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二十章 沈子义的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时之间,沈子义有一种坐卧不安的样子,想走,但起身之后又坐下,喃喃道:“不行,我若是跑,岂不是告诉所有人我怕她?而且,按照她的性子,肯定已经安排下埋伏,我就是想跑都跑不了。”

    沈子义这时候左右看了看,看到楚弦,当下眼睛一亮,突然凑过来道:“楚兄,楚兄,商量个事,一会儿会来个人,你帮我应付应付。”

    “什么人?”楚弦一笑,开口询问。

    “不是什么人,是,是我舅舅给我安排的女人。”沈子义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楚弦觉得,这位沈大少,居然有些害怕。

    瞬间,楚弦反应过来了。

    算算年纪,沈子义也到了可以娶妻的年龄,自然,他是中书令大人的外甥,父母远在隋州,这婚事,自然是舅舅做主。

    估摸是萧中书给沈子义安排了亲事。

    楚弦哈哈一笑:“这是好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让我应付个什么劲?告诉你,我可不管。”

    “不是!”沈子义有些急:“那女人太厉害,我若是娶了她,后半辈子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所以,我想楚兄你帮我出出主意,这几天我都躲着她,没想到今天她居然找到了这里,肯定是有人走漏了风声。”

    正说着,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很快就听到沈子义护卫的声音。

    “赵小姐,我家少爷吩咐了,他在宴请贵客,不方便……”

    紧接着,便听到一个不怒自威的女声响起:“既是贵客,那我更不能不来,你让开吧,有什么事,我会和沈子义说。”

    随着声音,外门走进来几个人,当头便是一个容貌出众,带着一种威严之色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身后,跟着两个护卫,显然都是高手,器宗一个,甚至是先天境界。

    不用问,这女子必然是非富即贵,否则哪里可能有这种级别的护卫。

    而且,能将京州大少之一的沈子义吓成这个样子,这女人必然是来历不凡,毕竟,沈子义的舅舅是萧禹,那么萧禹为他外甥找的亲家,那自然也是相差无几的家境,再从这女子身上看到的一种上位者的官势,不用问,这是官家的小姐。

    姓赵!

    楚弦过了一遍脑子,已经是有所猜测,在京州之地,姓赵的大官也有几个,但真正能让萧禹当成亲家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圣朝兵部尚书赵恒。

    那可是掌管圣朝兵权调动的人物,权力之大,整个圣朝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据说这赵恒有三子一女,最小的女儿是张恒这位仙官一百三十一岁时才得的,所以是极为爱护,若不出意外,眼前这女子,应该就是赵恒的女儿。

    赵颜真。

    楚弦知道她,是因为前世时,这女子因其夫沾花惹草,结果被她当街打到吐血,这件事,前世时还曾经轰动京州。

    只是楚弦没想到,这一世,她居然会被萧禹说给了沈子义,前世时似乎不是这样,也就是说,这历史的进程发生了变化。

    楚弦不知道这种变化,和自己有没有关系,而且也不知道这种变化,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别的不说,这赵颜真绝对属于性格爆裂的女子,前世能当街将她夫君打到吐血,这脾气,这性格,这胆量,至少在楚弦看来,那绝对是当世无双,也怪不得沈子义会这么恐惧。

    换做是自己,也会怕。

    楚弦很是同情的看了一眼沈子义,虽说赵颜真的容貌、身段那都是百里挑一,绝对称得上是出众,但那脾气性格,当真是不知该怎么说。

    只能是心里默默叹息,祝沈子义好运气吧。

    因为圣朝的兵部尚书,那实际上就是大司马,各州府的军府司马,掌管各州兵权,大司马,掌管圣朝兵权,而兵者,武者也,可想而知,赵恒这位大司马那可是堂堂武圣,他的宝贝女儿,那肯定是自幼习武,而且本事绝对不会差。

    楚弦刚才已经看出来,这赵颜真年纪不大,和自己还有沈子义相仿,但武道,已经是先天中期,只差一步,就可以踏入先天巅峰。

    作为一名女子,这般年纪,这般修为,当属万中无一。而且听说赵颜真文采也高,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说起来抛去脾气,沈子义除了有个好舅舅之外,还真配不上人家赵颜真。

    此刻沈子义知道躲不过去,只能是硬着头皮起身道:“颜真你来了?不巧,我正在宴请贵客,你若是有事,咱们改日再谈如何?”

    这是在下逐客令。

    换做一般女子,必然是面上不好看,但赵颜真却是神色如常,看了一眼沈子义,又扫了一眼楚弦,居然是自顾自的上前,坐在了沈子义的身旁。

    “子义,你这么说话就有些生分了,我爹既已经答应了你我的婚事,那你我便是一家人,既是一家人,又有贵客,自当是一并招待。”

    这话说的十分在理,就是楚弦也忍不住点了点头,沈子义憋了半天,想不出反驳之语,就求助一般看向楚弦。

    楚弦不搭理他。

    这种家务事,楚弦绝对是不会去管的,更何况,看样子,这门亲事无论是萧禹中书,还是人家兵部赵尚书,都是点了头,同意的,这种情况下,自己再插嘴,那就是傻。

    所以楚弦回了沈子义一个你自己的事自己处理的眼神。

    沈子义眼中满是你不讲义气的样子,不过楚弦懒得搭理,因为那边赵颜真已经是主动搭话了。

    “子义,你还没说你请的这位贵客如何称呼?不能这么失礼的。”赵颜真语气当中带着一丝责备,沈子义这时候眼珠一转,居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先是尴尬一笑,然后开口道:“怪我,怪我,我这就介绍一下,楚兄啊,这位是圣朝兵部尚书的小女儿,赵颜真。颜真,这位是楚弦,楚兄,也是圣朝官员,别看他年纪轻轻,却已是正六品,眼下因为重伤未愈,所以暂无官职,对了,楚兄可是写出《江山河志》的才子,更是被文圣院冠以,文人表率的惊世之才。”

    沈子义显然是将楚弦夸成了一朵花,而知道是楚弦之后,赵颜真眼中明显露出一丝惊讶,然后很是慎重道:“原来是楚弦兄,久闻大名。”

    楚弦看得出来,待人处事上,赵颜真比沈子义要强了太多,而且能给人一种亲切却又疏远的感觉,简单来说,心思多,城府深,沈子义那是百分百斗不过这赵颜真的。

    楚弦此刻也是暗道,怪不得这赵颜真虽然漂亮人美,但沈子义却是避之如虎狼,实在是驾驭不住啊。

    也是难为他了。

    “子义,过两日我与你说的外出狩猎,你可不要缺席,这一次去的都是京州官家子弟,你我虽有家里照拂,但以后终究是要独自挡事的,所以这人脉一定要铺好,你记得不要缺席就好。”聊了一会儿,赵颜真这时候说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楚弦此刻居然看到赵颜真神色当中,居然有一丝厌恶和烦躁,不过只是一闪而逝,仿佛是错觉。

    沈子义显然没有丁点察觉,此刻是道:“记得,记得,后天嘛,京州边界,凤尾山,我知道,放心,我沈子义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不会缺席。”

    “那就好!”赵颜真点了点头,随后起身:“既然你与楚兄是旧识,那定然有很多话要说,我也就不打扰了。”

    居然是要走了。

    沈子义明显很兴奋,估摸是总算盼到赵颜真离开,这时候他也是突发奇想,道:“那后日的狩猎,我想邀请楚兄一并前去。”

    楚弦一愣。

    赵颜真也是一愣。

    不过后者惊讶之后,点头道:“若是楚兄愿意,那自然没问题,京州之地,多个朋友,就多一条路。”

    说完,看了一眼楚弦,款身离开。

    跟她一起走的,还有那两个贴身护卫,毕竟是尚书大人的千金,身边怎能没有护卫跟随。

    出了门,到了外门,赵颜真面色一冷,开口问道:“那楚弦,修为如何?”

    赵颜真身后,那个先天武者此刻道:“小的刚才一直在观察那个人,这人修炼过武道,而且既是人官,也必然精通官术和术法,不过此人似乎不久之前受了重伤,而且肉身很弱,短时间内,根本不足为据,不值一提。”

    “好!”赵颜真这时候道:“后天的狩猎,我筹备已久,任何细节都考虑在内,所以绝对不可有一丝失误,那个沈子义,我看不上他,但我爹既已答应萧中书,就不能反悔,而要摆脱这个废物,只能是用其他法子,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没本事。”

    “小姐,这件事尚书大人那边会不会……”刚才那个先天武者脸上有一丝担心,不过他没说完,就被赵颜真打断:“这件事我说了算,我爹公务繁忙,哪里会注意到这些,况且就算是事后他知道了,也会向着我,不会向着外人,放心啦。”

    说完,赵颜真脸上露出一丝狠色,随后又消散无踪,又变成了那个温文尔雅的官家小姐,然后迈步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