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大品丹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路上,楚弦知道聂玲之前那叫做‘鬼相’,也就是那颇为巨大,四肢着地,披头散发的恐怖样子。

    对于鬼修来说,鬼相是他们战力最强时的状态,当然,有鬼相,就由‘人相’,就像是现在,至少外貌上,没有那么的恐怖血腥。

    不过,还是不像人。

    当然,聂玲也在打听楚弦的底细,不过对于楚弦这种官场老油条来说,除非是他想告诉你,否则绕圈子扯来扯去,都不会说到正题上。

    片刻之后,楚弦听明白了,因为自己的恶鬼面具太像鬼面宗的弟子面具,所以聂玲实际上还是怀疑,不过她仔细看了楚弦的恶鬼面具,才知道不是。

    虽然大致相同,但一些细微之处还是能看出差别,毕竟哪里可能那么巧,会弄的一模一样。

    这一下,聂玲算是彻底的放心了。

    也是之前楚弦那千遁手吓着她,要知道厉鬼的血遁之术可是相当神妙的遁术,她一下能遁走千丈距离,按理来说是不可能抓到自己的。

    但之前,楚弦就是抓到她了,而且还能将她硬生生的扯回去,这手段,这神通,她别说见,就是听都没听说过。

    所以才要迫切的搞清楚楚弦的来路。

    “先生去天寿亭是做什么?那边,什么都没有,若是先生有时间,可来我们厉鬼门做客,相信以先生的神通手段,必然能成为我厉鬼门的贵宾。”这时候,聂玲开始拉拢了,这才是她的目的。

    不然,干嘛要好心的带路。

    楚弦不答应也没拒绝,反正是先到天寿亭再说,这一路深入万骨山,也是用去一些时间,直到穿过一大片枯骨林地,楚弦才看到前面有一个巨大的骨亭。

    那真的是用枯骨搭建起来的亭子,上面还写着‘天寿’二字。

    到了。

    楚弦知道,这里应该就是天寿亭。

    想不到还挺壮观,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修建起来的。

    “先生,前面便是天寿亭。”聂玲开口说道,女鬼修心中无奈,这位厉害无比的鬼修居然是口风这么严,一点都没有泄露出她想要的东西,不过这种事,她也不敢硬逼,人家是真的强,自己也只是试试,看能不能为厉鬼门拉拢一个帮手,能,自然好,不能,她绝对不敢强求。

    楚弦此刻是仔细打量这天寿亭,这骨亭明显要更大,说是一个大殿都可以。

    就是不知道那大品丹兽现在是不是就在这里,又或者,还没来?

    楚弦觉得后一种可能性不大。

    他既然来找丹兽,当然是已经摸清楚丹兽的习性,这小东西虽然胆小如鼠,但也懒惰,尤其是喜欢睡觉,因为它的丹气,是要通过长时间的睡觉才能积累起来的。

    一般喷一次丹气,这小东西就得休养生息十年,甚至二十年。

    所以才说那大品丹气珍贵。

    本来这种丹兽就少之又少,而且一旦喷过,就得再等十年二十年,如果不是有天大机缘者,又如何能得到大品丹气?

    既然已经到了天寿亭,楚弦也不需要这聂玲在旁边碍事了,所以便道:“谢谢你带路。”

    那意思就是这里没你的事了,请便吧。

    女鬼修聂玲如何听不出来,她只能是道:“先生,我们厉鬼门就在天寿亭往东十里地,若是先生有空,得来厉鬼门做客,厉鬼门上下必会款待先生。”

    楚弦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如此,女鬼修这才告辞离去。

    接下来就剩下楚弦一个人,便施展手段,在这天寿亭周围寻找大品丹兽的踪迹,当然在找之前,楚弦是仔细回想这丹兽的习性,此灵兽灵巧无比,会给自己筑窝,所以肯定不是直接能看到的。或许是楚弦机缘所在,这找了片刻,居然还真有发现。

    既阻碍天寿亭的顶子上,有一个用小骨搭建的巢穴,楚弦爬上去探头一看,就看到里面睡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找到了!”

    楚弦激动无比,他没想到,居然会如此的顺利,本以为要找这丹兽,还得花费几日时间,甚至可能如果运气不好,还找不到。

    这下找到,楚弦宽心的同时,也是在考虑是否立刻将这丹兽抓住。

    丹兽乃是天地灵物,十分奇特,没有喷出大品丹气之前好抓,可一旦喷出大品丹气,丹兽就会化身虚无,直接遁走,而且就算是千遁手也抓不回来。所以这世上还没有谁能圈养丹兽,一旦对方喷出丹气,那谁也别想再抓到它,除非是再等上十年二十年,等它再积蓄出足够的丹气才可。

    眼下,楚弦观察,这熟睡中的丹兽身上的丹气,似乎已经快要达到饱和。

    这饱和的丹气和非饱和的丹气,在对金丹的淬炼上效果那是天差地别,甚至可能相差十万八千里去。

    所以楚弦当然是想等着丹兽积蓄到足够的丹气,饱和之后,才抓它。

    就以楚弦观察,自己来的时候那是刚刚好,这丹兽身上的丹气距离饱和也只差了一点,或许日内就可以达到饱和。

    “不就是日,我等。”楚弦知道心急吃不着热豆腐,所以不急,而是想法子悄悄在这巢穴周围布置下阴阳盘丝剑,阴阳盘丝剑,可组成网状,将这巢穴整个罩进去,到时候这丹兽醒来,就可直接将其控制住。

    楚弦的算盘那是打的极好,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楚弦在这天寿亭等到第三天的时候,出了岔子。

    倒不是楚弦这边,而是天寿亭周围,从刚才开始,就不断聚集了鬼修,数量还挺多。

    楚弦躲在天寿亭顶上,看的清清楚楚,一开始,还以为是冲自己来的,结果再看,又不像。

    这些鬼修明显是分作两派。

    一派是各种厉鬼模样,吊死鬼,淹死鬼,断头鬼,直到楚弦看到那个熟悉的女鬼修聂玲的影子后,便知道这帮鬼修,应该就是来自厉鬼门。

    而另外一派,却是和自己的打扮很是相似,黑魂死衣,不管高矮胖瘦,都带着一个黑色的恶鬼面具。

    正是之前聂玲所说的鬼面宗。

    这两个鬼修宗门显然是互相对立,此刻居然是双方聚众到此,估摸肯定不是好事,怕是一言不合就会火拼。

    按理说,他们火拼,就算是杀的再厉害,也与楚弦没有关系,楚弦大可不必理会,甚至是还可以看看好戏。

    可问题是,楚弦这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

    自己守了三天的丹兽,眼看就要丹气饱和,那么如果在这节骨眼上,沉睡的丹兽被这两帮鬼修给吵醒了,那可就太可惜了。

    饱和的丹气可遇不可求,这种时候,楚弦当然不会让这两帮鬼修搞黄了自己的好事。

    与此同时,那边厉鬼门和鬼面宗已经是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便见一个穿着血红色道袍的鬼道士这时候开口道:“鬼面宗,你们是欺鬼太甚,趁着我们门主不在,便三番五次的挑衅,这段日子,我们厉鬼门的弟子被你们灭了十几个,今日你们鬼面宗若是不给个说法,那咱们便鱼死网破。”

    这边说完,那边鬼面宗一个鬼修森森一笑:“几个废物而已,灭就灭了,更何况,我们鬼面宗行事历来如此,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别说几个厉鬼弟子,再过几日,杀上你们的山门,那又有何难?”

    狂妄,这话说的已经是相当狂妄。

    厉鬼门的鬼修自然是个个愤怒,不过显然,以实力来看,对面鬼面宗要更厉害,所以人家是有狂妄的本钱。

    这种宗门之间的恩怨利益,楚弦是懒得过问,但对方这么大呼小叫,还要动手,那肯定不行,反正丹兽自己醒来之前不行。

    所以楚弦准备干涉了。

    一个厉鬼门的鬼修此刻面露凶色,这厉鬼衣衫染着斑斑血迹,脸上却像是刚从面缸里蘸过一样,那白的简直渗人,就看这厉鬼准备开口说话,而且肯定声音不小。

    便就在这时,一道符篆闪电一般飞过来,封住了这厉鬼已经张开的大嘴。

    “禁言咒!”

    被封住嘴的厉鬼,那嘶叫声根本没发出来,而且它是惊慌无比,想要撕扯下符篆,却发现,根本扯不下来。

    “谁……”最开始那血衣道士刚要大喊,结果立刻是步了刚才那厉鬼的后尘,嘴上同样被贴了一张禁言符篆。

    他也失声了。

    这一下厉鬼门上下都是震惊无比,个个是面色大变,对面鬼面宗的鬼修则是大喜,结果一个鬼修刚笑一声,同样是被符篆封嘴,而且哪怕是带着恶鬼面具,一旦被贴上符篆,同样是发不出丁点声音。

    “在亭顶上。”鬼面宗一个高手立刻是察觉,随后猛然跃起,不过很快,他就以更快的速度落下,被一个人捂着嘴,狠狠按在地上。

    便见楚弦压着对方的恶鬼面具,然后将手指放在嘴唇位置。

    “嘘,声音小一点。”

    这话是楚弦压低声音说出来的,在这种场合,这种环境下,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两派鬼修都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个将鬼面宗三当家的按在地上,然后突然出现的鬼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