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零三章 一线生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这一线生机,也是唯一能化解这件事的可能。

    那便是地皇开口,赦免狮王。

    地皇乃是阴府之皇,圣朝管不到阴府的地方,地皇能管,而且地皇对阴府有绝对的掌控力和威慑力。

    甚至,可以从一定程度上,不按照阴府律法来行事。

    地皇有这个权利,这也是写入阴府律法第一页的内容。

    之前的地皇寂灭,所以,必须要有一位新的地皇诞生,而且这位新的地皇,要替狮王说话,以地皇之权,赦免狮王。

    这就是楚弦想到的唯一化解之法。

    ……

    云龙城府,府令书房之内。

    楚弦连夜书写书信,对于现在的情况来说,对于楚弦来说,时间紧迫。之前在素兰圣地,大殿府君直接以强横之势,抓走了碧眼狮王。

    楚弦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却无能为力。

    临走时,大殿府君看了楚弦一眼,那眼神中包含的东西可就多了,最明显的就是挑衅。

    所谓,你奈我何?圣朝又能如何?

    楚弦胆子很大,也当场回敬一个眼神。

    很简单,走着瞧。

    和大殿府君,和鬼仙高手叫板,楚弦不是疯了,也不是狂妄,而是迫不得已,他必须这么做。

    楚弦知道,大殿府君,也希望他这么做。

    因为这样,才对,因为这样,才能暂时保住狮王性命。

    楚弦必须要表现出斗志,因为在这一场他必输无疑的博弈里,对方就是要他这种不服输的斗志,因为越是如此,等楚弦输的一败涂地的时候,他们,阴府的那些阴神们,才会越兴奋,越解气,越得意。

    阴府的鬼仙阴神们,他们唯一不知道的是,楚弦并非没有办法,狮王,也不是必死无疑,至少,还有那么一线生机。

    按照楚弦推算,最多两日,或者一天不到,狮王就可能会被定罪斩魂,所以楚弦是连夜赶回来,开始谋划。

    现在楚弦做的,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无论是常人,甚至是道仙,若知道楚弦要做什么,绝对都会摇头。

    但这种事,楚弦必须要做,而且一定要做成。

    推举西渊之主墨琳作为新的阴府地皇,这件事不光是难度大,而且楚弦绝对不能在这件事上,表露出他自己。

    也就是说,无论这件事成功也好,失败也罢,楚弦的名字,都不能楚弦在明面上。

    但偏偏,这件事,楚弦要做幕后,隐藏最深的那个推手。

    这对楚弦的要求,可想而知。

    还是那句话,最高明的谋略,不是逆天而行,而是顺势而为,要看清大势,然后暗中推波助澜。

    西渊之主墨琳那边,楚弦还没有把握,这件事,不能命令、不能指使、不能明显的引导,还得要让墨琳自己有争夺地皇,掌控阴府的念头。

    圣朝那边,大同小异,也得让圣朝有推举新地皇的念头,同时,不能让仙官们认为,这件事和自己推波助澜。

    这两件事,都得做到。

    头一件事,楚弦得再去一趟极阴深渊,想法子培养、激发西渊之主墨琳上位的念头。后一件事,则要借力,从而推波助澜。

    所幸楚弦有前世的记忆,知道一些圣朝上位者的想法,尤其是朝会和首辅阁的治理天下的大方向。

    立新地皇的念头,圣朝上位仙官当中也有不少人在想,在运作,楚弦得想法子将这一股力量引出来,然后引到墨琳身上。

    如何做,楚弦已经是有了他的计划。

    成功与否,必须算无遗漏,而且,运气也必须要好。

    此外,这件事楚弦得有一个帮手,这个帮手官位可以不高,但至少要有资格参加圣朝朝会议事,还有最重要一点,这个帮手,一定是值得信任的人。

    万幸,楚弦还真有这么一个帮手。

    ……

    京州之地,吏部,郎中府。

    部司郎中,那都是四品官位。

    前月刚刚得到吏部司郎中任命的崔焕之正看着一封密信。

    信,是楚弦写的,刚刚以千里飞鹤传书之术送来,也就是说,这书信写完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崔焕之手里。

    崔焕之也不是一般人,作为目前圣朝之内升官最快,前途极大的官场新锐,显然崔焕之无论见识还是学识都是有过人之处的。

    他看了楚弦的信,立刻是陷入了沉思。

    信里楚弦没有隐瞒,而是将其打算如实道出,更是写清楚接下来计划的步骤和细节,崔焕之只需要读懂,然后按照计划进行便可。

    但楚弦信里也写的很清楚,官场上面的事情,就算是小事,都可能关系生死,更何况是这种大事,所以楚弦告诉崔焕之,这件事,非同小可,不做则以,一旦做了,就不能回头,而且必须倾尽全力。

    既然是有风险的事情,而且关系如此巨大,那可是涉及地皇级别的政事,当然要深思熟虑。

    许久,崔焕之喃喃自语:“楚弦他这是将我当成他最信任的人了,他成熟了,这件事以他现在的地位和影响力,的确是不能参与,否则,必惹祸端,而我便不一样,我为官已过二十载,资历足够,如今为吏部司郎中,正四品,若是我来推动这件事,虽说也有些吃力,但要比他一个六品府令要强得多,而且我还是萧禹中书的学生,关系那是一荣俱荣一毁俱毁,这件事,萧禹中书也必然会站在我这一边,楚弦考虑的很周到也很全面。”

    说完,崔焕之将信又看了一遍:“新立地皇,这种事情他都敢掺和,胆子太大了,不过朝中似乎也有一些仙官有类似的想法,楚弦说要拉拢这些力量,一起推动,摆明利弊,考虑权衡,这些倒没什么,就是没想到,他居然知道上一任地皇的来历。”

    深吸了口气,崔焕之似乎是做出了决断。

    他手指轻轻一弹,手里的书信立刻是化为飞灰。

    “严吉!”

    招呼一声,崔焕之穿衣,带着李严吉秘密出府,直奔中书令府邸。

    此刻楚弦,已经是重回极阴深渊。

    这一次楚弦是有备而来。

    深渊之内的鬼修,鬼兽,显然都记得楚弦,看到楚弦居然回来了,自然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居然有这种傻帽,已经离开深渊,就应该有多远,走多远,永生永世都不再回来才对,这楚弦居然又回来了?

    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但没人敢小瞧楚弦,更没人敢招惹他,一只鬼兽动作慢了一些,被楚弦逮住,直接骑在对方头上,让对方去西渊之主的巢穴。

    这鬼兽哪里敢说不去,就算是心中再有不愿,也只能老老实实驮着楚弦,心惊肉跳的跑去西渊之主的巢穴,那模样,和狗差不多,甚至还不如。

    对于楚弦的归来,西渊之主墨琳没有一点惊讶。

    她当然知道,楚弦的头上,有她一根头发,楚弦的元神手腕,有她一根头发穿着的九丹手串,楚弦去了哪,她都是第一个知道的。

    这一次,她主动问楚弦。

    “外面,真有你书中所言的那么好?”

    和之前生涩的声音和声调不同,这一次,墨琳的发音标准了很多,而且,声音也轻柔了不少。

    若不是她那一头诡异无比的长发,看上去,她便像是一个女先生一样,很是知书达理,有一股文气。

    楚弦先是拍拍那浑身发抖的鬼兽,让对方离开,后者如蒙大赦,急忙是激动的离开,连头都不敢回,等到鬼兽走了之后,楚弦才道:“世上的事,世上的人,有多好,就有多坏,冰浮与水,必沉二露一,水面下的东西,阴暗里的邪恶,总是更多,这是天道规则,实际上,这世上的不如意之事要更多,这才会有太宗圣祖创立圣朝,以法、道、文治天下,兴人道,尊仙道,自强不息。”

    墨琳琢磨楚弦的话,随后又问:“你画中所讲述的主人公,便是你自己吧?你为何费尽心思,也要做官,官,有那么好么?为何不全心全意学习术法,求长生,炼神通,这样,谁敢惹你,你就杀谁,这才是自由自在,逍遥无边的活法。”

    楚弦摇头:“这世上,哪里有什么自由自在,哪里有什么逍遥无边,便是强如西渊之主的你,也不是得遵循记忆中的烙印,遵循深渊的规矩,不敢,也不能逾越一步。”

    墨琳笑了。

    她是头一次笑,而且笑的极为好看,但楚弦却明白,这笑中,带着杀意,或许下一刻,她就会动手,将自己给灭了。

    惶恐啊,害怕啊,想求饶。

    但楚弦知道,若是求饶,死的更快,所以,他依旧是忍着恐惧,身子很挺拔,摆出了一幅杀我,我也这么说的架势。

    墨琳没有动手,她只是笑着道:“我读了书,知道了很多事情,深渊的规矩,全在我们三个深渊之主身上,我们说一,就是一,我们说二,就是二,我要离开深渊,没人会拦我,也没人能拦得住我,我自己这一关,我已经过了。”

    楚弦心中叫好,却是表面平静。

    “出了深渊,只不过是从一个牢笼,跳到了另外一个更大一些的牢笼当中。”

    这话,很明显墨琳不认同。

    “胡说八道!”

    驳斥一句,但她没动手,而是身形一晃,消失无踪。

    楚弦小心肝狂跳,松了口气。

    没动手就好。

    这说明,自己还是墨琳心里的红人,换做其他人,早死八百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