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二十章 李紫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到李家小姐的瞬间,楚弦的眼瞳也是刹那之间收缩,不过楚弦毕竟是两世为人,当下是深吸口气,稳住了心神,只是此刻他的眼睛,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

    那边沈子义对着李家小姐道:“今日来的的确是突然,本来以为借着宋晔的名号可以进去游玩一番,没想到,这小子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以后才不带他一起玩,在自己家的地盘居然混的这么惨,也有脸自称纨绔,不如这样,改天咱们找州府的人说说,让他们下令开放文院不就得了。”

    那李家小姐叹了口气:“那也只能如此了。”

    谁都看得出,她眼中带着失落。

    而就在这时候,楚弦突然开口:“不就是要来文院里游览一番,这件事,我同意了,来来来,咱们一起去。”

    说着,楚弦笑着走过到沈子义身边,深深的,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沈子义一样。

    沈子义只感觉自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在身上,怎么这么冷的慌?他还从没有见过楚弦那种眼神,不过沈子义也是聪明之辈,当下是想到一种可能,急忙道:“怪我,怪我,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兄弟,楚弦,他入仕比我都早了一年多,对了,隋州凤城监察御史被害的那个案子,就是我这兄弟给破的。”

    楚弦笑着对沈子义点了点头,后者长出口气,又对着楚弦道:“这位是李家小姐,李紫菀,她父亲可是圣朝太医博士李附子,李神医,号称医仙。”

    楚弦看都没看沈子义,只是对着李紫菀道:“李家小姐想游览春江文院,只需与我说一声便好,这一点小事楚某还是能办成的。”

    那李紫菀笑笑,没有理会楚弦,而是迈步踏入文院。

    那几个文官一看自家副编撰官都同意了,他们饶是生气也没法子,此刻一个个是捶足顿胸,唉声叹气,甚至有人说,这副编撰丢了读书人的骨气,向这些权贵子弟低了头。

    楚玄才懒得听这些酸腐老书生说什么,此刻,他跟在李紫菀身后,心思已经是飘了,以至于旁边沈子义说什么,他基本是一个字都没听进耳朵里。

    不得不说,春江文院,当真是一个安静有古韵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乃至于随便一个屋子,都有很长的历史,当中藏书更多,乃至于像是一个世外之境,吸口气,都觉得是书香扑鼻,能洗涤心神。

    甚至于,哪怕是心情浮躁之人,在这里,也能感受到一种宁静。

    楚弦也是头一次来,所以对于春江文院里的景色并不了解,不过楚弦亮出自己副编撰的身份,当下就有机灵的小吏主动投靠,楚弦让他一路讲解,众人便知道了各种关于文院的典故。

    等到将文院都游了个遍,众人都有些意犹未尽。

    那位李家小姐显然很是喜欢这里,不过她是有意躲着楚弦,这实际上也不怪她,换做是谁,突然被一个陌生人各种示好,都会提防。

    沈子义在旁边看的眼睛都直了,几次想说话都找不到机会,最后实在是忍不住,硬拉着楚弦到一旁,小声道:“楚兄,你这个就有些太明显了,虽说李家小姐生的漂亮,也尚未婚配,但你这么着,会适得其反。”

    楚弦点头,喃喃道:“我自然知道,只是,情难自禁。”

    说话的声音很低,所以沈子义没听清楚,他是又道:“虽说苗条淑女君子好逑,可这李家小姐不是一般人,在京州她可是……”

    “纨绔圈子里的女老大。”楚弦这时候替他说了,沈子义一愣:“楚兄,你怎么知道?”

    楚弦一笑,没有说话。

    是啊,这种事,沈子义当然不知道缘由,但楚弦又如何能不知道。

    对于李紫菀,楚弦比谁都要了解她。

    沈子义说的没错,之前有些太明显了,所以楚弦调整了自己的策略,接下来倒是正常,一直到游玩结束,李紫菀等人离开,楚弦这才单独拉着沈子义去附近一家有名的酒馆喝酒。

    酒馆二楼,雅间,沈子义看着楚弦:“楚兄,如果我没弄错,你这算是新官上任吧?这新官上任就跑来喝酒,不去处理文院的事情,这,这不合适吧。”

    楚弦摆手:“没什么不合适的,说说吧,你们京州的纨绔子弟,怎么跑来南疆了?”

    沈子义不傻,他知道楚弦肯定不是关心他,当下是道:“咱们断案如神的楚大人这是怎么了?居然被一个头一次见面的丫头给迷的神魂颠倒,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楚大人。”

    楚弦一笑:“你笑我?”

    沈子义吓了一跳,急忙摇头:“我错了,自罚一杯,楚兄你问什么我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说这次我们为什么来南疆州,是因为受了镇南侯大公子的邀请,参加他们的婚事,这镇南侯家的公子早先是在京州求学,和李家小姐他们是就是同窗旧识,我去的晚,和他关系一般,只不过是看在我舅舅的面子上,才请我来的。”

    楚弦一听,明白了。

    镇南侯那是超越一州刺史的存在,早年都是掌握兵权,立过大功的,镇南侯的公子大婚,这是大事,请来一些昔日好友也是正常。

    “所以,她才会来南疆。”楚弦了然。

    沈子义见楚弦不吭声了,当下是倒满酒,问道:“楚兄,你真看上李家那丫头了?”

    楚弦看了看沈子义,喝了一口酒:“有竞争对手?”

    沈子义琢磨清楚这句话的意思之后,也是放下手中杯:“有,而且不少,有来头的两个,一个是户部侍郎的公子,那就是一个花花枕头,我们都不待见这小子,不过这小子会一招死缠烂打,这女子,最怕的就是这死缠烂打,这个你得当心一点,别让人给摘了桃子。另外一个来头更大,我一说,你应该就知道,姓杨的,他爷爷入职首辅阁已经超过一个甲子了。”

    楚弦点头,他当然知道,当朝大仙官力,姓杨的,只有那一位,杨家嫡孙,的确是来头大。

    “那你的,动心思没?”楚弦没喝酒,还是盯着沈子义看,后者心虚,急忙道:“你别这么看我,我知道了,我说还不成么,我自己呢,虽然也觉得李家小姐好,但说实话,招惹过一次,被她收拾过,拉了好几天,躺了三天才缓过劲来,我长记性,就再也不敢了,还当了她的跟班。”

    楚弦笑了。

    心说这才对,李紫菀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招惹的,她可是从小修炼《神农经》和《千穴针法》,要整治别人的手段多着呢,随便一下,都能让沈子义吃个苦头,也是因为如此,李紫菀才会成为纨绔圈子里的‘女老大’。

    一般的纨绔子弟,哪里是她的对手,就算是出窍境界或者后天巅峰,在李紫菀手里,也只有哀嚎的份儿。

    更何况,李紫菀的父亲太医博士李附子那是真正的医道仙人,医术无双,虽然只是正六品,但一般人还真不敢得罪这位。

    毕竟,无论是武道高手还是术法高手,谁没有个有病有灾的时候?得罪了大夫,那不是聪明人干的事情。

    手段高,出身也不算差,再加上圈子里有人照顾,所以李紫菀才会在纨绔子弟的圈子里有这么高的‘江湖’地位。

    “你们还要在南疆待多久?”楚弦又问了一句。

    “半个月吧,那位小侯爷的婚事一过,我们就得回去。”

    楚弦该问的都问了,所以接下来,只剩下喝酒。

    沈子义喝醉了,好在他的随从就在下面候着,将人交给这些随从,楚弦自己一个人走回文院。

    半路上,楚弦就用内功将酒气全部逼出。

    作为一个先天境界的武道高手,这点手段还是有的。逼出酒气,楚弦的心思却是陷入了回忆。

    前世一梦,楚弦娶过妻子,而这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妻子,便是李紫菀。

    那时的楚弦,只不过是一个九品小官,机缘巧合,认识了李紫菀,而巧的是,当时自己招惹到一个纨绔子弟,便是李紫菀出面给自己解围。

    楚弦到现在都记得,李紫菀一个人,将便将那个纨绔子弟吓的结巴说不出话来,老老实实道歉离开。

    那是楚弦和李紫菀的头一次见面,不是英雄救美,而是美女救书生。当时楚弦也是略有文采,见识不凡,刚好李紫菀也喜文好诗,这一来二去便认识了,还有前世时楚黄氏病故,所以楚弦立誓学医,恰恰李紫菀医术就高,毕竟她爹可是圣朝太医博士,所以楚弦也是向李紫菀请教医术。

    人是很有趣的东西,就像是李紫菀,她容貌上上等,学识高,医术高,武功更是厉害无比,家世也不差,太医博士虽说不是特别大的官,但偏偏就算是高官也绝对不愿意得罪,这样的家世,这样的美人,前世的楚弦不过一个九品小官,那是根本够不着的。

    追求李紫菀的富家子弟据说能从城东门排到城西门,但她居然就看上了楚弦,两人花前月下,小桥船边,学文论道,品诗赏月,居然就私定终身。

    幸运的是,紫菀的父亲,太医博士李附子也不是攀炎附势之人,也没有太多的门第之见,不会觉得楚弦出身差就嫌弃,只要自己女儿喜欢,李附子那都是同意的。

    或许就是因为有李附子的原因,楚弦与李紫菀成亲之后,先是好好的历练了几年,然后官位便是一飞冲天,甚至做到一州刺史,最后做到司郎中的位置。

    这里面有楚弦的努力和天资,自然也和李附子的帮助脱不开干系。

    但后来楚弦卷入一场麻烦,遇到刺客刺杀,那刺客可不是一般人物,乃是武道宗师一级,而且有心算无心,若非当时李紫菀舍身替楚弦挡了那一剑,楚弦必死无疑。

    过去种种,历历在目,楚弦有神海书库,可以说哪怕和李紫菀的每一句对话他都不曾忘记,当真是刻骨铭心。

    本来,楚弦打算再过几年就去京州找李紫菀,只是没想到,居然提前在这里遇见了。

    这,或许便是缘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