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一指破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旦妄动,那肯定是立刻开战,以圣朝五千年的底蕴,阴府这边不能说没有胜算,但绝对不是五五开。

    所以府君大人已经是做出了选择。

    至少现在,绝对不敢轻举妄动,那么廉貉就必然会被放弃,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廉貉的确是犯了事。

    此刻,所有的判官心中都和明镜一般,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廉貉如今是心如死灰,他有心最后一搏,只是他一人,逃,逃不出去,杀,或许,能杀一个人。..

    怎么说,他也是判官,术法那也是强悍无比。

    眼下廉貉心中最恨的自然就是楚弦,就是此人来找自己的麻烦,如果不是他啊,自己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一步田地。

    所以别人可以放过,这楚弦必须要死。

    既然终究是要被定罪,那不如先下手为强。

    想到这里,廉貉慢慢积蓄力量,他知道斩魂台有多恐怖,一旦被送上去,那灭魂灭的都没有丝毫尊严,与其耻辱的被斩魂,倒不如拼死拉一个垫背的。

    不过廉貉也知道,他最多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

    一旦错过机会,那想要再灭杀楚弦的元神,便难如登天了,所以务必是要一击必杀。

    他打算用破魂指。

    这一招是阴府修炼极为广泛的鬼术,虽然不是什么高深法术,但境界高了,这破魂指的威力绝对不可小觑。

    廉貉修炼这门破魂指,已有数十年,功力之强可想而知,虽说他修炼鬼道有百年时间,但毕竟大部分时间里,还得修炼鬼道,想法子升官,因而算下来,真正能用在修炼术法上的时间并不多。

    好在廉貉属于极为勤奋之人,尤其是这破魂指,乃是他的拿手鬼术,看家本领。

    整个阴府之内,他的修为不算高,哪怕是在判官里,他也只能处于中流,但在破魂指这一项术法的造诣,却是极少有人能超过他,判官之列,廉貉自认他的破魂指为第一。

    这些年来,被他一指灭魂的恶鬼、厉鬼不知有多少,自然,他破魂指境界高的事情,也是众人皆知。

    此刻廉貉知道自己若是被定罪,那必死无疑,所以不愿受辱,打算趁现在还有机会,积蓄力量,灭杀楚弦。

    楚弦一死,他心头这一股怨气也能平了。

    这时候郑昆阳和包亭公等人正在列数他的罪状,廉貉一句都不想听,也懒得听,他将注意力都集中不远处的楚弦身上,想着一会儿如何动手才能一击必中。

    有法子了。

    廉貉心中估算,一会儿他先以鬼啸之术扰乱众人心神,然后趁机冲过去施展破魂指,就算是其他判官想要阻拦,也绝对拦不住。

    当下,廉貉等待时间,片刻之后机会来了。

    瞬间廉貉运足法力,施展鬼啸之术。

    便听一声刺耳无比的啸叫轰然炸开,这声音,不是通过耳朵,而是可以直接震慑魂体元神。

    刹那间,所有人都是微微愣神,廉貉便是趁着这刹那时间,猛然冲向楚弦。

    等到其他判官反应过来的时候,廉貉已经是到了楚弦近前。

    “小心!”

    “廉貉,不可。”

    看到这一幕的判官都是大吃一惊,急忙提醒喝止,尤其是看到廉貉施展的居然是其最拿手的破魂指时,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坏了!”

    谁不知道这廉貉最拿手的就是这破魂指,能将这低阶的术法炼到超越高阶术法的程度,在阴府,也是少有人能做到。

    但廉貉做到了。

    这一点,还不得不佩服廉貉这个人,此人善于钻研,无论是官术,还是这破魂指,别人学术法,十个都不嫌多,但廉貉这个人,据说是只专注于几个术法,所以他的破魂指才有所谓阴府第一这个称号。

    此刻看到廉貉突然暴起,对楚弦施展破魂指,便知道对方这是要破釜沉舟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楚弦这位圣朝的巡查御史在阴府堂会上被灭魂,那整个阴府的颜面会必然扫地,不光如此,现在圣朝仙官在阴府做客,如果真让廉貉得逞,光是后果就难以想象。

    但廉貉是处心积虑,抓准了时机突然动手,每一步都算到了,他们就算是想要阻拦,也绝对拦不住廉貉这一指破魂。

    已经是有判官闭上眼睛,显然,没人会认为楚弦这人官能抵挡住廉貉的全力一击,实在是廉貉的破魂指太厉害了。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廉貉就攻到了楚弦近前,而后者并不惊慌,仿佛早就料到廉貉会偷袭,居然也是同时攻出一指。

    同样是破魂指。

    破魂指对破魂指,下一刻,两指对撞,一声巨响,堂会旁边的桌椅瞬间被强横的力量蹦碎,只见一人惨叫一声,仿佛投城之石,轰然砸在了几丈之外的墙壁上。

    再看,这人居然是廉貉,此刻,廉貉的阴身鬼体已经是不稳,右手手指血肉模糊,此刻是垂落在旁,动弹不得。

    廉貉嘴角溢出黑血,可见他这一次受了多重的伤,对于鬼修来说,阴神鬼体同样重要,那是融合了魂体身躯,一旦被灭杀,等于就是被灭魂。

    可以清楚的看到廉貉脸上的惊愕和不敢置信。

    他刚落下,就有判官施展术法,便见廉貉脚下冒出道道黑色铁链,随后是将廉貉捆了个结结实实,不过此刻廉貉毫无反应,依旧只是怔怔的盯着不远处的楚弦,仿佛傻了一般。

    再看楚弦,伸出的手指此刻缠绕着阳炎之气,廉貉被打散的魂体在这阳炎之气下被灼烧成气,消散无踪。

    “我居然败了?”廉貉说完,又喷出一口黑血,显然是受创严重,不过他已经毫不在意,只是依旧不信他的破魂指居然会敌不过楚弦的破魂指。

    换做谁都会如此,自己最擅长,最自认为了不得的术法上,居然是正面被对方碾压,这种打击,简直比杀了他都难受。

    别说廉貉震惊,在场判官也都是不敢置信,廉貉的破魂指在阴府绝对是首屈一指,他们当中,单以破魂指对抗,怕是没几个人能胜过廉貉。

    楚弦不过是人官,居然能在破魂指的造诣上超越廉貉这种老牌判官,当真是让人称奇。

    而且楚弦的破魂指上,居然加持了阳炎之气,阴府术法,加持阳炎之气,居然是将原本的术法加以改进。

    即便只是改进,那也是了不得的事情,相对于墨守成规的廉貉,显然楚弦在破魂指上的造诣要更高。

    廉貉阴神鬼体受创严重,右臂整个废掉,此刻便是想要反抗也做不到,而且无论是在计谋和术法上都被楚弦碾压,对于一向自负的廉貉来说,无疑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所以从刚才开始,廉貉便是一脸死灰,再没有了原本的自负和得意,现在的他,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经过这一幕,所有人都知道廉貉完了,彻底的完了,当堂下杀手,若不是楚弦意外的技高一筹,那廉貉已经是得手了。

    再加上原本已经是证据确凿,所以哪怕是原本和廉貉是一伙的判官,此刻也只能是随大流,同意给廉貉定罪。

    “判官廉貉,违反阴府律法,肆意妄为,残杀无辜,按照阴府律法,革去判官之职,押往斩魂台,施斩魂之刑。”

    事情落定。

    哪怕是到了这一刻,依旧是有很多阴官没有反应过来,太快了,廉貉陨落的太快了,怎么说对方也是判官,属阴府高层,居然在这楚弦手里如此轻而易举的就被玩死,可见这楚弦的手段高明。

    如今结合之前的各种事情,有不少判官已经是猜出了一些端倪,至少可以肯定,楚弦从最开始主动被抓进阴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高明是高明,但最重要的是胆量。

    同样的计谋,换做是他们,他们自问是没这种胆量和胆识的,因为只要有一个地方出了岔子,那么结果怕就是另外一回事,稍不留神,丢的就是自己的性命。

    因而此刻,这些阴府高官看向楚弦,无一不是笑脸呵呵,心中还有着一丝惧怕。

    向来都是别人惧怕他们,今日,这些阴府的阴官却是集体被楚弦给镇住,给折服。

    当下,楚弦写了一封信,直接叫来一个阴府捕头,让对方将信送到尧光县府。楚弦虽不是阴官,但如今在阴府之内是判官大人都不敢得罪的存在,一个捕头哪里敢违命,而且楚弦叫来的捕头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抓捕自己的地藏捕头。

    此刻地藏捕头心情难以言表,当初他抓楚弦来的时候,当然是没有料想到会有今天,这位人官一个人,就搅的阴府天翻地覆。

    现在阴府的阴官,谁不怕这个楚弦?

    所以对方吩咐的事情,他当然不敢不办。

    楚弦的信,当天晚上就到了尧光县令温友泉的书案上。要说这温友泉,也是勤政之人,尤其是尧光县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这段时间几乎都没怎么好好睡过,也是因为府令大人就在尧光县内,所以他现在都是在书房休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