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自己作死(又三更)

第二百三十八章 自己作死(又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像是一坨狗屎,闻上去臭,踩上去恶心,就是看一眼也不舒服,如果想要将这一坨狗屎除掉,也怕沾一手屎。

    简文德等人却是不怕别人目光,他们等待御史台的审议结果。

    一般来说,这种审议,一天时间肯定会出来结果,但是这一次,他们居然是等了两天,都没有结果传回来。

    这让简文德诧异的同时,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和以前,不一样啊。

    以前成不成,都会有消息回来,怎么这一次这么反常,御史台那边,居然是丁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又等了半天,简文德坐不住了,他要去找他的靠山,那位御史言官,去问问情况。

    半路上,简文德就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个不停。

    那种感觉,就像是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对于自己这种直觉,简文德是很相信的,曾经,他有好几次都是预感成真。只不过他无论怎么想,都觉得自己这一次做的是天衣无缝,怎么可能出问题?

    至于危险,那更不可能有。

    自己只是指出了《自省论》中的问题,就算最终结果是自省论没有问题,那自己也不会担什么责任。

    应该是这样。

    简文德没有找到自己的靠山,询问,才知道自己的靠山也去参加御史台关于《自省论》的审议,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

    简文德心中的不安更盛,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去,好好捋一捋这件事情,是不是什么地方,自己没有想到,疏忽了?

    结果半路上,他就看到了一个相熟的御史,对方身边还带着几名杀气腾腾的军卫,简文德一乐,急忙上前问候。

    结果那名御史看到简文德二话不说,直接命令身后的军卫:“将这罪官简文德抓起来。”

    几名军卫立刻是上前,将简文德围了起来。

    简文德脸上的笑容僵硬住,傻眼了,等到被军卫按住,他才急忙惊醒一般,大喊道:“薛大人,这,这是做什么?为何抓我,我犯了什么法?”

    那位薛御史一脸厌恶,冷声道:“你犯了什么法,自己心里清楚,本官只是奉命抓人,你有什么话,去御史台说吧,来人,撤了他的官符,上封法枷锁。”

    当下简文德的官符被拿走,身上被上了枷锁。

    这都是法器,可以封住官员的官力,上了枷锁之后,官员就连普通人都不如,那是任人拿捏。

    简文德此刻还有些不服,脖子挺的老直,仰着头喊道:“我简文德问心无愧,我何罪之有?就算是去了御史台,我也这么说。”

    薛御史懒得与他说话,对于简文德这一类言官,他早就看不惯了,成天就是思谋着害人,阿谀奉承,溜须拍马,想着法子向上爬,别的官员只要说错一句话,写错一个字,都有可能成为这种人攻击的把柄。

    这里面甚至涉及到政敌之间的攻击,像简文德这一类无能之人,居然就成了一些官员对付政敌的刀。

    就是因为有这些人存在,圣朝的官场有时候才会乌烟瘴气。

    只要心存正气,都不会喜欢简文德这种人。

    而这一次,薛御史知道,简文德是要倒大霉了,不光是简文德,这一次倒霉的言官怕是得有数十名。

    即便是薛御史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只知道第一点,简文德攻击《自省论》中所谓杜撰太宗圣祖言论的抨击,根本不成立,因为已经有文圣院的文圣找出了这一句话的出处,那的确是太宗圣祖所说过的话,只不过记载下来的典籍很少,因为很罕见,所以简文德他们没有找到出处也属正常。

    这是第一点,至少说明,《自省论》没问题,简文德他们失算了。

    而第二点就有趣了,在确定自省论没问题后,本以为这件事就此作罢,却没想到,有其他御史当场发难,开始列举另外几个御史,包括简文德这一类言官的罪状。

    这就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样,那几个主张抨击《自省论》的御史都懵了。

    显然,早有人对他们不满意,只是借着《自省论》这一场风波出手罢了,最为讽刺的是,简文德等人的罪名,居然和他们状告楚弦的罪名是一样的。

    那就是杜撰太宗圣言,同时,破坏太宗等诸多先圣的形象。

    有人列举出简文德等人这些年的言论著作,无一不是溜须拍马,无一不是阿谀奉承,更是将太宗圣祖列为‘十全仙圣’。

    意思,就是没有缺点,全知全能的仙圣。

    可这,偏偏和《自省论》中的论点背道相驰,就连太宗圣祖自己都说自己是有缺点的,不是任何决定都正确,所以才会自省,总结和改正,如此一来,简文德等人的言论就站不住脚了。

    如果只是阿谀奉承倒也罢了。

    但偏偏,这些年简文德他们借助这言论,陷害了很多官员,不少官员更是因此丧命。

    这都是罪状。

    而且早就有御史开始查简文德等人的罪行,这不是一日之功,《自省论》,只是一个诱因,既将简文德等人引了出来,又像是给了那些心有正气,要查办简文德等人的官员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也是简文德等人这些年太过膨胀,自己作死,很多事情,看似没有把柄,屁股擦的很干净,但如果深究,还是能挖掘出问题。

    而且一旦被破开一个口子,那后面的问题会喷涌而出。

    到了御史台,简文德在诸多罪状下,脖子也不敢挺了,整个人虚脱一般,瘫软在那里,他知道自己完了。

    只是他不明白,那个楚弦,又如何知道太宗圣祖那几乎少为人知的言论,而且还写入了《自省论》。

    是故意为之吗?

    这个想法,不光是简文德在想,其他人也在想,甚至有的官员沉思,大胆的猜测,这楚弦怕是早就在《自省论》里挖了坑,就是等着简文德这种人往里钻。

    只是,楚弦为何要这么做?

    难道他一早就看出,简文德他们会对自省论动手?

    这一场风波立刻是传遍了官场,自然,也就传到了洞烛司,而洞烛司里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冯冲听到,愣了愣,然后说了一句,这才是他认识的楚弦。

    命堂的莫乾听到,哈哈大笑,说这棋,下得好,下得妙!

    晏子季当时正在喝茶,听到这消息之后,他茶水洒在身上都没有察觉。

    “他真的做到的!”

    晏子季喃喃自语,他所说的,实际上是三年前,纪纹之父纪文和的文狱之案,别人不知道楚弦做了什么,他知道,别人不知道楚弦在《自省论》中挖坑是为什么,他同样知道。

    就是为了造势。

    既然太宗圣祖自己都说自己有缺点,那么当年纪文和等人评论太宗过失,又何罪之有?

    更何况,纪文和做了那么多年的编撰官,品性不差,也有人愿意为他说话,之前不敢,但现在,楚弦的《自省论》,等于是给了这些人一个强有力的支撑和靠山,那可是文圣院认可的传世之作,谁敢质疑?

    尤其是这一次,简文德等一干言官自己作死,被问罪,革官入狱,等于是给了天下人一个信号。

    以前的文狱案,该是重新审视一番的时候了。

    当然,不是说所有相关的案子都是冤枉的,都是有问题的,但肯定是有,纪文和的案子,就是其中之一。

    如此一来,在有心人的推动下,纪文和等人当年的案子终于是平反,证明他们无错,这罪责,不用问,还是简文德他们要背。显然,他们是落水狗,看不惯他们的人,都不会放过这些人,甚至简文德他们昔日的朋友,都会在这种时候与其撇清关系,然后再狠狠踩上一脚。

    楚弦得到的消息是,纪文和官复原职,自然,之前连带入罪的纪纹,也是恢复官身,洞烛司的都统大人亲自发话,将纪纹重新召入洞烛司,至于担任什么官职,楚弦就不知道了。

    事情,终究是做成了。

    倘若是在三年前,楚弦说要为纪文和他们翻案,要整治这一股歪风邪气,那必然是没人相信,说出来,除了给自己找麻烦之外,没有别的好处。

    但是经过三年的磨砺,三年的筹划,三年的算计,这一件事,楚弦居然就做成了。

    “至少,是还了纪纹的人情。”

    楚弦这时候喃喃自语。

    这些对于楚弦来说,都只是次要的,真正重要的是,楚弦用三年时间做了足够的积累,有了两部传世之作,荣誉加身,以后就有了在仕途提升官位的资本和资格。

    圣朝考察官员,有一套特有的体系,实际上就和做生意是一个道理,有多少本钱,做多大的生意,楚弦这三年沉寂,为的是什么?说白了,为的就是积累本钱,好在一切顺利,楚弦如愿以偿,除此之外,更是将原本只有两色的九色道果种增加到了八色,距离圆满只差一色。

    一旦九色圆满,到时候自己修为足够,结出九色道果,到时候修为必然比没有九色道果的,要厉害的多。

    不过在此之前,楚弦还要低调行事,现在知道楚弦有九色道果种子的,除了洛妃之外,就是文圣院的六位文圣,人家文圣心胸豁达,已是道仙之体,自然瞧不上一个道果种子,但其他人,楚弦还得提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