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阴府堂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句话是一句提醒,郑昆阳听出意思来了,那就是说,大殿府君安排在别人手里的人,很可能不止廉貉一个。

    甚至于自己这一方,说不定也有大殿府君的奸细。

    这件事非同小可,关系重大,必须要通报四殿府君大人。

    “如今阴府分三派,想要叛离圣朝的独立派,还有想维持现状的保守派,更有两不得罪的中立派,堂会上的判官,毫无例外都在这三派当中,说白了,很多事情都是各自为了各自的利益,只要有好处,对头也能合作,明日堂会,廉貉必会联合一些判官要以诛杀阴府捕头的罪名将我定罪斩魂,此举是破釜沉舟之计,到时候,阴府就是不想反,都得反,圣朝绝不会允许你们阴府私设公堂审判人官。”楚弦说完,然后话锋一转:“我听说,阴府现在缺了一个判官的位置,若无意外,明天也会在堂会上讨论,拟定一个候选者,然后交由几位府君大人审议,不过谁都知道,一旦在堂会上选出,十殿府君那都不会干涉和反对,这是他们之间约定好的,即便是不乐意,也不会出声的。”

    郑昆阳大惊:“你怎么知道这种事情?”

    楚弦一笑,没答话,他自然不会告诉郑昆阳,这些消息都是从牢头那边打听到的。

    此刻楚弦继续道:“明日堂会,若无例外会先议我的事情,郑判官切记,你只需颠倒顺序,先定那判官的名单,然后再议我的事,这便是出奇制胜之法,有的时候,该让利的时候,就要成人美事,这样一来,别人也会帮你。”

    听到这话,郑昆阳立刻是茅舍顿开。

    “对啊,明日的确是要商议一位判官人选,乃是从几位资深的文书执笔官和老牌捕头里选择,这里面三方的人都有,这个位置之前就争夺的很厉害,互不相让,毕竟哪一方得到了,就等于是在堂会上多了一席之地,自然是都要争夺,如果放弃这个判官之位,帮中立派夺得这个位置,岂不是就可得到中立派的支持,如果再将利弊道出,相信哪怕是为了他们自己,也不会选择帮助廉貉等人,只是……”

    显然,郑昆阳还是有些舍不得那一个判官的席位。

    楚弦笑道:“此番地皇寂灭,对于阴府来说是好事,也是坏事,阴府的阴官鬼仙只认为以前是地皇压着他们,不让他们对抗圣朝,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难道不是这样吗?”郑昆阳也是一愣,圣朝虽强,但阴府也不弱,十殿府君,那都是鬼仙之境,除此之外,还有百万阴神鬼兵,甚至是一些存活数千年以上的鬼仙,就算不如圣朝,应该也是相差无几才对。

    “自然不是!”楚弦这时候道:“真相反而是这些年地皇在护着他们,否则以圣朝御下的习惯,怎么可能容忍这种阴官存在?枉顾律法,谋私利,肆意妄为,如今地皇这一尊保护伞没了,郑判官觉得,圣朝会如何处置阴府这些阴官?”

    郑昆阳一听,沉默不语。

    按照楚弦所讲,圣朝的实力远超阴府,甚至是可以做到碾压。

    “这样一来,阴府的堂会还能开几次?地皇寂灭,众多有了反心的阴官觉得他们翻身做主的机会来了,可圣朝仙官何尝不是在想,没有了地皇阻碍,圣朝终于可以真正掌控阴府,收拾这些不尊圣朝,乱纪的阴官。”

    楚弦说完,便又道:“迟早是要重新洗牌的,那所谓判官的名额,又何必在意?”

    郑昆阳听明白了,这次他没有再问,冲着楚弦拱手一礼,转身离去。

    四殿府君大人的指令那是‘力保楚弦’,这件事郑昆阳没有道于楚弦,但那楚弦有‘神鬼莫测’的手段,居然是自己猜了出来,而且对方所献计策,的确是妙,而且若是楚弦所言是真,空缺的判官位子不要也罢。

    不过此事,依旧得禀明四殿府君,看看府君大人的意思。

    这一次,府君大人没有立刻回信,郑昆阳也是焦急等待,一直快到第二天堂会开始,他才受到四殿府君的指示。

    府君大人只说了一个字,准。

    这一下,郑昆阳心里石头落地。

    阴府堂会,判官一级议事之所,只有阴官任免,还有遇到一些大事才会召开堂会商议,堂会上也是各方争权夺利之地,每次都会争个面红耳赤,但只要堂会上决定之事,便不可更改。

    大殿之内,目前在阴府的判官都已经到了。

    除去在外无法返回的,有事耽搁来不来的,这一次阴府堂会,共有十一位判官到场,阴府判官,那自然一个个都是阴森恐怖,模样怪异,若是活人在场,必会被这些阴神活活吓死。

    “来的差不多了,那咱们就开始吧。”廉貉这时候开口说道,他为今次堂会也是准备颇多,务必要在堂会上达成目的,给楚弦定罪。

    这件事,不能拖,越快越好,这也是大殿府君的意思。

    所以廉颇打算第一件事就是讨论这个。

    “今日所议两件事,一个是阴府捕头被害一案,另外一件事,是决定空缺判官人选,按照轻重缓急,就先商讨阴府捕头被害一案。”

    就在这时候,郑昆阳开口道:“等一下。”

    廉貉眉头一皱:“郑判官有事?”

    郑昆阳立刻道:“我认为,阴府捕头被害一事的确是关系重大,但却不急,还是先议空缺的判官人选吧。”

    廉貉刚想说话,旁边便有其他判官道:“不错,空缺判官之位已经是有些日子了,之前几次堂会都没有商量出个结果,此事已经是有府君大人问起,问咱们为何还没有定出人选,此事可不能再拖了。”

    “是啊,若是再商议不出来,几位府君大人还以为咱们无能,办事不利呢。”另一个判官也道。

    好几个判官附和,一看这架势,廉貉也没法子说别的,只能是妥协道:“那,就先议人选之事吧!”

    对于这件事廉貉自然早就得了上头府君的命令,是要想法子推举自己这一方的人选,想到这里,他直接道:“我的意思,还是觉得善恶堂内执笔文书许典最合适,许典执笔文书官已经做了十几年,论资历,他足够,论修为,许典所修鬼道,已不在我之下,做判官那是绰绰有余,所以,我还是推举许典。”

    显然廉貉清楚,这种事就是要先下手为强,无论如何,这判官之位都要谋到,一来是上头府君交待的事情,一定要办成,还有,许典也是他的故交好友,到时候对方成了判官,那就是自己人。

    廉貉刚说完,那边就有一个肥肥胖胖的判官道:“相对于许典,做了二十年捕头的曹飞更适合判官之位,曹飞生前便是人界名士,学识过人,死后成鬼,一路晋升,其能力数倍于许典,阴府荐官,以能力论高下,所以曹飞才是最适合的,我推举曹飞。”

    这胖胖的判官,名为司马饕,乃是中立派的带头人,自然,他推举的曹飞就是他的人。

    廉貉等人自然早就知道这司马饕推举的人,不过廉貉并不怕,司马饕推举之人能力是有,但可惜的是司马饕这一方势单力薄,相对于其他几方在堂会上并不占优,所以廉貉根本没将对方当成对手。

    他在意的是包亭公和郑昆阳推举的人,这两人才是麻烦,包亭公推举的也是一个老文书,据说还曾是包亭公在人界的老师,若让对方上位,包亭公自然是增长权势。郑昆阳推举的更厉害,那是阴府善恶司长,要说资历,无论是许典还是曹飞都不及。

    而且郑昆阳那一方的话语权也不小,在廉貉看来,真正能与自己这一方一争高下,争夺判官之位的,只有郑昆阳推举的那个人。

    至于司马饕,廉貉根本没放在眼里。

    那边包亭公正待说话,郑昆阳却是抢先开口道:“判官之位,本应由诸位府君大人定夺,但府君大人信任我等,将这权放于我等之手,自然是要选出一个最合适之人才不负府君大人所托。”

    “废话!”廉貉心中暗道,说这些没用的做什么,最后还不是要推举出各自的人选,到时候又是一番唇枪舌战。

    如今的情况,都是各方推举各方的人,也是因为如此,堂会上很难有一方人能占据上风,若是少于三位以上的判官推举,这事情就定不下来,因为关系切身利益,所以即便是廉貉这一方的判官,意见也不同,所以这件事才拖了这么久。

    就在这时候,郑昆阳继续道:“刚才司马判官所言,我仔细考虑,也是觉得那曹飞资历足够,修为更不用说,最重要的是,曹飞做事稳妥,他来填补空缺的判官,最是合适。”

    嘶!

    郑昆阳这话一出口,堂会上顿时安静了下来。

    不少判官都是面带惊愕之色看向郑昆阳,哪怕是司马饕也是没想到,他没想到郑昆阳居然帮他说话。

    如此一来,堂会上的局势就微妙了。包亭公原本要推举他自己的人,结果一想,也不吭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