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六位文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元中虽是刺史,但一次面见六位文圣仙官,那也是极为少见的事情,更让他忐忑的事是,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问其他的官员,都是一个个摇头。

    长史也不知道,军府司马更是一脸茫然。

    “诸位,无论什么事,都先进去拜见六位文圣,礼数不可失!”宋元中整了整官衣,看了一眼众官。

    那边州长史年岁不小,此刻是道“最近几年,咱们春江文院总是出事,先由纪文和等人妄议太宗,惹了麻烦,前个月听说那副编撰触犯官律,哎,本是一帮子文人,怎么总是搞事情,我感觉,这次六位文圣降临,怕是也没什么好事啊。”

    这话说的宋元中眉头直跳。心也是不由得悬了起来,一旁军府司马摇了摇头“也未必,先进去看看吧。”

    宋元中点头,当下是率领南疆州众官走入文院。

    文院里,那一帮子文官早就跪了一地,文圣降临,而且是六位文圣,那是世所罕见的事情,每一位,都是仙人之体,仙官之尊,更是天下文人推崇的人物,在场文官,几乎所有都是在求学时,就读的是这几位文圣的著作言论,见了他们,和见了神一样。

    只是让这些文官诧异的是,六位文圣,相继降临,却是没有和他们说话,而是全部进入到文院的一个书房里。

    确切的说,是副编撰大人,楚弦的书房。

    因为楚弦犯了事,所以他的书房也被封条封住了,几位文圣看到书房门上的封条,明显是露出了疑惑之色,随后,他们撕下封条,走了进去。

    这一进去,就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没出来。

    直到此时宋元中带着州府的众官进来的时候,六位文圣都没有出来。

    “怎么回事?几位文圣大人呢?”宋元中来了四下看了看,开口小声问道。文院的文官一看刺史大人和长史大人都来了,急忙上前行礼,然后指了指前面的书房“六位文圣大人,都在里面。”

    “文圣大人降临,有说什么吗?”宋元中问了一句,众人摇头,文圣降临,的确是一句话都没说过。

    宋元中等人越发的觉得,这是要出什么事了。

    当下他又问“那是谁的书房?”

    “回禀刺史大人,那是……楚大人的书房。”一个文官回道。

    “楚大人?那个犯了事的副编撰,楚弦?”宋元中自然是知道楚弦,如果只是一个副编撰,他还真懒得过问,实在是这段时间,他听了太多关于楚弦的事情,很多人都写来信,力保楚弦,这里面包括刑部老推官孔谦,那巡查御史崔焕之更是专门跑来,协查此案。

    还有,三年前,那杨家的嫡孙,还曾放出话来,要压着这个楚弦。

    所以在宋元中眼中,这个楚弦,就是一个惹事的刺头。

    “这个楚弦,又惹了什么事?居然惊动了文圣降临,而且还是六位文圣。”宋元中眉头紧皱,心中有些不悦,只是虽然很想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他也不敢去敲门,惊扰六位文圣。

    于是,宋元中也只能等在外面,好在没有等多久,前面书房的门就打开了。

    一个布衣书生打扮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这年轻人,看上去最多二十多岁,但却是带着一种独特的气势,腰间有官符,乃是一品到三品才有的鹤形官符。

    不用问,这位就是文圣之一,恰好宋元中知道这位是谁,当下是快走几步,躬身行礼“学生宋元中,见过鹿先生。”

    宋元中可是有六十多岁了,眼前这位书生模样的文圣,看上去要比宋元中年轻太多,可偏偏,宋元中对其是毕恭毕敬。

    因为这位鹿先生,在数十年前教过宋元中,宋元中是其学生。

    学生见了老师,哪能不恭敬。

    那文圣看了一眼宋元中,也是露出笑容“元中,好久不见,这一转眼,你都坐到刺史了。”

    宋元中急忙道“都是恩师教的好,恩师教诲,这些年元中都不曾忘,也不敢忘。”

    “好。”鹿文圣一笑,与此同时,身后又走出五位文圣,基本都是年轻的样子,只有一个,是中年人的模样。

    修炼境界,达到仙人境之后,便可重塑肉身,所以仙人,基本上都是看上去十分年轻的,而仙人也有寿元,一些成仙之后又过去一两百年的,才会再次呈现出老态的模样。

    察言观色,宋元宗自然是早就掌握,他观察,六位文圣,没有兴师问罪的样子,相反,还很兴奋。

    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这让他一直紧绷的心,稍微有些放松。

    这时候那个中年文圣开口道“你们是南疆州府的官员?”

    “回禀廖文圣,下官宋元中,为州府刺史。”宋元中虽然没见过另外几位文圣,但他有耳朵,文圣院那几位文圣,他都听说过,就像是那个中年文圣,便是二品仙官,廖文极,这位可是早在两百年前就成就文圣道仙的存在,更是天下读书人之楷模,之偶像,所著书经,无不是被读书人奉为经典。

    其地位,还在自己恩师鹿文圣之上。

    “好!”廖文圣点了点头“我问你们,谁是楚弦?”

    楚弦?

    众人愕然,因为不明所以,所以一时之间也没人回答。

    廖文圣再问“楚弦何在?”

    这一下,众人反应过来,宋元中也是急忙道“回禀廖文圣,楚弦犯了事,已被革官收监。”

    “什么?”六位文圣都是面色一变,一个个都是神色凝重,宋元中一看,事情似乎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怎么听到楚弦犯了事,几位文圣都是这般反应?

    就好像是,不信。

    鹿文圣这时候道“那楚弦,所犯何事?”

    宋元中还是知道一些具体情况的,这时候急忙是道出缘由,当下一个眉目清秀的文圣开口道“荒谬,观其文,知其人,这楚弦所著江山河志,那是何等磅礴,何等广大,怎会做这种龌龊之事?到底怎么回事?”

    宋元中也是慌了,他完全不知道文圣所说的是什么,什么江山河志?是楚弦写的?我怎么不知道?

    被问案情,宋元中也不敢妄言,只能是道如实道“此案,不光是本地监察御史在查,巡查御史也一并协查,相信很快就会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那就快去查清楚,官场上,尔虞我诈,设计算计、陷害、诬陷的事情太多了,楚弦编撰江山河志,必然呕心沥血,为这著作,至少得有十年之功,这样的人,又哪里会有时间去做那收人钱财,霸占民女之事?我看,这里面必有蹊跷。”鹿文圣说完,那位廖文圣也道“监察御史查了多久?”

    宋元中急忙道“一月有余。”

    “哼,若真是铁证如山,又怎会用这么长时间?如果没有疑点,那巡查御史为何要参与进来?你们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廖文圣质问,这一下,宋元中无言对答。

    崔焕之半路横插一杠,自然是为了楚弦,这一点谁都知道,楚弦是崔焕之的门生。

    而且这案子,说实话,的确是疑点重重,一开始,州府和监察御史那边做事,的确也是有些急躁了。

    归根结底,还是有杨家那人发话的缘故,现在这情况,明显楚弦是留了后手,对方应该是编撰了一部奇书,而且是暗中呈交文圣院去评审。

    这一步棋,实际上是很凶险的。

    越过州府呈交著作,那是对州府的不信任,如果呈交上去的书不行,文圣院会打回来,而且言词不会客气,毕竟是要浪费一位文圣来花时间审阅的。

    不过显然楚弦偷偷递交上去的著作不简单,不然不会引来六位文圣降临。

    如果是在之前,宋元中必然会兴奋,因为是春江文院出了可能的传世之作,他们州府也是要有一份功劳在里面的。

    可是现在,楚弦越过州府直接呈交文圣院,这就麻烦了。

    到时候追查下来,那肯定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怕是这些年南疆州各级对楚弦的打压都会浮于水面,曝光出来。

    这种事情可是上不了台面,虽说宋元中没有参与其中,但他知情,却不作为,也没有阻止,如果有人追究,那也是免不了要挨板子的。

    想到这里,宋元中额头见汗。

    “这个楚弦,怎么就能越过州府,呈交著作。”宋元中此刻是暗骂一声。

    可现在他也不敢多说,六位文圣就等在文院,他只能是下去核实情况,结果刚到半路,就遇到了崔焕之和监察御史两人。

    崔焕之一脸春光得意,而监察御史却是一脸严肃凝重。

    一问,宋元中暗道麻烦了。

    那楚弦,还真的是被人栽赃陷害,冤枉的。

    崔焕之查了那几个所谓人证的背景,这一下查出了问题,就说那个说楚弦霸占她的女子,居然家中搜出了数百两黄金,还有一些密信,从上面看,可以确定,这女子是收了好处,受人指使诬陷楚弦。

    就在要抓捕这女子时,后者居然是逃之夭夭,目前已经是发了通缉令,全城搜捕。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