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阴险的三板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人影,整个都在黑暗当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样子,或许,那就是一个影子。

    可以活动的影子。

    “影子啊,你来啦。”范承水看到那影子,丝毫不怕,开口说了一句,眼中甚至有一丝别样的感情。

    影子发出了一个低沉的女音:“那楚弦不简单,两篇传世之作,文圣亲封文人典范,我怕你斗不过他,倒不如,我直接出手,将其斩杀。”

    范承水连忙摇头:“还不是时候,杀一个楚弦容易,但这时候因为杀他而引来圣朝高手探查,那就麻烦了,化龙宗遗迹,还没有确定位置吗?咱们花费那么多年时间,耗费诸多人力物力,为何还是找不到?还是说,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

    影子道:“化龙宗四堂中的传承,你得了西堂传承,那可是实打实的好处,如此,你还怀疑吗?”

    范承水哈哈道:“说得对,说得对,实际上,只要是你说的,我都行,你说要找华龙宗遗迹,我全力以赴,甚至不惜触犯圣朝的官律,只为博你一笑,说起来,这么长时间了,你都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吗?至少,让我看看……”

    “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好好想法子对付那个楚弦,此人的名头现在极大,外面的传言也有很多,宋元中将他派来,没安好心,说不定会坏事,别到时候因为一个人,功亏一篑。”说完,影子的身形已经是消失在黑暗当中。

    范承水知道,影子走了。

    这符合影子一贯以来的习惯,神秘莫测,甚至就连范承水都不知道这影子的样子,但他肯定,这是一个女子,而且肯定是一个极为迷人的女子。

    范承水这时候自己笑了起来:“影子啊,你怎么就不懂我对的心呢,还是说,你故意装作没看到,好,你这么看重的那个楚弦,我却不以为然,一个写书的,又能厉害到哪儿去?我杀他如屠狗,更何况,我杀人,何须自己动手?”

    ……

    推窗见云雾,胜似紫霄台,侧听步履声,疑是仙人来。

    楚弦觉得这云龙城,当真是一个风水宝地,光是在这里修炼,就要比别处顺畅很多。

    因为早已经达到纳气辟谷的阶段,所以楚弦根本无需进食,稍喝一些水便可,这便是修士的神妙之处。

    倘若圣朝子民人人都能修炼到纳气辟谷的阶段,便当真是无需担忧饭碗,只可惜,真正能到辟谷阶段的术修并不多。

    这是楚弦作为云龙城府令正式上任的第一天。

    等到楚弦带着洛勇和宋晔到了城府,这里的官员早已经是恭候多时,范承水显然也早就来了,依旧是那一身官服,站在众官之前。

    看得出,云龙城所有的官员都是站在他身后,恭恭敬敬,虽说是在迎接楚弦,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只听范承水的。

    这一点楚弦早有预料。

    范承水不简单,而且在云龙城经营多年,这城府里大大小小的官吏,应该都是他的人,只不过楚弦会怕这个?

    城府关键的官职只有那么几个,只要找机会换成自己的人,便可以逐步瓦解范承水的势力,当然,这里面有困难的地方,就例如,楚弦只带着洛勇和宋晔,就算将两人都安排成官员,也不可能掌控城府。

    还是要扶持当地的官员,但谁能拉拢,谁是范承水的死忠,这个楚弦还不知道。

    前世也没有云龙城相关的记忆。

    更何况,无论是洛勇还是宋晔,一开始都不可能委任太高的官职,只能是从九品官员开始做起。

    所以在这城府里,自己应该是孤立无援,至少是应该令难行,也没人听自己的。

    仔细想想,这府令做的的确是窝囊,怪不得之前有几任府令是自己请辞,稍微有些自尊的都没法子再这种情况下继续做下去。

    这话,宋晔昨晚也说过,而楚弦的回答是,这就像是博弈,先试探对方,然后再排兵布阵。

    城府的议政大厅内,楚弦看着下面数十名大大小小的官员,然后直接将腰间的官符取下,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楚弦已经是从六品,所以他的官符已经从一开始的鱼符,换成了龟符。

    鱼符是七品到九品官所用的,龟符,则是四品到六品官员所用,如果是鹤符,那就是一品到三品。

    看着楚弦的官符,众官不解,范承水也是嘴角含笑,用一种漠然的表情看着楚弦,也不吭声,似乎是再等楚弦接下来如何表演。

    楚弦倒也干脆,直接就问:“自我介绍就免了,我是谁,诸位心里都有数,你们是谁,我迟早也会知道,我猜一下,你们当中肯定有不少人在想,我楚弦会在云龙城坚持多久,又是什么时候,会灰溜溜的离开?”

    众人还没见过这种略带匪气的开场白,不是说这楚弦是文人表率,更是有两本传世著作,怎么如此的粗俗?

    虽说话是如此,但这当面说出来,就有些不合适了。

    不少人心里已经是在冷笑,心道什么文人表率,都是吹出来的,这楚弦如此幼稚,如此冲动,那是十有八九斗不过范大人的。

    楚弦环视一周,将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入眼底。

    没人说话,包括范承水,楚弦等了片刻,倒也料到这种情况,他也不尴尬,而是继续道:“无论我楚弦在这云龙城待多久,又是否是灰溜溜的离开,这些都是后话,我只要求诸位记住一件事,哪怕我楚弦只是在云龙城待一天,那也是府令,是你们的上官,我说的话,发布的政令,你们就必须执行,若有懈怠,别怪本官公事公办。”

    一听这话,这种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开场白,众官心中虽然不屑,但也是有些忐忑。

    以往来的府令,哪个不是亲切和蔼,至少面上那是彬彬有礼,这位楚弦可好,还文人表率呢,怎么一来就这么强势这么杠?而且他说这话,好像就是为了以后动刀子的时候方便,赤裸裸是在警告啊。

    有人心里已经七上八下,但大多数人依旧是认为这是楚弦这新官的虚张声势,府令又怎样,表面上听你的,背地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么多人,你一个人管得过来么。

    所以,依旧是不以为然。

    楚弦只是笑,他猜都能猜得出下面人的想法。

    这时候楚弦冲着范承水道:“范主书,你觉得呢?”

    点名询问,范承水则是笑道:“府令大人所言极是,诸位,你们可都清楚了?”

    和之前楚弦说话时的无人回应不同,这一次范承水说话,下面几乎是异口同声道:“清楚了。”

    范承水一脸傲色,道:“这下府令大人满意了?”

    楚弦深吸口气,心中却是暗叹,这云龙城已经是被范承水经营的滴水不漏,整个城府,上上下下,每一个官吏,都是对方的人。

    自己就算是想要提拔一些反对范承水的人,怕是一时半会儿都找不到。

    这时候范承水道:“有件急事,需得向府令大人请示。”

    来了!

    楚弦知道,昨天从对方派人接引自己开始,就已经不断的在给自己挖坑设套,引诱素兰族山民攻击自己,这是第一板斧,进城时铺张浪费引民怨,这是第二板斧,今天,怕是三板斧也要来了。

    “既是急事,那范主书就说吧。”楚弦打算以不变应万变,先看看范承水用什么手段。

    范承水这时候命人送上一份卷宗,交给楚弦,同时道:“云龙城下属县地一共有二十七处,分布云龙山界各地,有的更是在深山当中,道路不便,都是原住山民,疏于教化,经常不服管教,很难管啊,平日里不尊律法倒也罢了,但没想到,其中一个县地,临水县,最近有刁民作乱,就在前日,居然是与县府发生冲突,一群刁明更是发了疯,杀了临水县令,这可是大案,按照惯例,府令大人是要带兵亲自去临水县平乱,千万不可让这乱势做大,到时候若是一发不可收拾,府令大人可就不好对州府交待了。”

    即便是楚弦,听到这消息也是有些头皮发麻。

    居然有县令被当地山民杀死,这可是天大的事情,作为府令,那的确是要第一时间带兵前往平乱。

    这是造反啊。

    其他地方遇到这种问题,那根本不问对错,直接带兵杀过去,行凶的凶徒那是要当场击毙斩杀,其余参与的人,也要问罪,而且任何胆敢反抗的,就地格杀。

    但事情会这么简单?只是一个单纯的山民造反?

    肯定不是。

    楚弦已经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虽然没有证据,但这绝对是一个大坑,而且极有可能便是这位范主书的杰作。

    这件事自己肯定是要去处置,如此一来,刚上任,还没有来得及摸清楚云龙城的情况就被支开,而且那临水县,若无意外也是属于素兰族,自己去平乱,等于是加深和当地部族之间的矛盾,而且无论这件事处置的如何,自己这府令都得受到责罚。

    毕竟,在你管辖之地出了造反这种大事,无论如何都是治地不利。

    而如果叫冤,说我刚上任就发生这种事,明显不应该背这黑锅,这也不行,既是府令,该担的责任便不能推。

    哪怕是与你无关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