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要胜天半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一听,哪怕是保持中立之人也都是暗笑,这怎么可能,传世之作又是那么容易写出来的?

    当然,聪明人心里更是清楚,问这句话的那个人可是够坏的,因为这个问题无论怎么回答都是错。

    回答不是,不行,回答是,更不好,不回答,似乎也不行。

    一个上了年纪的官员颇有正气,但他此刻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是小声道“这帮人,欺人太甚了。”

    是啊,的确是欺人太甚。

    楚弦脸色不好看,甚至带着杀气,此刻是在笑声中,盯着问话那人,然后神色严肃,答道“不错,我做编撰,就是为了效仿诸位圣朝先贤,编撰一本奇书,然后,名~扬~天~下!”

    笑声停止,周围安静的可怕,不过很快,更大的笑声响起。

    “哈哈,有趣,只不过听着怎么那么像是一个笑话?”

    “的确是可笑,这人还真是不要脸了,他以为他是谁?”

    “狂妄自大,不自量力啊。”

    “诸位别这么说,你瞧,他都快哭了。”

    几个纨绔极尽所能的嘲讽。

    杨克一边笑一边道“有追求是不错,只是也不能异想天开,不管怎么样,咱们也不能嘲笑人家,这样吧,大家祝这位楚编撰达成所愿。”

    说完,又道“既然楚编撰有鸿鹄之志,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还不快回去写你的传世之作?”

    “走吧!”

    “还不快滚!”

    “小侯爷的大喜日子,你若是有自知之明,就赶紧自行离去,也省的别人赶你走,闹不愉快。”

    几个纨绔叫嚣,主家也是默认,不出来说话,这种情况下,楚弦又如何能继续待下去。

    当下楚弦看了一眼杨克,转身就走。

    沈子义二话不说,跟着一起离开,那边小侯爷心中哀叹,自己这次怕是得罪了沈子义,只不过杨克更不能得罪,只能是以后找机会看能不能修补这一层关系。

    这件事,自己的爹也没出面,就说明也是默认这个结果,说实话,小侯爷也觉得杨克做事过分,可没法子,对方招惹不起,只能先如此了。

    至于楚弦,得罪就得罪了,又能如何?

    李紫菀也离开了,出了侯府,沈子义气的是一拳砸在墙上。

    “奇耻大辱啊,这口气我咽不下。”

    楚弦拍了拍沈子义肩膀“我也觉得丢了面子,算是奇耻大辱吧,不过这也是没法子的事,虽然不是很想说这句话,觉得有些幼稚,但看你这么生气,我还是说一句,来日方长,记住,来日方长。”

    “说的不错。”后面,李紫菀也道,这时候她走过来,盯着楚弦道“别人不信你,我信,你写的那本文册我看过,的确是好,真能编造成书,加入其它州地,未必就不能成传世之作,将来你的传世之作写好之后,记得第一个给我看。”

    楚弦一笑“那是自然,这种时候你都愿意与我共进退,楚弦铭记于心,别说一部书,便是其他事情,只要你说话,楚弦都会全力以赴。”

    “算你有良心。”李紫菀一笑,又道“反正侯府也去了,礼物也送了,也算是能交差了,我们明日就启程返回京州,楚弦,我说了你是我的人,我就会帮你到底,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就给我写信,杨克如果真敢乱来,我必然让他后悔。”

    “你不说我都会写。”楚弦如实道。

    “我也一起走,京州那边还有一堆事情,当了官就是麻烦,不似以前那般自在。”沈子义这时候也道。

    楚弦点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个道理楚弦自然懂,而且他也不担心有人能摘他的桃子,李紫菀前世时也有那么多人追,最后还不是和自己成了亲,至少这四五年内,楚弦根本不担心,更何况这一世,楚弦提早认识了她。

    对于这一点,楚弦已经是心满意足,不敢再有多的奢求。

    甚至楚弦所想,这一世,也不求与她如何,只求能守护她,帮她达成心愿,一个是成就医仙,一个是走遍天下,上千山,下万水。

    楚弦不信命,就算是有命运之说,在楚弦看来也有改变之法,前世李紫菀为救自己而死,这一世,这种事,楚弦是绝对不可能让其发生的。

    “对了,我早就听说那杨克被他爷爷改了命格,有天运护身,运气极佳,传的很邪乎,以前我还不行,但试了几次,还真的是如此,这杨克无论做什么,似乎都能旗开得胜,据说曾有刺客要杀他,也是机缘巧合,全部失败,甚至,他蒙着眼,都能踩石过河而不湿鞋,逢赌必赢,当真是诡异。”沈子义这时候说了一句。

    楚弦知道沈子义是在提醒自己注意,所以微微一笑。

    天运加身?

    楚弦不信。

    若真是让上天护佑,哪里会这么简单,就算是杨克他爷爷,楚弦也不觉得对方能做到,不过这件事,的确得小心,如果对方真有天运加身,那自己这边无论做什么,施展什么计谋,最后都会败给对方的运气。

    这才是最恼火的。

    到了第二日,楚弦是亲自去送李紫菀和沈子义离开,走的时候,李紫菀也是忍不住再次提醒楚弦,要他提防杨克,如果遇到麻烦,一定给她写信。

    楚弦点头。

    他又如何能不知道,只不过这一世楚弦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杨克虽然后台厉害,但他的后台也不可能事事都帮他,归根结底,还是要和杨克来斗。

    就以杨克的手段,楚弦要斗他,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唯一要注意的是不能招惹到杨家其他人,还有那所谓的天运之身。

    楚弦想来,对方所能想到对付自己的招数也不外乎几种,顶天也就是找人刺杀自己,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最有可能是两种,在官场上用关系和势力压迫自己,要么就是背地里找自己的把柄,如果没有,栽赃陷害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而无论哪一种,现在的楚弦实际上都是处于劣势的,所以楚弦想要赢,就得掌握主动。

    楚弦连夜写了几封信,然后将其叠成纸鹤形状,随后施展纸鹤之术,便见这些纸鹤居然仿佛活了一般,快速飞起,然后远远而去。

    楚弦看着夜空,若有所思。

    天运加身吗?就算如此,我也要胜天半子。

    ……

    春江城中一处消金窟内,杨克一边吃着旁边侍女剥的葡萄,一边欣赏前面几个赤足胡女的婀娜舞姿。

    作为京州头号纨绔之一,他玩女人的花样那是多了去了。

    这一次来南疆州,自然是有人安排的妥妥当当,让他颇为满意。

    此刻在杨克身边的都是他的死党,这时候有人道“杨少,以你的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行,为何非要对那李家小姐情有独钟?”

    “是啊是啊,李家小姐虽然姿色上佳,但比她更美的女人也有的是。”另一个纨绔也是不解。

    杨克眉头一皱“你们懂什么?”

    说完,将身边身着暴露的年轻女子赶走,然后坐起身子,运转一门功法,便见他周身涌出一股真气,仿佛云雾升腾,真气如墨,带着一种煞气。

    周围的纨绔都吓了一跳,胡女的舞步也停了。

    “我苦练武道,如今已入先天,术修也达出窍,乃是人中龙凤,可这修炼之道,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我爷爷给我补过命格,更是卜算过我应该找什么样的女人,上选之中,李家小姐便是其一,将她收了,对我有益,而且,她的确是有倾城之貌,更是医仙之女,比那些什么都不会的女子是要强了太多。”

    说完,众人恍然。

    “原来如此,可是李家小姐似乎不好追啊。”一个纨绔似是想到了什么过往,脸色带着一丝恐惧。

    “小辣椒玩起来,才够劲,有点难度算什么,这反而让我斗志激昂,我杨克的字典里,没有失败二字。”杨克一脸自信。

    的确,在他看来,无论如何忠烈的女子,如何外表矜持,但只要拿下,抱上床之后,就会不一样,这一点他是深有体会。

    “不过,也得小心有人提前摘桃子。”一个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身体的纨绔此刻似是想到了什么,道“就像是昨天的那个……”

    杨克脸色立刻一变“昨天那个人,叫做楚弦,我查过他的底细,除了是巡查御史崔焕之的门生之外,没有其他的靠山,而仅仅是一个崔焕之,何惧之有?”

    “但我听人说过,这个楚弦颇有些手段,而且,还在洞烛司待过。”一个纨绔提到洞烛司,脸上带着凝重。

    “这件事我托人问过,吏部给的回应是,楚弦在洞烛司的官职不可透露,但此人是自愿调出洞烛司,来做那编撰官的,不过在我看来,什么编撰传世之作,根本就是他给自己脸上贴金,估摸是犯了事情,被人给赶出了洞烛司,为了不让他难堪,这才对外声称是他自己调走,否则换做是谁,会放着洞烛司不待,跑出来做一个编撰官?脑子坏了才会这么干。”

    杨克说完,便又道“不过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楚弦年纪轻轻,入仕三年就到了正七品,几乎是一年升一品,光是一个崔焕之照拂可做不到,还是先查查清楚,说不定这小子有其他人照拂,但无论如何,此人也就到此为止了,他喜欢当编撰官,那就让他这辈子都没法子再升官。”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