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反守为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不是地狗么?不是说他被这楚弦一指灭魂,怎么会……”

    “我明白了,这是幻术。”

    “幻术?怎么可能,若是幻术,如何能躲过咱们的眼睛,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刚才那鱼,我听说过,乃是阴阳幻神鲤,幻术之神,而且已经是被滋养的极为厉害,若是这阴阳幻神鲤施展幻术,你我若是不靠近,还真看不出来。”

    “嘶,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没看出来吗?这楚弦之前是假装灭杀地狗,他只是用幻术,蒙蔽了抓他的捕头,当时若是咱们在场,或许能看出端倪,但一般捕头,绝对看不出来。”

    “不对,刚才六殿府君大人也没说啊,以府君大人的神通,如何看不出来?”

    “府君大人当然能看得出来,只是,府君大人没说而已。”

    几个判官回想刚刚六殿府君的样子,的确,当时府君大人是一脸诧异的看向那楚弦身后,显然就是看出了这幻术的破绽。

    只不过,府君大人根本没有说什么,或者说,都到了这个时候,府君大人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那这楚弦,究竟是要做什么?他为什么要假装灭杀地狗?”

    显然,这个问题是现在不少判官最不能理解的事情,有判官看不穿,但也有几个判官看出来了。

    “好算计!”一个老牌判官此刻想通其中缘由,当即是面色一变,带着惊恐之色看向楚弦。

    “若我所想不错,那这楚弦就太厉害了,廉貉,又如何是这等人物的对手?”这老牌判官此刻反倒是想要迫切的知道自己所猜的是不是真的,或许,只是自己胡乱揣测?

    廉貉在看到地狗之后已经是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一刻,他身为判官的那种自信,那种沉着荡然无存。

    就算是他,在看到这种完全出乎于他预料之事时,也会惊慌失措。

    而这种机会,楚弦又如何能放过。

    虽未参加阴府堂会,但堂会上的事情,楚弦都能猜到,甚至知道廉貉的说词。

    “廉判官,我楚弦再问你一句,你要定我何罪?”楚弦再问。

    廉貉咬牙切齿,不发一言,实际上是他心乱如麻,不知如何作答。

    楚弦则道“我知道,廉判官你是以我人官越界,灭杀阴府官员,以此为罪,要加罪与我,可现在你们看到了,地狗魂魄尚在,这罪,你安不到我楚弦头上,现在,轮到我审你了,就问问你,尧光县那两百多口人命的案子。”

    廉貉大惊,立刻道“你无权……”

    楚弦打断“我乃圣朝巡查御史,有巡查诸界之权,怎么没权?”

    这话,带着训斥,廉貉无言作答。

    所谓趁热打铁,这道理,楚弦焉能不懂?他立刻是将一百年前尧光县里发生的廉、陆、姚三家的恩怨道出。

    “因为这件事,所以你廉判官记恨了百年之久,此番抓到机会,便派遣地狗带着你的鬼器去杀人,我问你,这算不算是触犯阴府律法?”楚弦正色严问,那声音,大的都快掀翻屋顶,质问之下,一股浩然正气涌出,震的鬼牢中的众多鬼物不敢吭声。

    “你污蔑本官,所有的事情都是地狗做的,与我何干?”廉貉此刻咬牙辩驳,楚弦冷哼一声,伸手将后面的地狗抓来,这地狗身上绑着锁魂链,动弹不得,但这些日子,很多事情他都知道。

    楚弦也运用阴阳幻神鲤,将他‘隐身’,哪怕是判官,只要不是接近在七尺之内,都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自然,楚弦早就告诉地狗,廉貉会将所有的罪过都扣在他头上,地狗虽然凶残狠毒,但却不是一个忠心之人,尤其是知道廉貉完全是在利用它,将他当成了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后,此刻地狗又如何会继续替廉貉背锅。

    尤其是他是亲眼所见,楚弦这段日子运筹帷幄,手段高超,他就是个傻子,也能看出廉貉不是这楚弦对手。

    既然如此,他便是该怎么招,就怎么招。

    此刻,不用楚弦逼问,地狗已经是吐豆子一般,将真相道出。

    “诸位判官大人,是廉判官命令我去人间杀人,作为属下,我不敢不从啊,虽说我知道此事触犯阴府律法,但官大一级压死人,我不敢与廉大人抗争,更不敢抗命不遵,所以只能是按照他所吩咐的做事。”

    地狗着急说道,他算是弄明白了,眼下他唯一能活命的机会,就是将罪责都推给廉貉,如此一来,他自己才有那么一丁点活命的机会。

    否则他连鬼都做不成,那才叫悲惨。

    当然他能这么快出卖廉貉,也是楚弦给他许诺,给他分析利弊,可想而知就以地狗的见识,如何能敌得过楚弦的‘洗脑’,简单几番道理轰炸之下,地狗就‘认清’的局势。

    更何况,他刚才不聋,廉貉已经是将罪名都扣了过来,如此绝情寡义,他自然不会再给对方背锅卖命。

    显然地狗作为廉貉的手下,是知道对方很多事情的,因为想要戴罪立功,所以地狗不光是道出这一次廉貉指使他到人界灭杀其仇家子孙的事情,而且还说了过往诸多违反阴府律法的事情。

    廉貉已经是怒到极点,他不光是愤怒,而且还恐惧。

    他万万没想到,这楚弦居然有这种神通和算计,怕是从在黑山坊市遭遇堵截时,对方就想到了这计划。

    那就是以幻术,假装灭杀地狗,然后顺利进入阴府,借用阴府判官内部之间的矛盾,直接来了一场精彩的反守为攻。

    而且现在这情况,自己来应对的机会都没有,对方就直接来了一场‘当堂对质’。

    地狗的指证才是最要命的,之前的铜镜鬼器算是物证,眼下人证也有了,而且地狗所说的很多都是可以查证出来的。

    这一下,廉貉是心慌心乱,不过他毕竟是修炼百年的阴府判官,他很清楚,只要是其他判官帮自己,依旧可以逆转局面。

    只是很快廉貉就反应过来,在场的判官里,可是有一大多半不是自己这一方的,对方选择这种时机放出底牌,肯定也是算计好的。

    可笑啊,自己还打算在今日将死这个楚弦,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被对方玩弄于鼓掌之间。

    “不行,我廉貉在阴府打拼了一百年,收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好不容易我成就判官,甚至他日有可能问鼎府君,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翻船,不行,我必须要想法子过关。”廉貉心中暗想,他现在也顾不上给对方定罪了,只想着如何给自己脱罪。

    只是显然,他没有一点点防备和准备,任何人在这种突然的反击下,都会溃不成军,都会惊慌失措。

    也是廉貉着急了,此刻居然是道“就算你是巡查御史,也管不到阴官的头上,圣朝的规矩,阴府不是一定要执行的,阴府是阴府,圣朝是圣朝。”

    楚弦直接上前一步,伸手指着廉貉,一字一句道“廉貉,你再说一次?”

    廉貉也是气急,刚要开口,他身后就有一个判官训斥道“廉貉,你失态了,这种话也是你能说的吗?”

    廉貉一听,顿时清醒过来。

    坏了!

    他居然是说错话,虽说阴府想要摆脱圣朝,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甚至为了这件事,几位府君都在互相争斗。

    但无论怎么说,这事情都是摆在桌子下面,没法子摆在台面上说的。

    说了,那就是承认‘谋反’。

    即便是廉貉的主子,三殿府君甚至是大殿府君,心里虽想,也在这么做,但绝对不会当面说出来。

    只是这一件事,廉貉就错了,而且是错的离谱,此刻,哪怕是廉貉一方的判官都是眉头紧缩,下意识的远离对方一步。

    谁都清楚,这话传出去,廉貉这判官就算是做到头了,他的靠山就不会轻饶了这个嘴上没有把门的家伙,所以从廉貉说出这一句话开始,就已经是个弃子了。

    当然,如果这一句话不传出也行,但这可能吗?

    在场的,可是有十一位判官,还有那刚刚晋升圣朝六品巡查御史的楚弦,地狗以及鬼牢里众多的鬼犯。

    这些人可是都听到的,自己可以不传,他们呢?

    所以,廉貉是傻了,脑子坏了,居然蠢到说出那种话来,那是能当面说的话吗?

    廉貉这一次是真的慌了,他怎么就会说出那种话来,这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而且还是大麻烦。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们不要歪曲我的话。”廉貉还想辩解,楚弦又哪里会放过对方,直接追问“那你且说说是,圣朝的规矩,阴府不是一定要执行的,阴府是阴府,圣朝是圣朝,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廉貉已经是难以对答。

    楚弦也没想到这廉貉居然一着急连那种话都说出来,不过这是好事,更是说明此刻的廉貉已经是方寸大乱。

    但这种事情,不能再逼,否则自己怕也会折进去,有些事情不能摆在明面上说,自己若是再穷追猛打,那就过了。

    所以楚弦很快就道“是不是口误,我也不问了,我就想请教,圣朝的巡查御史,有没有权利监管阴府之官?”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