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别人笑我太疯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事无绝对,有的时候全看世人怎么看待这件事情,这种言论之罪,可操作的空间极大,楚弦做这种事,那也是有经验的。

    就说不尊敬太宗这件事,那就大有学问,辱骂诋毁那当然是不尊,该杀,但如果只是评判过错,却并非是不尊,只不过太宗地位太高,乃是世人心中的十全之人。正所谓十全十美,那就是没有缺点。

    没有缺点的人,你去评判过错,那就不对。

    但这世上,无论神佛仙鬼,又怎么可能存在十全十美之人?

    道为法则,分阴阳,一化二,二化三,连天道都不是十全十美,人,又怎么可能完美无缺。

    在楚弦看来,圣朝太宗有功,但也有过,实际上楚弦对圣朝太宗极为恭敬,那是当成偶像来崇拜的。

    可这种崇拜,绝对不是盲目的。

    就连太宗自己也曾说过,他创立圣朝,所做之事也有差强人意的时候,也犯过错,只不过这种话,也只能是太宗来说,其他人谁敢说他的不是。

    所以,纪文和那帮只知道读死书的人,出发点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们并无恶意,之事单纯的阐述一种观点,但因为方式方法不对,所以被有心之人抓住了把柄,这才倒了大霉。

    如果换一种方式,那就大不一样了。

    具体如何做,楚弦还需要思谋思谋,他告诉尉迟邕需要思考一下,后者也是点头,这种事的确是需要好好想想利弊。

    半日之后,楚弦答复,他同意调令,但要自荐官位,也就是说,他要去,必须是他指定的地方和官职。

    这种事情也有发生,但一般吏部不会批准,可这一次,楚弦的申请却是被批准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楚弦自荐的不是肥差,不光不是肥差,而且还是一个很多官员避之不及的地方。

    文司编撰。

    而且,还是南疆之州的文司编撰。

    说白了,就是编书造册之官,几乎没什么权势可言,也没什么晋升空间,一些刚刚入仕的新人,甚至会想方设法来避开这个官职。

    没油水,没地位,没前途,没权势,这种官职谁会去做?

    楚弦去了,而且是主动要求去的,他写的自荐信那是相当有水平,所以吏部一看,哪里有回绝的理由,当下就同意了。

    甚至于当时批阅这个文书的吏部官员看到之后,都是目瞪口呆,按照他的说法,如果这不是洞烛司的秘密任务,那么,这个叫做楚弦的人必然是疯了。

    洞烛司的官位做的好好的,居然不做了跑去当一个编撰文官。

    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所以,也有可能是在执行洞烛司的任务,既然如此,那更是要同意。

    楚弦要离开洞烛司的消息,很快就在洞烛司内传开了,要知道楚弦可不是一般人,在很多人眼里,他只要再熬个一两年,便是直接接任兵长一职都有可能。

    兵长,那是六品官,在洞烛司内权势滔天,这么有前途,如此有权势的官居然不做,而是自愿调离,去做编撰文官,很多人都想不通。

    平日里和楚弦关系好的人,都跑来找楚弦询问情况,诸如暗堂的冯冲,他就对楚弦的决定十分不解。

    “楚老弟,洞烛司的差事,你就这么放下了?要知道,入洞烛司难,如果离开了,那几乎不可能再有回来的机会,你想清楚啊。”冯冲想要劝,楚弦则笑道:“此事我心意已决,冯大哥,以后说不得还得找你来帮忙,到时候你可别给我端架子哦。”

    冯冲苦笑,他知道楚弦说的是玩笑话,说实话,他是有些看不懂楚弦,仔细想想,以楚弦的聪明,这一步棋未必是臭棋。

    想到这里,冯冲立刻是觉得楚弦深不可测,因为他绞尽脑汁都想不明白,放弃洞烛司权势滔天的官职跑去当编撰官,究竟是藏着什么暗招,属于哪一招妙棋。

    就是因为想不明白,他才觉得高深莫测。

    冯冲走了,命堂的莫乾也来了。

    这老头倒不是来劝楚弦的,他只是随便问了问,便和楚弦下了一盘棋。在洞烛司的这接近一年的时间里,楚弦和这莫乾的关系算是最好的,对方不爱说话,但却交心,尤其是喜欢和楚弦下棋。

    在无意中下了第一盘棋输给楚弦之后,莫乾就经常来找楚弦下棋,倒不是说楚弦下的有多好,实在是莫乾下的有些臭。

    用楚弦的话说,莫乾不擅长于此道,可对方偏偏还最喜欢下棋,没事就来找楚弦。这一次也是一样,很快,一局棋有了结果,莫乾又输了。

    莫乾一拍大腿,干脆利落的收拾棋具,临走时道:“命牌,我给你留着,你这人,从不下臭棋,做官和下棋一样,我相信你有自己的打算。”

    楚弦知道,这一盘棋,就是在给自己送行,同时,也是在试探自己的打算,不得不说,莫乾花样还挺多。

    晏子季也来找楚弦,不过他没劝,因为他知道现在劝也没用。

    “像你这种离开洞烛司的情况很少,不过我知道,你必然是有所考虑,都说你与纪纹关系特殊,你明明可去主政一地,又为何非要跑去做编撰文官,难道,是为了她?”

    晏子季问出了其他人想问又不敢问的事情。

    纪纹的父亲惹了事,连带纪纹也丢了官,而且还被入监审查,此事洞烛司上下都知道,虽然是为纪纹鸣不平,但此事是首辅阁下的命令,别说是他们,就是都统大人都不敢多说一个字去求情。

    而楚弦这次非要去南疆之州,又是去做编撰文官,这就让人浮想联翩了,不少人都猜测,楚弦肯定是想要给纪文和翻案,从而解救纪纹。

    只是这种事有可能做成吗?

    显然不可能,至少,他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楚弦在这件事上能做什么。

    别说是楚弦,就是那些高官,甚至是尚书级别的官员,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都绝对不敢多说,因为,这种事,说的多,错的多。如果乱说话,指不定就有背后的敌人给你在暗处来一刀。

    所以,大家才会对这种事忌讳颇深。

    就像是纪纹,她在洞烛司里的人缘不差,很多人都想帮她,但又不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在很多人眼里,楚弦这次当真是仗义,为红颜知己甚至不惜放弃洞烛司的官职,跑去南疆之州想着如何翻案,这的确是让人佩服。

    晏子季便是这么想的,他这时候又道:“听我一句话,这种案,翻不了,如果硬来,当心将你自己也折进去。”

    楚弦知道晏子季也是真心关心自己,但对方却不懂自己的打算。

    这很正常,这世上,懂自己的不多,尤其是自己现在走的这一步棋,能看出其中奥妙的,更是凤毛麟角。

    编撰文官,并非一无是处。

    如果仔细将目前圣朝的那些高官,就如首辅阁的那些仙官都罗列出来,仔细看他们曾经的履历,便会发现,这些真正的圣朝高官,几乎都做过编撰文官,无论是哪一级的,是州地,又或者属于京州,至少都编撰过一部足以流传于世的名著。

    这也是楚弦总结出的一个经验。

    想要真正的爬到圣朝的权利中心,编撰文书这一个步骤,就绝对不能省,因为这样的话,可以得到天下读书人的推崇,想要在仕途更进一步,登到顶峰,这种读书人中的声望就必须要得到。

    眼下自己在洞烛司看似发展很好,但实际上,将来的限制极大,现在的楚弦能调走,但如果真正坐到兵长的位置,想要走,那就难了。

    这种关键位置,掌握了那么多机密,想走,上面的人都不会同意。

    楚弦现在也是借着这一次吏部调令,趁机脱困而已。

    反正在楚弦的计划里,编撰文书官是必须要走的一个过程,索性就借着这个机会,纪文和他们的案子,就是一个机会。

    很多时候,人们只会认为,机遇当中,隐藏着凶险,但极少有人能认识到,巨大的凶险当中,也隐藏着机遇。

    纪文和他们的案子,就是一个‘机会’,只是到目前为止,除了楚弦之外还没有人能看出来罢了。

    当然,纪纹也是一个方面,楚弦觉得自己欠了她很多,过去近一年时间里,都是她在默默无闻的帮助自己,这一次,楚弦即便是没有之前的考虑,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就当是还了这个情债吧。

    接替楚弦兵长佐官的,是从下面提拔上来的一个校尉,对方在洞烛司也算是一个老资格,但面对楚弦,却是表现的十分恭敬。

    事务交接完毕,楚弦离开了洞烛司。

    他本身已是从七品,这一次去做编撰文官,那官品是绝对不能低于这个级别的,不光是不能低,而且还会升个半品,这是官场的一个规矩。

    所以楚弦的官品,已是正七品,而且是南疆之州,州书文院的副编撰,等于是南疆州文院的二把手。

    也是因为之前纪文和等人的事情,文院那边有了不少空缺,否则这位置,还未必能得到。

    这一次赶往南疆之州,楚弦是独自一人,戚成祥和洛家兄妹,都在临县家中,自己不做洞烛司的差事,那也没法子调遣洞烛内卫保护自己娘亲,不过有戚成祥他们在,那也是万无一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