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忧虑之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也正常,楚弦知道,陆江在洞烛司里十几年,做了那么久的兵长,对洞烛司的情况早已经是了若指掌,而且陆江可不是一般人,那是修成鬼体的存在,而且假以时日,怕是能成就鬼仙之境。

    鬼仙虽比正阳道仙要差了不少,可也是沾了一个‘仙’字,那也是非同小可。

    至于楚弦自己,他兵长佐官的位置已经是转正了,而且早在浇灭藏海和尚之后,就被正式提升官阶,成了从七品。

    数月时间,代兵长之职,等于是将风雨飘摇中的洞烛司给撑了起来。

    为何说洞烛司风雨飘摇?

    出来陆江这件事,圣朝上层,尤其是首辅阁内,对洞烛司不满的声音就多了起来,再加上,洞烛司乃是脱离于其他官员的独立存在,有探查所有官员之权,权力极大。

    就是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居然出了奸细和反贼,这种打击可想而知。

    只是这种上层的博弈,楚弦还掺和不了,但这种事对他来说也算是好事,就是因为上面对洞烛司是否要解散的决定悬而未决,所以这段时间,兵长一职一直空缺,楚弦说白了,就是兵长。

    唯一的区别是,兵长是从六品,楚弦是从七品,仅此而已。

    在洞烛司内,楚弦的权力日益增大,毕竟是掌管五百洞烛内卫,只是这段日子,楚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有忧虑之事。

    楚弦这一世,是要不断向上爬,成为圣朝一品大仙官,这是楚弦的目标,从那日贡院考场一梦惊醒时,这个目标就从没有变过。

    而想要成为圣朝一品,自然不是简单的事情。

    好在,楚弦洞悉今后三十年圣朝变化,有很多事情,能掌握先机,这一点就是别人怎么也比不上的。

    但有的时候,即便是掌握先机,也会遇到一些阻碍。

    现在,洞烛司就是一个阻碍。

    楚弦虽然在洞烛司内,名义上只是兵长佐官,但实际上,他就是兵长,如果持续一年时间,他绝对可以凭借资历,直接从佐官,成为正式兵长,到时候,他的官品,会连跳两级,成为从六品。

    圣朝从六品的官员,已经是相当厉害了,那是多少读书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多少人,苦苦熬了十几年甚至数十年,都未必能爬到这个位置。

    但这不是楚弦的目标。

    问题就在于,洞烛司虽然权力巨大,但也有弊端,这弊端就是,晋升空间极小。

    按照现在的情况,楚弦即便是再努力,也只能是在洞烛司内晋升,撑死了,十几年,或者数十年后,坐到洞烛司副都统或者都统的位置。

    即便如此,那也只是五品和四品的官位。

    而这已经是顶天了。

    坐到这个位置,就不可能再有晋升,因为这是洞烛司内的规矩,一旦升到那个位置,想跳出去,都不可能。

    楚弦想要继续他圣朝一品大仙官的目标,就必须要想法子跳出洞烛司,跳出这个看似很好的地方。

    之前说有可能做到都统的位置,那也只是可能,成功率估摸没有一成,更大的可能是,最高升到正六品的兵长,然后,一直这么下去,最后解印归家,当布衣,哪怕到时候楚弦修为提升到道仙境界,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充其量,得圣朝封仙,算得上是大罗仙,而不是闲云野鹤一般的太乙仙。

    只是如何离开洞烛司,楚弦还没有头绪。

    这洞烛司,进来难,出去更难,毕竟是掌握了太多机密的事情,如果不是特别的情况,根本是不允许轻易调动的。

    楚弦有时哀叹,当时入洞烛司的时候,便没想到这一点,也是那时候事情太多,后来进了洞烛司,冷静下来,这才惊觉上了贼船。

    最重要的是,楚弦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一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如果是在洞烛司,一些事情怕就没法子去做了。

    剿灭天佛门余孽的事楚弦是从头跟到尾,也是他一手承办下来的,经过大半年时间,这件事算是有了眉目,曾经在凉州之地根深蒂固的天佛门,算是彻底的凉了。

    楚弦这日正在翻阅内卫卷宗,外面有内卫侍长进来:“大人,纪文书有事,说,要您去一趟。”

    那内卫侍长说完这句话,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楚大人现在可是代兵长,那等于就是兵长,纪文书也只是一个文书官,有事,不主动来,反而是让楚大人自己去找她。

    这事情相当诡异。

    只不过作为楚弦的贴身内卫侍长,那也是听说过一些‘风言风语’的,例如这多半年来,楚大人和纪文书的一些互动,他就看在眼中。

    纪文书在洞烛司,那是清冷无比的冰山美人,这一点洞烛司内没人会反对,对于其他人,甚至是上官,纪文书都是公事公办,唯独对楚大人时,不一样。

    那是真的不一样。

    用那些内卫的话说,只有面对楚大人时,才会感觉纪文书是一个女人。

    有些事情,甚至纪文书自己怕都没有感觉,而旁观者清,纪文书和楚大人说话,根本就是将小女人的那种感觉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例如你饿不饿,例如你冷不冷,例如我这里有新茶,甘甜无比,带给你尝尝,又例如我要去某处公办,需楚大人你贴身保护之类的。

    虽然纪文书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严肃,但她的语气和偷偷攥着衣角搓揉的手指却是出卖她的内心想法。

    只不过这种事,看出不说出,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揭穿这种事,无论纪文书还是楚大人,那位招惹了,都不是好事,所以装傻子呗,装瞎子呗,与贼人厮杀流血都不怕,其他官员闻名丧胆的洞烛内卫,在这种时候,一个个都是演的一手好戏。

    当然他们还真希望这两位能走在一起,男有才,女有貌,天造地设,不在一起可惜了。这话曾经有一个机灵的内卫说出来过,而且是在纪纹面前。

    当时的情况是,这个内卫似乎犯了一些过错,送东西的时候居然是不小心将纪文书用的砚台打翻,当时纪文书的脸色寒若冰霜,那内卫知道不妙,情急之下,居然就提起他们的楚大人,还说了那一句男有才,女有貌,天造地设,不在一起可惜了的话。

    结果怎样?

    纪文书不光是没罚他,更是批了那内卫一日假期。

    这事儿传开之后,聪明的内卫与日增多,只要是犯了错,要纪文书处罚的时候,便有意无意道出她和楚大人是如何的般配,如此一来,不是特别大的过错,最后都会没事。

    这已经是成了众人心照不宣的事情。

    当然,在很多内卫眼中,他们的楚大人千好万好,唯独这不解风情是无药可救,纪文书多好,要身段有身段,要容貌有容貌,据说还是出身名门,文采又高,简直是仙女一般,可偏偏楚大人总是不解风情,有的时候,还会惹纪文书生气。

    这种时候,没人敢去触霉头,这同样也是成了大家心知肚明的‘禁忌’,只要看到纪文书因为楚大人生气,那最好几天时间里都让她看到,否则必然是要吃苦头。

    洞烛司内的气氛历来都是肃穆严谨,而这段日子,却是因为这件事平添了一丝色彩。

    楚弦让内卫侍长退下,想了想,还是起身向文书官邸走去。

    对于纪纹,楚弦也是十分头痛。

    即便是楚弦也是对纪纹那一股韧性给折服了,更是佩服,说实话,纪纹无论哪一点都配得上他楚弦,更不用说,人家是倒贴向他示好,甚至是表白。

    但楚弦依旧是残忍拒绝。

    纪纹很好,对自己也有恩,这段时间更是帮了自己很多,但在楚弦记忆力,还有一个人,这个人,为楚弦付出的更多。

    前世时,楚弦做了很多年小吏,熬到从九品,更是做了足足八年。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出现,不光是成了楚弦的夫人,更是一路陪伴,在楚弦最困难的时候帮了他,这份恩情楚弦如何能忘,实在是楚弦欠了她太多太多。

    这世上,最难消受美人恩,更何况,最后前世的楚夫人因为保护楚弦,被刺客刺杀,为此,前世的楚弦甚至是出窍入阴府去要人。

    结果自然是要不回来,阴府有阴符的律法,于是这恩情,楚弦还永远都还不上了。

    就是因为不想招惹情债,所以楚弦哪怕有几次已经被纪纹感动,但还是硬着心肠,要么装糊涂,要么不搭话,最后没法子,找了一个机会婉言拒绝了纪纹。

    只是显然楚弦还是低估了纪纹,低估了,女人。

    这世上有一种东西最为珍贵,叫做得不到的东西,任何时候,得不到的东西,都是最珍贵,最吸引人的。

    对于纪纹来说,现在的楚弦就是那个她‘得不到’的人,而越是得不到,她越想要。

    或许就是纪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要不说,人心最难预料,尤其是女人的心思,更是千变万化,万难揣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