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一十六章 突然变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敲门,里面传来纪纹好听的女声:“进来!”

    楚弦推门而入,却见纪纹一身长裙,正在提笔写字。

    看到纪纹,楚弦都是眼前一亮,纪纹少见的没有穿洞烛司的黑衣官衣,而是换了一身女装,此刻看她更加动人,也是因为纪纹平日里极少穿女裙,再加上她容貌极美,所以这突然一穿,很是惊艳。

    楚弦进来之后,纪纹头都不抬:“关门。”

    楚弦反手关上门,笑道:“纪文书叫我来做什么?”

    纪纹没吭声,依旧专注写字,楚弦无奈,知道她小女子的脾气又犯了,这时候,或许只要几句好言哄哄便可。

    只是楚弦也从没有说过哄她的话,只是静静站在一旁。

    许久,纪纹写完了,抬头看了楚弦一眼,可以看得出,她眼中有一丝失望,不过很快是隐入不见。

    “楚弦,吏部尚书早年与我爹是同窗,你若想调离洞烛司,我可以帮你说说话。”纪纹此刻开口说道。

    楚弦一愣。

    纪纹是怎么看出自己想要离开洞烛的想法的?

    仔细一想,楚弦便知道,自己最近调阅了一些洞烛司内曾经有过外调官员的资料,纪纹知道了这个,再加上一些平日里不经意中的显露,要猜出这个也并不难。

    纪纹的确是楚弦所见过观察力极为敏锐的女子,或者说,是最敏锐的一个。

    很多事情,不需要自己开口,她就知道,在洞烛司这多半年时间里,纪纹的确是帮了自己不少忙,有她在,很多事情做的都极为顺利。

    这是纪纹的好处,她的聪明,很讨人喜欢,只是越是如此,楚弦越是不能耽搁她。

    虽然楚弦很想调出洞烛司,但如果借用纪纹的关系,那这一笔账以后怎么还?

    想到这里,楚弦觉得自己以后肯定会想到法子调离,又何必急于一时,所以,楚弦摇了摇头:“谢纪文书好意,我暂时还不打算调离洞烛司,若没有别的事,我便去处置公务了。”

    说完,就要转身出去,纪纹面色一变,立刻是道:“楚弦你给我站住。”

    楚弦脚步不停,他知道,有的时候越是犹豫不决,越是不好,他这一次就不应该跑来单独见纪纹的。

    只是刚走到门口,还没开门,楚弦就感觉自己身上仿佛加持了千斤之力。

    扭头一看,纪纹居然是动用了困身之术。

    用术法留人,纪纹之彪悍可见一斑,楚弦当真是不敢招惹,当下是掐个法诀,以破法咒破开困身之术,然后开门,逃之夭夭。

    楚弦知道这有些不礼貌,但继续留下万一再惹出什么麻烦,那就得不偿失了。

    纪纹的性子,在这一年的相处里,楚弦已经摸清楚了,绝对是内敛如冰外放如阳的性格,简单来说,她看不上眼的人,多说一句都觉得是浪费时间,她看上的人,便是笑脸相迎,而如果她喜欢的人,更是会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奋不顾身。

    所以,楚弦当真是不敢与她发生什么。

    有的时候,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接下来几日,纪纹都没有再来找楚弦,估摸和前几次一样,都还在气头上。

    纪纹不需要楚弦去哄她,过几天,她自愈之后,就又会来找楚弦,周而复始,这一点,楚弦已经习惯了。

    而上一次纪纹说可以帮忙说话,看能不能用他爹与吏部尚书的关系,想法子将自己调出洞烛司。

    这件事,有一定可能性,但难度依旧极大。

    纪纹的父亲叫纪文和,乃是一位编撰文官,官位不高,资历却不差,这世上有的人适合做官,同样是二十年时间,可以一路升官,甚至坐到三品四品都有可能,但也有人,因为性格或者运气的原因,同样是二十多年,但官位很可能原地踏步。

    纪文和便是这一类人。

    但毕竟是书香门第,追求的也不是升官,所以人家也不觉得如何,只是在楚弦看来,编撰这一种官职,可以默默无闻,但也能名震天下,只要能写出一部足以流传下去的好书便可。

    前世时,楚弦便记得在南疆之州,有人写出过一部奇书《云山河志》,这一部书当初是引起轰动,震动圣朝,被定为传世之作,为天下读书人之人必读之书。

    仔细想想,纪纹的父亲纪文和,好像就是在南疆之州担任文库编撰官,只不过前世写出《云山河志》的并不是纪文和,这一点楚弦确定。

    前世的楚弦,也没有听说过纪文和的名字,对方属于默默无闻之辈。

    再想,南疆之地不光是出过编撰大书的名人,也出过不少因编撰书籍而惹来祸端的倒霉蛋。

    楚弦记得,好像有几个人不知怎么想的,不知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居然合伙写了一篇评论太宗过错的书,结果是惹来杀身之祸,当时主编应该是被斩首,其他的编撰,也是丢官的丢官,下狱的下狱,当时着实是有不少人因此而惹来麻烦,倒了霉。

    所以说,做任何事,都应该适可而止,不能由着性子胡来,就说太宗的过错,那是你能评论的么?

    太宗何等人物,就算是有过错,也不能用以过错来论。

    这些,只是楚弦突发奇想,回忆起来的事情,他甚至根本不知道当初是谁因为这件事倒了霉。

    但就在半个月后发生了一件事,让楚弦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是目瞪口呆。

    都统大人和副都统大人亲自来找楚弦,让楚弦带着洞烛内卫,去抓一个人,而楚弦是万万没想到,他要抓的这个人居然是纪纹。

    听到这个命令,楚弦眉头一皱,看着两位都统大人。

    “纪文书何罪?”

    副都统尉迟邕一直是将楚弦当成他的人,所以此刻开口道:“纪文书本无罪,只不过是受她父亲所累,这件事,是首辅阁下令,只要是相关人等,全部要暂时收押。”

    “纪文书的父亲犯了事?”楚弦问完,都统大人直接道:“不错,那纪文和居然连同几人一起写了一部书评判太宗圣祖的过错,此事已经引起轩然大波,那纪文和虽不是主犯,但也是参与其中,已经是被革官查办,此事要连坐,所以纪纹也要一并抓起来,楚佐官,此事乃是机密,切不可与人乱讲。”

    楚弦目瞪口呆。

    自己好像前段时间刚想过这件事,没想到,纪文和居然就是涉案人员之一。

    怎么会这么巧?

    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有可能,纪文和那么老的资历,却是在编撰官的位置上待了那么久而不升官,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纪文和绝对属于死读书,认死理,而且不知变通的人。

    这种人还真有可能写出那种作死的书来。

    问题是,这纪文和这么做不光是害了他自己,就连他女儿纪纹也害了,想到纪纹,楚弦心中说不出的滋味,纪纹聪明无比,而且属于那种为达目的不惜动用一些手段的人,她如果知道她爹做什么,必然会阻止。

    只可惜,她即便是再聪明,也想不到她爹会自己作死。

    这一次,更是受到连累。

    这连坐之罪,便是纪文和受什么罪,她受什么罪,倘若纪文和按律处斩,那纪纹也活不了。

    楚弦面色凝重。

    他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本来楚弦对纪纹就觉得有所亏欠,更何况这件事,纪纹何错之有?

    但这种事如何帮?

    楚弦一时之间也是没有头绪,带人去纪纹那边的时候,显然纪纹也得到了消息,她没有反抗,将官符交给楚弦,路过楚弦的时候,似乎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

    有意思的事是一件接着一件。

    就在第二天,楚弦又被副都统尉迟邕叫过去,但这一次,说的却是来自于吏部的调令。

    “楚弦,吏部突然来了调令,说是要将你调离洞烛司,前往明州一个大县担任县令,官阶还是七品,只不过就算是吏部的调令,洞烛司也可不尊,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你的意思,另外,你是不是托人在吏部走了关系,要不然怎么会突然有这个调令。”显然,对于吏部突然来的调令,尉迟邕也是极为诧异。

    楚弦更诧异。

    吏部怎么会突然要调自己离开,而且是去一个大县做县令,这也是主政一地,而且明州那个地方一向是富饶,去那里做官,绝对是有前途。

    难道是纪纹?

    楚弦觉得可能性很大,想不到她居然自己做主,为自己办了这个事情。只不过这种事,当然不能和尉迟邕说,所以严格来说,楚弦并没有动用什么关系,当下是摇头:“此事属下并没有活动,况且,吏部那边,我也不认识谁。”

    尉迟邕点了点头,显然这话他也认同。

    “或许,是上头示意,既然有调令,那你是怎么打算的?”尉迟邕询问,楚弦也正在思索,就在这时候,楚弦突然灵光一现。

    既然吏部来了调令,那自己何不利用这调令,调离洞烛司,但不去明州做县令,而是去南疆州某个编撰之位。

    这也是楚弦唯一想到,能帮到纪纹的地方。

    纪纹父亲纪文和犯的案子,那不是真正的案件,也就是不存在所谓沉冤得雪一说,不尊妄论圣朝太宗,的确是大罪。

    这一点毫无疑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