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在鬼面前装神弄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就是说,便是将这鬼器铜镜拿到廉貉面前,对方也不会承认。

    实际上就是这样,这种事情,谁会承认?

    包亭公也是聪明鬼,此刻是笑了笑“无妨,这东西有没有用,我自己会看着办。”

    显然包亭公有他自己的算计,楚弦自然看得出来,不过也没有点破,因为接下来,如何在这阴府站稳脚跟,还得‘仰仗’对方。

    得了东西,包亭公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旁边郑昆阳没说话,同样身形不动,显然两个判官还有其他事情,只是碍于彼此,不好直接说。

    楚弦依旧是不等他们开口,就直接道“二位判官来此的目的,楚弦心知肚明,我只说两件事,一个是廉貉犯案,圣朝绝不会姑息,这一点还希望二位判官与其他阴官说一声,二是楚弦来此是奉命前来,其他的就不说了,何去何从,如何抉择,楚弦相信两位判官自有决断。”

    从一开始,主动权就掌握在楚弦手里,哪怕是现在,楚弦身为阶下囚,被关在鬼牢当中,也是没有丝毫惧意,反而是有一种胸有成竹的自信。

    这让包亭公和郑昆阳心里都没底。

    甚至,楚弦的这种掌控力,已经打乱了他们之前的计划和打算。

    无面判官郑昆阳这时候转身就走,他从进来到现在是一句话都没说,可他想知道的事情,楚弦已经是道出。

    这才是让他觉得最不可思议,最恐怖的地方。

    郑昆阳感觉,自己被算计了。

    鬼牢里那个叫做楚弦的人官,似乎有一种洞悉一切的能力,郑昆阳承认,他小瞧对方,所以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他选择暂时离开。

    对方了解自己,了解包亭公,甚至了解整个阴府,但他们,对这个楚弦却是一无所知,只知道对方是圣朝人官,是为了查案来的,其他的,都不清楚。

    这已经是处于了劣势。

    所以郑昆阳回去是为了补课,他要弄清楚这个楚弦究竟是什么人,这样一来,才能站在一个平等的角度交谈。

    郑昆阳一言不发就走,包亭公也是觉得有些不自在。

    这让包亭公心中有些不爽和不服气,要知道历来只有他占据主动,他去算计别人,怎么今天反了过来?

    而且对方只是阶下囚,圣朝人官又怎样?都被抓到阴府鬼牢了,生死都难以掌控,哪里来的那种自信。

    但偏偏,鬼牢里的这位就是这么自信。

    包亭公想了想,觉得不能像郑昆阳那样走,所以是森森一笑,打算挽回一些本属于他判官的威严和颜面“你叫楚弦?”

    “不错!”楚弦点头。

    “那你可知道,就算你是圣朝人官,到了阴府这里,也得遵循阴府的规矩,当然,不是我要对你如何,咱们之前无仇无怨,包某只是善意提醒,就算你是圣朝人官,在这里,也得安分一些,不说别的,那廉貉现在就恨不得除掉你,这事情你可知道?”包亭公说完这话,感觉之前被支配的耻辱感消退了很多。

    只是很快,楚弦下一句就让包亭公傻眼。

    就见楚弦哈哈一笑“包判官,楚弦既敢主动入阴府,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廉貉要害我,那他大可试试,我楚弦若是有三长两短,保管他和他背后的府君全部完蛋。这一点,廉貉比谁都清楚,你信不信,他绝对不敢,也不会对我出手,你若不信,过几天看看,看他廉貉会不会派人对付我?反倒是你,包判官,自己大难临头居然丝毫不知。”

    包亭公脸色一变,他脸本就黑,此刻更是阴沉。

    “你休要胡说八道,我会有什么大难?”包亭公说完,楚弦则道“不信?那就算了,包判官,楚某倦了,若没别的事情,便不送了。”

    这是在逐客。

    包亭公神色闪烁,但还是冷哼一声,一挥衣袖,转身离去。

    只不过他出去之后,越想,越觉得不对。

    那楚弦说这个,是胡说八道倒也罢了,但如果说的是真的,那怎么办?

    难道说,自己当真会遭逢什么大难?

    这种事情,起初若是不信,那回去越想就会越觉得如鲠在喉,越想,越是感觉有可能,尤其是像包亭公这样的多疑之人。

    但凡心思细腻者,皆有多疑之心,包亭公也不例外,倘若在平日倒也罢了,可现在,地皇寂灭,阴府之内各方斗争的如火如荼,想想,这句话还真有可能不是吓唬和胡说八道,哪怕只是万一,事关自己,包亭公也是不敢冒险的。

    于是包亭公立刻是叫来自己的亲信属下,询问最近的情况,只是也没问出什么,更没看出什么隐患。

    可越是如此,包亭公越是觉得心神不宁。

    最后实在忍不住,去而复返,又去了鬼牢。

    看着去而折返的包亭公,楚弦一句话没说,只是将一张纸递给对方,包亭公不明所以,楚弦便道“我算准了包判官你会去而折返,所以早就写好了化解之法,你按照我写的去做,保管你逢凶化吉。”

    高深莫测,算无遗漏,此刻,楚弦是将这两种气质演绎到了极致,拿捏的也是恰到好处。

    包亭公还想说话,楚弦则是摆摆手“还是那句话,是真是假你自己去判断,其他的,勿言。”

    这次包亭公没有反驳,拿着手里那一张纸,看了一眼牢中的楚弦,转身就走。

    只不过刚出门,他就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

    小小一页纸,包亭公看的是极为仔细,脸色更是极为凝重,到最后,包亭公看完,那是小心翼翼的四下看了看,然后极为慎重的将这一张纸收好离去。

    牢房内,韩牢头一脸畏惧的看着楚弦“楚先生,当真如你所说,包判官还真的回来了,而且态度比之前好了太多。”

    楚弦则道“所以说,你现在还怀疑什么?还不将那最好的牢房给我收拾好,让我住进去,这可是包判官应允的,你若是还不信,就去问他。”

    “不用,不用,我信,我信!”韩牢头得了楚弦的好处,有机会学习上乘的鬼道功法,而且是亲眼看到包判官和郑判官来,尤其包判官第二次来了,态度大变,显然这楚先生不简单,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惹麻烦,只是调一个牢房而已,这种事情他自己就能做主,实际上也用不着请示别人。

    于是楚弦当夜就换了牢房,虽然都是鬼牢,但新地方更宽敞更舒坦。

    等到周围无人,楚弦喃喃自语“这第一步棋算是如预料一般下好了,只希望阴府的局势发展和我所记忆的别有太大的偏差,想不到,今日我居然是在鬼面前装神弄鬼了一把,而且还真把他们唬住了,过了今天,那廉貉就是想要对我下杀手都没机会了,很快,包亭公和郑昆阳就会将我的底细查出来,接下来,就看你们怎么抉择了。”

    阴府某处。

    几个鬼影飘忽而出,冲着前面站着的一个人影行礼。

    “回禀大人,已经确定,去找那人的,有包判官和郑判官,而且那人的牢房,也调换到鬼牢里最好的一间。”

    一个鬼影说完,面前那人影便转过身来,正是白面判官廉貉。

    此刻他脸色阴沉无比,带着怒意。

    “包亭公,我料到他会去找那个人官,可郑昆阳为什么也去了?对了,他的主子主张继续遵从圣朝号令,如此一来,他自然是要接触那人。”廉貉此刻面带杀气,似是在犹豫。

    这时候鬼影又道“判官大人,包亭公之前走了之后,又去而复返,重新去见了那个人。”

    “还有这种事?”廉貉面色一惊。

    他熟悉包亭公,那人别看面相粗狂,但实际上狡诈无比,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原因,对方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跑去两趟?

    “他们说了什么?”廉貉这时候急迫的问道,几个鬼影都是摇头“两位判官在场,我们不敢靠近。”

    “废物!”廉貉骂了一句,他此刻有些心神不宁,他派地狗去尧光县杀人,的确是为了复仇,这仇恨,他憋了一百年都散不了,所以这次一有机会,他立刻就去做了。此外,也是他的靠山示意他做出一些事情,想要看看圣朝那边的反应。

    说白了,就是在挑衅圣朝。

    这是一种试探。

    廉貉自然清楚,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做这种事,也是带有风险的,因为一旦局势有变,哪怕是自己的靠山,到时候也绝对会将自己推出去顶罪。

    但高风险有高回报,只要能帮着自己的主子力促阴府‘独立’,到时候他能获得的好处就太多了,也就是说,只有阴府和圣朝彻底闹翻,他才能安然无恙,而且还能从乱局中谋取更大的权势。

    说不定,还有机会问鼎府君之位,这种事情光是想想,都让他激动不已。

    地皇若在,十殿府君不敢造次,哪怕有想法也得憋着,但地皇寂灭,这一下悬在头上的剑不见了,压抑已久的府君自然不会再老老实实,而又因为各自的主张和观念不同,到时候必然会发生冲突,真打起来,肯定是天翻地覆,有府君陨落都是正常的,如此一来,有了空位,他当然就有机会上位。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