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六十章 立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居正急忙领命,跑去办事。

    他不傻,这位楚大人刚来,提刑司里这么安静,甚至人都看不到几个,那都是因为不少推官和神捕对这个楚大人不服气而导致的。

    哪怕是孔谦自己愿意,但孔谦让出总推官的官位给楚弦,还是让他们很不爽。

    在提刑司这些官员眼里,楚弦就是一个黄毛小子,凭什么要让孔大人让位置?

    这件事,倒也怪孔谦没有说清楚,也是孔谦最近在外地查案,忽略了这一点,总之现在提刑司里的官员对楚弦这个新来的总推官十分排斥,按理说总推官来了,他们是应该主动拜见,将各自是谁,负责的是什么,一一介绍清楚,现在,却是一个个玩起了失踪。

    吴居正在提刑司待了这么久,自然看得出来,所以楚大人给他的第一个任务,实际上就是十分棘手。

    如何短时间里把人都召集过来,这是一个难题,无论是人不齐,还是时间太长,都是他办事不利。

    好在吴居正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各方面都很熟悉,所以很快就一一找到留守在司内的推官和神捕,说是总推官要见他们。

    “哼,刚来就耍官威,他说见就见?让他等着,本官这里还有事情处理,等处理完了,再去见他。”一个推官冷哼一声,找了个理由不去。

    吴居正也不强求,人家是八品推官,比自己级别高,但却是记下对方说词,然后去找下一个。

    很快,吴居正就回到了楚弦那边。

    “人呢?”楚弦坐在堂案后面喝茶,吴居正神色不慌,他早就知道未必能叫来人,所以是上前,将各人的说词一一道出。

    看不出来,这个吴居正的记性居然不差,将每一个人的说法都复述一遍,甚至表情语气都是惟妙惟肖。

    “大人,他们这是推脱之言,分明就是不想来。”最后,吴居正如实说道。

    楚弦笑了:“吴文书啊,你可知道你刚才所言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你?”

    吴居正心中惶恐,但神色不变:“下官只知道,大人为总推官,乃是提刑司郎中之下最高主官,有权命下属推官、神捕前来,他们故意推脱,有错在先,下官如实禀报,又何惧他人报复。”

    楚弦点点头,这个吴居正可用,至少对方知道,关键时候,应该忠于谁。

    所以楚弦对这个吴居正还是很满意的,至于其他人找借口不来,楚弦也早有预料,所以他不急。

    “你再去一趟,告诉他们,无论他们做什么,限他们一刻钟内来这里见我,告诉他们,这是上官命令,不来者,迟来者,后果自负。”楚弦声音带着一股威严,吴居正吓的心头一跳,急忙去传话。

    这一次,有人来了。

    毕竟这次的口吻不一样了,而且提刑司的官员也都不傻,之前他们找借口,人家第二次叫,再不去,那就是得罪了。

    就算心里再不服气,也得来。

    当然,也有倔脾气的,你让我一刻内到,我偏不,就故意晚到一小会儿,看你又能如何?

    这都是官场上谁都知道的伎俩,一般情况下,就是主官也不会特别较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

    不过这一次,楚弦明显没这打算。

    他掐着时间,一刻钟内,不少推官和神捕都到了,只有一个,在一刻钟后,才故意急急忙忙从外面走进来。

    “总推官,抱歉,刚才处理一件极为棘手的案子,一下没注意时间,迟到了。”这个推官嘴上说这抱歉,却是没有一点愧疚的样子,相反,有一种故意如此的样子。

    一般情况,对方这么说,就算是迟到了,也不会再追究,毕竟,只是迟到片刻,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这个推官明显忘了一件事,楚弦是新官上任,是要烧火的,眼下,抓住他这么一个典型,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权威是怎么树立起来的?

    杀鸡儆猴,就是这么来的。

    楚弦盯着他,没说话,那人也察觉到不对,本以为肯定不止他一个人迟到,但此刻,他发现,好像,就是只有他一个人。

    这人心中暗道不妙,同时暗骂其他人没义气,如果再有几个和他一样,那人多了,这楚弦自然不好处置,现在倒好,就他一个,这不是撞到人家枪口上了么。

    也是他大意了,早知道,他肯定会按时赶来,毕竟这楚弦乃是六品推官,是现在提刑司的总推官,不尊上官命令,这就是犯了规矩。

    他还想说话,楚弦却是道:“既然这么忙,那就不要来了,出去。”

    啊。

    那人一愣,摸不清是什么意思,站在原地没动。

    “出去!”楚弦又说了一句,那推官才听明白,当下是感觉面红耳赤,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八品推官,就这么被赶出公堂,那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只是他没法子说什么,本来就是他做的不对,所以咬咬牙,就要往外走。

    楚弦这时候又道:“从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再来提刑司了,本官会将你的官籍打回吏部,让吏部给你这大忙人重新安排新职位吧。”

    这句话一出,众人都是大吃一惊。

    免职。

    居然因为晚来片刻就被免职,众人心中瞬间都提了起来,有人觉得太过了,可此刻,他们根本不敢说话。

    别看楚弦年纪不大,甚至比他们都要小很多,但这手段却是很狠厉,说免职,居然就真的免职,一点情面都不留。

    最麻烦的是,那人是正好栽到了楚弦手里,不尊上官命令,就这一条,严重来说,的确是可以就地免职的。

    那推官刚才是感觉到愤怒和羞辱,但此刻,却是害怕和后悔。

    他好不容易爬到八品官位,这被免职,打回吏部,怕是再没机会当官了,名义上,打回吏部,是可以由吏部重新安排官职的,但实际上,这种人以后谁还会用?

    怕是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用这种被上官打回吏部的人。

    也就是说,他因为不尊上官命令迟来片刻,断送了仕途。

    一瞬间,这人头一晕,眼一黑,险些晕倒。

    这打击太大了。

    他现在后悔了,早知道他就不应该针对新来的总推官,现在被抓了典型,弄的官位都没了。

    这去哪说理去?

    什么地方有后悔药,他若是知道,肯定会买上几斤,可惜没有。

    “还不出去。”楚弦堂上训斥一句,那人想求饶,但想了想,还是低着头,向外走去。

    其他人此刻静若寒蝉。

    原本随意站着的,此刻也都是身子直了不少,恭敬了不少,就连吞口水,都是小心翼翼,堂上那是安静的落针可闻。

    诚然,楚弦这种手段有些严苛,但他只能如此,新官上任,若无威严,以后如何服众?本来楚弦就打算想法子震慑一下提刑司这些人,没事都打算找点事,结果就有人傻乎乎的撞过来,那就不怪他楚某人心狠手辣了。

    这时候,没人敢说话,吴居正却是神色犹豫,他从刚才就开始思谋,他知道,楚大人肯定会借着这件事树立威严,要说这帮人也是玩脱了,第一次找借口不来就算了,第二次,居然还是如此拖拖拉拉,只能说,自作自受。

    但这是楚大人的意图?

    或许是,但肯定不是全部,吴居正这时候突发奇想,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若是他推断正确,那必然可得重用,想到这里,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道:“楚大人,袁推官不尊上官命令,的确该罚,但袁推官经验丰富,且屡立功劳,念在他初犯,还请楚大人手下留情。”

    吴居正,居然是在求情。

    楚弦有些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心中有了一丝赞许。

    对于他来说,拿一个人来开刀,以此起到震慑的作用,现在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但那个倒霉鬼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真正的上上策是,有人求情。

    因为,求情本身就意味着认同和臣服。

    光有惩罚,那还不够,如果没人求情,只能说明他们是敢怒不敢言,心里还是不服,甚至想着反击回来。

    但如果有人求情,那就不一样了。

    那意味着有人要臣服,要认同你,这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而且自己真的一上任就将一个八品推官革职打回吏部,在更上一层的官员看来,这就不好了,至少说明,自己没有能力掌控。

    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本来楚弦是有其他的应付之法,没想到吴居正想到自己心里头了。

    所以楚弦才会心有赞许,至少,这个吴居正,能用,也是一个可造之材。

    有吴居正求情,下面立刻有人一起求情,楚弦也就顺坡下驴,只是罚了袁推官半年俸银,留职观察。

    明眼人都知道,虽然是要观察,但应该是没事了。

    那袁推官也是松了口气。

    谁能想到,他只是故意晚来一会儿,居然差一点丢了官,差一点仕途就毁了,他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是明白,就算是不服这位新来的总推官,也得听话。

    “袁兄啊,官大一级压死人,这道理你难道不懂?”事后,一个和袁推官关系不错的官员说了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