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公堂雄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就这么出去寻找,天下之大,就算是李附子也找不到神语道人,可偏偏楚弦梦中和神语道人有过恩怨,所以知晓对方可能的藏身之处。这件事,楚弦入神海书库中仔细推敲过,昨日神语道人离开,时间不过一日,对方必然走不远,很可能还在兖州地界。

    而楚弦知道神语道人在一些兖州的近海小岛上,成立过一些邪教,所以就将此事告诉李附子,让李附子务必在最快时间里,找到神语道人和鹿泽一,无论用什么法子,也要将对方抓回来。

    “李太医,此事关系紫菀生死,务必全力出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人带回来。”楚弦这时候慎重嘱托,李附子自然不可能懈怠,这关系他女儿的性命,当然是有多少力,出多少力。

    “若这两人真在你说的地方,最多两个时辰,我必将他们带来。”李附子有他的自信,当下李附子化作清风,飘然而去,楚弦则是定了定心神,然后重新回到堂内。

    楚弦仔细推敲之前的线索,已经是有了推测。

    如果在确定李紫菀不是凶手的前提下,那么毒杀鹿泽元的,必然是另有其人。

    看似不好确定嫌疑范围,但实际上只要细想一下就知道,有机会能毒杀鹿泽元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至少,是熟悉鹿泽元的人。

    只有熟悉鹿泽元,才会知道鹿泽元的习惯,才会知道鹿泽元要宴请李紫菀,才会做局,毒杀鹿泽元,嫁祸李紫菀。

    这些事情,必然是经过细密的筹划,而且肯定有高手相助。

    否则,不可能瞒得过护卫。

    那么,当天接触过鹿泽元,且有能力做这种事情的,不是李紫菀,那就一定是陆泽一。

    也就是鹿守盛的儿子。

    一开始到现在鹿守盛那古怪的举动,还有故意隐藏的那种情绪,就可以解释得通了,这鹿守盛,必然知道真相。

    甚至,他可能也参与其中,参与了对鹿泽元的谋杀。

    至于动机,豪门恩怨,这四个字可不是开玩笑的,为了利益,父子、兄弟,都有反目成仇的一天,杀哥哥,杀弟弟,杀父亲,杀儿子,这种事根本就是见怪不怪。

    所以,鹿守盛刚才才会那般歇斯底里,才会阻扰自己开棺验尸。

    回到堂上,楚弦一言不发,心里盘算推敲。

    这时候,之前派出去抓捕蔡文举的捕快和衙役回来,禀报说他们找遍蔡文举家中,甚至全城都找了,都没有找到蔡文举。

    仿佛此人,人间蒸发一样。

    “莫非是畏罪潜逃?”郝清廉说出了一种可能。

    楚弦摇头,蔡文举只是府衙之内的一个小吏,一个小角色,他没这能力潜逃,此刻楚弦问仵作,就问他昨天收了蔡文举的银子后,还有没有再见过对方,仵作摇头,楚弦又问其他府衙官吏,都是摇头,要么说没见过,要么说不记得。

    楚玄叹了口气。

    “不用找了,若无意外,蔡文举应该已经被真凶灭口了。”楚弦说道。

    众人大惊。

    有的更是不明白楚弦是什么意思。

    楚弦还得费心解释:“假设,本官是说假设,若是真凶不是李紫菀,是另有其人,要嫁祸于她,那么蔡文举就是被那真凶指使,让仵作在尸簿上做手脚,大家想,这种事做完,那真凶又怎会放过蔡文举?什么人最安全,那就是死人,所以被人灭口,那就是理所应当。”

    这时候,之前被仗罚的何镜堂此刻想说话,不过他是吃一堑长一智,知道楚弦不好惹,所以也不敢张口就说,而是道:“楚大人,草民有话想说。”

    楚弦知道对方乃是鹿家讼师,也不能总不让对方开口,所以是点头:“你只要按照规矩,先请示再说话便可,说吧。”

    何镜堂忍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此刻憋着一股气,他还是打算在公堂上,反驳楚弦,在他看来,楚弦打他,是仗着对方是官,但在公堂上,却是看谁说的有理。

    他自诩兖州第一雄辩手,又岂能咽下这口气,说什么也得辩驳的楚弦哑口无言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当下是道:“在下有一句话,可能会冲撞到楚大人,但公堂之上,讲的是真相,辩的是道理,所以就算是可能冲撞楚大人,这话我也要说。楚大人刚才所讲,看似有道理,但实际上根本就是无凭据的猜测,楚大人说鹿泽元是吃了大量毒药,这才毒发身亡,以此推论鹿泽元不是死于李紫菀的毒针之下,可我看来,说不定是李紫菀先以银针重伤鹿泽元,又见鹿泽元没有立刻死去,她怕有人进来暴露,所以这才将毒药直接倒入鹿泽元口中,这,也是有可能的。还有,只是找不到蔡文举,楚大人就妄言说此人已被灭口,这也太牵强了,说不定是蔡文举有事出城,并非潜逃或者被灭口,还有,楚大人之后立刻是将矛头指向了陆泽一,在我看来,就是在故意混淆视听,想要将原本清澈的水搅浑,这样一来,才能达到你的目的。”

    说话的时候,何镜堂一脸自信,仿佛他已经看穿了一切阴谋诡计。

    楚弦面色不变,就问他:“哦,照你说,是达到我什么目的?”

    何镜堂洋洋得意道:“当然是为李紫菀开脱罪行,原本郝大人已经是将案情梳理清楚,楚大人你非要节外生枝,偏袒李紫菀的意图,那是昭然若揭啊,再说,大家也不是瞎子,你明显与这李紫菀是认识的,还是熟人,所以从一开始,楚大人你干涉此案,便不符合规矩,莫非,大人你不知道避嫌的道理吗?”

    不得不说,这何镜堂当真是有几分辩才,这番话也是直击痛点,说完之后,何镜堂冷笑不已,心中暗道,姓楚的,你以为我何镜堂是那么容易打的?打了我,我就得让你付出代价。

    楚弦听罢,看了那何镜堂一眼,道:“所谓公堂避嫌,指为亲者,父子母女,夫妻姑嫂,我虽与李紫菀相识,却不在六亲之列,何来避嫌之说?”

    “这……”何镜堂被反问住,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反击,楚弦说的的确是有道理,只是以往何镜堂用同样的法子都是百战百胜,没想到今日却撞了壁。

    楚弦显然不打算这么放过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家伙,继续道:“你口才虽好,却是强词夺理的小道,偏偏学识不够,糊弄糊弄一般人倒也罢了,居然敢在本官面前装模作样,你可知那银针刺入鹿泽元的是什么穴位?你若是不知,我来给你演示一遍。”

    说完,楚弦身形一动,瞬间到了何镜堂面前,然后就在对方眼眶那边轻轻点了一指。

    瞬间,何镜堂如遭雷击,当下是身体僵硬,动弹不得。

    “我以真气为气针,刺入你脑中玉枕内穴,和鹿泽元当时的情况一样,那我问你,现在给你一口饭,你能吃得下去吗?能咬得动吗?”楚弦冷声质问。

    只见那何镜堂身体动弹不得,除了眼珠能转动之外,便是简单的咬合也做不到。

    当下堂上坐着的郝清廉想到什么,当即是拍案而起。

    “妙啊,若是先被毒针刺中,那整个人都瘫痪动弹不得,又如何进食咬物,可鹿泽元牙齿被腐蚀,那说明是咬过剧毒之物,但,他当时根本做不到啊!”

    郝清廉能想到,在场很多人其实也都想到了。

    当下都是神色各异。

    尤其是鹿守耀,此刻颇为激动,他终于是忍不住道:“楚弦,你的意思是说?”

    楚弦点头:“不错,便如郝大人说的一样,如果是先中了针,再喂食下了毒的食物,试问全身瘫痪的鹿泽元,是怎么吃下去的?他牙齿上的毒物腐蚀便是最好的证据,这只能说明,当时,他是先吃了下了毒的食物,被毒死之后,这才又被人刺入银针。”

    “什么!”

    众人目瞪口呆,大惊失色,哪怕是之前想到了这种可能,此刻被楚弦说出来,也依旧是有些不敢置信。

    鹿守耀呼吸急促,仔细想着这件事的可能性,而一旁鹿守盛,一言不发,脸色难看。

    楚弦此刻是趁热打铁,继续道:“那么,问题来了,诸位想想,倘若你们是李紫菀,都已经毒杀了鹿泽元,又为何多此一举,将她淬毒的银针,再刺入鹿泽元的脑袋?有人会这么做吗?”

    这番话,没人能回答,因为,没有人会做这种蠢事。

    都已经杀了人,逃就对了,不会留下证据,谁会将那种专属于自己的银针再刺入鹿泽元的脑袋。

    疯了?

    还是傻了?

    即便是鹿守耀也是心生怀疑,之前,他是认定李紫菀就是杀害他儿子的凶手,可是现在,在这事实之下,他怀疑了。

    因为如果是他是李紫菀,也绝对不会做这种多此一举的蠢事,那么说起来,最有可能的便是,有人先毒杀了自己的儿子,然后,再嫁祸李紫菀。

    想到自己儿子被人如此折磨,鹿守耀眼睛通红,面带杀气。

    不过他毕竟是一州刺史,此刻是忍住心中的愤怒,不甘和杀意,重重的吸了口气,然后冲着楚弦道:“楚推官,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杀害我儿的真凶,又是何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