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教化墨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碧眼狮王显然愤怒无比,不过也是无计可施,虽说他碧眼狮王实力强横,和道仙一般,但西渊之主太过强大,他不是对手,所以这时候再怎么愤怒也没法子。

    楚弦这时候抬手,从黑暗当中立刻是爬出一头鬼兽。

    这鬼兽模样怪异,仿佛多节虫,如果不注意看,甚至以为是几节粗长的枯木,在实力上看,这多节鬼虫也只是比碧眼狮王稍逊一筹,可如今,这头堪比鬼仙的鬼虫兽居然是老老实实爬过来,俯身在楚弦身前。

    楚弦跳到其背上,轻轻拍拍,这多节鬼虫便快速爬动,即便是在这险要的深渊之地也能如履平地,片刻之后就到了西渊之主的巢穴所在。

    楚弦跳下虫背,迈步走了进去。

    这里的岩壁已经是画满了各种图画,自然都是出自楚弦之手,除了画作,还有很多楚弦书写的书籍,用层层兽皮记载。

    此刻,在深处,一道人影正坐在岩石上,翻阅手中的兽皮书籍。

    这人影周围,是一地黑发,层层叠叠,有的还在蠕动,仿佛有生命一般。

    此刻,这人影已经不似十几天前那般赤身裸体,而是以术法将魂力变化成魂衣,穿在身上,相比而言,多了一份庄严。

    这人影自然就是西渊之主墨琳。

    她的黑发,遍布超过深渊一半的区域,而在这周围十几里范围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可能不被她察觉。

    自然楚弦的到来,她早就知道。

    十几天的相处,虽说两人说话的次数极少,两只手都数的过来,但却是极为熟悉彼此。

    楚弦知道,十几天的时候,墨琳已经是掌握了自己所知道绝大多数的学识,这种学习的速度那是绝无仅有。

    不过楚弦所说的话,所写的书,所画的图,那都不是胡乱提供的,楚弦又焉能不懂潜移默化之法。

    墨琳性格暴虐,喜怒无常,那就想法子改变。尤其是最近楚弦让墨琳看的,都是自己所写的‘政论’,当中自然是加入了楚弦的想法和观点,至于队墨琳的改变有没有效果,楚弦不需要问,已经是从她不愿再裸露身体就可以看出来。

    那就是有效果。

    从某种程度来看,西渊之主墨琳和学堂当中的学童没什么区别,哪怕是存活了无数年月,实力强横,也依旧可以潜移默化来改变,因为对深渊之外,墨琳的认知极少,所以可以塑造,但这种‘塑造’是具有唯一性的,不可逆的过程,便如瓷器在入火窑之前,是可以随意塑性,想要做成什么样子,就可以做成什么样子,可一旦在火窑中烧过,那么就不可能再改变,强行改变的结果就是破碎。

    所以说,楚弦绝对自己很幸运。

    他有机会塑造这位西渊之主,而且对方是乐于接受,以前不是没有人遇到过这种机会,只不过他们不是楚弦,他们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或者还没成功,就因为不了解这位西渊之主,从而丢了性命。

    授人予鱼也要讲究方式方法,有的时候需要言传身教,但面对墨琳,绝对不可用言传身教这种方法。

    之前的人就是死在这上面。

    楚弦尽量不说话,用的是书,用的是画,尽量少与这位西渊之主面对面,这样一来,教授就成了单方面的,楚弦这一方就拥有绝对的‘主导权’,毕竟书本和图画是单方面的传递学识,也就不给墨琳制造‘动手’的机会,当然,这对书本的内容有极高要求,至少是要让人挑不出什么明显的毛病。

    这一点,楚弦能做得到。

    在楚弦看来,只要熬过前几日,以墨琳那绝无仅有的学习速度,这种‘塑造’的速度同样也会更快。

    碧眼狮王着急,楚弦又何尝不急?

    只是这种情况是急不来的,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乱来,只能是找死,以墨琳的手段,根本不存在逃出深渊的说法。

    逃走,楚弦也想,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守着极阴深渊的深渊之主,可不只是墨琳一位。

    如果真的贸然逃离,就算躲过墨琳,也绝对躲不过另外两位深渊之主,鬼巨人和荒骨,那都是和墨琳一个级别的怪物,所以没有把握且冒险的事情,绝对不能做。

    碧眼狮王修为是高,但真遇到困境,绝对没有楚弦这两下子。

    还是那句话,谋而后动,知己知彼。

    楚弦这段时间游走极阴深渊,靠着西渊之主这尊靠山,着实是耀武扬威了一把,在碧眼狮王眼中楚弦是耀武扬威,乐不思蜀,可实际上,楚弦是在打探情报。

    各种的线索,包括楚弦所了解的事情,已经是让楚弦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虽说是猜测,但楚弦觉得自己是有七八成的把握,这次回来,是为了找墨琳印证一些事情。

    有些事情一旦印证,那么楚弦的猜测,就可以提升到九成以上。

    此刻,西渊之主专注于手中的书本,哪怕楚弦靠近她到非常近的距离,她都没有抬头去看。

    可以说是不屑,也可以说是信任。

    楚弦这一次伸手凝结正气笔,就在岩壁一个空白之处画了一幅图。

    图中,乃是一个鬼物离开深渊的一幕,楚弦画技高超,几笔落下,已经是能看的相当清楚了,又加了几笔,更是详尽。

    画中鬼物带着一种圣气,鬼相森严,极有特点。

    画完之后,楚弦没走,而是站在一旁。

    许久之后,西渊之主这才抬头看了楚弦一眼,随后目光落在那一幅新的壁画上,上面一个鬼相带着圣意的鬼物正从深渊内,走出深渊之外。

    画作简单,但惟妙惟肖。

    看到这一幅画,墨琳明显是一愣。

    “你见过东渊鬼啼?”墨琳问了一句。

    楚弦摇头:“听人说过,凭着想象画出来的。”

    “没有意义的画就不要画了。”说完,墨琳低头,继续看书。

    楚弦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这位西渊之主变了。

    若是在十几天前,这一幅没有意义的画十有八九会惹来杀身之祸,但是现在,墨琳也只是责备一句,仅此而已。

    楚弦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将写好的书籍递上。

    又是十几日过去。

    墨琳在这种海量学识的灌输之下,已经是和之前有了太多的变化。

    这段日子,西渊之主没有再凭着她的喜好灭杀鬼兽,就像是一个对外界一无所知的孩童,经过数十年苦读,经过数十年人生经历的沉淀,变得成熟一样。

    西渊之主,也变‘成熟’了。

    换做是旁人,绝对想象不到,一个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而真正见证这个过程的,只有楚弦一个人。

    哪怕是深渊当中最熟悉西渊之主的人,例如另外两位深渊之主,也绝对想象不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西渊之主墨琳已经是被楚弦潜移默化一般,‘改造’成了另外一个人。

    这个过程,乃至于墨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这位强大无比,屠鬼仙如屠狗的深渊之主一开始只是对深渊之外的事物好奇而已,而且,也仅仅是好奇,并非是非要知道,就像是之前被她抓住的外来人,几乎在说出一些东西之后,就让她觉得无聊,所以,被灭杀了。

    这一点,楚弦是提早察觉。

    所以如何借由对方那一点点的好奇心,激发对方的兴趣,乃至于不断的挖坑,让对方跳进去,沉浸其中,这是最困难的。

    好在,楚弦是精于此道。

    一部《江山河志》,解决了这个问题。

    要知道江山河志那是传世之作,不知被多少人当做必读经典,更是有太多太多的学子、文士、百姓、官员,乃至于鬼神妖魔秉烛夜读,简直就是废寝忘食。

    这是因为楚弦在撰写时,用了技法。

    同样一件事,用了技法描写,就要更深入人心,更加吸引人,便如写文试,介绍一地人文,便以一个学子为切入点,写他屡试不中,写他坚忍不拔,写他更被恶霸欺负,读到这里,谁都会想看他金榜题名时的风光,谁都想看他上位之后,如何对付曾经欺辱过他的恶霸。

    这便是楚弦的一些‘小技法’。

    这种技巧可以说是百试不爽,即便是西渊之主墨琳,也是被这种她以往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东西给吸引住了,所以才能在两天之内,读完整部《江山河志》,而且是牢记于心。

    有了这个敲门砖,后面诸如政论,谋术,同样精彩,同样是看的墨琳如痴如醉,要么说有些事情,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楚弦善于写书撰文,所以用他最擅长的来应对,倘若来的不是楚弦,而是一位擅长说书的先生,那么不需要动笔,只靠一张嘴,就可以给墨琳‘洗脑’,将她‘教化’。

    十几天前,楚弦在墨琳看着自己的画说出‘东渊鬼啼’四个字的时候,楚弦就想到了一个惊天计划。

    这计划,换做以前,楚弦是想都不敢想的。

    而且毫无疑问,这种事情,是前世没有发生过的,这么做会引发什么后果,楚弦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成功,对于自己来说便有天大的好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