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诈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两个可没有那么忠心,如果自己这大厦将倾,他们绝对会自顾自的逃命,可他们还是来了,这说明什么?

    是不是他们也和楚弦达成协议,故意跑来拖延自己的时间,给楚弦他们争取调兵遣将的时间?

    当下,范承水看向自己两个亲信的眼神就不对了。

    两个亲信显然没意识到范承水起了疑心,此刻还在道:“范大人,不管如何,都不能让那楚弦乱来,这件事,大人你还得出面说话,为我们两个做主啊。”

    “是啊,那楚弦根基未稳,就算是余文祥反水,咱们也还有机会反击,大不了,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余文祥那小子身上。”另外一个亲信此刻也是出谋划策。

    可惜,现在范承水已经是失去了往日的那种冷静的判断力。

    他心已乱,而且有了猜忌之后,总觉得自己这两个亲信是没安好心。

    “你们让我出面说话,还建议我将脏水反泼到余文祥身上?”范承水阴着脸问了一句,两个亲信急忙点头:“大人,现如今也只能如此,毕竟余文祥知道咱们不少事情,任由他乱来,那就麻烦了。”

    范承水听着,突然冷笑一声,道:“那谁能保证,你们两个没有出卖我?”

    两个亲信大吃一惊,吓的是面色一变。

    “大人,我二人对你忠心耿耿啊,怎么会出卖你?”

    听到这话,范承水摇头:“话,谁都会说,以前余文祥不是和你们一样,口口声声说忠心,但最后呢,还不是背叛了?我怎么能确定,你二人没有学他?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两个亲信一时间无言以对,而就在这时,范承水的管家这时候急忙忙跑进来道:“大人,府令大人突然带着一队兵卒赶来,来势汹汹,不知道来做什么。”

    这一下,等于是压垮范承水的最后一根稻草。

    “还说不是给那楚弦拖延时间,我待你们不薄,你们两个居然敢背叛我,找死。”范承水此刻大怒,被冲昏头脑,直接当着管家的面,抬手一抓,扣住两个亲信的脖子,两个亲信大吃一惊,拼命挣扎,毕竟他们也是官,有官力加持,此刻被掐的喘不过气来,自然是要反抗,没曾想这更是激怒了范承水。

    后者本就有杀心,而且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让他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所以此刻杀心压不住,再加上他得过化龙宗西堂地煞铁尸的传承,这门功法本就容易影响人的心智,让人变得暴躁弑杀,所以范承水手指上黑气涌动,轻轻一扭,他两个亲信的脖子就被他轻松扭断,瞪着两个死鱼眼睛,死不瞑目。

    “哼!”将两具尸体丢在地上,范承水心中杀气是再也压制不住,他有心杀出去,直接和楚弦拼个你死我活,但仔细一想,他知道现在杀出去对他不利。

    楚弦能在影子的暗杀下逃过一劫,或许楚弦还有他不知道的底牌,这也是范承水最为在意的,更何况,范承水还有一个希望。

    他若是能得到化龙宗主堂的传承,境界还会提升数倍,哪怕以后不走仕途这一条路,也有其他路可走。

    更何况,只要本事大了,沉寂几年,然后改头换面,以自己的学问,便是换个身份再入仕途,又有何难?

    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范承水也是一个果断之人,他杀了自己两个亲信,心中的杀意也是减弱不少,只是那种暴虐的感觉更加一发不可收拾,虽说现在他不逃都不行了,但范承水并不觉得后悔。

    更何况范承水早就未雨绸缪,给他自己铺好了后路。

    当下范承水再不犹豫,翻身一跃,肥胖的身形居然是如同大雁一般腾空跃起,几个起落,便没了踪影。

    范承水杀人出逃,这让人意外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楚弦耳朵里。

    刚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楚弦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只是简单的一个计谋,称不上有多高明的伎俩,还真的让范承水钻进套子里去了,这对于楚弦来说,算是意外之喜。

    不过楚弦仔细想了想,便知道自己这个看似简单甚至不高明的伎俩,实际上应该是正中范承水最薄弱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影子。

    在范承水看来,影子肯定是‘背板’了他,这才是让范承水彻底乱了方寸的关键,若没有这个前提,后面自己的那些伎俩绝对不可能奏效。

    这算不算是运气?

    范承水在云龙城有三个亲信,替他把持城府,现在死了两个,而且都称得上是城府的高官,还有一个余文祥。

    余文祥之前还真没有背叛范承水,只不过是被楚弦误导,让范承水以为他这个亲信背叛投敌。

    不过现在,那仅剩的余文祥只要不傻,就应该知道如何做才能自保。

    也就是说,楚弦这一次根本就是在‘诈’,明明底牌臭的可以,却是摆出了孤注一掷的架势,结果就是,对方本来占据优势,却是被诈的自己放弃,错失胜局。

    “洛勇,立刻将余文祥抓起来,我亲自审问。”楚弦自然得乘胜追击,现在范承水那边被自己的诈和给弄的自乱阵脚,这种时候,就是要痛打落水狗,首先得先将范承水的罪名落实,范承水一倒,以前他做过的那些坏事就不会再有人帮他压着和隐藏,必然会一股脑爆发出来,到时候,别说是范承水的叔叔是州长史,便是一品仙官,也救不了他。

    至于抓余文祥的罪名,根本不用楚弦来编,现在的水已经浑浊了,范承水杀人出逃,等于是将一栋屋子的主梁撤走,如此一来,这屋子不倒才怪。

    楚弦可以确定,抓住余文祥,不用自己问,对方就会将知道的全盘吐出。

    事实也如同楚弦所预料的一样。

    范承水杀人出逃的消息传开之后,余文祥自己就来投案了,而且该交待什么,直接是全盘吐露,没有丁点隐藏。

    这一次,范承水等人的罪行终于是曝光出来,光是罪状,就写了厚厚的一本,涉及的人命案子,不下百起,当真是为恶一方。

    自然,上梁不正下梁歪,范承水罪恶滔天,他的下属也是为虎作伥,如此一来,就在这一天之内,云龙城内的官员,当场革职查办入监的就有九成,剩下那一成的,不是没有罪过,而是罪责较轻,楚弦的意思是,留职观察,让他们戴罪立功,如果做不好,同样革职查办。

    如此一来,剩下的几个官员自然是感恩戴德,大骂范承水的同时,更是将整个城府的公务都担了起来,这样一来,就有时间等到州府下派新的官员,维持城府的运作。

    这些事情,忙活了好几天。

    自然稳住城府的同时,楚弦也没忘了派人追捕范承水,被范承水杀掉的两个人楚弦仔细看过,脖子是直接被扭断的。

    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两具尸体上有手印,黑色,带着煞气,很明显范承水修炼的是一门厉害的邪功。

    这不是官术,具体是什么功法楚弦不知道,但很明显,对方的手段十分霸道,杀死两个拥有官力加持的七品官员,居然是如杀鸡屠狗一般容易,就冲着这一点便知道范承水的功力极高。

    所以普通的追捕,就算是找到范承水也抓不住他,楚弦现在缺人,也却高手,能用的只有洛勇和洛妃二人,新收的那个木获天资是强,但积累不够,对付一般人可以,对付像范承水那样的高手就不够看了。

    好在楚弦不着急。

    范承水已是丧家之犬,对方失了势,必然是以为凭借修为可以东山再起,哪怕不入仕途,也能逍遥天地之间。

    但范承水绝对不知道,脱离官员的身份,做一个散修,那会有多困难。

    散修界,或许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但绝对更凶险,如果要抢夺一个修炼资源,往往会几方大打出手,最后生存下来的,才能独享胜利的果实。

    但谁又能百战百胜?

    更何况,散修界,虽不以官位论尊卑,但却是更实际,那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散修界的高手有很多,范承水那样的,只能排在末端,没有圣朝做支持,要么死在争斗中,要么就此沉寂,归于平凡。

    但范承水想要当一个普通人也不行,他犯了事,从此被圣朝通缉,走到哪里都得小心翼翼,一旦暴露踪迹,立刻就会有追捕的捕头去追杀他,除此之外,散修界还有很多和官家合作的‘猎人’,专门帮助官家追捕逃犯,为的自然是官家给的赏金和修炼资源。

    这些道理,楚弦肯定范承水不懂,因为范承水没有像自己经历过前世困难,更不知道,做一个散修,想要修成道仙,那已经超越了万中无一的难度。

    城府之内,楚弦看着重新组建的城府班底,满意的点了点头。

    现在云龙城内的官员,有九成都是从州府暂时调过来的,而且楚弦颁布了新的政令,允许当地部族的士子榜生踏入仕途,这样一来,这些部族榜生出身的官员,更容易得到当地人的认可,这一点,和之前范承水那种对当地部族人的高压政策是完全不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