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深夜酒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成祥,这几年不见,你变化很大。”李严吉开口道。

    “李大哥也一样。”戚成祥笑了笑。

    “听说你考取了榜生?”

    “这个,是楚大人逼我,没想到真就考过了。”

    “这是好事,说明楚大人有意栽培你入官场。”

    “以后的事情,再说吧,我倒更愿意一直护卫在楚大人身旁。”

    李严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戚成祥,四下看了看,小声道:“前几日,我在城里见到了几个洞烛内卫,但却又不是在编人员。”

    戚成祥眼瞳一缩,却是没有说话。

    李严吉也没有多问,只是道:“这一次,就是崔大人也看走眼了,好在楚大人他给崔大人暗示,所以崔大人才能将事情查清楚。”

    戚成祥笑了笑,还是没有说话,有些话,即便是李严吉,他也不能说。

    李延吉忍不住,想了想,终于是问道:“这一次,楚大人是将崔大人,当成了棋子吗?”

    空气,突然安静。

    戚成祥一愣,想了想,还是答道:“楚大人,极为敬重崔大人,而且是将崔大人当成恩师,这一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变。”

    李严吉明白了,随后是苦笑,叹了口气:“崔大人说我不适合入官场,倒是成祥,你深得楚大人真传,就算是入了官场,也必然能有一番作为啊。”

    崔焕之离开的时候,楚弦送到外面。

    “楚弦,案子已经水落石出,我也要马上动身返回京州,你这一次名震天下,官位肯定会变动,要做好心理准备,京州那边,我能活动的,会帮你活动,总之,官场之事要慢慢来,切勿急躁,不过我相信,任何事情,你都能处理,这一点也是我最放心的。”

    崔焕之看着楚弦,说完,这才带着李严吉离去。

    楚弦站在街边,站了许久,这才转身返回。

    楚弦知道,崔焕之并非什么都没看出来,但就如同自己了解崔焕之,信任崔焕之,对方也了解自己,信任自己,所以到最后,依旧什么都没问。

    所以楚弦很感动,如果时机成熟,楚弦决定,会将这次事情一五一十道出,只讲给崔焕之听。

    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楚弦看到街角一个人影。

    “戚刀长,回去告诉我娘,我去见一位老友,叙叙旧就回来。”

    说完,楚弦朝着那个人影走去,而戚成祥没有多问,只是看了那人影一眼,带着忌惮之色,然后回到楚家宅院。

    夜色深,春江城一家极为偏僻的酒馆中,楚弦坐在方桌一侧,看着烛火中,坐在对面的人。

    光影闪烁下,是一张模样颇为娇媚的女人脸。

    如果崔焕之在这里,肯定可以认出来,这个女子,正是之前指证楚弦强占民女的那个女人证。

    不过此刻的她,哪里有之前那种在公堂上歇斯底里诬陷楚弦的模样,反而是有一种高深莫测,更透着一股冷意。

    “这酒陈酿,味道醇厚,如今月黑风高,你我共饮,夜深人醉,足以让人回味,只是不知道以后还会有这种机会么?”女子发问,不知道是在问楚弦,还是在问她自己。

    楚弦品了口酒,道:“你爹的案子,如无意外,很快就会平反,这是我造出的势,有文圣院做后盾,当年其他的文狱之案,有很多都会平反,这也不枉咱们谋划三年,况且这件事你参与谋划,若不是你帮忙,我一个人还真办不成这件事。”

    那边女子一笑:“我只是帮了小忙,真正主导的还是你,说实话,你能来帮我,我很高兴。”

    楚弦也笑了:“等到案子平反,你也能恢复官位,以后我有事,还得找你,哦,对了,王玲和朱觅他们你之后也得想法子,让他们重回洞烛司。”

    对面女子摇了摇头:“你我谋划的事情不可暴露,最保险的法子,是灭口,这样一来就不会再有人知道……”

    说到这里,女子看到楚弦瞪眼看着自己,当下是停顿不说,然后无奈道:“好嘛,不杀就不杀,王玲和朱觅是你一手训练出来的,他们是忠心耿耿,但忠心这东西,能保证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五年,但如果十年、二十年呢,人心是会变的,一旦他们说出去,你我还能逃得过那杨家的追杀?”

    楚弦点头:“人心不可测,这是事实,但十年,二十年,我有把握到时候抗衡杨家,就算事情败露,又有何惧?”

    这一番话,说的霸气,对面女子妙目生辉,盯着楚弦那是浓浓爱慕。

    沉默片刻,女子居然是开始伸出芊细手指,慢慢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这个过程,有些诡异,有些恐怖,尤其是在这昏暗的灯光下,但她的动作很慢,带着一种美感。

    终于,面皮揭下,露出了另外一个绝美的容颜。

    这一张脸,属于纪纹。

    她虽笑,神色却有一种没落:“我不懂,我纪纹哪里比不上那李家小姐,她爹是太医博士,医仙之尊,但有朝一日,我必然超越,这一点我自问能做到。而楚弦,你既要在官场上向上爬,坐上那一品大仙官的位置,我对你的帮助,远大于她,你为什么选她,不选我?”

    楚弦头大,但表面淡定:“我与你说过,这或许就是命运,前世我欠她,所以今生一定要还。”

    “那她如何不喜欢你呢?你又何必单相思?再说,你那命运之说,也未必靠谱,杨克人称天运加身,却还是在你我算计下吃了亏,虽然他只是被俘,没有死,但他想要返回圣朝,也是千难万难。”纪纹表情有些倔强,也有些,咄咄逼人。

    楚弦则是神色不变:“掌握杨克动态,不难,难的是掌握巫族的动态,引导杨克甚至是帮助他斩杀巫族玄境祭祀,实际上也未必能引出冥月一级的祭祀出来报仇,这只是你我的谋划,更何况,那位俘虏杨克的冥月大祭司,本就掌握克制命运之力,所以他是杨克的克星,这些,你我算不到,你不觉得,这就是命运使然?”

    纪纹不说话了。

    算计杨克,她出谋划策,从杨克的性格,行事方式,只要加以暗中引导,便可让他在战场上找机会杀死巫族玄境祭祀。

    这样一来,必然会引来巫族报复,尤其是,早就得知那玄境祭祀来头不小,其父是一个冥月级祭祀,这一场算计的把握就更大。

    但就如同楚弦所说,这里面也有太多的巧合和刻意,当真是命运?

    纪纹想不出辩驳之言,楚弦却是心中道歉,他总不能告诉纪纹,很多事情,是必然要发生的,只要洞悉未来,便有所谓预测未来之能。

    这一点,没人能和自己比。

    这就是一个重生者的优势所在。

    当然这些,即便是纪纹,楚弦也不能与她道明。

    接下来两人无言,杯中酒尽,纪纹起身:“我走了,楚大人两部传世之作已名震天下,想来升官加品那是指日可待,纪纹,先祝楚大人你节节高升了。”

    说完,负气离开。

    楚弦已经习惯,而且他又如何看不出,纪纹此举,演戏居多。

    又想到纪纹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段有身段,更是谋略无双,女中诸葛,自己为何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她收入囊中,养在外面,这不是多少男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更何况,如果自己说,她一定同意。

    只不过这念头也只是想想,真的要做,还是算了。

    楚弦起身,也是迈步离开。

    这酒馆有酒却无人,显然早就是被纪纹他们收购,平日里用作联络之地,不过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

    ……

    江山河志,是可以影响久远,哪怕数十年,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后,都可以被世人奉为经典,当成必读之物。

    相对来说,自省论带来的震动,更大,短时间内,整个圣朝都因为这一本书而陷入了一种讨论,或者说是一场争论当中。

    争论的焦点,就在于最近几年的几起文狱之案。

    实际上,因为评论先贤之事而陷入官司,入狱,甚至是身死的官员不在少数,有的的确是行为不检,侮辱先贤圣君,被问罪那也在情理之中,但有很多只不过是正常的评论,但也是被冠以‘不敬’的罪名,就像是纪文和便是如此。

    有人在这种事情上大做文章,通过打压别人,稳固自身,收获权力,但也有人早看不惯这种严苛的文狱之事,只是涉及方方面面,找不到切入点。

    而现在,楚弦的《自省论》,便是一个绝佳的切入点。

    如果没有之前的江山河志,光是一个自省论,怕是还不足以带动一种风气和各方势力来讨伐文狱之患。

    但有了江山河志的铺垫,有了楚弦的名气,借着楚弦如今的势头,各方势力,也是活动起来,其中,早就想要废除文狱之患的官员当下是抓住机会,各自上书,讨伐最近的文狱之灾,就说如果再那么下去,这世上的读书人,就都成了阿谀奉承之辈,又哪里会有说真话讲真言的人?到时候,文人说话写字都怕触犯忌讳,岂不是太过可悲,更是阻扰圣朝发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