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吴家的时来运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实际上到了楚弦现在的修为,参汤这种东西喝与不喝,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可以说,毫无效果。只是楚弦还是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今天耽搁你时间了,这么晚了,和家里人说过了没有?”楚弦注意到吴居正心有担忧,所以问了一句。

    毕竟按照吴居正的年纪,肯定已经是成家,有儿女了,提刑司这边是申时就关门收工,可以回家,这么算来,已经是耽搁好几个时辰。

    吴居正急忙道:“无妨,大人都没有回去,下官又如何能离开。”

    楚弦点了点头。

    今天的确是事物繁多,来提刑司,立威,了解情况,翻阅卷宗,这事情是一项接着一项,现在楚弦才想起来孔谦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吴居正。

    虽然这个吴居正有缺点,但优点也有,最重要的是,符合楚弦对用人的要求。

    想到这里,楚弦就有意栽培这个人,便问道:“吴文书在提刑司待了多久了?”

    吴居正忙道:“回禀大人,十三年零七个月。”

    “你记得很清楚啊。”楚弦又问:“做过哪些差事?”

    这一点,吴居正面带愧色:“下官,十三年间,只做执笔文书,有时司内事情太多的时候,也会兼顾一些杂物。”

    “你是几品?”楚弦又问。

    吴居正低头:“下官,正九品。”

    楚弦这时候手指在书桌上轻轻敲了几下,似是在思谋,想了想,才道:“你这正九品执笔文书要做我的专属执笔文书,官位还不够,按照规矩,怎么也得是从八品,最好是正八品的执笔文书,否则名不正言不顺。”

    吴居正一听,吓了一跳,想着楚大人这是对自己的级别不满意,这么说来,怕是要换人。

    想到这里,吴居正心中无奈苦笑,忙里忙外,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罢了,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或许,自己就不适合混这仕途官场。

    那边楚弦哪里知道吴居正此刻的心思,而是继续道:“这样,明日我安排一下,将你的官品升到正八品,你做了十三年九品,资历是足够了,所以跳过从八品,直升正八品,没有任何问题,回去准备一下,接下来跟随本官查案断凶,可能会很忙碌,这个,要与家人说清楚。”

    “啊!”

    吴居正第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愣在哪里,楚弦的话,就像是一记钟鼓,重重的敲在他头上。

    那一瞬间,他甚至丧失了思考能力。

    但紧接着,他就回过神来,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当即是大喜过望。

    “下官,下官,谢楚大人栽培!”

    此刻他才冲着楚弦躬身行礼。

    楚弦笑着摆手:“好了,回去吧,明日将这份悬案的所有证物都给我取来,还有,相关联的卷宗和尸簿纪录,都一并取来,不要有遗漏。”

    吴居正急忙是记下,然后恭恭敬敬退出来,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他都感觉脚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有些不真实。

    “我升官了?而且,还是连跳两级,正八品,哈哈,正八品,我吴居正居然有一天,能坐上正八品的官位。”吴居正心中说道,他好不容易确认,自己不是在臆想,自己不是在做梦,终于是放松下来。

    他怎么说,也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心境还是有的,此刻知道他遇到了贵人,知道是楚大人栽培,既然如此,他也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做事,回报楚大人的信任。

    “对了,淑蓉肯定是急坏了,我没有时间告诉她,不过没关系,我将这好消息告诉她,她一定也要乐疯了。”想到这里,吴居正加快了脚步。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邻居谭葛回来,对方是一身酒气,坐着车回来,谭嫂开门迎出来,吴居正见状,是笑道:“谭兄也是刚回来?”

    那谭葛扭头看了一眼,当下到:“哦,原来是居正老弟,你今天怎么也回来这么晚,莫非是司中有事?”

    吴居正点了点头,随后也是礼貌性的朝着谭嫂点了点头,这才推开自家的门。

    “哼,这吴居正的官怕是做不了几天了。”谭嫂此刻说了一句,旁边谭葛急忙小声道:“这话你怎么能乱说。”

    “我没说错啊,这吴居正平日里自居文采高,那又怎样?他起点是高,但还不是被夫君你反超?要我说,他就是一个废物,对了,夫君你什么时候升官?我都等不及摆酒庆祝了。”谭嫂此刻问道。

    谭葛笑道:“事情差不多了,为了谋得这个从八品的差事,当真是费了不少功夫,不过这些都值得,最多三天,你就等着做八品官夫人吧。”

    听到这话,谭嫂自然是狂喜,随后她想到了什么,偷偷走到吴家院外,侧耳偷听。

    “你干嘛呢?”谭葛不解,后者小声道:“都说这吴居正官位不保,今天他回来这么晚,说不定就是因为丢了官位不敢回来,估摸很快就会吵起来。”

    “哎,妇人就是妇人,我不管你了,我有些困乏,要回去休息了。”谭葛说完,自己回屋,只留下谭嫂在外偷听。

    却说吴居正回家,看到桌上摆着依旧温热的饭菜,虽然简朴,却透着一种关怀,显然,这饭菜是凉了热,热了凉。

    “夫人何在?”吴居正心里高兴,此刻是开口道。

    没人回应,吴居正一愣,走过去才发现自己的夫人吴张氏正坐在椅子上低头抽泣,而他们的儿子已经是睡下。

    吴居正一愣,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询问。

    吴张氏开始不说话,后来才忍不住道出事情,然后正色道:“居正,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官位不保?”

    吴居正是哭笑不得,但还是问:“谁说的?是不是隔壁谭嫂?”

    “除了她还能有谁。”吴张氏这时候擦了擦眼泪,然后道:“我想好了,就算你官位不保,咱们的日子还得过下去,到时候风言风语倒是没什么,可俸银少了,你这人,又从不贪墨好处,也不收人贿赂,光靠小吏的俸银,咱们的日子就得过得稍微紧一些,孩子读书这件事上不可省钱,所以我打算卖了这一处宅院,还有一些首饰和衣服,也没必要留着,明天,我就去找一个小点的房子,咱们搬过去,也能节省一些开支。”

    听到这里,吴居正忍不住了,一下子抓住吴张氏的手,神情激动。

    “我吴居正,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当下是将今天的事情一一道出,最后吴居正是一脸雄心壮志,更满是自信:“夫人,明日我便是提刑司正八品执笔文书,跟随总推官楚大人办案,咱们并不输给其他人,所以无需搬家,就算要搬,也要找一个更大更好的宅院,这些年,你跟着我受苦了,我吴居正保证,无论以后如何,都不会负你,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这惊喜砸过去,也是将吴张氏砸晕了,确认是真的之后,她喜极而泣。

    外面偷听的谭嫂没有听到交谈,只听到哭声,心中更是得意。

    只是到了第二天,她就听到了吴居正升官的消息,一开始她不信,不过确认是真的之后,谭嫂直接目瞪口呆,尤其是她知道,吴居正是一下子被提升到了正八品,比谭葛的官位还要高,当下是心中百味杂陈,羡慕嫉妒。

    她更是在家气的砸碎了几个花瓶。

    不过后来,谭葛回来臭骂了一顿谭嫂,随后他们便带着借去的十五两银子跑去吴家还钱,很是热情,更有巴结之意,和之前的趾高气扬,判若两人。因为谭葛知道,提拔吴居正的,乃是楚弦。

    ……

    提刑司内,吴居正的地位提升得极快,以前不如小吏,但现在,谁都知道,他是总推官最信任的执笔文书。

    从一个九品,直接越过从八品,提拔到正八品,这不多见,如此,吴居正也算是熬出来了。

    因为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楚大人给予的,所以吴居正对楚弦更是死心塌地,全力办事。

    他费了很大力气和精力,才将楚弦需要的东西弄齐。

    “莫非,楚大人要过问这一桩案子?”吴居正自然知道楚弦目前关注的这一桩悬案是什么,说实话,这件案子,很邪门,在当年更是曾经造成过轰动,但查来查去,都没有查出一个结果。

    哪怕是孔谦老推官,最后也是查不清这案子的真相,因而成了悬案。

    吴居正想了想,他觉得他有必要告诉楚大人这件案子的棘手程度,虽然他并不了解具体案情,但这么多年都没有结果,如今又能查出什么?

    所以吴居正去送茶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他所知道这案子当时的情况,就说孔谦老推官差了一年,都没有查出真相,以此提醒楚大人不要过问这个案子。

    吴居正是好心,楚弦自然看得出来,对方是怕自己查不出来,却被人知道,成为了别人攻击自己的借口。

    的确,这种悬案,没有几个推官敢碰,因为查不出来,反倒是会说是查案之人办事不利,甚至于还会被人抓住把柄,影响仕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