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三年之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唯一没有为楚弦感觉到可惜的,只有洞烛司的同僚,楚弦在洞烛司虽然只有短短一年时间,但这一年时间里,却是给洞烛司的众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就像是冯冲,就像是莫乾,就像是晏子季,他们很了解楚弦。

    用他们的话说,楚弦就是一个变态,年纪轻轻,但却是老谋深算,就是因为了解楚弦,所以他们知道,这件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如果说,这三年来楚弦默默无闻,看似是彻底凉了,那么,这也是楚弦故意要如此,尤其是莫乾。

    他虽然平日里少言寡语,年岁也是最老的,但却是最了解楚弦手段的人。

    观棋如人,他和楚弦下棋,从没有赢过。

    一次也没有。

    楚弦的棋路诡异无比,几乎是算无遗漏,这样善于谋算之人,又怎可能一声不吭被动挨打?

    如果是,那必然是别人看不出楚弦的排兵布阵。

    这样的人最恐怖,往往你觉得胜券在握,但实际上,说不定人家已经偷偷将炮口架到了你的头上,只待时机成熟,一瞬间,奠定胜局,而且是一帮子打死,绝对不让你有任何招架之力。

    这就是莫乾知道的楚弦。

    所以越是沉寂,越是没有消息,他越是明白,楚弦憋的大招必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哼,杨家的人,除了扬真卿外,其他人是一代不如一代,若是扬真卿出手,那没的说,楚弦绝对没有与对方扳手腕的机会,那是必输无疑,可是杨克,他算个什么东西,如果不是他爷爷扬真卿,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莫乾喃喃自语,然后抬头看了看命堂里还保留着的楚弦的命牌,喃喃道“现在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唯独你这小子,老夫是相当期待啊。”

    ……

    楚弦手中的正气笔化作一道流光消失,此刻楚玄看着他写完的最后一个字,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江山河志,已经写成了,编写、校验、修改,这编书造册当真是一件费心血的事情,这辈子,我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楚弦长长的出了口气。

    江山河志,有一部分是文院的编撰官在楚弦的指示下编撰汇总,但大部分,都是出于楚弦之笔,当中的心血,只有楚弦自己清楚。

    这三年来,他是沉寂,如果没人为难自己,楚弦也会懂得收敛,不过显然,来自各方的打压楚弦又如何会不知道?

    这些年,光是各种监视、调查,甚至栽赃,楚弦都遇到过太多,只不过这些都被楚弦用手段一一化解。

    虽然凶险,但却还伤不到楚弦,也是他洁身自好,几乎没有什么把柄给别人来抓,此外,他除了编书造册和修炼,几乎是足不出户,这也没有给别人留下对付自己的机会。

    不过要说楚弦不记仇,那也是不可能的。

    如果自己就这么一直沉寂下去,或许不会有人来对付自己,但楚弦知道,他不可能一直沉寂,短时间的沉寂,是为了之后一鸣惊人做铺垫。

    到时候,一旦崛起,必然会惹人嫉妒,这里面最大的一个敌人就是杨克。

    除非楚弦放弃李紫菀,否则,和杨克的矛盾就不可能避免。既然如此,楚弦当然不会被动挨打,傻乎乎等着对方收拾自己,他只有,也只能主动出击。

    而这种出击,从三年前实际上就开始了。

    对付杨克,要注意两件事,一个是杨克的背景,也就是说无论成功失败,都不可让对方怀疑到自己身上。还有一个是杨克的所谓天运加身,这个就有些玄乎了,楚弦对这种东西不怎么懂,但楚弦知道一个人,对方懂,而且还想到了克制的方法。

    最重要的是,楚弦能‘预知’未来,这才是楚弦最大的筹码。

    “戚刀长。”楚弦这时候叫了一声,外面立刻是走进来一个人,正是戚成祥。

    戚成祥专修武道,三年苦修,早已经是先天巅峰,甚至已经朝着宗师境界迈出了一步,如果不出意外,肯定是要先于楚弦踏入宗师境界。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楚弦的武道,三年时间只能是停步不前,但如果有朝一日,楚弦修成八荒合仙诀,那实力的提升必然是难以想象的。

    倘若真的修成八荒合仙诀,楚弦便是当面斩杀杨克,也不怕杨家报复。

    “大人!”戚成祥行礼,楚弦盯着他看了许久,道“还记不记得三年前我与你说过的事情?”

    戚成祥一愣,当下是点头“记得。”

    “开始吧。”楚弦简单说了一句,戚成祥便点头,然后退下。

    楚弦随后又写了两封信,叠成纸鹤,施展术法放飞出去。

    两天之后,春江城府门口,几个人早早就等在这里,暗中商议几次,随后一人上前,突然取出一个白布血字写成的状子,跪在城府门口,开始叫冤,另外几个人也是一个个上前跪在地上。

    周围,立刻是围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毕竟这年头,像这种直接在城府门口告状的事情是不多见了。

    很快,城府里的官员被惊动,问清楚怎么回事后,当下是面露惊讶之色,更是十分重视,将告状的这几个人都带了进去。

    外面围观的百姓没有听太清楚,只听到是有人要状告当官的人,贪赃枉法,霸占民女,被状告的那个官员是在文院供职,好像,姓楚。

    没过一会儿,春江城中的监察御史也是急匆匆赶来,进了府,明眼人都知道,这怕是要出事了,一般只有官员出了问题,才会出动监察御史。

    一时之间,各种消息满天飞,一直快到天黑,城府大门才打开,随后就见监察御史,府令大人,带着二十多名军卫,杀气腾腾的赶往了春江文院所在的方向。

    等到日头彻底落下的时候,传来了消息。

    有人状告春江文院副编撰官楚弦,告他贪赃,告他强占民女,经过核实,对方提供的证据看不出什么问题,有人证,也有物证,按照圣朝律法,已经是足够抓起来审问了。

    春江城官场,立刻是消息满天飞,听说太阳落山之前,楚弦已被革官入监,等待审查。

    ……

    兀州,赤焰山,乙字赤金军营。

    杨克坐在大帐当中,他现在官职是云骑校尉,属正七品,在他这年纪,达到正七品已经算是不凡,尤其是现在,他在军中担任要职,更是几次对抗巫族,甚至在不久之前斩杀了一位巫族玄境祭司,立了军功,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回去,他直接可以晋升六品。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杨克来军营,就是来镀金,来找功劳的。

    在杨克身边,甚至有一位武道宗师和一位神关大境的术修高手暗中保护,就是以防不测,毕竟杨克乃是杨家接班人。

    杨克身边,还有和他一起前来镀金的纨绔子弟,也是他的死党,此刻这个死党是兴冲冲走进来“杨少,好消息啊。”

    杨克眉头一皱“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在军中,要叫我官名。”

    那死党一笑“杨校尉,是这样,你还记不记得那个楚弦。”

    杨克点头“怎能不记得,这三年,我苦追李紫菀,却数次被她拒绝,我听人说,她时常与那个楚弦通信件,看起来,光是断绝这楚弦的仕途还远远不够,这次回去,我安排人,非得让这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用不着了,杨校尉,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下面已经有人传回信来,已经有人给那小子栽赃,不出意外,这小子已经被革官查办了。”那死党笑道。

    杨克一愣“这件事是谁做的?”

    那死党笑道“应该是南疆州的官员吧,具体还不清楚,现在只是传信过来通报一声,估摸事情成了,就会来领功劳了,现在下面的人倒是机灵,这件事办的漂亮,贪污银子,强占民女,光是这两件事,就够那小子喝一壶了。”

    杨克也是点了点头“到时候弄清楚是谁做的,该赏就赏,要借着这件事告诉别人,无论是谁,帮咱们做事,就是咱们的人。”

    那死党这时候又道“杨校尉,如今你武道高强,术法精湛,前几日刚刚斩杀一位巫族玄境祭祀,再算上这几年累计的战功,回去之后升官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你也不差,这次回去,就可以升到正八品,有家里铺路,无论修为还是官位,都要比那些寒门泥腿子要强得多。”杨克笑道。

    这时候外面有兵卒来报,说是又有巫族来犯。

    “哈哈,又是立功的机会。”杨克大小一声,立刻是施展术法,屋子里的甲胄披风立刻是自动飞来,穿戴在他身上。

    他身上的甲胄自然都是上品,而且杨克这人极为注重自己的形象,所用兵器,不是长矛,不是钢刀,而是一把长剑。

    他披甲上阵,所乘骑的也是一匹烈风龙马,出营之后,他身边的护卫也是紧随其上。战场上,历来都是一些官家子弟谋取军功的地方。

    杨克轻车熟路,带着自己的部下一路杀过去,杀到兴起,更是不管不顾。一来他本身的实力够强,二来他身边还有高手护卫,所以有的时候还会深入敌阵。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