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自省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这浩瀚之音当中,楚弦感觉一股无形的东西从天而降,涌入自己身体,随后轰然炸响。

    楚弦心头一跳,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是暗中手腕一转,放出阴阳幻神鲤,在自己周围布置幻术。

    不过显然,这术法,可以瞒得过别人,但绝对瞒不过眼前这六位文圣,好在楚弦也只需要瞒得住别人就可以。

    下一刻楚弦那九色宝光的道果种子,瞬间又增添颜色。

    光芒闪动,一共六道宝光涌现,算上之前楚弦就有的两色,此刻,九色宝光的道果种子已经是达到了八色。

    只差一色就可达到圆满。

    说实话,楚弦没想到这个,他之前预估这一次能得到两三道宝光已经是不错了,没想到,现实却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楚弦著作的江山河志封圣入阁,得传世之作荣誉,所以楚弦才会得到对应的好处,就和之前在定海县得到民心,之后又得到了香火之力一样,现在楚弦得六位文圣的承认,居然就增加了六道宝光,这已经完全超出楚弦的预期。

    六位文圣那都是道仙之体,不是**凡胎,仙目之下,自然是看到了楚弦身上涌现出的宝光。

    廖文圣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是大袖一挥,一股文圣之气涌出,将周围全部封闭,如此一来,外面的人,就算是宋元中这个刺史,也绝对察觉不出里面的情况。

    “这是九色宝光,道果之种?”一个文圣失声说道。

    “不错,想不到,这种道果之种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另一个文圣也道。

    “九色宝光道果,得民心者,方有极小的可能性获取,看起来,这个楚弦之前做县丞,的确是有所作为,至少得万民爱戴。”鹿文圣也是连连点头,看向楚弦的目光中,带着赞赏。..

    六位文圣,那都是心境极佳之人,心胸豁达,修为和境界远超楚弦,九色宝光道果之种虽然极为难得,但也不会让他们这些道仙眼红和嫉妒,相反,他们很欣赏楚弦,楚弦能拥有九色宝光道果种,就说明楚弦是一个好官。

    楚弦感受到那种心境的提升,连带他的修为也是浑厚了很多,一旦将八色宝光提升到九色,那这道果种子,就算是圆满了。

    尤其是看到六位文圣的目光,楚弦知道,他们没有任何窥视之心,当下是恭敬行礼:“楚弦,谢六位文圣大人成全。”

    “哈哈,你这楚弦,倒是有些运气,这是你的机缘,无需谢我们。”廖文圣说完,又冲着另外五位文圣道:“此事,咱们就暂且保密,不要与其他人讲了。”

    另外几位文圣自然都是笑着点头,很有默契。

    显然,他们是生了爱才之心,非但不会对楚弦如何,反而以后如果不是违反官律,他们都会帮助楚弦。

    文圣者,圣心,圣念,为天下想,为百姓思,不然,也成不了文圣。

    屋子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所震惊的,依旧是之前江山河志封圣时所响起的浩瀚之音。

    春江城众官在这浩瀚之音下,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他们脑袋嗡嗡作响,那是被惊的。

    真的是传世之作?

    居然,真的是传世之作,而且是有资格入文圣院,那意味着这著作,是可以供文圣阅读,供天下人阅读的传世佳作。

    这可是天大的荣耀。

    任何一个读书人谁不梦想有朝一日自己写之书,所言之论能登堂入室,成为天下读书人必读之物。

    光是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最重要的是,这是任何事情都无法相提并论的荣誉,简单说,以后只要楚弦不是自己作死,那么就没有人能在势上再压他。

    谁敢?

    如果再毫无理由的针对楚弦,传出去,必会遭到天下读书人的口诛笔伐。

    众官互相看了一眼,都知道楚弦今后怕是会一飞冲天,那些这些年没有针对过楚弦的官员是暗道幸运,他们多亏是没有随波逐流,没有迫于杨家的压力针对楚弦,而那些曾经为难过楚弦的,此刻都是脸色难看,心中忐忑。

    若是楚弦在文圣大人那边稍微诉诉苦,那他们就要倒霉了,所以此刻众官是神色各异。

    在他们想来,楚弦这次平白受冤屈,突然扬眉吐气,肯定会大倒苦水,虽说是有杨家那杨克放出话来要压制楚弦,他们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傻子都知道,就算是几位文圣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真的和杨家闹翻。

    杨家,那毕竟还有杨真卿这位一品太子太师坐镇,所以最有可能的是拿他们这些小官来出气。

    不行了,已经不敢想了。

    这些官员脸色苍白,心中那叫一个后悔,早知道如此,又何必为了巴结那杨克去针对楚弦,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不然,花多少钱他们都愿意买。

    便就在这时候,刺史宋元中大人此刻是急急匆匆从外面走进来,可以看到他手中还有一摞纸。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到宋元中大人脸上很是兴奋。

    有的官员心中诧异。

    要知道这次事情,如果追究起来,宋大人也是免不了要受到训斥,毕竟作为南疆州最高官员,居然还出了冤枉七品官员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这位七品官员刚刚著作出一部传世佳作,怎么说都得给人家一个说法,尤其是,这一部传世佳作还是越过州府,直接呈交文圣院,这更说明州府的管理能力有问题。

    按理说,宋大人此刻应该是心情很不好才对,可为何,嘴角还在不自觉的上扬,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情一样。

    不过下一刻,宋大人进来之后,扫了一眼众官,当下是神色一正,立刻是严肃了下来,被宋元中这么一看,众官都是低头,心里越发忐忑。

    太古怪了,这怕是又要出什么事了。

    长史和军府司马这时候上前询问,宋元中小声与这两位言语几句,当下这两位也是茅塞顿开,原本紧锁的眉头也是一下子舒展开来。

    便见宋元中这时候开口道:“诸位,今日本官很痛心啊,一位矜矜业业,品德高尚的官员,居然被恶人陷害入狱,这件事,包括我在内,都有责任,是我这府君做的不称职,没有照顾好我的属下。好在乌云难遮明日,这一场恶毒的栽赃终究是水落石出,楚编撰也是正名,还了他一个清白,但这一件事,值得我们所有人反省,深思,也是给我们所有人敲响了警钟。”

    众官一听,急忙是附和,这番话没有说错,他们的确是需要深思和反省。

    这时候宋元中又道:“楚编撰,多年磨砺,常年积累,又花了三年时间编撰江山河志,无论文采,人品,都是我州府官员中的典范和楷模,尤其是这一次虽然受奸人算计,但楚编撰并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丧失斗志,他怎么做的?他在狱中每日自省,居然是在自我反省,找自己的不足,诸位啊,你们每一个的年岁都要超过楚编撰很多,可是这为人之道,为官之道,还得虚心向他学习,包括本官在内,也要向他请教,圣人云,三人行必有我师,而达者为师,不论年龄资历,咱们读了这么多年书,难道连这一点道理都忘了?”

    众官此刻都是‘羞愧’的低下头,有的更是老脸臊红。

    长史开口:“宋大人所言,值得我等深思,为官之道,少不了圆滑,但如果变成攀炎附势,仗势欺人,那就不对了。”

    宋元中这时候又道:“楚编撰在狱中自省,写出一篇《自省论》,我以传文入眼之法给诸位传阅,看看是不是应该时时自我反省。”

    说完,宋元中施展术法,便见他手中的一摞纸张飞起,化作道道流光,隐射在众官双目当中。

    这乃是一门颇为高端的官术,宋元中乃是一州刺史,府君之尊,要施展这种官术自然是可以做到。

    众官一开始表面认同,心里却是有些不服气的,但很快,他们快速阅读这一部自省论,越看,越是觉得目瞪口呆,越看,心里越是震撼。

    一个颇有眼光和学问的老官员此刻心中暗叹,好一个楚编撰,如果不出意外,这又是一部‘传世之作’。

    而且一些人更是从这一步‘自省论’中读到了一种古怪的东西,楚弦写这一部‘自省论’,好像,是要传达什么东西。

    只不过,他们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只觉得有些端倪罢了。

    宋元中这时候是亲自敲门,将《自省论》的手稿交给了六位文圣,并且说,已经是读过,发人深省,印象深刻。

    六位文圣也是十分诧异,他们看了一眼楚弦,鹿文圣问:“楚弦,这也是你写的?”

    楚弦道:“是,蒙冤入狱之后,楚弦静下心来沉思,有所顿悟,所以写了这一篇自省论,倒是让诸位文圣大人见笑了。”

    鹿文圣深深看了一眼楚弦,然后仔细阅读,另外几位文圣也是一样。

    很快,从他们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