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先保命再立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哼,廉貉,平日里你是滴水不漏,想不到,这一次终于是被我抓到了把柄,你居然敢派阴府捕头去阳间杀人,而且杀了那么多,姑且不说这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就算不是,我都要想法子将这屎盆子扣你头上。”黑脸判官此刻冷笑一声,当下是离开,然后带着亲信,直奔鬼牢。

    而同样着急赶去鬼牢的,显然还不止他一个人。

    ……

    鬼牢之内,楚弦端坐。

    牢房外,一个恶鬼牢头眼神有些飘忽,带着忐忑,带着疑惑,带着激动,带着贪婪,就见听这牢头嘴里念念有词,似是在背诵什么东西。

    牢房内楚弦这时候道:“韩牢头,不过是一段鬼道修炼的口诀,你居然还没背下来?那不如你去找纸笔来,我写给你算了。”

    那恶鬼牢头一听,立刻点头:“那敢情好,不过,你说的口诀可是真的?真能让我的修为提升?还能帮我凝练阴身鬼体?”

    楚弦一脸不屑:“你应该听说了,我是圣朝人官,而且一指灭杀了一位阴府捕头,我的修为,我的学识,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那倒是,我听说你一指头就点死了地狗,厉害啊,只不过你这么厉害,为何不逃走,干嘛要束手就擒。”牢头小声问了一句。

    楚弦哈哈一笑:“都说了,我的修为和学识超乎你的想象,自然,我要做什么,哪里能让你们看出来,对了,刚才我说的条件都听清楚了?”

    牢头急忙道:“那没问题,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但在这鬼牢,我这一亩三分地里,做这一点主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楚先生,你也得保证不能给我惹麻烦啊,不然不光是我难做,你也得不到好处。”

    “那是自然,楚某向来是本分,答应你的事情就不会反悔!”楚弦说完,恶鬼牢头就道:“那我去拿纸笔,对了,你要的东西,我也会尽快给你带来,那后续的功法……”

    “你先将这第一篇口诀领悟再说。”楚弦说完,那老头才转身离去。

    楚弦知道,若无意外,自己怕是要在这里待一些日子,所以这里的牢头那是一定要交好的。

    好在楚弦虽然没有了鬼钱,没有了法器,但他还有神海书库,无数的记忆,找出一些鬼道功法那还不是轻松愉快。这鬼牢的牢头地位比鬼差都不如,又因为不需要出去,所以很多都没有学过鬼道功法。

    有的时候,越是得不到的东西,那就越是想要。

    如此一来,一部上乘的鬼道功法就可以‘贿赂’对方,这种事情,楚弦早就是计划好的,胸有成竹。

    包括这牢头,楚弦也都认识。

    前世自己担任一殿府君时,这牢头还在看守鬼牢,对方的一些性格,楚弦也是大致清楚,所以才能一下就拉上关系。

    拉拢牢头只能是楚弦计划中的第一步,当然,也是颇为重要的一步。

    楚弦知道,接下来找自己的人,才是重点。

    “怎么还没人来?”楚弦这时候抬头向外看了一眼,与此同时,刚才那牢头急急忙忙的去而复返,小跑过来之后道:“楚先生,包判官和郑判官来了,好像是来找你的。”

    楚弦一笑。

    终于来了。

    这牢头估摸是惦记着他的功法,应该是怕判官来定罪,若是楚弦被斩魂,那他什么都得不到。

    “放心吧,韩老头,你之前和我说这里最好的牢房是哪一间来着?”楚弦这时候问了一句,韩牢头没反应过来,但还是道:“最好的牢房,自然是前面三号牢房,那又大又宽敞,比这里强多了。”

    “好,一会儿帮我打扫一下,估摸我很快就能住过去。”楚弦说完,韩牢头就连连摇头:“做梦呐,那牢房我可做不了主。”

    “做主的来了。”楚弦说完,韩牢头听到外面有动静,当下不敢再待下去,急忙是退出去。

    没一会儿,外面就走进来两个身着判官官衣的大鬼。

    这两位毫无疑问是阴官,而且凝结的阴身鬼体已经是没有了腐臭之气,而是近乎于人族的血肉之躯。

    就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两个阴官的修为极高,即便是现在的楚弦,单打独斗也未必是对手。

    不过楚弦距离内炼金丹只差一步,只要等他踏出了这一步,那么要对付一般的阴府判官已经是可以吊打。

    只是楚弦很清楚阴府里的情况,同样的官职,实力强弱很可能是天差地别,有的判官,自己现在就可以压过去,但有的,就算是自己内炼金丹之后也未必是对手,甚至可能连一招都挡不住。

    阴府当中也是藏龙卧虎,否则如何震慑整个阴界?

    最强的判官,甚至堪比实力较弱的府君,这一点,就算是阴府不少的阴官都不知道。

    这时候楚弦抬头看了一眼,来的这两位判官,一个升高八尺有余,肩宽体壮,只是一脸黑皮,胡须扎眼,狮眼虎鼻,阔口宽颚,那模样绝对和英俊沾不上边,倘若是晚上出去,绝对能吓死人。

    另外一个也不正常,脸上一片白,居然是没有五官,相对来说,估摸是比那黑脸判官更吓人。

    楚弦认得这两位。

    黑脸的叫做包亭公,没脸的那个叫做郑昆阳,都是阴府判官,而且对方的底细,楚弦也知道。

    包亭公活着的时候,就是圣朝人官,只不过官位不高,后来因公殉职,被当时的州长史题字表颂,传到阴府,居然就间接的帮了对方在阴府谋了一个差事。

    而对方有些手段,如此一来花了数十年时间,一边修炼鬼道,一边当差,居然就慢慢爬到了判官的位置。

    只是此鬼模样彪悍好像没有心眼和脑子,但实际上若是真的这么认为,那是一定要吃亏的,包亭公非但不鲁莽,反而是心细如发,善于谋略。

    毕竟,如果只是一个鲁莽之辈,又如何能从底层差人爬到判官的位置?

    不过相对与包亭公,楚弦更看重那个无面之鬼郑昆阳。

    原因很简单,包亭公来,为私,郑昆阳来,为公。

    前世,楚弦与郑昆阳也是关系极好,正所谓知人知面也知心,通俗来说,一个是前世的交情,二是楚弦欣赏对方。

    不过现在,这两位都是楚弦的‘护身符’,楚弦所想,他这一次计划中头一个风险就是今天。

    如果这两位不来,再拖一天,就一天时间,自己怕都未必能抗的过去。

    如果这两位不来,廉判官那边,很可能会对自己动手。

    这里是人家的底盘,不需要自己动手,随便找一个恶鬼,找一个机会,就可以将自己这个眼中钉除去。

    可现在,廉判官暂时是不敢妄动了。

    包亭公和郑昆阳会保住自己,哪怕他们只是为了利用自己,不过楚弦不觉得吃亏或者心理不舒服,现阶段,楚弦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们。

    虽说楚弦如今是阶下之囚,但该掌握的主动,那是一定要掌握的,就像是现在,没等包亭公和郑昆阳说话,楚弦已经是率先开口。

    就如同他之前所计划的一样。

    “二位,废话不多说,你们要拿住廉貉判官的把柄很容易,我有一件鬼器,便是廉貉指使地狗杀人的罪证。”楚弦见面就道。

    郑昆阳一愣,包亭公已经是开口道:“东西在哪?”

    “我的乾坤袋里。”楚弦说完,包亭公立刻是叫人去取,楚弦身上的法器之前被收缴,此刻包亭公要拿,其他人哪里敢拦着。

    所以很快,楚弦的乾坤袋就被取来。

    包亭公先拿来一看,当下皱眉。

    “上面有我下的禁制,不是什么高深术法,但其他人也难以用蛮力打开。”楚弦说完,包亭公居然是叫来牢头。

    “打开牢房!”

    那边牢头一愣,包亭公骂道:“聋了吗?让你打开牢房。”

    牢头心中暗道今天当真是见鬼了,以前判官大人那是从不来鬼牢的,更别说是打开鬼牢,不过他不敢不尊,急忙是用术法开门。

    “把枷锁给摘了。”包亭公又道。

    牢头这次学聪明了,立刻上前照办。

    显然有两位判官大人在场,任何厉鬼囚犯都休想逃出去,所以打开就打开,反正就算是出了事情,那也怪罪不到他的头上。

    “老包,等一下。”这时候郑昆阳开口,显然他也是看出包亭公是要将乾坤袋给这囚犯,只是这显然不合规矩。

    “哈哈,你我都在,还怕他翻了天不成?放心,没事。”包亭公一脸自信,显然他有绝对的自信,就算楚弦拿到乾坤袋也逃不出去。

    说完,将乾坤袋丢给楚弦。

    楚弦接过,然后取出那个鬼器铜镜递了过去。

    包亭公取来一看,哈哈一笑:“不错,这东西就是廉貉的,好啊,我看他这次怎么说。”

    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楚弦这时候却是给他泼冷水。

    “包判官,你不会以为就靠着这一个鬼器铜镜,就能让廉貉就范吧?”

    包亭公停了下来,扭头,意味深长的看了楚弦一眼。

    “此物上煞气浓烈,明显是最近害了不少人命,廉貉违法阴府规矩,擅自跑去出杀人,难道不对吗?”

    楚弦点头:“对是对,只是,若你是他,你会承认?”

    包亭公明白了,对方随便说一个这东西被偷了或者说丢了,就可以轻松将锅甩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