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九十章 声音小一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楚弦穿着太像鬼面宗的鬼修,所以鬼面宗那边的人都愣住,不敢轻举妄动,而厉鬼门则是暗道,对方这是要窝里斗?

    只有聂玲看到楚弦之后大喜。

    实际上,这两帮鬼修约在这天寿亭决斗,便是她的主意,厉鬼门不如鬼面宗,如果正面拼杀,绝对会吃大亏,而聂玲在厉鬼门里的地位不低,想起三日之前那个高手,很可能还在天寿亭,所以她便和鬼面宗约定在天寿亭决斗。

    她就是希望,那位高手还在,而且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出手帮一下厉鬼门。

    这时候厉鬼门中鬼修还要说话,聂玲却是主动拦住,然后同样小声道:“先生说了,声音小一点,你们就声音小一点,谁再敢大声喧哗,必然严惩。”

    虽说聂玲也不知道为何不能大声说话,但她见识过楚弦的本事,所以别说只是不让大声喧哗,便是再古怪的要求,她都会让门中鬼修遵从。

    只要能博取这位高手的好感。

    厉鬼门这边有聂玲约束,所以没有鬼修再敢大声喧哗,但鬼面宗那边可没有人约束,所以当下是热闹了。

    一开始的确是被震慑住了,但等到这些鬼修反应过来,立刻是有人高声喊:“放了三当家!”

    不过这位鬼修也只喊了这么一句,就被一道符篆砸在脸上,直接打飞出去数丈开外,这次,楚弦在符篆上加持了千斤咒,所以力道十足。

    楚弦是真怕丹兽被吵醒,所以这时候也是动怒了。

    说起来,无论是鬼面宗还是厉鬼门,这些鬼修都不算是弱者,但楚弦更强,原本的楚弦,就能压过他们,更不用说得了地仙之祖传承之后,那术法境界简直是无人能及。

    不过倘若这些鬼修一拥而上,楚弦也不好应付,所幸楚弦并没有下杀手,很有分寸,而且突然出现,双方都忌惮,所以倒是不担心会被两帮人马一起围攻。

    “不要大声说话,听不懂吗?告诉你们,不准说话,别乱动,不然后果自负。”楚弦恶狠狠的威胁一句。

    若是没有动手前,这威胁的话对方只会当做是放屁,但楚弦轻易给几个鬼修禁言,而且还一手打翻鬼面宗三当家的,这份本事着实厉害,所以也是镇住了众人,当下还真没有一个鬼修再喧哗。

    “这就对了!”楚弦仔细感应了一下丹兽的情况,这小家伙睡的还挺熟,这让楚弦放下心来。

    楚弦自然是为了确保熟睡中积蓄丹气的大品丹兽不被打搅,不过其他人并不知道,突然冒出来的这个神秘高手,当然是让他们所有人都忌惮,更是猜忌对方来历。

    此刻,无论是鬼面宗还是厉鬼门,都不敢乱动,更是不敢大呼小叫。

    楚弦乐的如此,他低头看了一眼还被自己压着的三当家,看对方似乎没那么激动了,便将其扶起来,然后小声道:“这位道友,对不住了,只要你们不大声喧哗,悄悄的,就没有事。”

    居然还道了歉。

    那位三当家带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但肯定不会是一脸淡定。

    现场是一片安静,两帮鬼修互相看着,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那鬼面宗的三当家上下打量了楚弦一眼,想了想,居然也是小声道:“道友是何人,为何穿着与我们鬼面宗如此相似。”

    “巧合,完全是巧合。”楚弦说的是事实,他哪里知道这黑魂死衣和恶鬼面具是鬼面宗的标配。

    “那你是厉鬼门的鬼修?”三当家又问了一句,楚弦自然摇头:“不是,不是,我和厉鬼门没有丁点关系,和你们鬼面宗也没有渊源。”

    “那你管什么闲事!”三当家气急,一开始他还真以为这来历不明且修为高深的鬼修是厉鬼门请来的帮手,此刻知道不是,当下是大怒,声音不自觉的大了一些。

    楚弦似乎感应到大品丹兽翻了个身,顿时吓得是心头一跳,立刻是一巴掌,将三当家再按到地上。

    “让你小声一些,小声一些,你是聋子吗?”楚弦带着杀气,若是对方胆敢惊扰到丹兽睡觉,坏了自己大品丹气,那楚弦真有心思灭了这个什么狗屁鬼面宗。

    说实话,无论是鬼面宗还是厉鬼门,说是一个鬼修宗门,但实力却是不值一提。

    随便一个挑出来,都不是楚弦的对手,更何况,这个三当家的修为,也就比那聂玲稍微强了那么一点点。

    就算是大当家,楚弦也不怕,以楚弦的估算,那大当家最多也就是等同于内敛金丹的神关境大成的术修。

    以现在楚轩的本事,对上神关大成者,也绝不落下风,鬼面宗尚且如此,那厉鬼门就更不值一提了。

    所以说,只要有实力,那任何时候都能说一不二。

    被屈辱的再次按倒,三当家感觉他当家的面子是彻底没了,心中虽然恼怒怨恨,但他说话还真不敢再大声。

    此刻他道:“这位道友修为高深,术法精湛,可既和我们两派没有关系,又何必掺和我们的事情?”

    这句话,说出了在场不少鬼修的心声。

    简练一点就是说,这和你有关系么,你多管什么闲事。

    楚弦这时候所想的却是如何不暴露丹兽的前提下,将这两帮鬼修弄走,所以是道:“两派既有恩怨,那是应该解决,这样,你们换个地方,换个地方,我绝不掺和。”

    只要不在这天寿亭,你们便是杀的再惨烈,楚弦也是懒得去管的。

    不过那三当家也不好糊弄:“那为何不是道友你挪个地方?更何况,我们打我们的,道友两不想帮便好,莫非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那边鬼面宗的鬼修这时候都是心中一叹,暗道三当家这追根问底的脾气又上来了,这时候明显人家这位高手更厉害,激怒人家,万一对方下杀手,那可如何是好?

    实际上楚弦还真想过,不过自己动手,那还不是要有大动静,依旧会惊扰到丹兽,所以不能动手,不能喧哗。

    “你们走不走?”楚弦略带怒意。

    倔强的三当家摇头。

    楚弦知道不能继续问了,再这么说下去,最后肯定会动手,所以是换了个套路。

    “厉鬼门那边谁是带头的?”楚弦问了一句。

    很快,那边那个浑身鲜血道衣的血衣道士鬼,还有聂玲走了过来。

    “先生好。”聂玲撤去鬼相,以人相示人,很是有礼。

    “聂护法,你认识他?”血衣道士鬼小声问了一句,聂玲点头:“前几日与先生有过一面之缘。”

    听到这话,三当家的心提了起来。

    而楚弦下一句就是:“你们一个鬼面宗,一个厉鬼门,有什么恩怨?不妨说出来听听,没必要见面就打打杀杀,有话好好说啊。”

    对方不愿意这么离开,但也不能让他们打起来,所以楚弦开始想法子拖延时间,至少是不能惊扰丹兽沉睡。

    两个鬼道宗门的恩怨,显然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当然一些小仇小怨也不值一提,也是楚弦之前表现出了压过两派鬼修的手段和神通,所以此刻,鬼面宗和厉鬼门还真的互相说了起来。

    楚弦仔细听着,最后明白了。

    这两个鬼道宗门最大的矛盾还是在于修炼资源的争夺上,便如同争权夺利,这附近有一个阴泉,历来是两个宗门争夺的焦点。

    对于鬼道宗门来说,这阴泉便如同人族宗门的灵脉,一条上好的灵脉对于宗门的价值,那自然是毋庸置疑,可以说,掌握了这种修炼资源,就等于是掌控了一切。

    可想而知,对于这阴泉,无论是鬼面宗还是厉鬼门,那都是势在必得,绝对不会放弃的,就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双方势同水火。

    “阴泉啊。”楚弦知道这果然是一个不好调和的事情,毕竟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放弃,其他的小仇小怨好说,唯独这件事,最是棘手。

    不过对于楚弦来说,这件事虽然棘手,却也不是没有解决之法。

    当下楚弦想了想道:“我且问你们,你们两派谁强谁弱?”

    这时候鬼面宗三当家很是自傲道:“那自然是我们鬼面宗,他们厉鬼门根本不值一提。”

    “三当家小心祸从口出,我们厉鬼门整体上是不如你们鬼面宗,但真打起来,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血衣道士鬼不服气道。

    眼看这两派又要吵起来,楚弦立刻阻止。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再和你们说最后一遍,说话,声音要小。”楚弦咬牙切齿,这下三当家和血衣道士鬼都是吓了一跳,当下声音放小,连说知道了知道了。

    楚弦这次也是直接取出一把刀,这刀属鬼器,名为斩鬼刀,上面煞气十足,血气刺鼻,将刀插在地上后,楚弦道:“一会儿谁再大呼小叫,我一刀一个,管杀不管埋。”

    这下双方是记下了,之后说话,果然是没有再提高声音,都是小心翼翼,虽然他们很好奇,为何说话都要小声。

    楚弦这时候问:“三当家,你们若是和厉鬼门火拼,将他们彻底剿灭,怕是也不可能毫发无损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