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抽丝剥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指出的疑点显然有一针见血的意思,当下堂上不少人都是一愣,仔细看着明显中毒极深的尸体,再看看那一根淬毒的银针,都是露出沉思的样子。

    鹿守耀眯着眼,没有说话。

    鹿守盛则是冷声道:“谁知道是不是李紫菀这女人怕一根银针杀不了我侄儿,后来由继续下了毒。”

    那边仵作这时候也开口道:“大人,小吏之前查验时,也有类似的疑惑,但后来我查看死者口腔,其舌其牙都有毒物腐蚀的痕迹,想来,除了银针,死者还被喂入了毒药。”

    “哦!”楚弦这时候哦了一声,然后背着手,看着仵作,直看的对方心神不定,不敢和楚弦对视。

    便在这时,楚弦突然道:“来人,将这玩忽职守的仵作给我绑了。”

    仵作吓的直接跪下。

    这时候,堂上的衙役已经是知道这位楚大人不一般,所以楚弦的命令,他们这次是执行的很干脆。

    毕竟,只是绑一个小小的仵作。

    很快,仵作就被绑住手脚,跪在地上。

    堂上郝清廉不解:“楚大人,这是何故?”

    楚弦将地上的尸簿捡起,递给郝清廉:“郝大人,你看着尸簿上,可有写过除了银针之外的下毒途径?既明明有食用过下毒的东西,为何这仵作不写,玩忽职守的罪名都是轻的,一旦让本官查明真相,你这胆大包天的仵作就等着掉脑袋吧。”

    这话楚弦说的杀气十足,那仵作已经是吓的抖个不停。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小吏只是一时糊涂,当时小的也是看出这细节,只是,只是蔡文举说都是被毒死,又有什么差别,还说鹿家别院中的采办是他的亲戚,如果要说死者曾吃过下毒之食,可能会连累他那亲戚,惹这平白之祸,又说凶徒肯定是提前在饭菜中下了毒,既都是这凶徒做的,所用毒素和银针上都一样,又何必横生枝节,惹那事端。当时,当时小的不愿,可架不住蔡文举游说,他,他还塞给我五十两银子,说若是能保住他那亲戚,事后还有酬谢,小的一时糊涂,所以就没有将那些记录在尸簿当中。”

    这仵作胆子也小,被绑住这么一吓,直接就招了。

    这一下郝清廉也是大怒,毕竟之前他也是被这仵作给骗了。

    “大胆,你还有什么隐瞒,还不一并招供,府衙的刑罚你是知道的,若是不说实话,待会儿有你受的。”

    仵作吓的脸色苍白,哭道:“郝大人,楚大人,我都说了,那五十两我没敢花,就在家里放着,这事儿是小的糊涂,小的有幼儿在家,还有老母亲要养,一家人都靠着小人,还请大人饶命,饶命啊。”

    郝清廉还想说话,楚弦止住,然后道:“蔡文举是何人?”

    这时候郝清廉思索一下,道:“很耳熟。”

    旁边文书官此刻壮着胆子道:“回禀二位大人,蔡文举是咱们府衙的官吏,负责一些琐碎杂事,采办货物,平日里和仵作和其他小吏都很熟,大人不知道他,倒也正常。”

    “此人何在?抓来。”楚弦心中高兴,显然,在他不懈努力和抽丝剥茧之下,终于是发现了一个线索。

    五十两银子,虽然不多,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也不少了。

    舍得出这么多钱,这蔡文举必然知道些什么。

    衙役立刻是下去,不过很快就回来,说找不到蔡文举了。

    “去他家看看,另外请几位府衙捕快一起去,我怕那蔡文举已经逃了。”楚弦心中生出一股不妙。

    衙役和捕快立刻是领命而去。

    堂上,鹿守盛问道:“楚推官,可是有什么发现,为何不与我等说说?”

    楚弦看了一眼鹿守盛,这个人,从一开始就很关心这件事,而且除了去拿那个功德铁卷的时候,几乎就没有离开过,各种表现,早就让楚弦生出怀疑。

    对方的身份,楚弦已经知道了,鹿守盛,鹿守耀的四弟,鹿守耀这一辈,只有兄弟四人,其大哥和老三在外州当官,所以还没有赶回来,而鹿守耀是兖州刺史,算是这兄弟四人里本事最大的。

    至于这个鹿守盛,据说是兖州长史府内的一个八品官员,算是州长史的大管事,虽然官位不是特别高,但权势不小。

    楚弦心中怀疑,表面上却不露分毫,只是道:“刚才诸位都听到了,仵作收了蔡文举的钱,故意没有将一些重要线索写在尸簿上,现在要拿蔡文举来问话。”

    “哼!”鹿守盛一脸不屑:“这些和我侄儿的案子又有什么关系?还不是都是被那恶毒的女人毒死的?楚推官,你这么做,根本就是多此一举,是在浪费时间。”

    楚弦倒是十分平淡,没有在意鹿守盛的讥讽,而是道:“如何审案,本官自有分寸。”

    一句话,就堵住了鹿守盛的嘴。

    这时候楚弦也没有干等着,而是走到其中那个最重要的认证,也就是鹿泽元的贴身护卫身旁,小声询问。

    鹿守盛可是一直关注,此刻看到楚弦和那护卫小声说话,当下是不慢道:“楚推官,你要说什么,何不放声而言,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他这般管这管那的样子,就连鹿守耀也看不下去了。

    “四弟,你有些不对劲,莫非,你与那楚弦有私仇?”

    鹿守盛急忙道:“怎么会,我只是看不惯那楚弦包庇李紫菀这杀人凶手,二哥,难道咱们就任由这楚弦胡来?”

    鹿守耀沉声道:“自然不会,我说了,今日之后如论如何,我都要带着功德铁卷去京州告他一状,若是今日证明他是在包庇李紫菀,那他就是罪上加罪,到时候,他不光官位不保,性命也堪忧。”

    “可……”鹿守盛还想说什么,那边楚弦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是说,昨日鹿泽元摆宴的时候,并非只有他一个人在,还有鹿泽一也在?那鹿泽一,是何人?”楚弦这时候问道。

    护卫如实答道:“泽一少爷是守盛四爷的公子,与泽元少爷是兄弟。”

    听到这话,鹿守盛暴怒。

    “楚弦,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正常询案罢了,鹿泽元昨日被毒杀,他接触的人肯定不只是李紫菀,其他人,当然也要弄清楚。”楚弦不紧不慢的说道。

    鹿守盛也没法子再说什么,只是道:“我儿泽一与他堂兄泽元从小长大,亲兄弟一般,经常在一起,这没什么可奇怪的。”

    楚弦这时候盯着鹿守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既是亲兄弟一般,为何不见鹿泽一?”

    当下,就是鹿守耀也是反应过来,问道:“四弟,泽一呢,怎么从昨日就不见他?”

    鹿守盛忙道:“是这样,昨日泽一的师父将泽一带走,说是有要事,二哥你也知道,泽一拜的那个师父乃是一方高人,脾气未免有些古怪,曾有一次不打招呼,将泽一带去远游,这一走就是一年啊,就是想找都找不到。”

    显然鹿守耀也知道这件事,所以也是点了点头:“既是神语道人带走了泽一,那倒也不奇怪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鹿守盛和鹿守耀的对话,楚弦可是仔细听着,听到神语道人这四个字后,楚弦立刻是心头一跳,难掩惊讶。

    好在此刻没人注意他。

    楚弦显然是知道这神语道人,梦中前世,这神语道人作恶多端,便是死在楚弦的手里,所以对这神语道人,楚弦熟的很。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时候听到神语道人的名字。

    更没想到,鹿守盛的儿子,居然是神语道人的徒弟。

    这就有趣了。

    楚弦几乎是立刻想到了之前给自己传来的纸鹤传书后面紧追不舍的赤色鹰隼,当时楚弦便感觉这鹰隼,必然是一个高手催动,若不是自己与墨琳赠予的黑发,怕是还对付不了那鹰隼。

    此刻楚弦有一个猜测。

    放出那鹰隼的,或许就是神语道人,也只有此人有这种本事。

    算算时间,现在的神语道人已经是修为巅峰,法身境界,绝对称得上是一方高手了。

    若是现在的自己遇到那神语道人,肯定不是对手。

    而在楚弦看来,既然之前那鹰隼很可能是出自神语道人之手,那对方必然和这桩案子有关系。

    带着鹿泽一远游?

    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楚弦此刻想到鹿家的情况,当下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可要证实这猜测,得当面问那鹿泽一和神语道人,如果只是楚弦,或者就算他身边有千军万马,洛妃洛勇和楚三都在,依旧拿神语道人没辙。

    但楚弦现在有一个更厉害的帮手。

    医仙李附子。

    这位虽是医仙,属于仙道末流,不是擅战之仙,但再怎么说,李附子也是仙人,若是李附子去抓神语道人,应当问题不大。

    当下楚弦偷偷给李附子打了个手势,然后以如厕为理由,走到后面,等了片刻,李附子就来了。

    楚弦知道时间紧迫,立刻是给李附子交待了一些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