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出大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某种术法。

    刚才这些只是发生在刹那之间,楚弦眉头紧缩,随后看向手里的纸鹤传书,打开查看,这一看,楚弦脸色不禁变了又变。

    还在楚弦这边练拳聊天的这些个官家子弟,正讨论刚才楚弦的神通手段,看到楚弦读了这一封信,随后便感觉楚弦仿佛变了一个人。

    看上一眼,就能感觉到那种彻骨的寒意。

    就连平日里话最多的沈子义和润良辰,刚刚想要询问那纸鹤和鹰隼是什么,此刻也都是不敢多说话,

    秦老虎想说话,被沈子义拦住了。

    沈子义小声道:“老虎,别说话。”

    显然沈子义最了解楚弦,平日里楚弦都是山崩于前而面色不改,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神色如此严肃,甚至,沈子义还看出了一丝的慌张。

    这时候沈子义见楚弦招手,急忙是上前。

    楚弦开口便道:“紫菀出事了,兖州的鹿家你知不知道?”

    沈子义也是一脸惊骇,但还是急忙道:“知道,兖州就在京州旁边,半边靠山,半边靠海,鹿家是兖州最有威望的家族,其祖上乃是开国县公,有爵位,封了正二品,后代大都是官员,遍布各州……”

    “我不是问这个。”楚弦这时候道:“我是问,鹿家的子弟,一个叫做鹿泽元的。”

    显然,鹿家那么有名,楚弦自然是知道,但楚弦想知道的是鹿家的纨绔子弟。

    “鹿泽元?我知道。”那边润良辰举手道,这时候走过来:“我去过兖州,见过那小子,那小子是鹿家的正宗嫡孙,当地很有名气,当时想巴结我,但我不和他玩,就是因为这小子太过好色,我爹,我爷爷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要注重修为,修为才是最重要的,像他那样玩女人,我最瞧不上了。”

    润良辰很是认真的道。

    “族正宗嫡孙,哼。”楚弦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就见他道:“诸位,我有要事出门,这几日你们想来,洛妃和洛勇会给你们开门。”

    说完,就要走。

    沈子义、秦老虎和润良辰急忙拦住他。

    “楚弦,你不够意思啊,紫菀那也是我的姐妹,她出了什么事?和我们说说,能帮得上忙的,我们一定帮。”秦老虎这时候说道。

    旁边沈子义更是一脸阴狠:“是不是有人欺负紫菀?是那个鹿泽元,我草他大爷,等着,我这就去兖州收拾那小子。”

    润良辰胖乎乎的,虽然没说话,但却是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表情。

    楚弦摇头:“你们帮不上忙?”

    “谁说的,我们一起去,他鹿家也不敢造次。”沈子义吼道。

    楚弦没时间和他们解释,只是摇头又道:“你们帮不上忙。”

    说完,立刻是离开,甚至没来得及和洛妃他们说一声。

    楚弦必须要抓紧时间,这件事,必须抓紧时间,一刻都不能耽误。

    不过楚弦半路上想到一件事,当下是折返回来,找到沈子义:“沈兄,帮我去找崔大人,就说,我要去提刑司,让他务必在明天天亮之前将任命下达。”

    交待完,楚弦立刻就走,都不给沈子义询问的时间,后者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但楚弦什么都没说,他也只能瞎猜。不过沈子义也有他的关系网,既然出事,那打听就是了,。

    等到楚弦都除了京州之地,沈子义他们也通过各种方法,打听出来究竟出了什么事,而听到这件事的第一个感觉,沈子义他们就是目瞪口呆,更是明白,为何楚弦说,他们帮不上忙。

    李紫菀杀人了。

    而且杀的不是别人,正是兖州鹿家的嫡孙,鹿泽元,李紫菀已经是被当地官府抓捕关押,等待审讯。

    这的确是出了天大的事情。

    在圣朝,律法很森严,但有的时候,不是不能钻空子,尤其是对一些位高权重的人来说,但这一次,显然情况不一样。

    死的人,份量不小。

    哪怕李紫菀是太医博士李附子的女儿,哪怕李附子是医仙,也没法子左右这种事情。

    这件事,连李附子都没法子,他们这些官家子弟又能有什么办法?要知道,平日里他们胡闹就算了,没人追究,但这件事关系人命,而且还是开国县公,二品爵位家族的嫡孙,可想而知,鹿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至少,不会让李附子动用关系,将李紫菀保出来。

    此外,还会对当地府衙施加压力,严惩李紫菀。

    涉及到官面上,尤其是杀人大案,那些官家子弟肯定是出不上力的,就算是去施加压力,想来鹿家也不会屈服。

    与此同时,楚弦已经是到了兖州地界,楚弦没有骑马,而是一路狂奔,大部分时间,施展御风飞行术法,虽然极为消耗法力,但比骑马要快得多。

    楚弦要赶在天亮之前到达兖州观海城,那里,是李紫菀的关押之地。之前的纸鹤传书,是李附子发出来的,楚弦倒是很诧异,他没想到李附子第一个通知的,居然是自己。

    但那纸鹤传书显然是被某个人盯上了,而且是用赤色鹰隼追击,想要将传书毁掉,好在最后是有惊无险。

    放出赤色鹰隼的人,楚弦不知道,但对方修为不差,至少比自己要高,之所以那赤色鹰隼能被自己毁掉,一来是距离施术者太远,对方法力再强,也有鞭长莫及的时候,二来是楚弦有墨琳赠予的黑发,这黑发已经是代替了阴阳盘丝剑,成为了楚弦手里最厉害的法器。

    毕竟是阴界新任地皇的头发,岂是儿戏?

    所以,才能顺利拦住鹰隼,最后放出鹰隼的人肯定察觉到了,所以隔空施术,将鹰隼无火自然,毁了证据。

    光是这些,楚弦就知道李紫菀必然是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急当中,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赶去。

    虽然时间紧迫,但楚弦这一次也是有备而来,他去,不是抢人,不是用武力和术法,而是要用明面上的法子救人。

    可要参与地方的审讯,必须要有特定的身份,这样才有监审的权利,所以,楚弦才当机立断,放弃了京州府衙主判文书官的官职,选择刑部提刑司的六品推官之位。

    这样,他才有权去监督这一场审讯。

    这样,他才能参与其中,为李紫菀寻找那一线生机。

    因为楚弦不信李紫菀会杀人,而且杀的还是鹿家嫡孙,至于这一点,楚弦深信不疑,因为以李紫菀的手段,她有一千种不杀人,但能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

    如何,又何必杀人?

    所以就算不问,楚弦也知道李紫菀是无辜的,当然,这一点也建立在楚弦对李紫菀的了解上。

    虽说兖州观海城距离京州很近,但也有八百里路,这么长的距离,一个晚上要赶到,难度可想而知。

    楚弦也不过是内炼金丹,虽能御空飞行,但最多离地十丈,飞行也难以持久,可这次,楚弦是拼尽全力,法力实在耗尽不济,那就落地狂奔,以楚弦半步武道宗师的修为,狂奔起来,也是比马要快,但同样,没有马匹那种耐力。

    好在这飞飞跑跑,终于是赶在天亮时到达兖州观海城。

    入城之后,随便找人问清楚城府府衙的位置,楚弦就跑了过去,按照楚弦的了解,鹿家必然也知道李附子在圣朝的关系网,所以肯定会抓紧时间来审判李紫菀,只要定罪,就可以行刑,所以他们必然很急。

    说不定,大清早就开始堂审,甚至从晚上就开始了。

    所以楚弦不敢有丝毫耽搁,哪怕已经是精疲力竭,他依然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府衙之内。

    亮出官符,楚弦冲入府衙,果然是看到正在堂审,李紫菀一身囚衣,站在堂下,堂上则是这里的府令做主审,旁边还坐着几人,一个个都是对堂下的李紫菀怒目相对。

    便听一个人道:“郝大人,该宣判了,如今是证据确凿,我那泽元侄儿,就是死在这歹毒女人之手,哪怕她是太医博士李医仙的女儿,但在圣朝律法下,那也是人人平等,有罪就得罚,而且官家子弟,更得重罚。”

    这人也是一身官气,明显是官员,而且是鹿家之人。

    那边主审官面前摆着一份卷宗,他此刻也是十分的为难,更是慎重,毕竟这案子的原告和被告,他都惹不起,能做的,只有秉公执法,这件事上,他不敢谋私,否则必然惹来杀身之祸。

    但这件案子,已经很清楚了,无论是从什么地方看,要证据有证据,要人证有人证,要动机有动机,当真就是证据确凿,所以他想了想,也只能是按照律法来判。

    堂外,楚弦刚想说话,这时候身后有人拍住了他的肩膀。

    扭头一看,楚弦急忙行礼,那是李附子。

    太医博士,医仙李附子。

    “你来了?”李附子哪怕是医仙,但此刻空有本领,却没法子阻止,因为他知道,他不能乱来,更不能乱了圣朝的法度。

    所以哪怕是看到女儿被判刑,被杀,他也不能出手相救。

    楚弦点头。

    李附子又道:“是紫菀让我第一时间给你写信,她既然这么相信你,那你可敢为她一搏?”

    楚弦一笑,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冲着堂上喊道:“此案另有隐情,本官要监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