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五十章 真相大白(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鹿守盛现在的反常,就连旁人也能看得出来不对劲,自然,鹿守耀与他是兄弟,对鹿守盛最为了解,又如何看不出来。

    当下鹿守耀也是想到了什么,同样盯着鹿守盛。

    被众人目光这么一看,再加上鹿守耀看到楚弦听鹿泽元的魂魄说了一些什么,便立刻扭头看向自己。

    这一下,鹿守盛是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了。

    他知道,鹿泽元的冤魂定然是将实情告诉了楚弦,这可是实打实的铁证,自己再怎么做也不可能蒙混过关。

    而且到时候,怕是第一个要自己好看的,就是自己的二哥鹿守耀。

    想到这里,鹿守盛也是当机立断。

    他不是庸才,只是一直被他二哥压着,所以在家里,甚至是在官场,他都不敢表现太过锋芒。

    若是庸才,此刻怕是只能束手待毙,但鹿守盛早就为他自己安排了后路。

    便见他二话不说,甩手丢出一样东西砸在地上,瞬间,烟雾缭绕,占据了半个府衙,遂后,鹿守盛逃了。

    这是一个可以制造大片烟雾的法器,只是他为了万一准备的手段,在他想来,是不可能用得上,但谁能想到,世事难料,在他想来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发生了。

    好在,他这些年暗中经营,早将很多财富转移了出去,而且儿子已经跟随神语道人在海外小岛,也没什么可牵挂的。

    至于官位,虽然可惜,但也没什么,而家中的女人,他更不在乎,儿子的生母早年就已经病故,其他女人,没了就没了,以后东山再起,还怕没女人?

    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若是不走,必然死无葬身之地,毒害亲侄子可是大罪,而且还嫁祸医仙之女,到时候无论是自己的家人,还是李附子,甚至是这楚弦,都不会放过自己。

    等死?

    鹿守盛不是那种坐以待毙之人,所以,为了不死,为了活命,他只能逃。

    “大风咒!”堂内,鹿守耀施展官术,顿时旋风起,卷着这烟雾冲入天际,很快,众人就恢复的清明。

    只是唯独不见鹿守盛。

    到现在,鹿守耀若是还看不出什么,那他就真的是瞎子了。

    当然,也有不明所以者,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来人。”鹿守耀这时候大喊一声,堂外等候的一个官员就急忙上前。

    “传令下去,立刻封锁全城,给我缉拿鹿守盛。”鹿守耀一脸阴沉,这命令,他不想下,但没法子。

    至于原因,他不会说。

    至少不会当着众人的面说,如果他猜的是对的,那么,这是何等的家丑,今日之事,又是何等的丢人现眼。

    楚弦也没有说什么,鹿守耀终究是顾忌了兄弟情义,没有亲自追出去,如果鹿守耀亲自追出去,鹿守盛未必能逃脱。

    当然,鹿守耀是怎么想的,楚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做到了。

    帮无辜者洗刷冤屈,帮死者讨公道。

    而且楚弦也的确没想到鹿守盛居然还有这么一手,当然,楚弦要的就是鹿守盛逃,因为他如果不逃,自己还真没法子,他一逃,一切就好办了。

    鹿守盛以为他自己完蛋了,因为楚弦将鹿泽元的魂魄重铸出来,但鹿守盛哪里知道,楚弦根本没有那种本事,别说楚弦,这世上任何神佛,都不可能做到将已经被灭魂的魂魄重新弄出来。

    所以说,刚才那一切,只是楚弦运用他神海当中阴阳幻神鲤所制造出的幻觉,并不是真实的。

    当然,这种幻术未必能奏效,楚弦也是担着风险的。

    就像是鹿守盛肯定是熟悉鹿泽元的,如果自己弄出来的鹿泽元稍微有一点破绽,看上去不像,那么必然会让对方识破。

    这也是楚弦最担心的。

    好在楚弦从侧面对那鹿泽元的性格也有所了解,鹿泽元这人,嚣张跋扈,若是知道是谁害了他,肯定会无比憎恨,所以楚弦很好的模拟了对方的眼神和怨气,又因为楚弦亲自验过尸,自然是知道鹿泽元长什么模样。

    如此一来,想要惟妙惟肖的用幻术弄出一个鹿泽元的魂魄,可以说毫无难度。

    当然,楚弦也是在赌博。

    因为如果杀鹿泽元的根本不是鹿守盛,又或者当时鹿守盛根本没有在场,那么鹿泽元自然就没有理由对鹿守盛如此敌视。

    但楚弦想来,能掩盖罪行,且嫁祸李紫菀的人,肯定就是鹿守盛这个老狐狸,所以说来,对方十有八九去过现场,只要去过,鹿泽元的魂魄或许就知道。

    楚弦就是用他之前的推理,然后一步一步,将鹿守盛给逼出来的。

    实际上,如果对方死不认账,楚弦这一招也没用,因为幻术是假的,而且楚弦手里也没有任何证据。

    可现在的情况,鹿守盛摆明了有问题,这么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楚弦就准备收了幻术,因为刚才鹿守耀在靠近之后,已经是看出了端倪,对方毕竟是一州刺史,修为和官术都不差,能看出来也正常。

    好在当时楚弦给对方打手势,鹿守耀没有当面揭穿。

    不过此刻,鹿守耀上前,小声道:“楚推官,稍等片刻。”

    楚弦一愣,鹿守耀这时候道:“咱们借一步说话。”

    楚弦明白,鹿守耀是有话要说。

    当下点头:“刺史大人,咱们去里面说话。”

    后者点头,于是两人去到堂后,鹿守耀见到四下无人,才上下打量楚弦,然后道:“楚推官,果然了得,怪不得李医仙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将你找来,现在,我也看出来了,我儿子的死,和那李紫菀无关,而是我那四弟做的好事,他,他可是我兄弟啊,泽元也是他亲侄儿,他怎么下得去手?”

    显然,鹿守耀对这件事,难以释怀。

    楚弦这时候想了想道:“刺史大人,这件事,杀人的,我想并不是鹿守盛,而是其子鹿泽一。”

    说着,楚弦便将自己的推理道出,鹿守耀一听,也是连连点头,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哎,即便如此,我那四弟也是故意隐瞒,掩盖罪行,甚至还连同外人,将我儿灭魂,也多亏楚推官,否则我儿死不瞑目啊。”

    说完,更是连连摇头:“哎,家门不幸,此事,我都不知该如何与我母亲和夫人去说。”

    人家的家事,楚弦不便插嘴,所以没有说话。

    鹿守耀这时候又道:“有件事,还需要楚推官帮忙。”

    ……

    外面公堂上,此刻众人是心思各异,聪明的,已经是看出了端倪,愚钝的,也感觉情况不对,为何刚才鹿守盛突然离开,鹿守耀又为何会派人去抓。

    只是具体缘由没人说,所以他们也只能瞎猜。

    这时候楚弦和鹿守耀从内堂出来,然后鹿守耀道:“夫人,来和泽儿说说话吧,楚推官刚才说了,泽儿魂魄受损严重,也只能出现这么一次,之后,就要被九叔公带去阴界了。”

    鹿守耀的夫人自然是大哭,一脸不舍,但好在能和她儿子最后说说话。

    至于老鹿,鹿判官那边,却是一直没说话,他不敢说,就算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他也是惜字如金。

    他可是知道,楚弦在这里审案,阴府的那位也是知情的,而且是让自己来帮忙,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拒绝。

    所以楚弦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听着就对了。

    鹿守耀的夫人与鹿泽元的魂魄最后道别,那鹿泽元的魂魄更是叮嘱,让其好好保重身体,这一幕,却也是看得不少人眼眶湿润,毕竟母子深情,谁都会动容。

    鹿守耀也是上前说了几句,他虽然知道这个儿子是假的,是幻术,但他依旧是说了很多,也是让人唏嘘不已。

    最后,‘鹿泽元’即将被老鹿带走,这一幕也是看在众人眼中。

    这时候,空中落下一道人影,随后这人影将一个人丢在公堂之上,那被丢下来的人影摔了个晕头转向,而另外一道人影是飘然落下。

    再看,这飘然而落之人,正是李附子,至于地上那人,却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只是此人表情恐惧,四下看看,却是刚好看到鹿泽元的‘魂魄’,这一下,直接吓的这年轻公子面色惨白,居然是直接道:“泽元,你,你不是被灭魂了吗?”

    楚弦见状,当下是明白这年轻公子是谁了,李附子就是去找神语道人和鹿泽一去的,对于神语道人,楚弦还是知道一些的,这邪修颇有手段,尤其擅长逃匿之法,若是见状不对,能逃走一点问题都没有。

    神语道人能在李附子手里逃走,应该已经是十分勉强,自然是无法再顾及鹿泽一,这么说来,这被李附子擒来的,便是鹿泽一?

    楚弦心中一动,暗道既然是鹿泽一,倒不如这样试试。

    于是才楚弦操控之下,鹿泽一的魂魄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然后疯了一般扑向鹿泽一,此刻,鹿泽元的魂魄是鬼相尽出,显的十分狰狞恐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