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嘲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克脸色不变,却是笑道:“紫菀,你又何必如此,你的定穴针法的确是厉害,但还伤不到我,那沈子义就是一个酒囊饭袋,只有我杨克才是你的如意郎君。”

    李紫菀很明显不想与他说话,见到自家的针法对付不了杨克,却是对着楚弦和沈子义道:“这里的饭溅上了某人的吐沫,不能吃了,咱们走。”

    说完就要起身离开。

    楚弦也要起身,但下一刻杨克突然伸手,按向楚弦的肩膀。

    他早看楚弦不顺眼了。

    自己让这个人让开,对方居然装作没听到,以杨克的性格,他又如何能放过这种对他不敬的人。

    沈子义怎么说也是有一个了不得的舅舅,杨克也不敢真的对沈子义怎么样,充其量就是羞辱一下,但这个男人敢坐在李紫菀的身边,那就不行。

    所以杨克这一按,是用了力气,如果是普通人,怕是立刻肩膀就会骨折,不在床上躺三五个月那是别想下地。

    说起来杨克下手也是狠毒,但可惜,楚弦不是普通人。

    就在他手要按在楚弦肩膀的时候,一根竹筷居然是后发先至,冲着杨克的手腕点过去,后者大吃一惊,只感觉手腕一麻,这才急忙收手。

    显然,那根筷子,就是楚弦用另外一只手刺过去的,此刻楚弦看着那根筷子,道:“可惜,脏了。”

    随后,将筷子丢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倒吸一口气,沈子义双眼放光,激动不已当下是起身叫道:“好,楚兄这一招叫什么,我觉得叫神筷插猪蹄,对,就叫这个,哈哈哈。”

    他对杨克早就不满,只不过技不如人,总是吃亏,此刻见到杨克在楚弦手里一招就吃了亏,当然高兴。

    只不过沈子义说这话,也有力挺楚弦的意思。

    沈子义不傻,杨克这人睚眦必报,自己有舅舅这靠山,所以不怕杨克,但楚弦没有,所以这种时候必须和楚弦站在一起,撑着他。

    显然楚弦这一招,让李紫菀也是眼睛一亮。

    她不喜欢杨克这种人,李紫菀的性格很有趣,如果是她看上眼的人,那是可以说话聊天,如果不喜欢的人,多说一句都不愿意。

    换做别人,她早就动用手段针对了,例如下毒,要知道李附子不光是医仙,更是毒仙,作为李附子的女儿,李紫菀修炼《神农经》,下毒的本事哪怕只有她爹一成的功力,要对付杨克也容易。

    可因为杨克的身份特殊,所以她不能用毒,如果用其他的手段,又对付不了这个杨克,所以大部分情况,她只能躲。没想到这一次,这个楚弦居然有这本事,能一招就让杨克吃亏。

    这是让她有些出乎预料的。

    但她也知道,以杨克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今天怕是要出事了。

    果然,杨克此刻的脸色狰狞到极点,他几乎是想立刻动手,将胆敢让他难堪的这个人灭杀,但杨克不是没脑子的人。

    对方很可能是名入官典的人官,而且现在的场合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当下,杨克压下心中怒气,盯着楚弦:“有意思,敢报上名字吗?”

    楚弦会怕他?

    “我与你不熟,也懒得与你认识,我是谁,你自己去查吧,相信不难查到。”

    满满的蔑视。

    杨克再次压下动手的冲动,他注意到,李紫菀这时候居然是护在那人身前,这让他心中的嫉妒简直达到了顶点。

    “我看你就是一个废物,只会躲在女子身后,估摸,就是一个无名之辈,这种场合,你不配出席,我看你是自己偷偷混进来的,小侯爷,是不是啊?”杨克这时候冲着那边小侯爷说道。

    小侯爷苦笑,他又如何听不出杨克的言外之意,那是要狠狠的削对方的面子,而且是逼着自己站队。

    说实话,像杨克这种人,他也有些瞧不上,可没法子,人家有一个好爷爷,惹不起。

    当下,他是笑呵呵的走过来,心中打算先活活稀泥,于是道:“杨大少,我去找人查查,对了,咱们进去吧,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是真的想与杨大少好好喝一杯。”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也就顺坡下去了。

    但杨克明显就是一个自大到极点的人,或者说,他根本就是有恃无恐,此刻是道:“不急,今天日子很特殊,乃是你大喜之日,此处更是镇南侯府,我是怕有不轨之人混入,这个人,明显就有问题,我怀疑他是偷偷混进来的。”

    谁都看出来,杨克是不打算善罢甘休。

    小侯爷脸上无奈,但他知道轻重,更知道,杨克这种人,绝对不能得罪,所以,无论那个和杨克有冲突的人是谁,也只能得罪了。

    当下小侯爷冲着身旁管家道:“杨大少开口了,你就下去查查。”

    那管家心知肚明,就要下去查,结果杨克道:“连来往宾客都记不住,这管家也太差劲了吧?”

    这下,将人逼到极点,那管家没法子,只能是暗叹口气,硬着头皮道:“回禀杨大少,小侯爷,这个人,我不认识,也不是宾客,估摸就是混进来的,我这就让他离开。”

    “错,是赶他离开,对了,还得叫人查查这人底细,看看府上有没有丢了东西,如果丢了,定然是此人偷的。”杨克冲着楚弦冷笑,一幅你奈我何的表情。

    楚弦脸色也不好看。

    杨克居然会用这种无耻的手段,要知道人活脸树活皮,这种当中踩人的手段,换做是谁都会恼火。

    沈子义最先忍不住:“杨克,放你的屁,楚兄的请帖是我给他的,而且是侯府说要请来的客人,吴子成,你给我说清楚。”

    吴子成显然就是小侯爷的名字,此刻沈子义是真怒了,既然杨克逼对方站队,那他沈子义也可以逼。

    小侯爷吴子成这下脸色僵住了,一方面是杨克,一方面是沈子义,两方他都不想得罪,可现在的情况,双方势同水火,怎么选?

    一时之间,吴子成不知该如何作答。

    杨克哈哈一笑:“沈子义,你为难小侯爷做什么,不如这样,咱们问问在场宾客,大家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混进来的?”

    杨克伸手指着楚弦,问周围的人。

    当下,跟着杨克来的一帮子纨绔自然是毫不犹豫站在杨克一方,纷纷开口,说楚弦就是混进来的,让他赶紧滚出去。

    自然,也有人想要巴结杨克,纷纷指鹿为马,信口开河,不过也有一些人心中不悦,明眼人都看得出杨克太过嚣张霸道,但这种事还真没法子掺和进去,更不用连镇南侯都没说话,他们这些宾客自然是不能反客为主。

    如今帮杨克说话的人有不少,保持中立不吭声的更多,却是没有一个,帮楚弦说话。

    除了沈子义和李紫菀。

    沈子义那是真气坏了,李紫菀也是脸色不好看,上前一步冲着杨克道:“杨克,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你也别欺人太甚,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用毒术?”

    对面杨克脸色微变,却是冷声道:“紫菀,我对你一片真心,你又何必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更何况,沈子义倒也罢了,他这人再怎么废物,好歹还有一个厉害的舅舅,但这小子算个什么东西?你为什么护着他?我杨克,论长相,论文采,论出身,又哪一点不如他?”

    林紫菀这时候扫了一眼楚弦,又看了看对面的杨克,道:“你哪一点都不如他,杨克,你给我记住,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人,你若再仗势欺人,别怪我李紫菀对你不客气。”

    楚弦笑了。

    居然和前世时说的一模一样,如出一辙。

    这话,楚弦爱听,而且百听不厌。

    再看对面杨克,脸色已经是难看到了极点,英俊的面孔因为愤怒变的有些扭曲,不过很快,杨克忍了下来,至少表面上,看样子是压住了怒气。

    “好,看在紫菀你的面子上,我今天不为难他。”杨克说到这里,这时候他身后一个人上前小声和杨克说了几句话,杨克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不过很快便是一脸狞笑。

    “原来,他叫楚弦,三年前入仕,入仕时就被召入巡查司担任执笔,后来又被调到凉州担任县丞,再之后,哼,不就是入了洞烛司,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不过看你这样子,估摸也是混的不怎么样,据说是主动申请调来南疆担任编撰,只不过听闻你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罪官之女,专门跑来这里的,啧啧,有意思,当真是有意思,为了一个女人,放着好好的前途不要,也算是有些魄力了。紫菀,这些你都知道吗?千万别让人给骗了,有些人看似忠厚,实际上也是阴险的很。”

    说完,杨克冷笑几声,

    旁边有人笑道:“杨少,说不定人家是打算编撰出一本传世佳作,是为了扬名天下,想要效仿当朝诸位仙官大人,可见此人图谋甚高,甚大啊。”

    杨克听罢哈哈一笑,众人也是一脸嘲笑。

    “不是我小瞧这个人,就凭他?”杨克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旁边几个人更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有一个更是眼珠一转,故意上前,冲着楚弦问道:“我说,你叫楚弦是吧?你辞了洞烛司的官职,专门跑来南疆当编撰,不会是天真的以为,编撰一本书,就能传世,想要借此扬名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