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又是下马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周围扑上来的十几个山民,楚弦伸手将准备上前的洛勇拉了回来。

    “别着急,看看再说。”

    魏安庆那几个小吏此刻吓的叫喊一声,急忙是四散而逃,根本没有想要护卫的样子,扛着竹椅的两个人也是将竹椅一丢,急忙逃命。

    可怜宋晔正在打瞌睡,结果是摔了个天翻地覆,屁股像是要裂开一样,结果没等他爬起来,一个山民已经是冲到他面前,抬起手里的柴刀就劈了下去。

    楚弦没出手,因为宋晔虽然养尊处优,但毕竟也是宋元中的儿子,就算是被他爹逼迫,这小子从小也是练过武的,而且配合各种丹药,早就是后天武者。

    一个后天武者,即便是在这种时候,也有反击之力。

    果然,宋晔抬头看到那明晃晃的柴刀,吓的浑身汗毛直立,情急之下来了一招童子拜佛,用两个肉掌,将那柴刀死死夹住。

    宋晔气力也不小,那山民一时之间根本抽不出柴刀,但还是一脚踢出,将宋晔踢了一个跟头,随后,另外一个山民一叉子刺过去,那是招招要人命。

    这时候楚弦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这些山民,只对宋晔出手,反倒是自己三人这边,他们只是看了一眼,根本不来搭理,而相对来说魏安庆等人大呼小叫的逃命,就显得太做作了。

    楚弦当下眉头就皱了起来,显然这里面是有问题的,这时候洛勇小声道:“大人,再不出手,那宋公子怕是要凉!”

    楚弦一看,宋晔虽然本事不差,但他平日里练习太少,更何况是空手,此刻已经是快要招架不住,满头大汗,手忙脚乱。

    楚弦点头,但是道:“下手轻点,别杀人。”

    洛勇点头上场。

    只是几个回合,地上已经是躺了一片,因为楚弦不让他杀人,所以洛勇索性是不用铁棍,只用拳脚。

    而即便是洛勇的拳脚功夫,也不是十几个山民能抵挡的,那基本碰上了就躺地上,别说是这些山民,就是楚弦,对上洛勇那斗大的拳头都吃不消。

    宋晔此刻连滚带爬躲到楚弦身后,吓的声音都变了:“楚兄,他们,他们要杀我。”

    将宋晔推一边,楚弦走到一个山民近前,后者手臂脱臼,却是恶狠狠的盯着宋晔,楚弦好奇,就问:“你见过他?”

    指着宋晔。

    那山民骂道:“这姓范的狗官,我虽没见过,但却是认得他这个竹椅,只恨我们实力不够,杀不了这狗官,你们要杀要剐,随便,爷就是哼一声,都不算是好汉。”

    还挺横。

    楚弦笑道:“硬气是硬气,但就是没脑子。”

    “什么,你敢辱我,我杀了你。”那壮硕山民想要挣扎起来,但又被洛勇一脚踹翻。

    楚弦等对方缓过气来,然后道:“我没说错,你要杀的是性范的狗官,可我这位兄弟他不姓范,而且,他也不是狗官,你们连人都没弄对就跑来拦路杀人,说你们没脑子都算是轻的。”

    那山民一愣,当下是瞪着眼道:“怎么会,我们接到消息,说是那姓范的狗官要出来迎接外来的客人,只要埋伏在此,就可以……”

    楚弦听明白了。

    姓范的,那不用问肯定是云龙城府主书范承水,只不过作为本地人,莫非还认不出来?还会搞错?

    要么,就是宋晔和范承水实际上是本家兄弟,长的一样?

    楚弦看了一眼宋晔,后者一脸你看我做什么的表情。

    “干,我明白了,肯定是他娘的圈套,咱们是给那姓范的挡了枪了。”宋晔反应过来,当即骂道。

    楚弦再次将宋晔推开,然后让洛勇将地上的山民集中起来问话。

    这些人,皮青脸肿,要么胳膊脱臼,要么站不起来,索性就坐着,楚弦蹲着,问道:“你们是本地山民?”

    “不错!”一个山民挺着脖子道。

    “你们以为,坐在这竹椅上的,是云龙城府主书官范承水?”楚弦再问。

    “对,不过,好像是弄错了。”一个年纪稍大的山民说道。

    “你们和范大人有仇?”楚弦抛出第三个问题。

    当下,这些山民都是露出仇恨之色:“不共戴天的大仇,那范狗官该死啊。”

    “说说吧。”楚弦蹲着怪累,就盘膝坐在地上,也不嫌地上脏。

    这些山民没吭声,都是一脸疑惑的盯着楚弦,楚弦笑道:“你们连死都不怕,还怕与我说说话吗?”

    当下,一个山民咧嘴,露出沾满血的牙齿:“怕是不怕,咱们不哄人,不骗人,说的都是事实,那狗官欺压山民,成天让我们交税,还占我们的地,找他评理,连人都见不着就被抓进大牢,我大叔公就是活生生饿死在那大牢当中的啊。”

    说道最后,咬牙切齿。

    这下,仿佛打开了话匣子,其余几个山民也都是纷纷讲述,这些就是宋晔听到,也是气的咬牙切齿,大骂狗官。

    “我以为,我就够混账的了,没想到这南疆居然还有那般狗官,所作所为,简直不能称作为人,畜生不如啊。”宋晔这时候也开骂了。

    楚弦倒还好,认真听,然后道:“既如此,你么为何不去州府告状?”

    那山民当下冷笑:“告状?我们就是信了官府的那套说词,这才上了大当,吃了大亏,更何况那姓范的勾结乌夜族的人,半路截杀我们,现在就是想要离开云龙山界,我们都做不到。”

    楚弦想到了什么,便问:“你们是素兰族?”

    山民点头:“明知故问。”

    楚弦不在意他们的态度,他来之前就知道,云龙山界局势复杂,更有两大原住民部族,一个是乌夜,一个便是素兰。

    据说这两大部族不合,时有冲突和矛盾,但作为官府,就应该调和两族矛盾,又如何能联合一族,打压另外一族?

    这件事,不地道。

    更何况这一次范承水派人来接自己上任,名义上是带路,实际上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天大的坑。

    这些素兰族的山民埋伏在此,肯定是被范承水给算计了,这样一来就存在几种可能,一种是这些山民杀了自己,这样一来,范承水得了利益和好处,既没人去和他争权夺利,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因为袭官的是素兰族的人,与他范承水又有什么关系?

    另外一种可能,自己没死,那么死的肯定是这些素兰族人,到时候等于是刚来,就和素兰族结下了大仇,如果之后那范承水再用一些阴谋诡计,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如果刺杀不成功,也能引起自己和素兰族之间的矛盾,只能说,那范承水是满肚子坏水,太奸诈了。

    楚弦就纳闷了,怎么这帮子坏心眼的玩意儿就混进官场了,是他们本就坏,还是官场这个大染缸改变了原本纯洁单纯的他们?

    这个,楚弦不知道。

    所以清者自清,还是要保持初心,守得住心境,不做那随波逐流的无能之辈。

    楚弦在思考,然后又问了这几个素兰族人一些问题,也算是进一步摸清楚云龙城那边的情况。

    在听到云龙城的范承水居然还有上千人的兵卒后,楚弦是大吃一惊。

    “他一个主书官,怎么可能有兵权?”旁边的宋晔也是忍不住插嘴。

    楚弦摇头:“若是私兵,那便另当别论,宋公子,这云龙城你还敢去吗?”

    宋晔还真有些犹豫,他刚才听的清楚,这云龙城简直就是龙潭虎穴,这愣头青一样闯进去,指不定哪天就被人玩死了。

    但看到楚弦的样子,宋晔突然想起来,眼前这位,貌似比你范承水还要阴险狡诈,有楚弦在,还怕什么范承水。

    这可是立功的机会。

    宋晔当下是一脸正色:“咱们为官,不就是荡天下不平事,云龙城乌烟瘴气,我得去为百姓做主,这才不枉为官一场。”

    “说得好啊。”楚弦很欣慰,然后拍着宋晔肩膀道:“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能不能还云龙城一片青天,就靠你了。”

    宋晔点头,但总有种被人卖掉还帮人数钱的感觉。

    接下来,楚弦吩咐了洛妃几句,洛妃点头,盘膝坐下施法,楚弦交待她,催动毒虫,如果发现之前魏安庆那些小吏还在周围,就用毒虫将他们赶走。

    这些眼线,楚弦是不能让他们留在自己身边的,当然,杀人倒还不至于,赶走就得了。

    楚弦医术不差,素兰族这几个山民很快就被楚弦正骨的正骨,上药的上药,基本没大碍了,扶起来走路那都是不成问题的。

    楚弦看他们无碍,也是松了口气,而这些山民也不是傻子,他们估摸,刚才他们要袭击的应该不是范承水。

    “你们找错人了,他并不是范承水,不过你们也没见过那范承水的样子,只是道听途说,所以我不怪你们。”楚弦这时候又问:“知道,我是谁么?”

    十几个素兰族山民一起摇头。

    “算了,你们知不知道没什么关系,我问你们,你们想报仇么?”楚弦问,山民答:“当然,做梦都想。”

    “好,那这件事,你们得听我的,这里是五十两银子,你们拿着,我让我徒弟送你们下山,离开云龙山地界,就去春江城,我给你们一封信,你们去找教场刀尉戚成祥,将信给他,剩下的,你们听他的安排就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