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黑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耸动鼻子,他以元神之体感应了一下,然后喃喃自语:“应该不是狮王的气息,虽说我经常将狮王吹到天上,说他是阴兽第一,王者至尊,但他的气息,绝对没有这种震慑力。”

    很快,楚弦发现了另外一种气息。

    不是双头鬼蟒,不是碧眼狮王,是第三种气息。

    这第三种气息虽然微弱,但却是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简单来说,这是一种怪异的香味,有点像是某种花草香味,但要更复杂。

    楚弦分辨不出这是什么东西留下的气息,眼下事情有些出乎预料,有些诡异,楚弦一时之间也是毫无头绪,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所以是先将那双头鬼蟒的内丹挖出来收好,如此一来,布阵所用的材料已经是集齐。

    可狮王依旧是下落不明。

    单靠那一点点气味,根本找不到踪迹,更何况楚弦也不擅长以气味的追踪之道。

    便在楚弦一筹莫展之际,远处突有响动,声音很大,仿佛巨石蹦碎的声响,在这深渊之地听上去,便如同响雷一般。

    楚弦立刻是被惊动,思绪片刻,向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赶去。

    现在这种情况,楚弦没别的法子,所以上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也好,说不定就会有新的发现。

    这时候楚弦也明白,他只能尽力而为,如果实在是找不到狮王,那就只能自己先退回去,素兰圣地那边,剩下的阴气维持不了多久,需要尽快布阵,这也是碧眼狮王的夙愿,楚弦必须要完成。

    当然,这是后话。

    此刻楚弦向前急奔片刻,便看到前面一个庞然大物正快速朝着自己这边跑来,定睛一看,赫然是一头双足鬼暴龙。

    这鬼暴龙后肢可直立行走,粗壮无比,前肢却是瘦小,配上巨大无比的身躯和脑袋,带着一种暴虐之气。

    尤其是这鬼兽口中獠牙尖齿,仿佛一排一排的利刃尖刺,每一根都长有数尺,若是被一口咬住,无论肉身魂体,都得被瞬间撕碎。

    看到这庞然大物扑过来,楚弦自然是吓了一跳,不过这里避无可避,楚弦立刻是凝结出四气斩魂刀,打算拼死一战。

    谁料这恐怖无比的鬼兽压根没有理会楚弦,而是从旁边快速跑过,或者说,是在逃。

    这头巨大无比的鬼兽,居然是在逃,发现了这一点的楚弦自然是相当吃惊,便就在这时,一团黑发突然飞掠过来,仿佛道道铁针,直接将那暴龙鬼兽后颈刺穿,这头庞然大物立刻是惨叫一声,倒地挣扎。

    这时候,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发生了。

    周围不知从什么地方,蔓延过来密密麻麻的黑色头发,仿佛黑发之海,将那鬼兽瞬间吞没,只是几个呼吸之间,黑发散去,只留下破碎残尸,已经是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楚弦看的是心惊肉跳,身体僵硬,那黑发此刻就游走在周围,身子能感觉到一些发丝触碰到自己手臂上,那感觉冰凉当中还偷着一丝柔软,可楚弦此刻是偏偏动弹不得。

    他是不敢乱动,生怕这些如海一般的黑发突然暴起,将自己也给撕了。

    楚弦的本事在内炼金丹,达到神关巅峰之后,已经是有自保之力,就算是绝大部分阴府的判官,也绝对不是现在楚弦的对手。

    可是在这极阴深渊,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就说刚才那鬼暴龙,实力就远超现在的自己,而就是如此凶猛的鬼兽,在这些黑发手里,居然也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眨眼之间就被灭杀了。

    黑发的实力达到何等境界,已经是完全超出了楚弦的应对范围。

    所以自己这点斤两,还是最好不要招惹拥有这些黑发的存在,那是找死。

    好在这些黑发似乎也‘看不上’弱小的楚弦,慢慢在周围消散,楚弦等了许久,直到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后,这才慢慢的,僵硬的扭头看向身后。

    楚弦本以为自己身后什么都没有,但扭头之后,却是元神一荡,就在楚弦身后不过一尺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女子,黑色的长发垂地,虽是容貌上上佳,却透着一种冰冷,一种死气,此外,她身无寸缕,肌肤雪白,与这周围昏暗和她自己头发的颜色,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那对比是如此的强烈,让她的身体看上去甚至还有一种耀目的光芒。

    女子脚下全都是黑发,仿佛她是从黑发当中钻出的人。

    楚弦心乱如麻,这女人什么来路,什么时候站到自己身后的,根本不知道,但她那一头长长的黑发,却是看上去那么的眼熟。

    不就刚才轻易弄死那鬼暴龙的黑发么?

    意识到这一点的楚弦下意识就要逃,不过楚弦忍住了。

    他知道自己再快,也快不过刚才得鬼暴龙,连鬼暴龙都那么容易被追到,被撕碎,自己不可能比鬼暴龙坚持更长时间。

    所以逃的话,必死无疑。

    那不如不逃,若是对方动手,自己正面应敌,便是不敌,也有出手的机会,说不定,四色斩魂刀能创造奇迹。

    楚弦这时候没有一点慌张,更没心思欣赏这怪物那看似完美的身体,他在推算一切可能的结果,毫无疑问,就以刚才那黑发所展现出的破坏力,常规手段,没有丝毫胜算。

    四色斩魂刀没用。

    或许,火有用。

    毛发惧火这是常识,而且别的鬼雾是阴魂,不可能施展火焰法术,楚弦是元神之体,自然是可以施展出来。

    一会儿若是黑发攻来,以阳炎之术制造火海,应该能出奇制胜,这世上,再强的东西都有弱点,鬼暴龙虽强,却不会运用火焰,所以被撕碎,魂飞魄散,自己会火焰术法,就绝对不会步那鬼暴龙的后尘。

    楚弦这时候发现,自己比以往更沉稳,哪怕面对的是远超自己现在能应对的对手,例如鬼仙一级,自己都可沉稳应对。

    虽说阳炎火术未必就有用,但至少给了楚弦一种保障。

    但接下来,楚弦没有等到对方这怪物的攻击,这个深渊女鬼,就这么看着楚弦,带着一种好奇。

    楚弦没有看错,的确是好奇,对方居然是带着一种好奇之色。

    敌不动,我不动。

    楚弦也只能杵着,就这么和对方干耗。

    过了许久,就在楚弦认为接下来还会这么耗下去的时候,深渊女鬼说话了。

    她居然会说话,这是楚弦没想到的事情。

    “你不属于这里,我之前看到了,你是从外面进来的。”深渊女鬼声音里带着一种生涩,有点像是不经常与人交流的那种,

    不过对于楚弦来说,对方能说话就好,至少说明能沟通。

    这深渊女鬼绝对是超越鬼仙的存在,真动手,楚弦知道自己下场和那鬼暴龙一样,甚至还不如,而对方既然没有一见面都动手,便说明是有沟通的可能,有沟通,就有转机。

    这是楚弦的经验之谈,再厉害的敌人,只要有得谈,便能从中周旋,或保命、或立身、或乱中取利。

    唯一要注意的是保持冷静,一旦因为恐惧而失了方寸,就很可能因为说错话做错事而丢了性命。

    就像是这深渊女鬼故意暴露身体,便不可斜视,还有,对方刚才是在询问,所以楚弦最好回答。

    楚弦此刻点头:“是刚来。”

    “外面有什么?”深渊女鬼问了一句,与此同时,双目向上看去,看着深渊上的出口,眼神中有一丝向往。

    对于这个问题,就不容易回答了。

    因为这个问法太过宽泛,外面有的东西太多了,怎么可能一一描述?所以遇到这种问法,回答的方式也有很多,还可以反问,加深交流。

    楚弦可以肯定,自己和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的反应绝对不一样,其他人肯定会不知所措,或许也会想到探寻着深渊女鬼的想法,或者是想,对方是不是耍弄自己?

    不过这一点,楚弦经过观察,肯定可以排除了。

    深渊女鬼流露出的那种向往和好奇,不是装出来的,更不是演的,这一点楚弦可以确定,各种细节都可以印证这一点。

    而且对方没有杀自己,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

    鬼暴龙不是从外面来的,所以,死了。自己是,所以活着。

    这样的话,楚弦若是依旧保持一问一答,万一对方无话可问,觉得尴尬,想要杀个人乐一乐,岂不是自己找死?

    所以,不能这样,就算是面对深渊女鬼这超越鬼仙一级的恐怖存在,楚弦也打算掌握主动。

    这是楚弦的性格,也是他的处事方式。

    所以这一次楚弦打定主意,至少是在谈话上,要掌握主动性。

    于是楚弦反问一句:“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深渊女鬼显然一愣,估摸是没想到一个可以随意捏死的蝼蚁,居然敢反问自己这句话,难道对方不知道,有的时候,一句话说不对,就会影响生死?

    女鬼看着楚弦,对于楚弦来说,虽然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但仿佛是过去了几年一般。

    最后,女鬼叹了口气:“若是能上去,我还需要留你性命,还需要问你吗?”

    果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