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尊号令者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甚至猜测,这件事根本就是有人在暗中操纵,不用问,最有可能的就是范承水。

    此刻楚弦看向范承水的眼神也是不善了。

    玩弄阴谋诡计可以,但如果用这种法子来搞事情,已经是触动了楚弦的底线。

    范承水居然是毫不畏惧,和楚弦对视,那眼神就像是在告诉楚弦,这件事就是我做的,你又能奈我何?

    楚弦双目如电,霸气侧漏,而范承水冷笑,居然是丁点不退。

    这一下,现场的气氛就不对了,下面的官员一个个吓的是不敢吭声,实在是此刻楚弦的气势太强。

    那种碾压式的官势,他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片刻之后,就是范承水额头上都见了汗。

    他回避了楚弦的目光,但嘴角的笑容却是一直没退。

    楚弦将官势收了回来,现在他没法子动范承水,没理由,没证据,而且时机也不对,这一点范承水也清楚,所以对方是有恃无恐。

    可临水县的情况是当务之急,必须要去处置,楚弦只能是立刻带兵前往平乱。

    云龙城这边的兵卒不是圣朝赤金军,而是南疆特有的藤甲军,带兵的军尉不用问,肯定也是范承水的人,这等于是身边无时无刻都有对方的眼线。

    楚弦带着洛勇,但却是将宋晔留在云龙城。

    本来宋晔也是想跟着楚弦去了,毕竟他一个人留在云龙城,危险性太大,他也害怕,但楚弦告诉宋晔,他这一次出去,很可能被人暗算,宋晔一想,也就没有‘强求’。

    楚弦不担心宋晔,如果说一开始范承水不知道宋晔跟来那是有可能,但现在,范承水绝对知道宋晔是谁。

    所以范承水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宋晔下手,除非他是自己找死,若是宋晔在这里出了事,宋元中怕是立刻就会杀来。

    退一步说,就算是范承水不知道宋晔是谁,也不会对一个小小的随从下手。

    范承水这次用这歹毒之计调自己离开,不外乎就是那几种可能,派人半路暗杀,然后甩锅给当地山民,这是最容易也是最直接的。

    不过楚弦倒是希望如此,这样,也有可能抓住范承水的把柄。

    就看这个范承水有没有这个胆子,敢不敢这么做了。当然,为了引起范承水的杀机,楚弦之前才会当众对范承水发难,以官势强压对方。

    范承水这人,虽然表现的胸有成竹,一脸笑容,但楚弦知道这种人自尊心极强,被自己当众以官势碾压,他范承水能不生气?不动怒?估摸,对方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

    这样最好。

    楚弦要的就是范承水动怒,要的就是对方动杀机,只要对方动手,自己才能反击,不然和个缩头乌龟一样,还真无处下手。

    楚弦带着五百藤甲军,当天就出发,前往临水县。

    山路崎岖,不过楚弦命随军文官加持疾风之术,五百多人也是行动极快,这就是术法的好处。

    走了一天一夜,这才到临水县地界。

    临水县城依山而建,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寨子,县城中屋舍墙壁用砖石的极少,基本都是各种灌木搭建起来的,极具当地的风俗特色。

    只不过此刻,县丞的木墙上,满是当地山民,一个个拿着长矛弓箭,更是将县城大门紧闭,看样子,县城已经是被这些山民占据。

    楚弦头大。

    这已经是造反无疑,这些山民人数不少,但楚弦知道,他们根本抵不过自己带来的五百藤甲军,这边可是有官术加持,甲胄更坚固,兵器更锋利,到时候真打起来,对面必然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这不是楚弦想看到的,尤其是在知道这是范承水奸计的情况下。

    楚弦知道,这群山民突然攻入县城,甚至杀死县令,估摸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理当先搞清楚状况。

    但就在这时候,楚弦注意到身后藤甲军开始集结,换上弓弩,居然是打算进攻。

    楚弦眉头一皱:“叫带兵军尉过来,谁让他下命令进攻的?”

    只是军尉没过来,藤甲军已经马上要冲锋,准备反攻县城。

    “不尊号令,这是故意如此。”楚弦立刻意识到,这一但进攻,怕是情况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到时候怕是自己无论怎么说,对方都不可能和解了。

    这就是范承水的毒计。

    “我以府令之名下令,所有军卒暂停进攻,后撤百步。”楚弦此刻施展术法,开口喊道,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五百藤甲军,根本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向前。

    他们是故意的。

    楚弦面带杀气,眼看大战一触即发,楚弦知道他根本没时间犹豫不决。

    当下是冲着洛勇道:“将军尉给我抓来,立刻。”

    洛勇二话不说,立刻是冲着后面冲去,沿路的藤甲军若是敢拦路,洛勇一棍子扫过去,直接能清开一片。

    那军尉明显是在故意躲着,想要拖延时间,然后生米煮成熟饭,楚弦自然知道,洛勇现在去抓对方,怕是有些来不及了。

    前面的藤甲军已经开始射出箭矢,县城上的山民也是搭弓反击。

    楚弦这时候出窍,施展术法,便见一支铁箭突然飞起,然后如同闪电一般,将躲在后面人群里的那个军尉一箭穿心。

    哪怕对方穿着厚重的藤甲,但依旧是被这一箭刺穿,这军尉一脸不敢置信,想说什么,却是直接喷出一口血来,什么话都说不出。

    这边军尉一死,五百藤甲军立刻是有些骚动,进攻的步伐也是停了下来。

    洛勇这时候推开兵卒走到近前,然后一把抓起死尸,高喊:“大人,这小子死了!”

    楚弦当然知道。

    因为射死这军尉的铁箭,就是他操控过去的,分身御金诀已经被楚弦修炼到大成境界,操控一根铁箭还不是轻而易举。

    这时候楚弦再喊:“我以府令之名下令,所有军卒暂停进攻,后撤百步,不尊者,杀!”

    此刻,声音盖过了一切,不光是五百藤甲军听的清楚,就是县城上的山民也都听到了。

    这一下,群龙无首,藤甲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犹豫不决,楚弦此刻怒火滔天,这范承水当真该杀,自己堂堂府令,居然命令不动这些军卒,其他的官员,那就更不用说了。

    当下楚弦拔出佩剑一甩而出,飞剑术,瞬息之间,飞剑斩过,前面五六个冲在最前的军卒脑袋直接被斩落,献血喷溅。

    那滚落的脑袋仿佛重鼓,震的所有人都是面色大变,这一下,洛勇怒吼一声:“还不退!”

    众多藤甲军这才如梦方醒,急忙后撤。

    战场上,不尊号令者,可以直接斩杀,所以楚弦这一点没人敢挑毛病。

    楚弦环目一扫,飞剑再起,几道寒光过后,隐藏在藤甲军中的几个人立刻被斩于剑下,这些人,楚弦一路上早就暗中观察过,他们和那军尉一样,都是伍长,百夫长的角色,就是这些人操控兵卒,将他们杀了,一了百了。

    该动手的时候,楚弦是绝对不会手软,飞剑所过之处,人头落地,这般手段,的确是将藤甲军都吓住了。

    现在楚弦再发令,便没人敢不听了。

    县城那边的山民看的也是目瞪口呆,他们知道有高手来了,当中有一个老者走上木墙,开口喊道:“那边的官老爷,可是来讨伐我等的?”

    楚弦以雷霆手段解决了内患,却是从马上跳起,操控身上护手心甲,这些都是金属,楚弦操控,便如同天人降临,居然是直接飞过百丈距离,在众人目瞪口呆下落在县城木墙之上,和那说话的山民老者面对面。

    那老者也是急忙阻止周围山民攻击,当下是面带忌惮的看着楚弦。

    “这位官老爷,术法精湛,的确是厉害,这是要兴师问罪,要杀我们吗?”老者表露出无畏之色,楚弦摇头:“临水县的韩县令,可是你们杀的?”

    老者点头:“不错,那姓韩的该杀。”

    楚弦摇头:“他该不该死,是我说了算。”

    老者一惊,上下打量楚弦,尤其是看到楚弦腰间的龟形官符,当下是露出惊色,道:“刚才你自称府令,莫非,是云龙城府之主?”

    楚弦点头:“不错。”

    老者叹了口气:“既然是府令大人亲至,那打算如何处置我等?”

    楚弦看到县城当中,有很多死尸,有山民的,也有县府衙役兵卒的,甚至还有官员的尸体,还有一个死尸被分尸,人头挂在一个木梁上,估摸就是韩县令的脑袋,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压的住,便道:“无论是什么原因,攻击县城,杀官员,按照圣朝律法,那都是以造反论处,也就是,杀无赦!”

    此刻老者身后几个身材壮硕的山民立刻是骂道:“那姓韩的狗官该死,造反就造反,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看看咱们有没有怕的。”

    老者这时候立刻喝斥:“你们胡说什么,都退下去。”

    “叔公,他们欺压咱们,怕他们作甚,人杀都杀了,了不得和他们拼命。”几个年轻人还不服气。

    老者上去就是几巴掌,将几个年轻山民打了回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