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又一部传世(三更)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又一部传世(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位文圣拍案叫绝:“了不起,这《自省论》虽然只有寥寥万字,但却是写的极为深刻,尤其是引用了诸多太宗圣祖的言论,以前都不知道,太宗圣祖居然还说过这些话。”

    “这可不是胡编乱造,这里面的言论,我的确知晓,也的确是太宗说过的话,现在想想,连太宗圣祖都能通过日日自省,审视自身的不足和错误,我等又如何能自满,又如何能自认为毫无缺点。”另外一位文圣也是连连点头。

    “这自省论写的好,其价值或许比不上江山河志,但对于文人,对于官员,甚至是诸位道仙之官,那都是必须要读的东西,而且要深读,体会其中的道理,这是一部警世之言,引用圣祖之言,那就是圣言之论。”廖文圣直接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这时候有文圣笑道:“那,这一步论言,是否也能入文圣院,得传世之名?”

    这一下,众人愣住。

    是啊,按照这《自省论》的价值,那是足以评为传世之作,可一天之内,同样一个人,两部著作都能评为传世之作,这还是圣朝创立后,从未有过的事情。

    可以想象,如果是两部连续入文圣院,冠以传世之名,楚弦的名字必然会震动天下。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楚弦见众位文圣犹豫,心中一叹,却是开口道:“诸位文圣大人,这一篇自省论乃是楚弦入狱感悟,是想到圣祖太宗诸多事迹和圣言,总结的论言,既是论言,便可提出质疑和反对意见,这也是太宗圣祖所提倡的,严格来说,这不是楚弦之功,也不是楚弦之作,而是,太宗之言。”

    一句话,点醒众人。

    是啊,楚弦这一片自省论,引用的是太宗圣祖的言论,所以说,严格来说,这是太宗圣祖的论言。

    如此,焉能不入文圣院?

    当下几个文圣都是吓出一身汗,暗道好险,这一篇论言无论如何,都要入文圣院,都要评为传世之作,这是必须的,否则事情传出去,他们的脸往何处搁?

    于是几位文圣都是笑着看向楚弦,对楚弦更是满意。

    “自古之事,都有第一次,谁说就不能同一天同一人评两部作品为传世之作?这一点,是要改改的,不能拘泥那所谓的规矩,这《自省论》,足以传世。”

    廖文圣直接拍板决定下来。

    楚弦听到这里,心里松了口气。

    便在这时候,楚弦感觉有人看向自己,抬头一看,发现是鹿文圣。

    这位鹿文圣楚弦是知道的,其本名鹿斩仙,乃是奇才,据说也是文圣院里最年轻的一位文圣,三十一岁就接了道果,成就了道仙。

    楚弦知道鹿斩仙,不光是因为对方是文圣,还因为,对方曾经和自己做过同样的官职,鹿斩仙修成道仙是在七十年前。

    而对方在成为文圣道仙之前,曾在洞烛司担任过兵长。

    也就是说,鹿斩仙绝对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书生,更是文武全才,谋略无双。

    说一句自大和不要脸的话,鹿斩仙和自己是一类人。

    此刻,就像是两头猛虎在对视。

    同类,你懂我,我懂你。

    就是这个意思。

    而在楚弦看到鹿斩仙看来的目光后,就知道对方怕是看出了自己这耗时三年的算计和写自省论的真正目的。不过楚弦知道,对方不会阻扰和干扰自己,因为没有必要,当然也不排除意外,所以楚弦示弱一般,低下头,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鹿斩仙显然对楚弦的‘态度’很满意,微微一笑,想了想也就没有再说话。

    六位文圣商议一番,便顺势,将《自省论》也封圣入院,御史光芒再起,浩瀚之音再度震动天下。

    如此短的时间里,出现了两步传世之作,而且是出于同一人之手,即便是京州的巨头也都惊动了。

    虽说新入文圣院的著作论言是要在七日之后才会给天下之人阅读,但对于圣朝高官,这种限制形同虚设。

    于是很快,《江山河志》与《自省论》就摆在了一些高官的书桌上。

    毫无疑问,《江山河志》,那是人人都喜欢的大著作,无论是喜欢楚弦的人,还是厌恶他的人,都无法再这《江山河志》上挑出毛病,这一部书,的确有资格传世,而且怕是百年之内,没有谁能写出类似的著作。

    但《自省论》的争议就大了。

    只不过这种批评却没人敢放到明面上,因为楚弦拉来了大旗,那就是引用了太宗圣祖的言论,你批评《自省论》,就是在否定太宗圣祖,谁敢?

    就算是一品大仙官也不敢触这霉头。

    可还是有人真心不喜欢《自省论》,因为初看这一部论言,似乎没什么问题,再仔细读,就会发现,自省论的中心论点只有一个。

    人无完人。

    任何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这是《自省论》的根基。

    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

    长久以来,很多人,包括很多官员,都树立了很多十全之人,其中最大的十全之人,便是太宗圣祖。

    很多人靠着歌颂太宗圣祖,谋取别人认同,算是拉大旗谋私利,但别人还不敢说,不敢攻击,因为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其中,所以长久以来,只要是拉上太宗圣祖的事情,基本上都可以顺风顺水,有的官员,更是靠这种溜须拍马,官位一路向上。

    还有人,曾写出著作来证明太宗圣祖的英明而闻名,如此一来,只要谁再敢评论太宗圣祖的过失,立刻就会被这些人攻击,因为他们树立的这一面墙不能倒,一旦倒塌,那么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们这些人。

    如此一来,楚弦这一部《自省论》,又如何能让这些人高兴?

    这分明,就是来挖他们的根基,要他们的命。

    但这些人绞尽脑汁,想要寻找《自省论》中的漏洞,想要反击,想要陷害,但结果发现,他们什么都找不出来。

    《自省论》极为完美,任何攻击的点,都会引到太宗圣祖的言论,不过也有高明的人明白,这些言论是免死金牌,但有时候也能成为要命的毒药,或许能成为攻击《自省论》的关键点。

    只要找出一个,不是太宗圣祖的言论,那么就可以用来攻击,说这楚弦捏造太宗言论,到时候,这罪过可是非同小可。

    于是不知有多少人开始仔细研究,一个字一个字,一个句子一个句子的看,掰开,揉碎,仔细查找对应的出处。

    这些,都在楚弦的预料当中。

    六位文圣离开了,整个春江城的官员都在下面相送,而楚弦是排在前面的,他只有七品,却是和一些五品官站在一起,那风头的确是无人能及。

    但没有人觉得意外,就凭能写出两部传世之作的人来说,这,很正常。

    如果,后续没有人从他的《自省论》中挑出毛病的话,那楚弦几乎是立于了不败之地。

    之后自然是刺史大人,长史大人,军府司马等高官给楚弦摆席,庆祝,同时为楚弦正名,文人表率,官员楷模,这两个称呼也是传开了。

    一整天,楚弦都在应付前来祝贺的官员,仿佛一夜之间,他这个谁都不愿意搭理的‘臭狗屎’,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香窝窝。

    回到文院,众多文官也都是跑来贺喜,尤其是参与了楚弦江山河志编撰的文官,更是一个个激动无比。

    别的不说,他们参与编撰的著作能入文圣院,编撰者里能有他们的名字,这牛皮,已经够他们吹一辈子了,更何况,他们也是得了实在的好处,有的加官,有的封赏。

    等楚弦回到家里,看到早已经等在门口的母亲,这一刻,楚弦才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这一个多月,楚黄氏是担忧了一个多月,看样子也是憔悴了不少,楚弦心中愧疚,跪地行礼,楚黄氏见楚弦平安归来,那比什么虚名荣耀都要重要。

    相对于对楚弦计划‘一无所知’的楚黄氏,洛家兄妹虽然知道一些,但也不太清楚,好在两人嘴严。

    见到楚弦比一个多月前还要消瘦的身形,洛妃很是心疼,又是捏肩又是捶腿,将一旁洛勇看的是目瞪口呆。

    “妹妹,要不一会儿也给我捏捏?”洛勇装着胆子问了一句,回应他的,是几条游动在脚边的毒蛇。

    只有戚成祥,知道楚弦的计划,不过他对楚弦忠心耿耿,即便之前崔焕之和李严吉来,他都没有道出任何机密,就从这一点,楚弦已经是完全信任他。

    在戚成祥眼里,楚弦的成长,简直是爆发式,变态到了极点,就算是崔焕之,就算是他所见过任何一个高官,都没有楚弦这般算计。

    三年时间,运筹帷幄,那在他看来几乎不可能成功的计划,居然就成了。

    过了一会儿,崔焕之大人带着李严吉来了,楚弦自然是出门迎接,他们说了很多话,戚成祥则是在外面与李严吉闲聊。

    以前,戚成祥是李严吉带出来的护卫,但此刻,戚成祥的武道修为,已经超过李严吉,而且或许是和楚弦接触的多了,戚成祥举手投足,说话的时候,也带着一种特殊的气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