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残缺拳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紫菀和洛妃显然不感兴趣,洛妃是专注术修法术,李紫菀,她有家传的《神农经》和《千穴针法》,自然不会去学什么真阳拳谱。

    倒是楚弦没有拒绝,让齐鸢取来那三篇拳谱看了起来。

    这一份拳谱只是手抄本,抄写的人字迹只能算是一般,但这毕竟不是字帖,是拳谱,所以字体好坏无所谓。

    原来真阳拳谱里说,这拳法,叫做‘真阳神拳’,名字起的不错,真阳,至刚至阳,神拳,那是拳法极境,但实际上就楚弦所看的这三篇拳谱,当真是一般。

    什么神拳,就是普通的拳法,叫做真阳拳法反倒是最合适的。

    也就是说,这一套拳法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最多就是中规中矩,很是一般,也怪不得这武馆在走下铺路,这拳法,江湖上一些普通的拳法都比之要强。

    不过很快楚弦就摇头。

    不对。

    如果这真阳拳法当真这么差,那自己看到的极品盾气石上的拳印怎么解释?

    那可是宗师一级才能打出的拳印。

    也就是说,这真阳拳法之前是有人修炼到宗师境界的,说明,这拳法不会差,如果真是能让武者修炼到宗师境界,称之为神拳,也的确没错。

    本着这个原因,所以楚弦是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

    等到将三篇拳谱翻完,楚弦是霉头紧缩。

    看得出来,这真阳拳谱还有后续,肯定是不止这三篇,而且应该后面的拳谱才是关键。

    楚弦现在除了调理身子,别的什么都做不了,而且他还真的很好奇这拳谱的后续,所以是叫来齐鸢,问道:“这拳谱能全给我看看吗?”

    齐鸢对楚弦这个她认为的‘骗子’显然很不友好,这时候扫了楚弦一眼,摇头道:“拳谱是用来学的,不是用来看的,你这么瘦弱,走路都要人搀扶,还练什么拳,有这功夫,赶紧找个好大夫看看吧。”

    这女人嘴挺毒啊。

    楚弦还没说话,旁边李紫菀已经是忍不住道:“齐姐姐,你再这么对楚弦,我便不理你了,咱们走。”

    说完就要拉着楚弦走。

    齐鸢急忙道:“紫菀,别啊,我错了,你多待一会儿,怎么也得喝完这杯茶,不然走太快,我师父那边糊弄不过去。”

    然后又看向楚弦:“一般普通弟子只能看前三篇,真阳拳谱一共有八篇,后面五篇才是关键,不过你这身体,看了也学不了,我可以偷偷拿来让你看看,但你记得,看完就算,别告诉别人。”

    楚弦点头:“放心。”

    可能是觉得楚弦这么瘦弱,看了也学不了,所以齐鸢也就没有地方。更何况,也实在没什么可提防的。

    因为真阳拳谱这八篇,也不算什么秘密,而且这拳谱齐鸢自己都觉得,没有保密的必要,的确是很一般,而且她作为正式弟子,自然是有的。

    所以她去了一会儿回来,就带回来剩下的拳谱。

    一共八篇,每一本都不厚,最多三十来页,八本全部看完也话费不了多少时间。

    楚弦是武道高手,此刻是认真翻看,洛妃不懂武道,所以她只是在一旁看着,李紫菀知道楚弦不凡,看楚弦这么认真,也就不打扰,只有齐鸢。

    她总觉得眼前这个瘦弱的年轻人是一个骗子,而且对方‘装模作样’的看拳谱,好像真的能看懂一样。

    要知道这八篇拳谱,她自己学了快一年,也都只懂了成,就这,师父卢振海还说她天资卓越,是学武的材料。

    拳谱中很多说法都不好懂,尤其是当众内劲和气劲的运作,更是难。

    因为这只是拳谱,不是内功,所以还需要辅以内功修炼内劲,而在武馆里,还有一门内功,叫做《真阳内劲》,这内功很珍贵,所以一般是不传授给别人的,就算是正式弟子,也得达到一定的标准,得到认可,才会被传授,而且还是口述相授,生怕别人学了去。

    这也是齐鸢敢放心大胆的将所有八篇拳谱都给楚弦看的缘故。

    真阳内劲,和拳谱那才是相辅相成的,否则光有拳谱,也只是学了形,学不了神。

    不过就算只是拳谱,想要读懂也不容易,需要师父来解惑,所以齐鸢根本不信这个自称楚弦的骗子能看懂。

    “多半就是装装样子,骗骗紫菀,不过有我在,这骗子的套路根本没用,也别想再骗紫菀。”齐鸢此刻心中暗道。

    楚弦有神海书库,过目不忘,所以只是很快一扫,就将八篇真阳拳谱都记了下来。

    将所有拳谱都研究了一下,楚弦便知道这拳谱倒也有独到之处,或者说,如果不是有缺失,那么只要内劲强横,运用这拳法,的确可以称得上是神拳。

    “谢谢,我看完了。”

    楚弦将拳谱都还给齐鸢,他看完了,都记下了,自然是不再需要这拳谱。

    齐鸢将拳谱收回来,然后冷笑道:“你看的这么快,不会是要告诉我,你都记下了吧?”

    楚弦不骗人,点头,顺道点评了一下:“的确是记下来了,这真阳拳谱倒也有独到之处,讲究的是至刚至阳的拳劲,这就对肉身有极高的要求,这前三篇,只是打磨肉身的拳法,对敌的效果却是不行,但筑体却是一流,这后五篇嘛,依旧是以筑体为主,但也多了一些凌厉的杀招,但终究算不得一流。”

    “满嘴胡言!”齐鸢不高兴了。

    倘若是一个武道高手或者拳术大师来点评他们的拳法,那说出这番话来是没得说,可眼前这瘦弱的小子,看上去都没几两肉,不用问根本是不懂武道,居然也敢来点评拳法?

    他凭什么?

    齐鸢也是直性子,此刻按耐不住道:“你不懂就不要瞎说,我可是见过我师父出手,那是如同风雷之势,以前有人来踢馆找事,还不是三两招就被我师父给打败了?你居然敢大言不惭,说我们这真阳拳只是为了筑体,却不是对敌之拳,根本就是不懂装懂,满嘴胡说八道。”

    她这么说,是因为她本身见识就不够,所以楚弦也不会和一个傻女人较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但他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不说。

    洛妃正待反驳,那边李紫菀已经是生气道:“齐姐,你若总是针对楚弦,那我们就走了,我已经与你说过,楚弦他文武双全,见识广博,武道上,我知道他已是先天强者,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难道也是胡说八道吗?”

    说着,就要拉楚弦走,齐鸢这时候也是有些恼怒:“紫菀,你怎么就被这小骗子给洗脑了?他是骗你的,你瞧他,身上都没二两肉,搞不好都没你我重,这病恹恹的样子,哪里像是修炼过武道的?紫菀,你涉世不深,平日里只是在京州,不知道这世上的黑暗和凶险,所以千万别被他给骗了。”

    说完,冲着楚弦道:“你这病秧子,究竟是怎么诱骗我们紫菀的?告诉你,赶紧打消你那心思,紫菀出身显赫,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骗的,你小心行骗不成,最后自己丢了性命。”

    这一下,李紫菀是真的生气了,他气的扶起楚弦就走,后面洛妃脸色也不好看,便见她走到齐鸢近前,一直盯着对方,后者摆出一个拳法起手式,估摸是怕洛妃突然动手。

    “这是最后一次,下次你再对我师父这么说话,就不会这么简单了。”洛妃突然莫名其妙说了这么一句,随后转身就走。

    齐鸢一愣,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她就感觉脖子有些痒,仿佛什么东西在爬。

    她伸手一摸,当下是身体僵硬,汗毛直立。

    她的手指,摸到了一个冰凉凉的东西,很多脚,而且很滑。

    她低头一看,当下看到一个红色的大蜈蚣趴在她脖子上,正朝着胸口方向爬,那多节虫子的恶心样子,顿时是挑到了齐鸢最惊恐的神经,下一刻,一声惨叫传出老远。

    外门,洛妃笑嘻嘻的上前扶着楚弦,楚弦听到那惨叫声,有些担心,就问:“你没把她怎么样吧?”

    这话是问洛妃。

    洛妃一脸我办事你放心的表情:“师父你放心,只是给她一个教训,让他别这么狗眼看人低,吓唬吓唬,不会有事的。”

    楚弦点头。

    洛妃的本事他是知道的,现在洛妃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驱使毒虫,那本事就是自己有的时候也会着道。

    那个齐鸢的确是有些自作聪明,有些自鸣得意,所以吓唬一下倒也没什么,只要不出大问题就行。

    旁边李紫菀也是笑了笑,她自然知道洛妃能驱使毒虫的本事,当初洛妃也用同样的法子对付过自己,不过自己本事大,没有着道罢了。

    但齐鸢,只是富家大小姐,练了几手不怎么出名的拳法就以为了不起,李紫菀也烦,所以让对方吃一些苦头也好,这种事,自己不能做,但洛妃做就没问题的。

    “齐姐姐真的没问题吧?”李紫菀有些不放心,又问了一次。

    洛妃点头;“听她叫那么大声,就知道没问题了。”

    两女相视一笑,楚弦则是连连摇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