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斗智斗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木族公离开了,木获则是留下等候吩咐,楚弦让洛勇去取了一套最大号的甲胄衣衫给木获换上,又将对方头发剃光,戴上铁盔,如此一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高大的军卫,绝对看不出是一个本地山民。

    “木获,你这名字也得该一下,至少对外,不能让范承水那边的人知道你是本地山民,我给你取个名字,楚三,以后你就叫这个。”楚弦语气中带着一种强硬,显然无论木获同意不同意都得如此。

    木获没意见,现在他叫楚三了。

    带着洛勇和楚三回到临水县,楚弦路上都在想事情。

    范承水这次让自己来处置临水县的事情,就是为了逼迫自己与素兰族对立,估摸现在自己‘就地格杀’素兰族的叛逆之众这件事已经是传回了云龙城范承水的耳朵里。

    楚弦故意放了这么一个烟雾弹,也是为了要看看范承水究竟要做什么。

    从自己刚来上任的时候,范承水就在想法子让自己和素兰族结仇起冲突,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素兰族。

    范承水不是简单角色,此人极为狡诈,做事都有明确的目的性,不会无缘无故挑起素兰族与自己的仇怨。

    容易想到的,就是给自己增添阻碍,让自己这府令难以施政。

    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吗?

    楚弦觉得一定有,只是暂时还不知道,而第一次遇到山民袭击,再加上这一次,楚弦都是将计就计,就是要故意引范承水亮出底牌,看看对方究竟打什么主意,玩什么把戏。

    临水县的官员这一次死了不少,楚弦作为府令,自然是要先坐镇此地,先稳定局势,此外,楚弦决定尽早决定临水县新的县令和其他官员。

    不过这一点,估摸那范承水会横插一杠,所以要尽快。

    手头没有现成的官员,不是没有,临水县剩余的官员也有,但楚弦不知道这些人的底细,而且想来也是范承水那一伙的。

    这样一来,新的县令是绝对不能从这些人里选的,楚弦得另寻他径。

    好在楚弦早有打算。

    他找来当地官员,将全县户籍取来翻阅,当中有榜生资格的,单独罗列出来,这么一看,这临水县里的榜生还是有不少,而且一部分是原地山民。

    楚弦有神海书库,翻阅资料速度极快,很快楚弦就找到了他中意的人选。

    临水县学堂先生,木乘风,素兰族人,早年曾在春江城求学,甚至在文院中做过小吏,只是因为出身问题,一直没有得到重用,后来返回临水县,在学堂教书育人。

    是榜生,做过圣朝公职,资历也够,虽说如果直接提拔到八品属于越级提拔,得上报州府,但楚弦不怕宋元中不答应。

    这人是自己选的,宋元中就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也会同意。

    最重要的是,此人是素兰族人,而临水县周边本就是以素兰族人居多,用外人之人管理本地人,本身就不合适,更不用说如果施以暴政,那不激起民愤反倒是不正常了。

    县令有了人选,剩下的就是其他的官员,例如主簿,例如典史,楚弦索性是一步到位,全部选择新人,而且都是本地人。

    不光如此,之前幸存下来的官员,楚弦将他们都叫到一起,然后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府令大人大发雷霆,这些人自然是吓个够呛,楚弦最后是将这些人的官位全部免除,打回城府重新安排。

    如此一来,将计就计,楚弦是要彻底拿下临水县,将范承水的势力直接扫地出门。

    对于一个府令来说,只是一个县地,实在是不算什么,更是不值一提,但楚弦这么做,意义要大于实际的价值。

    楚弦是要借着这件事放出信号,告诉云龙城所有的官员,自己才是府令,范承水也并非是无敌的,自己刚上任几天?这就硬生生的撕开了一个口子,就是要让他们害怕,忐忑,搞他们心态,动摇范承水的根基。

    只要能撬动哪怕是一丝,楚弦都算是胜利。

    不过范承水那边的动作也是极快,不光是立刻就派来了新的县府官员,而且,素兰族敌视楚弦,发誓要报复的传言也是很快就四处乱传。

    对于拿着所谓州府调令的新官员,楚弦的回应是,让他们哪来回哪去,这种任命,楚弦不会承认,哪怕是撕破脸,楚弦也不会同意。

    说起来那范承水胆子真够大,这种官员任命,居然敢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以城府的名义下发,说的不好听一点,那就是越权。

    但楚弦知道,若是自己以这一点对付范承水,对方绝对可以用派来的官员实际上就是来‘请示’自己的理由来糊弄过去。

    而既然是来‘请示’自己这府令的意见,那么楚弦的答复就是让他们滚回去。

    还有那些突然冒出来的传言,绝对是无中生有。

    实际情况楚弦比谁都清楚,有木族公在,素兰族又怎么可能说要找自己复仇?不用问,这肯定是范承水那边故意放出的风,为的是什么?

    吹风,造势?

    有这种可能。

    如果没有这些传言,楚弦还有些难以猜测范承水的打算,但有了这个传言,楚弦已经是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范承水,不光是要对付自己,而且,还要对付素兰族。

    最简单的方法,自己‘杀’了素兰族那么多族人,结了仇,素兰族找人暗杀自己,那是顺理成章,对不对?

    如果自己被杀了,那必然会引起州府大怒,毕竟自己是圣朝从六品府令,官,被刁民暗杀,这必然是要引来报复,添油加醋,甚至可能会导致素兰族灭族。

    这是一石二鸟,以范承水的性子,最喜欢这种事情,可问题是,范承水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只是为了和自己争权夺利?

    那想法子赶走自己就行,杀人,尤其是杀官,这风险太大,稍不留神,就可能将范承水他自己给搭进去。

    只是为了灭掉素兰族?

    那更不合理,范承水和素兰族又有什么仇怨?就算是有,也应该是个别人,犯不着处心积虑灭人家全族。

    所以,这怎么看都有些不合理,至少如果是楚弦自己,不会选择这种法子来对付自己的‘政敌’,更不会用这种法子,对付一个当地部族。

    但偏偏,范承水现在就是在这么做,所以楚弦知道,肯定是有自己不了解的理由,这个理由,才是范承水干这些事情的真正目的。

    临水县的官员,从上到下,都是楚弦选定的,也就是说,临水县,现在是‘姓楚’。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搞定这边的事情,楚弦就要立刻返回云龙城,因为,城府那边才是关键,楚弦必须要一点一点的瓦解,换上自己的人。

    最好的法子,就是找借口,找理由,合理利用规矩来换人。

    只是显然范承水也早就料到了楚弦可能的动作,所以这一次回去,楚弦发现,城府上下的官员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变化,至少表面上,很难挑出这些人的毛病和把柄。

    如此,没有正当的理由,就没法子撤换官员。

    但这种事当然难不住楚弦,无中生有,指鹿为马的事情,楚弦也不介意做做,可问题是,这城府情况和临水县不一样,县里的官员就那么几个,而且级别绝对不会超过八品,所以楚弦用新人,哪怕是破格提拔,也没法子替换那些关键位置。

    还是手里没有自己的班底,没人啊。

    就算是找一些新人榜生,最多上到九品,底层的官员,如何把控城府?

    最后,楚弦想到的应对之法便是挖墙脚。

    范承水毕竟只是一个个体,他一个人,掌控云龙城包括下面二十多个县地,靠的还是众多的下属官员。

    而这些官员里,肯定是有一些重要的人物,就例如城府的典史,又例如城府执笔,这些都是范承水的左膀右臂,随便卸下一个,都足以撼动范承水的势力。

    只是这墙脚能不能撬开,的确是不好说,这些人从上到下,都是范承水一手提拔上来的,要让他们背叛范承水,一来未必可行,二来成本也绝对不会小。

    不过楚弦的优势是,他光脚不怕穿鞋的,哪怕只是让范承水心中起疑,也能挑拨对方和重要属下的关系。

    这种挑拨离间,对于一些人没用,但对于像范承水这样表面大度,实际上却是睚眦必报心胸狭隘的人来说,绝对有用。

    范承水那帮子手下也熟悉范承水的性格,这样更能引发他们之间的猜测。

    所以接下来,楚弦就让宋晔,成天去找城府的重要官员吃饭喝酒,对方一开始不答应没事,天天去请,早上请完,下午还请,而且这饭,顿顿都得吃,哪怕是一桌子只有宋晔一个人吃,没人真的来赴宴,也要弄。

    这就是战术。

    范承水不可能面面俱到,他越是表现的大度豁达,越是会盯着看有谁敢去赴宴,而偏偏,楚弦选择宋晔,就是考虑到这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