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孔谦让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纪纹直接翻白眼:“不是我了解他,而是他只能这么做,杨克既是杨家的人,便知道他和家族那是荣辱与共,而杨家和天唐圣朝,同样是荣辱与共,所以他可能服软,甚至是受过侮辱,但要说因此而背叛圣朝投靠巫族,却不可能,杨克是一个聪明人,所以他不会做这不聪明的事情,此外,巫族也不会逼迫杨克,毕竟杨克身份特殊,真的做出什么事情,杨家不会罢休,一旦杨克出事,首辅阁也会立刻向巫族宣战,这是必然的事情。”

    楚弦意外的看了一眼纪纹,赞扬道:“我之前说你适合待在洞烛司,我错了,你更适合在朝会上占据一席,政事上,你已初入门径。”

    纪纹被夸奖,笑的花枝乱颤,掩嘴道:“说的你老气纵横,好像你是一品大员,胸有乾坤一样。”

    楚弦没反驳。

    智者分三境,小境是小聪明,谋私利;中境是智慧,看大局,懂取舍;而大境者,不光要看大局,还要有远见。

    楚弦不敢说自己入了大境,但至少,快了。

    这一次,楚弦送纪纹离开,虽然之前他们说的很好,但看得出,因为自己和李紫菀定了婚事,对纪纹的打击还是相当大的。

    但纪纹聪慧,她早料到会是如此,所以实际上很大一部分的反应和委屈,都是假装的,可楚弦明明看出来了,却依旧觉得怜惜和心疼。

    或许,这就是纪纹要的效果。

    她要让自己有愧于她。

    ……

    楚弦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多,这和之前他养伤时的情况完全不同,好在无论多么繁忙,楚弦都可以处理的井井有条。

    因为已经选择提刑司任职推官,所以楚弦也早就去提刑司报道了。

    孔谦前几日专程从外地赶回来,见了楚弦一面。看得出来,孔谦那是激动啊,他一直就希望能有一个善于推案断凶的人来接他的班,曾经,他也有过几个人选,但都不是特别满意,直到遇到了楚弦。

    隋州凤城的案子,楚弦处理的那叫一个漂亮,即便是在断案一事上心高气傲的孔谦,那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知道,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所以当时孔谦就找到楚弦,抛出了橄榄枝,表示要将楚弦调入提刑司,好好栽培。

    只是楚弦没同意。

    可即便这些年过来,孔谦这心思一直是没断了,他总是认为,楚弦就是天生为提刑司而准备的人才。

    尤其是前段日子,楚弦紧急去兖州观海城处理李紫菀被冤枉的那起命案,整个过程,孔谦事后是仔仔细细翻阅卷宗,看完之后,也是拍案叫绝啊。

    观海城鹿家的案子,不算特别的复杂,但难就难在有人混淆视听,而且想要在那么短时间里查出端倪和疑点,然后顺藤摸瓜,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锁定真凶,而且还让真凶主动认罪。

    这手段,孔谦知道,就是他自己去了,也做不到。

    这案子,他身子已经是收录刑部的特别文档,让所有刑部官员来阅读,来学习。

    因为,这就是经典案例。

    最让孔谦高兴的是,楚弦因为要处理这个案子,只能是调职到提刑司,做了六品推官。

    提刑司里,六品推官已经是最高的官职,以前,只有他一个人有这种官阶和官职,而楚弦是第二个。

    这算是特例。

    其他的推官,都是七品,甚至是八品,六品那就是主官之职。

    楚弦为什么能得到这六品推官的官职?

    那是因为孔谦让了位子。

    为此,孔谦是亲自去找刑部尚书说了这件事,他更是自愿将官职调整为副职,给楚弦让位,甚至当时孔谦都愿意自降品级,说就算是七品推官,他也愿意来做,只要能给楚弦让出六品推官的位置。

    这些,楚弦实际上都不知道的。

    孔谦见了出现也没提及,只是和楚弦畅谈了大半个上午,说的都是他的肺腑之言。

    “楚弦,你有断案查凶的天赋,既是天赋,就不要浪费,更不能荒废,你能来提刑司,我很高兴,也很欣慰,不管怎么说,我年纪大了,有些时候是力不从心,我只希望你能沉下心来,好好在提刑司待下去,为天下不公之案,冤死之魂,讨公道,维护圣朝律法的神圣。”

    这话,楚弦受用,对孔谦,楚弦一向是敬重。

    后来孔谦又说:“我知道,你这小子志向远大,但眼下提刑司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我的要求不高,你能在定海县做了一年县丞,在南疆春江城做了三年编撰,府令也做了两年,提刑司,你怎么也得待三年,三年以后,你飞黄腾达,但要给提刑司留下一些东西,提拔一些真正有能力的官员出来。”

    这是对楚弦寄予厚望。

    楚弦点了点头,不过这件事,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办成,如果没有外部影响,他在提刑司三年,应该不成问题,可杨克那边正在上蹿下跳想法子给自己调走。

    想到这里,楚弦看了看孔谦,然后心中一动,将这个难处道出。

    孔谦别看是六品推官,但对方那是老资格,而且三十多年,拒绝了很多次升官的机会,断案何止百件?圣朝上下,都是敬佩,很多孔谦曾经提拔上来的官员,官职都超过了他,做长史的,做刺史的,更是比比皆是,所以说起来,孔谦在朝里的人脉,那也是相当广博,真的要做什么事,说一句话,就会有人响应,绝对不可小觑。

    所以将这难处说出来,说不定能有奇效。

    孔谦一听经过,直接是大骂杨真卿不是东西。

    楚弦听的是头皮发麻,暗道孔谦的确是火爆脾气,而且耿直,杨真卿那可是一品太师,道仙之尊,孔谦居然都敢骂。

    “怎么不能骂?太宗圣祖都说过,官行不规者,可骂之,警醒其心,不能因为杨真卿官位高,修为高,就见他犯错,不敢言语,那有违官律。”孔谦气势很足,更是正气加身,这一刻,更是让楚弦肃然起敬。

    “杨真卿太溺爱他这孙子了,就说男女之事,那讲究的是两情相悦,怎能仗着势力胡来?这件事,楚弦你便是不说,我也要管管,天唐圣朝不是杨家的,不是他杨克说想调谁,就调谁。”孔谦这时候怒气未消:“这件事,我会去过问,不过楚弦,你也要和崔焕之说说,他现在是在吏部任职,刚好管着官员升迁调令之事,而且崔焕之还有中书大人撑腰,杨家未必能如意。”

    楚弦急忙谢过孔谦,心中敬佩的同时,也满是感激,他和孔谦非亲非故,人家能如此推心置腹帮你,那如果不帮忙培养一些推官出来,就是楚弦的不懂事了。

    虽说提刑司推官不好升迁,但对现在的楚弦来说,和他刚入仕途的时候已经不同,当年楚弦是个新人,如果直接入了提刑司,很难崛起,但现在,楚玄已经完全不同。

    他已经在短短几年时间里,积累出其他官员难以相提并论的资本。

    边疆主管县地的经验,洞烛司任职的经验,编撰传世之作,主管城府,光是这些,就是其他六品官员无法企及的。

    所以这次去提刑司,和之前就完全不同,将来楚弦要调出来,那也是轻而易举。

    这边有孔谦说话,另外一边,楚弦也是早就去找过崔焕之。

    和崔焕之,那关系就不一般了,是真正的自己人。所以和崔焕之,楚弦说的更多,听完楚弦讲述,崔焕之沉思片刻,道:“杨家的确是在造势,据说想要将你调到兀州。”

    兀州?

    楚弦暗道杨克这小子够狠啊,兀州可是最危险的一个州地,和巫族接壤,当年杨克就是在兀州赤焰山战场被巫族冥月祭司抓走的,这小子要将自己调到兀州,莫非是有所怀疑?

    楚弦倒也不是怕,以他现在的修为,危险之地才是最好的试炼场。

    可暂时,楚弦不想离开京州。

    他要和李紫菀成亲,只有亲事成了,他才会放心,否则谁能知道会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此外,京州之地是必须要早点经营的地方,人脉也必须要早点铺下去,这样一来将来才能收获到各方支持。

    这些都是楚弦必须要做的,至少要一年时间才能做到。

    看到楚弦沉默不语,崔焕之还以为楚弦在担心,所以哈哈一笑:“楚弦啊,你不要为此事担忧,怎么说,我就在吏部,他们要推动这个调令,我会干涉,如果有必要,我会直接否决,更何况,孔老推官也会帮你,再不行,我去找中书大人,这件事不能任由杨家胡来,否则就是中书大人的面子上,也过不去的。”

    楚弦道:“这次,又麻烦大人了。”

    “楚弦,你见外了,来,我这边有中书大人赠予的绫罗仙茶,你尝尝,这对修为也是有极大帮助的,另外,我也想看看你的术法修炼的如何了。”崔焕之难得清闲,所以和楚弦品茶,同时比斗术法。

    比的是分神御金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