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力保楚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廉貉现在所希望的就只有两件事,一个是让阴府和圣朝彻底闹翻,二就是确保自己的主子最后胜出,统御阴府。

    这两件事,第二个他插不上手,这是府君级别高手之间的对决,但第一件事,他必须要想法子促成。

    最好的法子,当然就是在阴府审判人官,将其公开斩魂。

    不经过圣朝同意就杀人官,而且是经过阴府审判,毫无疑问,这就是将圣朝颜面踩在脚下,这是最好的法子,正所谓破釜沉舟,对于这件事,他已经是有了算计,只待明日阴府判官堂会上提出,只要有过半的判官同意,那就可以实施。

    但这时候,包亭公和郑昆阳去找那个人官,他们说了什么?会不会又达成什么协议?要不然包亭公怎么会短时间内两次去见对方。

    包亭公的靠山和自己的上司如今斗的很厉害,堂会上肯定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现在看来,郑昆阳也不会。

    好在只有他们两个,还成不了什么气候,如今在阴府之内能参加堂会的判官有九位,这里面可是有不少谨慎之人,估摸不会参与,如此一来,自己这边只要再争取两个同盟,三比二,就可以压过对方,在堂会上定那人官的斩魂之罪。

    一旦定罪,消息传出去,圣朝和阴府怕是想要和解都难。

    想到这里,廉貉冷笑连连,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他打算去拜会一些关系稍好的判官,最好能谋求他们的支持。

    “明日,便是你这无知人官魂灭之时。”

    ……

    郑昆阳派出去的捕头和巡游官陆续的赶了回来,看着手里的人官履历,郑昆阳呆立不动,而下面的手下,都是明白判官大人为何会如此。

    因为消息是他们打探回来的,自然知道内容。

    这次,阴府惹来一个麻烦,在阴府,阴官和阴官之间是不一样的,哪怕是同样的官级,修为、影响力和重要程度也不同。

    圣朝人官自然也一样。

    谁能想到,这个叫做楚弦的人官来头会这么大,编撰两部传世之作,圣朝文圣院授予文人表率的称号,光是这一点,就已经相当棘手。

    显然对方在圣朝很有影响力,将这种人物抓回来,若是没有一个交待,怕是要惹出大事。

    “我若是廉貉,必然会想法子给这楚弦定罪,一旦定了罪,到时候圣朝和阴府的关系就难以缓和了,这是破釜沉舟之计啊。”郑昆阳喃喃自语,反应过来,当下是叫来手下,交待了一声:“将这些送给司徒判官和谭判官。”

    手下立刻是下去照办。

    等到四下无人,郑昆阳才又自言自语道:“这楚弦官履如此精彩,头上不可能没人,而且听说此人是主动被抓,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他是故意被抓来阴府,要迫使阴府快刀斩乱麻?”

    想到这里,郑昆阳想到了楚弦在鬼牢中那种淡然自若的样子,越发觉得有这种可能,而不管怎么说,阴府和圣朝闹翻那都是不明智的,这件事,郑昆阳很清楚。

    阴府是强,掌握凡人生死,更有诸多鬼仙鬼神,所以也让不少阴官和鬼神觉得不应该从属于圣朝,而应该在其之上,统御支配人界。以前,众多阴神鬼仙遵从地皇之名,哪怕是心有不满也不敢说出来,但私下里,这些鬼神根本瞧不起圣朝,觉得其弱小无比。

    但实际上,很多阴界的鬼神阴官都不知圣朝底蕴,郑昆阳知道,他头上的府君也知道,因为他们曾在人界见过圣朝真正的仙官出手,其实力,便是府君大人也是甘拜下风。

    而那位仙官,据说也只是三品而已。

    这只是其一,还有,地皇大人为何会尊圣朝太宗,为何会同意创立阴府,从属圣朝?

    有阴官鬼仙认为,是地皇偏向圣朝,为大局,所以才‘委曲求全’,只有很少人想到,是不是地皇曾败于太宗圣祖,迫于实力,所以不得不如此,这个很少人去想是因为,太宗圣祖寂灭之后,地皇依旧是遵从圣朝号令,如果是因为惧怕太宗圣祖,又怎么会在对方死后也一如既往?

    所以才有人说地皇大人这是仁义,这是识大体。

    对于这一点,郑昆阳也想过,因为就算是圣朝仙官强横,但也绝对强不过地皇大人,但在太宗圣祖寂灭的这近三千年里,地皇大人没有一次要反,甚至不允许有类似的声音出现。

    有人猜测,可能是地皇大人与太宗圣祖是莫逆之交,所以才会如此迁就。

    在郑昆阳看来,若是地皇大人要反对圣朝,那么只要振臂一呼,阴界的鬼神鬼仙都会响应,可直到地皇寂灭都没有这么做,那只能说明,地皇大人有这么做的道理,无论是因为交情还是别的,作为属下,都不应该做那种造反之事。

    所以廉貉的计谋,郑昆阳肯定是不会让其得逞。

    他命人将楚弦的官履带给司徒判官和谭判官,就是要拉拢这两个‘中立派’,廉貉的盘算,他大致也能猜出来,不外乎就是借用阴府的律法,审判楚弦,给其定罪,从而达到拉别人一起下水的目的。

    “明日阴府堂会,怕就是要见真章了。”

    郑昆阳这时候想了想,还是将情况写了一封信,施展术法,交由一个传讯影鬼,上呈他头上的府君。

    具体如何做,还得听府君大人的意思。

    等了片刻,传讯影鬼带回了府君大人的命令。

    “四殿府君说,力保楚弦!”

    只有四个字,但却是清楚明白,郑昆阳这一下有了主心骨了,他的靠山就是四殿府君,阴府堂会,府君是不会参加的,只有判官才有资格入堂议事,所以明日能不能按照四殿府君大人的意思,力保楚弦,这就要看郑昆阳的本事。

    “包亭公虽然与我也不和,但在这件事上,也能拉拢过来,算上他,这边就有四位判官,就是不知道那廉貉能拉拢到几个人?”郑昆阳想了想,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稳赢的法子,至少他就知道,反对继续从属圣朝的府君至少是有两位,还有几位态度不明,他们手下,就有好几位判官,说实话,堂会上的四票,赢面并不大。

    想来想去,郑昆阳是越想越觉得悬。

    这件事若是办不好,四殿府君大人必然会对自己相当失望,所以无论如何,此事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但该如何做?

    这时候他突然是灵光一闪。

    “为何不去问问那楚弦?他既然是自愿被抓进来的,那必然是有所依仗,况且,我是为了帮他,这时候就应该合力破局。”

    想到这里,郑昆阳立刻是出门,直奔鬼牢。

    韩牢头觉得今天遇到的怪事,比他过去好几年遇到的都要多,之前包判官去而复返,怎么现在无面判官郑昆阳也玩这一套。

    这牢头心中那是好奇无比,跟猫抓一样,可他不敢去偷听,判官大人神通广大,他连靠近都不敢。

    宽敞的牢房之内,楚弦看着无面判官郑昆阳,每等对方说话,楚弦就率先道:“无面判官可是为了明日阴府堂会的事情而来?”

    也亏得郑昆阳没有五官,所以是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如果有表情,那定然是惊讶无比。

    他很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但郑昆阳怎么说也是当了多年判官,基本的城府还是有的,而他无面判官最大的一个优势便是对方无法从他表情上看出当前的想法。

    只是楚弦似乎可以看透人心。

    “四殿府君向来是支持圣朝,他知道我是圣朝六品人官,更是文圣殿封的文人表率,怎会不分青红皂白让别人给我定罪?所以明日堂会,四殿府君让郑判官你保我,只是堂会为判官议事之地,若是支持给我定罪的判官占多数,郑判官你也没法子,此事的确是难办,不过我有一法化解,定能出奇制胜。”

    郑昆阳这时候已经是习惯楚弦的这种运筹帷幄,从这楚弦踏入阴府的开始,就掌握了主动权,无论是面对自己还是面对包亭公,而且这个楚弦似乎知道阴府的一切。

    就连自己的靠山是谁,这楚弦也是了若指掌。

    圣朝的人官,都是如此厉害吗?

    郑昆阳此刻心中有些忐忑。

    这时候楚弦道:“阴府堂会,判官一级议事之地,当然,只有遇到有争议的大事才会在堂会商议,而且只有判官一级才有资格议事。廉貉背后是三殿府君,而实际上,他真正的靠山是大殿府君。”

    头一句话就吓了郑昆阳一跳。..

    这种事,他都不知道。

    楚弦则道:“这没什么可诧异的,大殿府君是最想将阴府独立出来的,他不光是有野心,而且无论修为还是地位,都有资格成为下一任地皇,不过因为二殿府君与四殿府君也都有统御阴府的能力和修为,所以他们之间争夺的很厉害,但要说布局,大殿府君就要更高明,廉貉表面上是三殿府君的人,实际上却是大殿府君安排过去的,一句话,大殿府君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所以将他的势力都隐藏起来,只有在关键时刻才会展露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