧热之后,最多在锅里翻滚,看不出多有热烈,但如果灌一盆冷水进去,便会彻底爆发。

    厉鬼咒印,就是干这个的。

    不是厉鬼,也能让横死之人变成厉鬼。

    楚弦知道,藏海和尚极为狡猾,此刻,很可能已经逃出安城地界,甚至是逃出了禹州,想要抓这个人,难度极大。

    不过有的时候,做事情未必就只有一条路。

    楚弦做事情,从来不会按部就班,他要除掉藏海和尚,不是为了立功,而是为了除掉后患。

    所以楚弦也不介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一些阴毒的手段。

    周放身上被人中了术种,等于是在拿这个人的生命力来滋养一道精气,便如种树结果,等到果子成熟的时候,周放的死期也就到了。

    有这种手段的,在楚弦来看,也只有藏海和尚了。

    禄光和尚还没有这种本事,其他人更没有,而且周放身上那一股气息,也和藏海和尚十分契合,所以楚弦几乎是在看到周放的同时,就想出了这一个计谋。

    既然周放迟早要被藏海和尚弄死,到时候必然是心中怨毒,毕竟是横死,而且是被最信任的人给害死,心中焉能不恨?

    这样,一个厉鬼符咒,就解决了所有问题。

    至于周放变成的厉鬼厉害不厉害,楚弦一点也不担心,厉鬼咒可持续一个时辰的时间,这个时间里,变成的厉鬼足以灭杀内炼金丹以下的术修,至于武者,除非是武道宗师,否则,先天高手,来几个,死几个。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藏海和尚学识极高,看出了周放体内的厉鬼咒印,但楚弦觉得,这种可能性有,但绝对不大。

    这世上认得厉鬼咒的,绝对少之又少,藏海和尚这个级别的,十有**是没有这种学识的。

    所以,楚弦的把握极大。

    当然对付天佛门余孽,不能只指望这一个计划,该调动探子和内卫去围剿的,还得去。

    到了第二日,楚弦直接在县衙之内发号施令,毕竟家里太小,而且也不方便,县衙这个地方还是可以,那临海县丞吴大人还巴不得楚弦用县衙办公,这样一来,反而有机会加深交情。

    等到楚弦忙了一早上回去的时候,正看见纪纹正与自己母亲说话,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母亲楚黄氏一脸笑容。

    “你回来了?”纪纹见到楚弦,一脸笑容,开口说道,楚弦愣了愣,之前纪纹叫自己,都是先加一个‘楚校尉’或者‘楚佐官’,今天怎么省了?

    盯着纪纹,楚弦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弦儿,纪文书可是说了不少你的事情,官场争权夺利勾心斗角,这倒也罢了,想不到还有性命之忧,弦儿,若是不好做,觉得累,那就回来,大不了这官咱们不做了,你年纪也差不多了,也该寻摸一门亲事了。”楚黄氏眼中带着慈爱,不知怎么的就蹦出这么一句。

    楚弦看了一眼纪纹,纪纹温婉一笑:“你别看我,大娘问我,我只能如是来说。”

    大娘?

    纪纹却是对楚弦的表情视而不见,扭头又对楚黄氏道:“大娘,我与楚弦是同司为官,你叫我纪纹便好,再叫文书这官名,反而生分了。”

    “这合适吗?我只不过是一介百姓。”楚黄氏还没说完,纪纹就到:“有什么不合适,您是长辈,称呼我名字,合情合理。”

    “那好,那大娘就托个大,叫你一声纪纹,弦儿他有时候性子执拗,容易得罪人,你与他同司为官,若是看他犯错,多帮帮他。”楚黄氏说完,纪纹便点头:“大娘放心,他若犯错,纪纹一定会帮他。”

    “那就好,那就好。”楚黄氏笑着连连点头。

    楚弦顿时无言以对,她们两个你一言我一句,谈的十分投机,楚弦倒是没想到,纪纹她在洞烛司里可没这么多话,没想到遇到母亲,居然是相谈甚欢。

    不过也好,母亲在家里很是孤单,平日里很少与人这么说话,毕竟母亲读过书,而周围的邻居中,少有能读书识字的妇人,遇到纪纹,让她们多说说话也好。

    纪纹学识那是毋庸置疑,而且人家出身不差,几句话,就能说的母亲掩嘴轻笑。

    楚弦没有打扰她们,找了个借口出去了,到了外面,刚好撞见洛勇。

    “楚大人。”洛勇对楚弦极为敬畏,毕竟楚弦教了他棍法,还给他打造了一根十分适合的兵器铁棍,尤其是那棍法,他越练,越是觉得这棍法奥妙无穷,似乎只能是发挥出其百分之一的威力。

    能掌握这种棍法的人,又岂是普通人?

    楚大人那绝对不是普通人,不光是自己,妹妹洛妃更是被楚大人调教的厉害无比,以前洛勇还不觉得,但有一次,他闲着无聊找妹妹切磋,结果被狠虐一顿,饶是他有千斤之力,一棍子下去,能将一颗大树拦腰打断,但对上妹妹,只是冰蟾碰了他一下,洛勇就感觉仿佛掉入冰窟窿当中,动弹不得。

    一招落败。

    妹妹的本事,都是楚大人教的,所以洛勇现在对楚弦是敬畏。

    看到洛勇,楚弦却是道:“这么长时间没见,正好,咱们切磋一下,也看看你的进步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