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一十章 墨琳的惩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他,就没有墨琳上任地皇的可能性,也就没有现在阴府的安定。

    这比前世时的阴府,都要好,都要稳固。

    楚弦改变了他所知道和熟悉的历史,虽说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引发什么变故,但至少,楚弦知道,目前来看,是好处远大于坏处。

    唯一的一个坏处,就是自己没有脱身。

    新上任的地皇明显没有赦免自己的意思,而且听说,有人提到过将自己放出来,毕竟自己没有什么过错,更没有触犯阴府律法。

    可这个提议,居然被新任地皇给否决了。

    别人不知道为什么,楚弦却是清楚明白。

    显然,地皇大人还没有气消。

    所以楚弦也是老老实实,十分的低调,这段日子,他无法修炼武道,也不能继续修炼术法,倒也是难得的清闲。

    只是又过了一段日子,楚弦发现不对劲了。

    地皇墨琳,没有来找自己的麻烦,这本来是好事,但她不来,也不放走自己,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要知道,楚弦虽说已经是内炼金丹,肉身辟谷,元神可以长时间脱离身体在外游荡,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长时间是长时间,还做不到一直如此。

    这所谓的长时间,也不过半年左右,而这个,已经是楚弦的极限。

    可是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墨琳担任地皇都过去了接近半年时间,依旧没有要放走楚弦的意思,这一次,楚弦是有些着急了。

    他的元神和肉身毕竟没有互相剥离,长时间元神离体,已经是对他产生了损伤,当然,这损伤还是在肉身上。

    就算是辟谷,也得饮水,哪怕不饮水,也得吐纳天地灵气,但自己元神不在,肉身根本不会自己吐纳,就算楚弦是内炼金丹的肉身,也扛不住,况且没有元神,肉身不可能长时间存在,如果再回不去,怕是肉身一死,他是真的就回不去了。

    但即便如此,依旧没有消息要释放他。

    楚弦就这么一直被关在鬼牢当中,也没有人能来探望他,后来才知道,那是地皇下令,不准任何人探视楚弦。

    换做是别人下令,或许还有法子,但新任地皇的命令,没人敢不听。

    就算是洛妃着急到一天哭三次,四处找人求助,消息传到南疆州府,刺史宋元中知晓了,跑来求情,依旧没用。就算是消息传到崔焕之耳朵里,崔焕之来求情,同样吃了闭门羹,哪怕是崔焕之求到萧禹中书那里,中书令亲自问了一句,地皇的回答依旧是,不放人。

    中书令也没法子左右地皇决定,但好赖是问出了一个理由,毕竟楚弦是圣朝人官,就这么被扣着元神不放,不给说法那是说不过去的。

    地皇给的理由倒是很简单,待审扣押。

    待审之事是所谓对府君不敬,明眼人都知道是一个借口,但就是没法子。

    又是一月过去,几乎是大半个圣朝的人都知道,楚弦肯定是得罪了新任地皇,不然不会被这么整治。

    崔焕之亲自去探望过楚弦的肉身,发现楚弦肉身瘦弱无比,气息微弱,几乎已经是快要死亡。

    为此,崔焕之甚至还在朝会上要求阴府放人。

    但在这件事上,圣朝还真不好强行命令新任地皇做这件事,相对于稳固阴府,楚弦这里,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后来没法子,崔焕之以吏部之名,和宋元中商量,将楚弦在云龙城的府令撤了,保留正六品的官阶,但暂时没有官职,然后接回京州由专人照料,同时也是将楚弦的娘亲还有洛家兄妹,楚三都一并接来照顾。

    在春江城任职的戚成祥也想跟来,但被李严吉劝了回去,毕竟戚成祥显然也是官员,不可擅离职守,更何况,他跟着楚弦又能如何?元神离体,这都多半年没归体,无论是谁都没法子,阴府不放人,再过一段时间,楚弦肉身必死,到时候,楚弦的元神直接成鬼,也就不用再回来了。

    关心楚弦的人,都很着急,都在想法子,甚至就连圣朝神医李附子都亲自来看了看,走的时候是连连摇头,说他无能为力。

    他的确无能为力,楚弦的情况,根本就不是病,自然也无法医治。

    李附子能来,当然是因为李紫菀的关系,之前楚弦没有介入阴府事情的时候,时长与她通信件,如今楚弦出了事,她自然也是颇为关心,但她的神医爹都没法子,她更是无计可施。

    相对于外界的焦急,楚弦这几天在鬼牢里过的却是一点都不无聊。

    因为就在前几日,鬼牢里多了几个鬼犯,而且还都是熟人。

    居然是被新任地皇撤职查办的大殿府君,三点府君,还有诸多的阴官,如此一来,鬼牢里那是鬼满为患。

    就算是曾经所谓的阴府第一鬼仙,大殿府君,在新任地皇墨琳面前,也是弱的如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而且墨琳的手段极高,毕竟是得了楚弦的官场精髓,随便找几个理由,查一下大殿府君的底,都能抓出一大把罪名,然后运用小题大做的法门,将大殿府君撤职,并且拿下。

    此刻大殿府君虽然鬼相依旧恐怖无比,但身上却是被加持了墨琳的术法,将鬼仙修为彻底封住,这样一来,大殿府君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鬼物。

    大殿府君这曾经的第一鬼仙尚且都如此,其他的府君,阴官,显然也是一样,总之,面对墨琳这尊新任地皇,大殿府君等人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左右牢房多了这么多‘邻居’,楚弦当然是不寂寞,不孤单,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地皇下的命令,大殿府君,三殿府君,都被关在楚弦这间牢房里。

    现在,他们三个算是狱友。

    即便是成为阶下之囚,人家大殿府君和三殿府君,还有诸多曾经的阴官都保持着他们应该有的‘气度’,不过在楚弦看来,那就是端架子。

    都成了囚徒了,还在装模作样,楚弦自然是要讥讽几句。

    毕竟,这可是难得的机会,饶是在前世,楚弦也不可能用这种讽刺的话和大殿府君说,但现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怎么说开心,那就怎么说,根本是无所顾忌。

    大殿府君是见过楚弦的,这么一来,三殿府君和其他被撤职的阴官也都知道,鬼牢里的这个元神,就是楚弦。

    当下是互相讥讽。

    “楚弦,你不是人官吗?怎么没有被释放?我听说,碧眼狮王都被大赦,看起来,你也不怎么样,之前还真以为你是个人物,原来只是虚张声势。”一个被撤职关押的判官此刻在隔壁牢房冷嘲热讽。

    之前楚弦得罪了阴府众官,这时候有机会嘲讽楚弦,这些阴官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更何况,还是楚弦率先嘲讽他们的。

    此刻楚弦躺在鬼牢的地上,哈哈一笑“我楚弦何时说我是个人物了?相对于诸位,我楚弦可是不值一提,这鬼牢,我楚弦也不是头一次进来,倒是诸位应该是头一次住进来,不知道感觉如何?”

    说完,楚弦冲着同牢房里,一旁端坐的大殿府君和站着的三殿府君道“尤其是这二位,鬼仙之尊,府君高位,本来是一手的好牌,结果打的这么臭,最后还成为阶下之囚,想必肯定是感慨良多,二位肯定是在想,如何才能反败为胜,如何才能逆境求生。”

    “住口!”三殿府君脾气火爆,此刻大骂一声,但他没有上前,却是因为他的鬼仙修为已经被封住,眼下就是一个普通鬼物,真的和楚弦的元神之体打,很可能还没有胜算,他若是败了,那当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所以也只能是打打嘴炮“楚弦小儿,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根本没有与本府君说话的资格,等着瞧吧,待本府君出去了,必将你灭魂诛杀。”

    楚弦从地上坐起,笑道“三殿府君,你还打算出去啊?都不知道你是怎么修炼过来的,居然如此天真,不禁是让人发笑啊。”

    三殿府君这时候道“你这小儿懂什么?我等都是修为有成的鬼仙,新地皇上任,手下能用之人不多,最终还是要仰仗我等,迟早会将我们放出去的,到时候……”

    “没有到时候了。”楚弦再笑“你瞧,大殿府君就要比你聪明得多,可笑你三殿府君,堂堂鬼仙,居然连基本的道理都不知道,都已经被打入鬼牢了,还在幻想,说你天真都是抬举,简直就是蠢。”

    “我灭了你!”三殿府君暴怒,忍不住上前,不过却是被大殿府君拦住“不可,如今你我鬼仙修为被封住,不可动手,更何况鬼牢也是有鬼牢的规矩,在这里乱来,不正是给了那女人机会整治咱们?”

    大殿府君说完,随后看了看楚弦,然后道“楚弦小儿,你也别得意,就算我等做不回府君,但多少还能派上用场,新地皇的确是厉害,我认栽,但就是因为她厉害,所以更懂得道理,不会放着我们不用,毕竟,我们没有犯什么大错,但你就不一样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据说很多圣朝官员都求情阴府,想要将你释放,甚至就连圣朝仙官中书令也开口了,但依旧被阴府给推了回去,现在阴府的官员肯定没这个胆子,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新任地皇不允许,哈哈,楚弦啊楚弦,你不是猖狂吗?现在没人能救你,圣朝选出的地皇,不可能因为这种小事再和地皇起冲突,而且你是元神离体,算算时间,这都半年了吧?你的肉身,估摸,也快死了,你有空在这里说风凉话,倒不如好好关心关心你自己。”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