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天运杨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旁边的沈子义看到这一通操作,心里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当然不是佩服楚弦撩妹的手段,而是佩服楚弦的勇气。

    居然敢这么和李紫菀说话,上一个说这种话的人,现在还在家里躺着呢。

    就在几天前,春江城当地的一个纨绔子弟见到李紫菀那是一见钟情,当下就开始追求,更是说了一些轻薄之言。

    结果,这小子当天就拉肚子,连拉了两天,人都拉虚脱了,请了大夫都瞧不出什么毛病,感觉像是中毒,但却是查不出中的是什么毒,反正就是个拉稀,整整两天,两天之后,不治而愈,但这人都虚脱了,不躺个几天别想缓过神来。

    不用问,肯定是李紫菀搞的,沈子义经历过这种痛苦,所以他比谁都清楚,这世上,不能招惹的人里,必然是有大夫,而大夫里,女大夫不能招惹,最不能招惹的,就是李紫菀。

    实际上,拉肚子还是最轻的,沈子义听人说过,最严重的是‘失阳不举’,据说是李紫菀的一个小姐妹被一个纨绔子弟给骗了,结果从那天起,对方就得了这么一个怪病,几乎是找遍了京州的名医,都治不好。

    最后,还是托人找了太医博士李附子,这才将这毛病给除了。

    这种事,光是想想都觉得背后冒凉气,李紫菀是美丽动人不假,但她是真的惹不起。

    说话之间,客人已经是入席,来往的下人将美味佳肴都摆在桌上,众人畅饮,席间,新郎官,也就是那小侯爷跟他爹娘,镇南候夫妇出来敬酒,那是一片喜气洋洋。

    这敬酒也是有学问的,像是小侯爷,那是桌桌都得喝,但镇南候就不一样,人家不是每一桌都来,那得是够分量的才会出面。

    本来楚弦他们的桌子是最靠外的,一般镇南候是不会来这里,但是这一次,小侯爷带着镇南候来了。

    这一桌子的人都是受宠若惊,急忙起身行礼,镇南候笑着摆手,却是扫了一眼,先是看到李紫菀,道:“早听说医仙之女美若天仙,如今见着,果然是温婉动人,可惜,医仙他公务繁忙,没法子亲临喝我这犬子的喜酒,当真是我的遗憾。”

    李紫菀早放下书本,此刻露出温婉笑容,无论说话还是礼节,挑不出丁点毛病:“侯爷说笑,我爹早说镇南候勇武过人,若是有机会,定然会来拜访。”

    “哈哈,好啊,医仙若来,我扫榻相迎。”说完,镇南候看了一眼楚弦,然后略过,又冲着沈子义道:“子义,我与你父亲可是旧识,当年我还喝过你的满月酒呢,想不到,这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沈子义赔笑:“侯爷,我爹也时常与我提起侯爷当年的神威,小侄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哈哈!”镇南候一笑,又道:“萧中书最近可好?”

    “舅舅安好,此番前来,舅舅与我说过,镇南候对圣朝有功。”沈子义说完,镇南候一脸激动,随后是道:“还劳烦萧中书牵挂,改日上京州,我会亲自拜访萧中书。”

    说完,喝了酒,镇南候离去。

    至于桌子上的其他人,他也只是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不过显然,这桌子上唯一能让镇南候在意的,只有李紫菀和沈子义。

    其他人一听萧中书这三个人,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在圣朝为官,谁不知道萧中书是谁,那是圣朝中书令大人,首辅阁成员,道仙修为,年纪上,比首辅阁其他的仙官都要年轻,显然,将来的成就怕根本不止如此,估摸还有可能更进一步。

    萧中书的外甥,那得好好巴结。

    只是沈子义压根不搭理他们。

    镇南候走了,小侯爷还没走,就见这位新郎官一声新衣,此刻是冲着李紫菀和沈子义道:“二位怎么坐这里了?刚才可让我一顿好找,来来来,咱们去里面。”

    沈子义看了一眼楚弦,道:“小侯爷,今天是你大喜日子,不用特意招呼我们,我们坐这里就行,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兄弟,楚弦。”

    “哦,楚少!”小侯爷显然不知道楚弦是谁,不过他从小耳濡目染,表面上做的那是滴水不漏,虽然心中疑惑这楚弦是谁,却是没有发问。

    看到沈子义和李紫菀不愿意离开,他也没有强求,心中却是明白,那两人不走,多半是因为那个叫做楚弦的人。

    此人是谁,得好好查查。

    便在这时候,远处走来一人,这人见到李紫菀,当即眼睛一亮,快走几步到近前:“紫菀,原来你在这里,可叫我好找。”

    众人一看,这来人当真是器宇不凡,不光容貌英俊,气质潇洒,更有一种天生的贵气,仿佛天运加身,天底下的好事,他都占绝了。

    有人眼光不差,当下看出这人不一般,那是有高人给洗脉塑体,修补过命格,这世上,命运之说最为玄妙,有一种说法,人一生下来,命运就已经注定。

    而有那种大修或者仙人,便能看出一个人的命格是好是坏,基本上,每一个人的命格都有或多或少的缺弦,但却是可以修补缺弦,就像是一个人运气不好,但如果修补命格,将来必然是红光满面,运气爆棚,便是随便出门逛个街,都能遇到好事。

    只是这种说法玄之又玄,很多人只是听说,但今天,他们见到这个人之后,便感觉此人的命格就被高人修补过,从此当然是顺风顺水,无论修炼,无论是在仕途,可想而知此人背后必有厉害的人物。

    沈子义这时候小声对楚弦道:“那姓杨的来了。”

    之前沈子义就和楚弦说过,京州之内,真正有可能追求到李紫菀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户部侍郎的公子,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人,杨克。

    杨克的来头极大,他们杨家,光是道仙就出过三尊,最厉害的一位是当朝一品太子太师扬真卿,这是杨克的爷爷。

    这位杨太师楚弦知道,不说前世,就说今生,之前凤城之案的幕后黑手赵仁泽,其背后的靠山便是这位杨太师。后来赵仁泽一家能丢官保命,也是多亏了这位杨太师从中周旋,可见其能量之大,超乎想象,即便是萧禹这位中书令,明面上也得让着这位太子太师。

    有这么一尊大靠山,杨克当然是京州当中纨绔中的纨绔。

    关于这位杨家大少的传闻,京州的说书先生不睡觉,都能说上个三天三夜,当然,这里面是没几件好事,可以说是劣迹斑斑。

    楚弦看着杨克,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是思谋万千,严格来说,这个杨克是楚弦的敌人,前世楚弦独得李紫菀青睐,光是这件事就和杨克有了仇怨,更何况后来在官场上,还有其他的冲突。

    只是好几次,杨克都败在楚弦手里,如果不是对方有一个太子太师做靠山,早被楚弦给扳倒了。

    但楚弦自己也吃过亏,而且是大亏,这些楚弦都还记得。

    想不到这一世,这么快就又和这杨克见了面,而且楚弦可以肯定,除非是自己放弃李紫菀,否则杨克必然还是自己的仇敌之一。

    显然在杨克眼里,其他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也只有看到沈子义,他眉头一皱:“沈子义,早和你说过,没事的时候别来纠缠紫菀,你居然敢不听我的话?”

    沈子义大怒:“杨克,你算老几,听你的话?笑话。”

    杨克冷笑:“你是皮痒了,一会儿帮你松松皮,省的你忘了杨某人的手段,只是就怕你没胆子。”

    沈子义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难看,没有接话,显然是在杨克手底下吃过亏。

    这也是正常,杨克现在至少是先天武者,而且同修术法,出窍巅峰,在这年轻一辈里,已经是顶尖存在,沈子义对上杨克,还真不是对手,当然像这种纨绔子弟之间有冲突,都是点到为止,但即便如此,当众将你打倒羞辱,也让人受不了。

    看到沈子义怂了,杨克大笑,随后低头看到坐在李紫菀身边的楚弦,当下是以命令的口气道:“让开!”

    桌子上的其他人,早就吓的一哄而散,毕竟这位杨大少,他们得罪不起,这一下桌子旁边坐着的,就只剩下三个人。

    李紫菀,沈子义,还有楚弦。

    沈子义此刻脸色难看,有一种强撑着的样子,显然心里是有些惧怕这杨克的,估摸之前没少在对方手里吃苦头。

    此刻杨克冲着楚弦说话,楚弦却是仿佛没听见一样,依旧是稳稳坐着,甚至还夹了一筷子菜,吃了起来。

    杨克眉头一皱,声音提高一度:“让开。”

    因为声音很大,所有周围的客人也都侧目看过来,有的人不悦,想要上前说话,但立刻是被同伴拉住,弄清楚杨克是谁后,没人敢上来。

    开玩笑,太子太师的嫡孙,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别说他们,便是镇南侯,也惹不起。

    那边小侯爷也注意到这边情况,当下是带人过来,但没有立刻干涉。

    这时候李紫菀手指一弹,一道破空声传出,那边杨克脸色一变,不过只是随意伸手一抓,居然是抓住了一根细小的银针。

    显然,如果他抓不住,那银针就会刺到他身上。

    但他有天运加身,本事也高,所以这种暗算根本伤不到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