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有时间带你去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兵长佐官?

    若是以前,沈子义还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官,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曾经听人说过,洞烛司里,最厉害的自然是两位都统,其次,理应是掌管校尉官的剑首校尉,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除了两位都统,最有权势的,便是兵长。

    兵长,为洞烛内卫的最高长官,即便只是佐官,那也是相当恐怖的。

    也是沈子义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只是震惊和赞叹,如果他知道,因为兵长暂缺,所以兵长佐官实际上就是代行兵长之权,甚至在洞烛内卫的口中,称呼楚弦,就是以兵长来称呼,那他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对了楚兄,你在洞烛司待得好好的,怎么又跑来这南疆,而且还做的是编撰官,据我所知,这官职,爹不亲娘不爱的,根本没什么前途。”沈子义这时候又道,语气中透着一丝关心。

    楚弦盯着沈子义,想了想,还是决定提点一句:“沈兄,我且问你,你这官,是怎么当上的?”

    沈子义不解:“考上了榜生,我舅舅安排了一下,就这么当上了。”

    楚弦笑道:“你瞧,便是以萧中书的权势,要给你安排官位,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考取榜生,这是圣朝的规矩,无论是谁都不可违背,那么,我为何要来做编撰官,便和考取榜生是一个道理。”

    点到为止,楚弦没有继续说,沈子义懂就懂,不懂也就算了。

    沈子义若有所思,但看样子,估摸没怎么想明白。

    想了一会儿,沈子义也是摇摇头,将想不明白的事情丢到脑后:“镇南侯府的邀请,是因为他们知道你曾经在洞烛司任职,这也能说得过去,那楚兄你去不去?”

    “去,人家都送了请帖,不去怎么说得过去。”楚弦心里想着的却是李紫菀也会去,那自己有机会,当然也要去。

    “那两天之后,我来接你,咱们一起去。”沈子义说完,又和楚弦聊了一会儿便告辞离去。

    两天时间,过的很快。

    到了日子,楚弦起了一个大早,换了一身新衣,这时候沈子义已经是到了门口。让楚弦有些意外和惊喜的是,李紫菀也来了。

    沈子义冲着楚弦偷偷挤挤眼,找机会偷偷告诉楚弦,原来是李紫菀一个追求者居然是从京州追到了南疆,李紫菀为了躲清静,所以就一并来了。

    楚弦听到这个,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楚兄,我知道你对李家小姐有想法,不过你得抓紧啊,在京州,李家小姐那可是有名的美人,不知道多少人惦记,哦对了,我以前也惦记来着,被她整治了一顿,就没那心思了,她漂亮是不假,但咱本事不够,降不住,想来若是以后成了亲,还不得被吃的死死的,想想还是算了。”

    沈子义说完,继续道:“这次从京州追来的那家伙与我不对付,我看不惯他,只不过那家伙有些本事,但却是个人渣,如果说李家小姐将来要找一个如意郎君,我宁愿是你。”

    楚弦嘴角一抽,什么叫宁愿是我,那明明就是我好不好。

    李紫菀一个人站在文院外面,四下打量,她眼睛明亮,带着一种灵韵,这时候看到楚弦出来,开口道:“听闻南疆之地地理特殊,光是有名的山就有上百,不出名的更是无数,更有诸多珍奇走兽,只可惜想要全部探究清楚,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楚大人,你们文院可有相关书籍,若有,可否借我一看?”

    楚弦一愣,随即想起李紫菀的确是有这个爱好,她对各地风俗、文化、地理、草木走兽都十分好奇,这也是符合她医道世家的爱好。

    好在,楚弦早有准备。

    因为他了解李紫菀,所以早在十几天前,楚弦就在编撰一个小册子,这小册子不过十万字,里面却是楚弦这十几天编撰的南疆州志,除了文字,还有图,都是楚弦亲笔所画。

    这一本南疆州志,将来是要编入《江山河志》的,若不是李紫菀,楚弦根本不会提前拿出来示人。

    此刻楚弦一笑,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文册取出,递了过去。

    “上次李家小姐来时,我就注意到你对这一类的书籍很感兴趣,正好我最近编撰了一本,就送给李家小姐了。”

    李紫菀颇为吃惊,看了一眼楚弦,却是大方接过。

    她可没有所谓小女子的羞涩,要不然,也不会被沈子义等人当成女老大来看待,她的性格,细腻,也直接,简单说,温柔时如女神,残忍时如魔神,许是平日里沈子义等纨绔子弟给她‘孝敬’的东西多了,所以此刻她拿楚弦的东西拿的十分顺手。

    之后,李紫菀说了一句话:“以后有人欺负你,报我的名字。”

    说完,也不理楚弦,开始专心翻书。

    楚弦有些恍惚。

    前世他和李紫菀第一次见面,她就是这么对自己说的,这一刻,两世的记忆似乎重合在一起,让楚弦心中泛出一片涟漪,经久不平。

    三人结伴前往镇南侯府。

    此刻的镇南侯府,早就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毕竟是小侯爷娶妻,这等大事自然是要好好庆贺。

    又因为镇南侯地位超然,按照级别来算,便是刺史都要比镇南侯低了一级,所以前来贺喜的,都是南疆之州的官员,要么就是富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楚兄,忘了问你,你有准备贺礼么?若是没有,我这边帮你准备。”沈子义这时候看到楚弦好像什么都没拿,所以是开口说了一句。

    楚弦手一翻,一幅卷好的字就出现在手掌当中。

    沈子义大吃一惊:“是储物法器?”

    即便是李紫菀也是意外的扫了楚弦一眼。

    “想不到,楚兄你连储物法器都有,这东西可是不多见,据说要买,至少得花百万两银子才能买到。”沈子义一脸激动,搓着手,楚弦看出他的打算,笑道:“我只有一个,还是别人赠送,你就别想了。”

    沈子义当下一脸失望。

    凭借请帖,楚弦等人进入侯府,侯府院中,早已经是挂满红灯笼,空地上,横竖摆满了圆桌,里面大厅里也有,算算,得有五六十桌。

    显然,这场面极大。

    沈子义身后跟着随从,他带来的贺礼装在一个箱子里,按照沈子义的审美,估摸不是珍珠玛瑙,就是宝石象牙,反正,应该很俗。

    李紫菀的贺礼不知道,不过楚弦猜都能猜得出来,李附子乃是太医博士,擅长医道,也擅长炼丹。

    李附子炼制的丹药,在圣朝当中可是珍贵的很,属于千金难求的,估摸李紫菀这次带来的,就是李附子炼制出最有名的‘六珍保命丹’。

    这东西,据说只要不死,吃下一颗,都能吊住一口气而不死,不知多少人想要求丹,基本是有价无市。

    显然这一份贺礼,要比沈子义那盒子里的珍珠玛瑙要珍贵的多。

    三人进了侯府,就有下人专门来引路,按照客人的官位和背景,安排座位。楚弦坐的桌子是在最后面,这也正常,以他的身份能接到侯府请帖已经是了不得了,仔细看看,在场的官员,正七品的,也就只能坐在这里,前面都是从六品向上的官员,有的甚至是从周围州地,甚至是京州赶来贺喜的官员,六品很多,五品那也有不少,楚弦这七品,当然不够看。

    实际上,若非楚弦之前在洞烛司里待过,他还未必能被邀请来。

    看到楚弦坐的地方,沈子义眉头一皱,但也是上前坐在一旁:“楚兄,我就和你坐这里。”

    李紫菀捧着书看的津津有味,居然也就坐在了楚弦旁边,这让几个侯府下人有些难办,他们可是得到过交待,沈子义和这位李家霞姐那是贵客,都是要在大厅内入席的。

    “沈大人,这,这……”一个下人有些不知该怎么说,沈子义眉头一皱:“怎么,我坐哪你也要管?”

    “不敢,小的不敢。”那下人擦了擦额头的汗,看了一眼专注于书籍中的李紫菀,心道这位我也别劝了,劝肯定也劝不动,还得挨一顿骂,这事儿还是禀报管家,让管家或者小侯爷出面吧。

    想到这里,这下人急忙是退下。

    沈子义看到楚弦看自己,开口道:“里面都是一群老家伙,和他们待在一起不自在,还不如在这里,咱们吃吃喝喝,也不用顾忌那么多。”

    旁边李紫菀倒是没这么说,只是一边看书一边道:“这书中有诸多事物我都是头一次听说,就像是这腐骨山,血草谷,我便是头一次听说,这血草又是什么草木?可否入药?”

    李紫菀这时候开口问道。

    显然她留下,是需要楚弦给她答疑解惑的。

    楚弦心中高兴,表面上却是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李紫菀居然是少见的脸色一红,修眉一皱,似乎想要训斥,不过想了想,还是忍着气道:“我的确不知,但谁知道是不是你胡乱编造了这么一个地方,编造了一种草木。”

    “当然不是编造,你若不信,有时间了我带你去这个地方亲眼看看,不就知道真假了。”楚弦随意说道。

    倘若是一般人家的女子,听到这话,那必然是满脸羞红,要么是扭头就走,要么就是觉得楚弦居然如此轻薄。

    单独邀请女子出游,这一般人还真不敢说出口。

    但偏偏楚弦就敢。

    楚弦敢说,李紫菀居然也敢应,就见她点头道:“好,找时间你带我去,若是你胡编乱造,看我不收拾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