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狠辣毒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神通了得,直接伸手一抓,就将那黑衣人的魂魄抓在手里,渡入一点阴气过去,当下,那魂魄的眼睛就有了一丝清醒。

    这般手段,其他人官可是没有的,大部分人官,面对魂魄,只能威慑,想要对付,甚至抓住,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就是审问,很快,楚弦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随便从树上摘下一片树叶,吹了口气,将这魂魄包裹在树叶之内,然后一道火咒打出去,将地上黑衣人的尸体烧了个精光。

    回去一看,那被黑衣人抓来的女人还在地上昏睡,而且这女子明显也中了催情之毒,整个人白里透红,即便是在睡梦当中,那也是轻咬嘴唇,配上她角色容貌,即便是楚弦看了一眼,也是心头一颤。

    深吸了口气,楚弦急忙将这女子扛起,然后原路送了回去。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冷胥。

    有人给她和沈子义都下了催情之毒,如此一来,将她偷偷塞进沈子义的帐篷,结果如何,傻子都会知道。

    这么一来,沈子义怕是就惹了天大的麻烦。

    至少名声是臭了,毕竟这可是实打实的奸情,如果一会儿再刚好“凑巧”,有人撞见这一切,那更是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了。

    具体是什么情况,楚弦已经从黑衣人的魂魄口中得知真相,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歹毒无比的奸计。

    始作俑者,就是赵颜真。

    楚弦的确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阴险,连这种招数都能施展出来,她的目的实际上也是想要解除和沈子义的亲事。

    但就像是沈子义说服不了萧禹,赵颜真也说服不了兵部尚书赵恒,这么一来,赵颜真就想到了败坏沈子义的名声,这样一来,她就有足够的理由反悔,取消这门亲事,而且别人只会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沈子义身上,会同情和支持她赵颜真。

    这手段的确是又歹毒,又高明。

    只不过实在低劣,没有下限,不光是让沈子义身败名裂,更是将无辜的冷胥也拉下水。

    或许,赵颜真挑选冷胥,也是有她的理由。

    这理由之一,肯定是有嫉妒心在里面。

    要么说,最毒妇人心呢。

    这件事,沈子义是一个男人,最终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但冷胥就不一样了,她一个女子,而且没有婚配,没有嫁人,遇到这种事情,她这辈子都毁了,赵颜真那是一箭双雕,一石二鸟啊。

    于情于理,楚弦既然撞见这事情了,就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虽说赵颜真是兵部尚书赵恒的女儿,但这件事的真相若是捅出去,赵恒也不会饶了她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儿。

    好在,这件事被自己阻止了,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暂且不说如何整治一下赵颜真,当务之急,是为冷胥和沈子义解毒,楚弦能看出来,两人中的毒,虽说不致命,但却是不好处置,毕竟欲火焚身这种事情,换做是谁都受不了,将来落下病根那也是麻烦事。

    楚弦当下是先为冷胥解毒,而且整个过程,还得隐秘,不能让人知道。

    否则传出去,无论对谁都不好。

    楚弦的解毒之法很简单,以刚猛的劲气打入他们体内,逼出情毒,当然,这并不彻底,所以还需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这么一来,再猛烈的欲火都得熄了。

    楚弦所用之法很野蛮,也霸道,他先是悄悄以内功劲气逼出两人体内的情毒,然后回到自己的帐篷,施展术法。

    眼下楚弦已是神关巅峰,内炼金丹的高手,他先以狂风术法,飞沙走石,在这周围掀起一股猛烈无比的狂风,这风大到可以吹飞帐篷,吹倒众人,与此同时,将不远处小溪之内的冷水,直接以术法吸取,撒在众人身上。

    这两种术法,每一个都不简单,而且都不是一般术修能做到的。

    楚弦可以。

    一来他修为本身就高,毕竟神关巅峰,就算是一州刺史,也未必有这种手段,除此之外,楚弦最大的依仗,是他得到的地仙之祖的传承。

    这传承当中,便有诸多神妙无比的术法,飞沙走石术,吸河落雨咒,便是其中之二。

    如此一来,片刻之后,狂风突起,吹飞帐篷,就在众多管家子弟和诸多护卫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一场倾盆大雨随即落下。

    瞬间,人人都是落汤鸡。

    本来还有睡意,结果被这凉水当头浇下,瞬时间就肌肉紧绷,清醒了过来。

    随后,骂声四起,哀嚎遍地。

    众人各自寻找避雨之处,那是混乱不堪,好在这不是真的下雨,所以很快,雨停了,再看,这家公子浑身湿透,一脸阴沉,瑟瑟发抖,那边的小姐,湿发满头,瞪着眼睛,一脸的失神落魄。

    赵颜真此刻是一身泥泞,头发都乱了,浑身滴水,那表情,简直要杀人一般。

    但狂风骤雨,那是天象,她就算是觉察到不对劲,但也没法子说什么,而且这一场突然出现的狂风骤雨,打破了她的计划。

    原本,她是要带人以看望沈子义的名义,去‘抓奸在床’的,结果刚出门,就遇到了这骤雨狂风,被淋了一脸一身,现在这情况下,别说是其他人,就是她,也忘了要抓奸的事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沈子义和冷胥都是分别出现。

    两人脸上红霞已经看不到踪影,也是一样,浑身湿透,脸颊滴水,但看到这一幕,赵颜真心中暗恨,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

    毕竟两人的衣衫虽然也湿了,但还十分完整,这么短时间内,他们之前若是在苟合,不可能穿的这么快,更不可能从两个方向走过来。

    “出岔子了。”赵颜真心中暗道,但她虽急,却是不表露分毫。

    对于这一场突然出现的疾风骤雨,众人虽然都在叫骂,那也没法子,只能是生火,各自烤各自的衣衫,重新搭建帐篷休息。

    赵颜真显得心事重重,她不断的叫来她的护卫,小声交代着什么,护卫离去,她是一脸焦急的等待。

    终于,在经历诸多波折之后,天色渐亮,赵颜真那一双大眼中带着血丝,脸色极差。

    她派出去的高手,依旧是联络不上,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但她知道,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既然发生了,那么只能说明一种可能,出事了。

    她带来的那个高手可不一般,是她爹曾经的一个内卫,从小看着她长大,就算是赵颜真,也会尊称其为奇叔。

    论忠心,论本事,奇叔那都是无可挑剔的,而且以前奇叔办事,从来没有出现过纰漏,就算是没有成功,失败了,也会第一时间回来报信。

    但这一次的情况,却是从没有发生过的,奇叔按照自己的吩咐,去给沈子义和冷胥下情毒,然后偷偷将冷胥掳来,放入沈子义的帐篷,这么一来,一男一女,昏昏沉沉,干柴烈火,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羞耻事情。

    等时间差不多,这一男一女激战正酣的时候,自己再带人跑去捉奸,到时候必然可以引发轰动。

    沈子义必然是身败名裂,冷胥更是不可能再有机会抬起头做人,如此,赵颜真既能和沈子义解除婚约亲事,还能对付冷胥,这个让她都嫉妒的女人,简直就是一石二鸟的妙计。

    最后,只要查不出真相,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现在,负责具体操办这件事的奇叔突然不见踪影,这让赵颜真如何能心安?

    她现在是忐忑无比。

    人若是紧张,脑子里什么可能性都会去想。

    此刻,赵颜真甚至在想,是不是奇叔背叛了自己?若是那样,这件事若是曝光,那自己必然要倒霉,毕竟自己这一下是算计了沈子义和冷胥两个人,一旦被萧禹和冷胥的爷爷知道,自己这边必然会受到打击报复。

    就算是自己的爹,到时候也未必会向着自己。

    所以赵颜真是真的怕。

    她知道,她的计划就是一个双刃剑,对她自己那也是有风险的,可她就是心存侥幸,想着有奇叔这大高手在,事情必然可以成功。

    除了奇叔背叛,还有一种可能。

    有人从中作梗,破坏了她的计划,但这样的话,奇叔也应该现身,除非,奇叔遇到了意外,无法出现,或者,干脆已经被人灭杀。

    赵颜真只感觉浑身发冷。

    她不担心奇叔的死活,她只担心自己谋划这阴谋的事情,会不会因此暴露。

    可她现在什么法子都用不上,这件事太过隐秘,她只是和奇叔商量过,甚至于,她自己的护卫,都不知道奇叔偷偷摸摸的一路跟来,所以她现在连和商量事情的人都没有。

    现在她连挤兑挖苦沈子义的心情都没有了,她是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到这一次狩猎活动结束,赵颜真带着护卫是匆匆离去。

    回去的路上,沈子义因为半夜淋雨,居然是发烧,也算是经历了一劫,而冷胥,她虽不会说话,但毕竟是懂得术法的修士,不似沈子义那神经大条,所以冷胥必然是察觉到了什么,或者,她知道自己必然是中过招,所以昨夜到现在,都是一言不发,比别人更早的离开,只不过她临走时,两张纸片飞来,落在楚弦的手上。

    上面写着,谢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