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七十章 捉摸不透的打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旭却是正色道:“捕头大人,你虽为我上官,但楚大人有恩于我在你之前,更何况这些年你让我做的那些事情,有不少都是坏事,不说违背圣朝律法,就是阴府律法,你也没有放在眼里,我虽为鬼差,但尊的是阴府律法,而不是你,所以此时牧旭无错。”

    “好啊,好你一个无错,老子会让你后悔的。”恶鬼捕头咬牙切齿,他虽然全力反抗,但还是抵不过楚弦的力量,此刻的样子狼狈至极。

    牧旭这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上前冲着楚弦道:“楚大人,黑山坊市内有很多捕头,他们刚才听到啸叫,必然会赶来。”

    楚弦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牧旭看到楚弦云淡风轻,便知道即便不用自己提醒,楚弦也有所准备,所以也是放了心。

    果然,他们行进一会儿,前面就出现了五个身影。

    这五个身影和之前的鬼修完全不同。

    穿着的是阴府捕头官衣,带着黑帘帽,浑身阴气,往那边一站,就让人不寒而栗,相对来说,这五个捕头无论衣着还是气势,才叫做阴府捕头,相对于恶鬼捕头来说,看上去就正规了不少。

    楚弦知道阴府之内,捕头一共有七十二个,对应地煞之数,显然,能成为阴府捕头的,都是实力强横的大鬼。

    五个大鬼拦路,即便是楚弦也是感觉到了极强的压迫力。

    更不用说,楚弦看到五个阴府捕头身后,还有不少鬼差。

    楚弦止步,和五个阴府捕头对视,而恶鬼捕头早已经按耐不住,开口求救:“地藏、地阴、地刑、地劣、地贼,你们救我,这圣朝人官越了界,还对阴府捕头出手,你们知道规矩的。”

    相对于恶鬼捕头的样子,对面五个阴府捕头就要沉稳的多。

    “住口,地狗,你简直没有一点捕头的样子。”对面一个捕头开口训斥,那恶鬼捕头脸色不善,但居然没敢反驳。

    显然就算是阴府捕头,也是有排位高低的。

    这时候那说话的捕头看向楚弦。

    “阁下是圣朝人官?”声音带着阴冷,楚弦这时候运转官典圣里力,就见楚弦元神白光涌现,在这阴森的环境当中显得极为醒目。

    “官典圣力,而且有龟符之力,至少是圣朝六品人官,看来假不了。”那捕头道:“我乃阴府捕头地藏,黑山地界虽处阴阳两界交界之地,但你身为人官,抓捕阴府在册的捕头,的确是越了界。”

    一句话,定了性。

    楚弦摇头:“早在数日之前,我就通报阴府,可阴府毫无回应,事关两百多条人命,你们能拖,我不行。”

    “可你越界了!”那地藏捕头继续道。

    “这里不是阴界。”楚弦态度也是丝毫不让。

    那地藏捕头颇为诧异,然后点头:“明白了!”

    旁边一个身材极高的捕头这时候森森道:“地藏,动手吗?”

    后者摇头:“这人很强,单打独斗,咱们没人是他的敌手。”

    “那就,一起上。”另外一个捕头说道。

    说完,五个捕头一起向前一步,各自取出鬼器,一瞬间,气势骤变,周围的鬼修看到这里,吓的是一个个后退。

    大战一触即发。

    刹那间,五个阴府捕头身形同时消失,那边楚弦手腕上的阴阳盘丝剑也是瞬间飞出,就听到几声巨响,周围的鬼修甚至都看不清双方是怎么交手的。

    刷刷几声,五个捕头重新落下,他们都是拥有阴神鬼体的高手,但此刻,只有两个捕头的手臂被斩落,但丢了手臂的捕头居然是一声不吭,仿佛那不是他们的手一样。

    再看楚弦,肚子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这是楚弦元神之体头一次受伤,而且伤势不轻,那是被一个捕头用鬼爪抓出的几道伤痕,因为带着浓烈的煞气,所以楚弦元神之体甚至都无法修复伤口。

    刚才交手,互有损失,只是楚弦只有一个人,对上五个捕快,的确是极为吃力,更何况,这五个捕快任何一个,都要比叫做地狗的恶鬼捕快厉害。

    地藏捕快这时候看了看右手被斩断的地方,然后摇了摇头道:“你很强,但还不是我们的对手,下一次,你的元神会被撕碎。”

    楚弦点了点头,没有反驳,反而是认同道:“你说的不错,五个阴府捕快联手,我的确不是敌手。”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将地狗放了,哪怕他真的触犯圣朝律法,通报阴府,阴府会给你们一个交待。”地藏说完,楚弦就笑了:“阴府现在是什么状况,你比我清楚,更何况,这地狗都已经招供了,指使他杀人的是地府廉判官,所以为问你们,阴府真的会给我一个交待?”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招供……”地狗想要反驳,只是刚说完一句,就被楚弦伸手一点,直接点在他脑门上。

    破魂指!

    曾经,楚弦将这门术法教给过牧旭,后者能坐上鬼差的位置,也多亏了这门术法,破魂指,不是什么高级的法术,但任何法术,威力都和施法者有关系,在强者手中,哪怕是一花一叶都能拿来杀人,所以楚弦这一指破魂,直接将地狗的脑袋点爆,连带半个身子都被炸的粉碎。

    半截尸身倒地,腐血烂肉流了一地。

    楚弦突然出手明显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对面五个捕快都是目瞪口呆,显然想不明白楚弦为何会突下杀手。

    至于刚才楚弦说的那些话,他们实际上也清楚,廉判官安排地狗做的事情虽然也算隐秘,可现在哪里有不透风的墙,之前本来也只是听说,但现在圣朝人官都追到这里,而且还抓捕了地狗,这就说明那不是捕风捉影的谣传。

    更何况,地狗自己都招供了。

    几个捕快知道,这件事如果不是地狗招供,那圣朝人官又怎么可能知道是廉判官指使的?

    想想就能推测出来。

    但对方为何突然灭杀地狗,这件事怎么解释?这时候地藏捕快似是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对方明知道不可能顺利抓走地狗,所以与其将对方放走,倒不如灭杀,因为一旦放走地狗,想要再抓就难了,对方躲入阴界,除非是真正进入阴界,否则肯定是抓不到的。

    而现在,地狗被灭魂,等于是这件事不光圣朝那边不会追究,便是阴府那边也不会善罢甘休。

    等于是将事件升级。

    若是之前,如果圣朝真的追查下来,廉判官甚至可以将一切都推到地狗身上,让对方顶罪,可现在地狗被灭魂,给一个被灭魂的鬼头上扣罪名,怕是难以让人信服,最重要的是,现在对方给自己几个人出了难题。

    他们之前阻拦对方,是要救地狗,现在地狗被灭了,那还要不要阻拦?要不要将这个胆敢当众灭杀阴府捕头的阴官捉拿归案?

    按照规矩,杀阴府捕头,那就是作乱,那就是和阴府作对,这种事情那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

    想到这里,地藏看了看另外几个捕头,都是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想法。

    “抓,必须要抓,否则若是让对方逃走,阴府绝对会怪罪在他们头上。”

    当下这五个捕快身上煞气更浓,因为他们知道,对方实力不差,想要将对方控制住怕是并不容易。

    只不过让五个捕快诧异的事情发生了,他们本以为对方会反抗,或者直接逃走,但接下来,楚弦居然是伸出双手,束手就擒。

    这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不光是五个捕头傻眼,就是周围的鬼修也是猜不透楚弦要做什么。

    难道对方不知道杀捕头是什么罪?

    一旦被抓入阴府,那怕是就没机会再出来了,而且还不知道要受多少酷刑多少罪,难道对方都不知道?

    无知啊。

    还是说,对方是有别的打算?

    没人知道,因为没人知道楚弦的底细,没人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楚弦的行事作风,若是他们知道,怕是就不会这么想了。

    地藏等五个捕头轻松的给楚弦加持了术法,用锁魂链控制住楚弦。

    “真的没反抗?”一个捕头有些不敢置信,他们一开始还以为对方是故意头像,然后伺机逃走,却没想到人家根本没那念头。

    “圣朝人官都很狡诈,说不定有什么阴谋诡计。”另一个捕头这时候小声道。

    几个阴府捕头中地位最高的地藏这时候道:“无论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都要抓他回去,否则你们想想,若是放跑了他,如何回去交差,地狗可是被灭了魂,此事根本瞒不住的。”

    另外几个捕头也是点头,他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就算对方是圣朝人官,也不能放走。

    但他们也不敢将楚弦如何,例如施刑,一来对方是束手就擒,没有理由动手,二来就算是用刑,也不是他们这些捕头说了算的,那得回去听从判官之命。

    “走,带他会阴府!”地藏捕头想来想起,只能如此。

    不过有一件事是地藏捕头等人始料未及的,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黑山坊市,那是鱼龙混杂之地,更何况,楚弦这人官被阴府捕头抓了,这可是大事情,怎么可能没人说没人传,没等他们返回阴府,各种传言已经是满天飞了。

    而牧旭,早已经是趁乱离开,他没有任何耽搁,返回人间之后便附身在一个猎户身上,直奔当地官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