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有些紧张有些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犯了事情,被监察御史抓了,这件事,也是在几天时间里传开了。知道楚弦的,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大吃一惊,就像是巡查御史崔焕之,他最近官位要有变动,若无意外,会提升到正五品,所以一直是待在京州。

    听到消息之后,崔焕之立刻是与上官支会一声,动身前往南疆州。

    安城军府司马魏振,也是第一时间了解情况,随后深思熟虑后,写信给监察院,为楚弦作保。

    类似的信件,有很多,有来自凉州的,也有来自南疆文院的。楚弦为人如何,南疆文院的那些文官自然比谁都清楚,毕竟是和楚弦相处三年,要说楚弦,不是没有缺点,但要说他贪赃,强占民女,那是绝对没人信的。

    所以楚弦从被抓走的那天开始,文院的文官,就集体写信,为楚弦力证,有的甚至是找到州府,找到监察御史去叫冤鸣屈。

    春江城的监察御史专门审过楚弦,只不过显然楚弦没有认罪,这让那位监察御史有些恼怒的同时,也是无计可施。

    在他看来,有人证,几名百姓,说是为了乡试之事,给楚弦送过大礼,要知道文院编撰,是有机会接触乡试考题的,过往经常有类似泄题的事情发生,还有一个哭哭啼啼的年轻女子,说是受楚弦胁迫,委身于他。

    物证也有,一封泄题书信,字体便是楚弦的字体,而且还签着楚弦的名字,更有在春江城一处宅院,房契上也是楚弦的名字,里面藏着数十万两白银。这可以认为,是楚弦偷偷置办的房产,用来藏银。

    供词,无论时间,地点,都是极为详细,挑不出丁点毛病,如此一来,按照经验来说,这楚弦是十有**有问题,所以监察御史才会按照规矩,将楚弦官位暂时免掉,直接抓来审问。

    可无论怎么审,楚弦都是‘拒不认罪’。

    如此一来,案子就陷入了僵持,就在楚弦入监第十天,崔焕之赶到了春江城。

    崔焕之马上要升迁,官位马上就要晋升到正五品,但暂时还是巡查御史,所以他是有权过问楚弦的案子的。

    他亲自来,就是为了协助查清楚。

    当天,崔焕之就见到了楚弦,头一句就是:“我不信那些事是你做的。”

    楚弦的回答也是极为干脆:“崔大人,我是遭人陷害。”

    “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楚弦,你放心,只要你没做过,谁都不能冤枉你,也冤枉不了你。”崔焕之说完,就开始仔细询问楚弦一些细节,他要亲自介入,查这个案子。

    如此一来,便成了本地监察御史和巡查御史一起来查,这动静就有些大了。

    楚弦倒也没有闲着,因为他还没有被定罪,所以除了必须要待在牢房之内,倒也没别的限制,所以楚弦要来笔墨纸砚,开始写东西。

    负责送饭的人进去之后,出来,有人问说楚弦写什么,那人道:“具体不知道,只看到第一页上,写着自省论三个字,可能是要自我反省吧。”

    ……..

    与此同时,京州。

    太子太师杨真卿看着下面几个官员,神色阴冷,下面一个官员这时候道:“已经查过,克公子去赤焰山一年零三个月,经历战斗三十一次,三十次时,斩杀巫族一位玄境祭司,立了大功,十日之后,巫族再犯,当中藏着巫族一位冥月境界的大祭司,克公子不敌,被其掳去,经查,这位冥月境界的大祭司,正是之前克公子斩杀的那个玄境祭司之父。”

    杨真卿道:“我早为克儿修改命格,他有天运加身,就算是遇到凶险,应该是逢凶化吉才对。”

    下面官员道:“我们了解过,那位冥月大祭司,乃是九骷黑龙杖的掌管着,这巫族圣器,有腐蚀天运之力的神通。”

    杨真卿一拍桌子:“怎么会这么巧?”

    下面几个官员立刻都是起身,一人道:“我们也怀疑过,是有人故意算计,只是设计巫族,实在难以想象,是何人能下这一盘棋,除非,背后那人能勾结串通巫族,或者……”

    “或者什么?”杨真卿问。

    “或者,是如同那天机老人一样,有洞悉未来之神通,否则,绝不可能有人提前安排,最有可能,这只是一场巧合。”

    “老夫,从不信什么巧合。”杨真卿起身,一挥衣袖,表达心中不满。

    下面官员都是一头冷汗:“太师大人,我们假设,有人故意设计害克公子,也找出了几个嫌疑人。”

    “挨个说,看谁嫌疑最大。”杨真卿一脸杀气。

    “这些年,与克公子交恶的人,且有能力做这种事的,一共就是这么几个人……”一个极为稳住的官员上前述说,显然此人是掌握很多机密之事的官员,讲述的也都是经过仔细调查而得出的结论。

    半个时辰后。

    “……前面几个,都是有靠山,本身实力也不差,最有可能算计克公子,还有最后一个人,这个人,论能力,甚至还在前面几个人之上,但此人却没什么太强硬的靠山。”

    说道这里,那官员停顿了一下。

    “继续说。”杨真卿道。

    “是,这最后一个人,叫做楚弦,三年前在南疆,与克公子有过冲突,而且此人曾经在洞烛司任职,权势形同兵长,手段不凡。”

    “洞烛司?形同兵长?”杨真卿脸色一变,他自然知道洞烛司代表着什么,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楚弦绝对不一般。

    “重点查这个人。”杨真卿面带杀气。

    这时候,几道黑色的纸鹤飞来,落在之前说话的那个官员手中,后者拆开一看,脸色微变,然后道:“最新的消息传回来了,那个楚弦,基本可以排除了。”

    “怎么回事?”杨真卿问。

    那官员道:“这楚弦早在十几天前就被人告到了他们州府,据说是收受贿赂泄题,人证物证俱全,当天就被监察御史给抓了,这十几天是一直被关在牢房当中,基本不可能是此人谋划。而且,若无意外,此人一直被当地官员打压,难以抬头,据说是成天窝在文院里编撰书籍,从不与外人接触,也从不争权夺利,这也是由于克公子发了话,所以下面的人才会针对……”

    杨真卿摆摆手:“无关紧要的事情不要说,浪费时间,此人既然排除了嫌疑,就先不管他,但此人惹克儿不高兴,吩咐下去,继续打压,说其他人吧……”

    这一场谈话,在一个多时辰后才结束,到了第二天,整个圣朝都暗中掀起风雨,很多人倒了霉,当中不乏一些高官,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太子太师杨真卿在搞事情,只不过他孙子杨克被巫族掳走,生死不明,再加上杨真卿的权势,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远离京州之地的南疆州,没有卷入这一场风雨,依旧是风平浪静,除了楚弦那一个案子。

    而楚弦的案子,在他被抓一个多月后依旧是没有彻底查清楚。

    崔焕之介入之后,提出了很多疑点,而且也推翻了不少所谓的证据,如此一来,楚弦的嫌疑就不大了。

    就例如争议最大的宅院,除了房契之外,没有其他可以证明是楚弦的东西,可问题是,那房契其实是可以伪造的。

    最麻烦的还是人证,几个人一口咬定送了楚弦东西,尤其是那个女子,更是咬死是楚弦霸占了她。

    好在崔焕之那也不是吃素的,就从这几个所谓人证上查,这一查,还真查出了一些问题。

    而便在这时候,一道圣光从天而降,落在了春江文院当中。

    那圣光,经久不散,整个春江城的人,无论百姓、商人、武者、术修,或是官员,全部都看到了这震惊的一幕。

    一般人不明所以,但有见识的人立刻反应过来。

    “这是文圣之光,是有圣朝文圣降临春江文院。”

    “文圣是什么?”

    “孤陋寡闻,文圣也是道仙,只不过所结道果为文道之果,那也是仙人,也是圣朝最有学问的一群人,一般来说,文圣降临,那必然是有大事情发生。”

    “例如有人写出大作,就会引来文圣降临,只不过咱们春江文院,似乎,没这个能力吧?记得三年多前,还出过事情。”

    “那件事就别提了,总之,文圣降临,必然是好事。”

    让所有人再次震惊的事情又发生了。

    在之前那道圣光落下没多久,又有一道圣光落下,紧接着是第三道,第四道,最后,足足六道文圣之光落下,那看上去,就是六道光柱,直达云霄。

    六道圣光降临,直接震动了整个春江城。

    很快,刺史府里,刺史大人急急忙忙出来,走向春江文院,路上,遇到了州长史大人,结果去了,发现军府司马已经是到了。

    除了州府三位巨头,春江城中其他的官员也都急急忙忙赶来。

    别的不说,文圣降临,那当真是大事,绝对不能怠慢,一尊文圣,那就是一尊仙官,更何况,这不是一个,是六个。

    南疆刺史宋元中此刻有些紧张有些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