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楚师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卢振海拳法一般,修为凑合,但人情世故却是懂得不少,当下反应过来,心中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很简单,真阳拳法,他修炼研究了四十多年都没有将其补全,更不用说简化了,但这楚弦,人家看拳谱也就是不久之前的事情,这么短时间里,居然就能补全和简化了真阳拳法,而且看样子,是有配套的内功,至少不会比他所谓正宗的真阳内劲内功要差。

    这不如人的感觉,的确是相当难受。

    事情解决了,楚弦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便准备招呼沈子义离开,没想到扭头一看,沈子义居然已经是趴在那边睡着了。

    卢振海这时候眼睛一亮。

    他平日里只是醉心于拳法,并不死板,而且很多时候,那种严肃和不近人情都是装出来的。

    此刻他有想法,当下是上前道:“楚大人留步,既然这位公子熟睡,若是出去受了风就不好了,若是楚大人不嫌弃,不如就暂且在武馆当中休息一下。而且,卢某也是有事情想恳求楚大人。”

    楚弦一笑,对方不开口,自己都能猜出来他要做什么,只是想想,也是点了点头:“那就先劳烦安排我这朋友休息一下。”

    卢振海大喜,急忙是亲自安排,楚三和沈子义的贴身护卫帮忙将呼呼大睡的沈子义抬进去安顿好。

    外面,卢振海是冲着齐鸢道:“齐鸢啊,师父知道你是为了武馆好,只是既然令尊不愿你来武馆,你又何必忤逆他的意思,回去吧。”

    说完,摆摆手。

    看得出来这卢振海也是没法子,他刚才看出来了,百损二老不是平白无故来的,那是齐鸢的父亲花钱雇来的,肯定是那位大富豪不愿意自家女儿跑来这小小的武馆,而齐鸢又不听,这才雇人踢馆。

    这种无妄之灾,卢振海是受够了。

    齐鸢这时候有些不知所措,她自然也知道今天武馆的麻烦就是自己惹来的,但她没想到,师父卢振海会让她走。

    “那师父,我先回去,明天我再来。”齐鸢小声说了一句,卢振海摇头:“以后别来了,我这庙小,也容不下你这个富家千金,师父年纪也不小了,只想将武馆发扬光大,将真阳神拳传承下去,不想再因为其他事情而操心了,而且这次若不是有楚大人仗义出手,真阳武馆就算是毁在了我手里,真那样,我卢振海有何面目去见泉下的师祖师父?”

    齐鸢听完,嘴唇颤抖,想说什么,卢振海已经是转身离去,不给她机会,齐鸢咬着嘴唇,忍着眼泪,看了一眼大师兄张?,后者也是唉声叹气,没说话,当下奇鸢抽泣着,转身跑出武馆。

    卢振海这时候叹了口气,面带不忍,但也没有追出去。

    “齐鸢,算是师父对不住你,但为了武馆,师父不得不如此,你是千金大小姐,真阳武官,终究是斗不过你爹。”卢振海此刻喃喃自语。

    说完,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时候发现楚弦已经走出来,估摸刚才那一幕已经是都看在眼里,当下卢振海无奈道:“楚大人,让你见笑了,卢某没什么本事,一护不住武馆,二保不住徒弟,无能啊,但无论如何,我不能让真阳武馆毁在我手里,再难,我也要坚持下去,将武馆发扬下去,甚至有朝一日重塑真阳武门的辉煌。”

    楚弦点头,人人都有执念,卢振海有,自己又何尝没有?

    况且卢振海这次做的也没有错,如果招惹到齐隆川,那他们这一个小小的武馆当真是难以生存,人家今天找人踢馆,明天找人砸牌子,这还怎么弄?

    所以让奇鸢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就是有些窝囊。

    这时候卢振海似乎想通了什么,居然是冲着楚弦跪地,行大礼。

    楚弦早知道卢振海要做什么,本来想拦着,但后来一想,也就没有阻拦,而是看着卢振海,等他说话。

    旁边张?已经是吓傻了,估摸是想不明白为何要冲着这个年轻人跪下行礼。

    “张?,跪下。”

    卢振海这时候说了一句,张?虽然心中疑惑不解,但还是依照师命跪下。

    卢振海这时候道:“楚大人,卢某有一件事求你。”

    楚弦看着对方,没有吭声。

    对于这件事,楚弦想看卢振海会怎么说,因为自己是否会答应,取决于对方会怎么说。

    卢振海此刻居然是欲言又止,显然,面前的楚弦不光是拳法绝伦,就是城府那也是一等一的深,此刻的卢振海居然是有一种巨大的压力。

    他知道,他只有一次机会,如果说的不对,那他的盘算就别想了。

    想到这里,卢振海斟酌再三,将原本要说的话吞了回去,他知道,他只有一次机会,如果成功,真阳武官或许还有崛起的机会,如果不行,那真的就是继续再走下坡路,而且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所以卢振海又想了想,最后是咬牙道:“楚大人补全简化真阳神拳,已有宗师之识,但不可否认,真阳神拳乃是源出真阳武官,振海不求楚大人能教授这补全后的真阳神拳,只求楚大人能拜我真阳师祖为师。”

    说出来后,卢振海居然是有些忐忑的看着楚弦,生怕对方不答应。

    楚弦一听,知道对方的意思了。

    以退为进。

    而且是讲事实摆道理。

    的确,再怎么说,楚弦的真阳神拳都是源自真阳武馆,这一点不可否认,楚弦自己也不会不承认,这样一来,卢振海想要学这补全的真阳神拳的想法,那也是无可厚非,但对方知道,如果直接要求,怕是不太可能如愿,毕竟他没有任何能制约人家楚大人的东西。人家凭借自己的本事补全和精炼简化的拳法告诉你?

    就是换做他自己也一样,所以卢振海也没有脑残一般,用一些让人发笑的理由来讨要正经的拳谱,而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更是说出了一个极为宽泛的要求。

    所谓让楚弦拜真阳师祖为师,实际上就是在抬高对方的身价,可想而知,真阳师祖应该是这个真阳武馆的创始者,是第一代高手,拜其为师,楚弦就是真阳门的师叔一级,辈分、地位都是最高的。

    不得不说,卢振海很聪明,他没有立刻索要好处,而是想要打算将楚弦这尊大神绑在真阳武馆这一条即将沉没的小船上。

    因为只有楚弦,才能阻止真阳武馆的衰败,楚弦已是半步宗师,相信距离踏出那最后一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一旦楚弦成为宗师,要撑起一个武馆,哪怕只是借用这宗师的名号,那真阳武馆都可以蒸蒸日上。

    如果运气好,楚弦将精简后的真阳神拳教给他们,那么,真阳武馆想不发达都难。

    这便是卢振海的算计。

    他这个人,不怎么擅长算计别人,讲究光明正大,但是事实告诉他,一味的光明正大没有任何用,路,只会越走越窄。

    所以他开始学怎么算计。

    现在,他只要能想法子将楚弦拉上船,那么一切事情就都解决了。

    当然在卢振海看来,对方没有不答应的理由,没有任何损失,还能助人为乐,何乐不为?

    但当卢振海看到楚弦摇头,心中是一沉,暗道自己难道算错了?这位楚大人为何不答应?

    卢振海这时候急忙道:“楚大人,只要你点头,你便是我的师叔,但你放心,平时不会麻烦你,只是挂个名而已。”

    楚弦一笑:“你倒是挺会算计,但就是因为挂名,不行,我是人官,怎能牵扯到武馆当中,别说你只是叫我师叔,就是叫我师祖,我也不能答应。”

    这是拒绝了。

    卢振海心直往下沉,想不到,这最后的希望他都抓不住,如此一来,真阳武馆将来何去何从?

    毫无希望了。

    卢振海一时之间有些失魂落魄。

    他当然不敢说楚弦之所以能补全简化真阳拳法,还是依靠原本的拳谱,这种话肯定是不能说的,说出来,就是要结仇。

    楚弦当然不是那种吃了不给钱的人,这时候他道:“真阳武馆前身就算是一个武门,你们师祖充其量也就是宗师之境,不是我楚弦小瞧你们,一个武道宗师,还每资格让我楚弦拜师,最多同辈论交,毕竟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样吧,我让我徒弟楚三当你师叔,你们可愿意?”

    楚弦指了指那边人高马大的楚三说道。

    卢振海目瞪口呆,想要发怒,但转念一想,他现在哪里有资格发怒,只是也低着头不吭声,明显是有些不乐意,更不认同楚弦的话。

    楚弦摇头:“你别以为我楚弦是在欺负你们,将来我楚弦必成道仙,我徒弟,至少都是宗师,就算是踏上武圣境界也不是不可能,如此,你们还觉不愿意,那就算了。”

    这话,不是大话。

    不说楚弦自己,就说楚三,那是连洛勇都比不上的体质和练武的资质,楚弦说他至少是宗师,那的确是谦虚了。

    最多三十年,楚弦就有把握将楚三打造成武圣,甚至,用不了那么长时间。

    试想,一位武圣,何其尊贵,做他们一个小小武馆的师叔,难道还不够资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