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放心大胆的去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郎中一愣:“怎么不合理,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当然是不对。”楚弦道:“大人,假设您是那窃贼,既然能悄无声息潜入仙宫,又何必要杀那十六个内卫?偷偷盗走天妖骨法珠就行了,杀了人,反而会更早被人发觉,这是第一个不合理的地方。”

    司郎中思索,却是连连摇头,开口道:“对方这么做,很可能是因为他潜入进去之后,被那些内卫发现,所以才杀人灭口,这有什么不合理。”

    楚弦也是摇头:“这种可能性看似有,但实际上不可能发生,这就要说第二个不合理的地方,那就是仙宫本身,哪里是那么容易让人潜入的?据下官所知,仙宫之地,禁卫森严,更有仙官坐镇,还驻扎八百仙宫禁军,何人能在他人毫无察觉之下潜入其中?当然,或许有人可以做到,但这样的人必然是经过周密策划和准备,而且修为必然深不可测,既然如此,这样的一个高手,在悄无声息潜入仙宫,居然会被内卫发现,从而杀人灭口,这种可能性在下官看来,根本不存在。”

    司郎中暗道有理,可依旧是摇头:“那只是一种可能性,或许,是那人疏忽了,这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楚弦知道最不能做的就是和上司争辩,所以他没有强辩,而是继续道:“后来验尸,尸簿记载,十六名内卫,几乎都是被一击毙命,凶徒用的是剑法,有的是被刺穿心脉,有的是被切开颈部,可巧合的是,这位凶徒即便是割喉,也是剑法极高,没有用力过猛,将任何一个人脑袋斩下来,当然,既是高手,那肯定是拿捏准确,所以这一点倒也不足为奇,所以说,可以确定,凶徒乃是一个剑法高超之人,或者精通御剑之术,又因为所有死尸都是中了同样的剑招而死,所以可以确定,凶徒只有一个人。而巧合的是,我查过十六个死去内卫的底细,其中一位内卫长,就是一名精通御剑之术的剑修高手。”

    司郎中一愣,这个,他还真不知道,而且也没有被写入卷宗,应该是楚弦自己查出来的。

    “楚弦,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司郎中被勾起的好奇心,因为如果按照楚弦说的逻辑,那么会得出一个难以置信的结果。

    “不错,相信大人已经猜出来了,这件案子之所以一直停滞不前,就是因为毫无头绪,没有凶徒线索,如何去查?可现在,我推断出一个可能性,虽然看似异想天开,但只要细细深究,就会发现,是多么的合理,多么的自然。那么,假设,那十六个内卫当中精通御剑之术的剑修高手就是贼,那么,之前我说过的两点不合理,那就成了合理的事情。”楚弦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司郎中却是听的入迷,急忙催促:“楚弦,你倒是快说啊,把你的猜测,说出来。”

    楚弦心中一笑,继续道:“那么,假设那个人就是贼,他便无需潜入仙宫,因为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因为,他本身就是仙宫的内卫,这一点,可以解释为何守卫仙宫的禁军没有丝毫察觉,也没有外人潜入的迹象。此外,为了偷盗宝物自后顺利离开,这个贼,杀了十五个同僚,然后假死,伪装成尸体,将天妖骨法珠藏在身体里,最后被当成尸体,运出了仙宫,如此一来,那贼当然看上去是来无影去无踪,神秘莫测,而且没有任何线索。”

    司郎中道:“若是假死,怎能看不出来?”

    楚弦再次搬出李附子。

    “大人,我与太医博士私交不错,这个问题,我请教过他,这世上,能让人假死的丹药也是有好几种的,有的吃了,那就和死了没什么差别,此外,当时那种情况,绝大多数人,包括仙官的注意力,肯定都是在失窃的天妖骨法珠上,谁又会一个一个去认真查验死掉的内卫尸体?毕竟,相对于内卫来说,失窃的天妖骨法珠,更重要。”

    司郎中仔细一想,当下是想叫一声好,这推断,虽然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的确是另辟蹊径,此外,是很符合当年的情况,他当时也亲自去了,的确是将心思都放在失窃的宝物身上,死掉的内卫,都是由一些低级的官员来处置,甚至,他自己都没去过问和查看。

    这个推断便如楚弦所说,完美的解释了之前楚弦提出的两个不合理的地方。

    因为如果这个推断成立,那两个不合理的地方,就合理了。

    “所以,下官现在要从那个可能假死的内卫长身上查起,我打算安排人,去开棺验尸,查那个内卫长的尸身。此外,这件事上,当年那个验尸的官员也是有嫌疑的,而据我所知,当年验尸的人,这十年来升官很快,如今已经是官居五品,在京州紫云寺任职寺丞,下官请令符,就是要突查这位官员,问他一些事情,顺便查查他居住之地,说不定,会有大收获。当然,具体如何,还得听大人的命令。”

    楚弦这时候问道。

    该说的,楚弦都说了,刚才那番话,不是假的,而是事实,不过那个寺丞并不是楚弦真正的目标,对方或许知情,或许不知,楚弦真正的目的是请令符,能进入紫云寺查案。

    因为,紫云寺才是关键。

    可以说楚弦用刚才那一番推论,直接将线索指到紫云寺,现在就看司郎中大人有没有这个胆量,让自己去查。

    就像是楚弦一开始所说的一样,这个案子,极为特殊,影响力非常大,如果大张旗鼓反而查不出个所以然来的话,那不光是要受到嘲笑,还可能会被政敌抓住把柄从而攻击,如果运气不好,可能会因此倒霉。

    但高风险,高回报,如果查出真相,抓住真凶,找出失窃的天妖骨法珠,那么这功劳和好处就大了。

    就说他自己,身为提刑司郎中,这功劳自然不用说,官履当中,那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或许将来自己便可以靠着这个功劳,再升一品。

    司郎中此刻心中不断的权衡,又看着楚弦那坚定无比的眼神,脑中响起的是前段时间孔谦来找自己时所说的话。

    孔谦说,他愿让出总推官的官位,而且请求自己日后无比多多配合楚弦查案,当时司郎中不解,孔谦就说,他被人称为神探,圣朝第一推官,那是因为孔谦专注推官接近四十年,断案无数,在这件事上,他的确没服过谁。

    但楚弦是个例外。

    “见到楚弦,孔某才知何为惊世之才!”

    一句话,总结了。

    所以司郎中此刻终于是下定决定,答应了让楚弦去查这个十年悬案,简单来说,这就是一场赌博,押大小一样,开大,还是开小,楚弦既得孔谦如此推崇,而且自荐查这个案子,自己若是再不答应,将来让上官知道了,会说自己这司郎中没有魄力,连这点胆子都没有。

    此外,他也是当年查办这个案子的官员之一,这案子没有一个结果,他心里也不甘啊,虽说已经过了十年,但这十年来,这件事对于他来说,也如鲠在喉,既楚弦愿担这风险去查,那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于是司郎中点头,答应了,更是给楚弦写了查案调度的令符。

    有了这么一道令符,楚弦便是大权在手,要去紫云寺查案,那就是名正言顺,各地各级官府,都得配合,否则便是违令不尊。

    “楚弦啊,这件案子对我来说也是一块悬在心间的石头,掉不下去,也拉不上来,一天不水落石出,我这心里一天就不舒服。所以,你且去放心大胆的查,若是遇到阻碍和麻烦,尽管来找我,我解决不了,咱们一起去找尚书大人,甚至,可以闹到朝会,闹到首辅阁,我只求一件事,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司郎中起身告诫,楚弦郑重点头,领命在手。

    告别司郎中,楚弦回到提刑司,就看到吴居正,柳世元和杜龙星,以及几名神捕,还有楚三带着二十名乌刀卫站在那边。

    如今有了令符,楚弦无论做什么都是名正言顺,所以上前道:“诸位,从现在开始,咱们正式查办十年前仙宫失窃大案,柳世元、杜龙星,你二人带神捕两位,乌刀卫五名,仵作一名,前去调查当年死去内卫长的底细,并且找到其葬身之墓,开棺验尸,此人详细,我已写在这信笺当中,你们自行查看。”

    楚弦将一封信笺交给那二人,柳世元和杜龙星急忙领命,带人去查探。

    “其余人,跟我去紫云寺。”

    楚弦带着吴居正和楚三,还有三名神捕,十五名乌刀卫,浩浩荡荡朝紫云寺方向走去。

    路上楚三肯定是没什么话,但吴居正是要问问情况,楚弦也不瞒着,就说要去找紫云寺一位五品寺丞问话。

    吴居正心头一跳,忙道:“大人,那紫云寺乃是修行之地,同时,也负责审阅和监察各地死刑大案,职权不低,和刑部提刑司和察院监察御史相似,这么大张旗鼓的去查,万一打草惊蛇……”

    楚弦一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吴居正立刻领会:“下官明白了,大人要的就是打草惊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