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木大人都懵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不是诬陷,一会儿便知。”楚弦取出养魂香,点燃,开始施展术法,召阴府的差人来问话。

    与此同时,外门有人来报,原来是柳世元和杜龙星赶了回来,两人居然是让几名乌刀卫扛着一个带着泥土、腐朽无比的棺材到了现场。

    这阵仗,显然是惊动了整个紫云寺,别说紫云寺,这一路抬着一具烂棺材招摇过市,就是百姓和其他官员,也都是第一时间知晓了这件事,而且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这是提刑司楚弦在查办仙宫失窃的大案。

    而且还听说,在乌刀卫扛着棺材过街时,不小心摔了一下,那棺材掉在地上,棺材板都摔了下来,围观的人都吓了一跳,怕见到里面的骸骨,但很快发现,这棺材居然是空的。

    里面没死人。

    这消息已经是一传十十传百的传了出去。

    虽说楚弦是在室内询问木寺丞,但实际上,楚弦大张旗鼓前来紫云寺查案,而且指明要问询木寺丞的消息早已经是不胫而走,估摸紫云寺上下都已经知道了。

    眼下又有乌刀卫扛着一个腐朽的棺材进来,而且棺材是空着的消息,也同样传开。

    柳世元和杜龙星两人进了屋子,便道:“下官按照总推官的命令,前去对十年前死去的内卫长葬身之地进行开棺验尸,但棺材开了,里面却是空无一人。”

    一听这个,楚弦立刻是扭头看向木寺丞,道:“木大人,这便是当年十六名死者当中,剑术最高的内卫长,你说他死了,为何棺材当中不见尸骨?”

    木寺丞此刻一脸不敢置信,他起身看了看棺材,一时之间是满头大汗:“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是按照规矩验尸的,十六具尸体,我大致都看过,的确都是死尸无异,怎么可能有人诈死而我不知?”

    楚弦此刻一拍桌子:“木大人,这事实与你所讲,可是不一样,你若是还不承认,以为是我楚弦故意搞乱,嫁祸于你,好,那我就召来阴府的阴官,咱们问个清楚。”

    说完,已经是施法,不一会儿养魂香上就冒出了一个鬼影。

    周围阴风大作,毫无疑问,是有阴官出现。

    木寺丞也是见多识广之辈,他一看便知道这不是作假,而且那阴官出现之后,周围都凭空冷了许多,阴风呼啸,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阴官。

    他心中所想,就算楚弦故意陷害他,也不可能影响到阴官,所以木寺丞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那阴官。

    很快他就发现,这阴官,居然还是一位阴府的判官。

    按照级别,这阴府的判官可是权势极大,只在阴府府君之下,想不到,这一次居然连阴府的判官也出现了。

    不过木寺丞心中更是放心,若是一般小鬼,还可能会被楚弦买通,但这阴府判官,肯定不会。

    因为按照级别,楚弦这推官,也未必比人家阴府判官地位高。

    此刻不用楚弦开口,木寺丞已经忍不住要证明自己清白,证明自己当年查验是没有过错和失误的,所以他开口询问。

    “这位判官,还请察看生死簿,看看京州人士,张旭,究竟是生是死,若是死,死于何年何月。”说着,木寺丞是将那内卫长的八字道出,显然,对于十六名死去的内卫,木寺丞的确是记的很清楚。

    养魂香里的判官这时候不露痕迹的看了一眼楚弦,见楚弦没吭声,便是咳嗽一声,故作威严道:“好,且稍等片刻,待本官去察验生死簿。”

    于是众人等候。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那判官回来,直接道:“查出来了,这张旭,根本没死,现在还活着。”

    “啊,什么!”木寺丞此刻听到这话,如遭雷击,连续后退几步,整个人都傻了。

    “怎么会,怎么可能,我分明都看过,虽然没有仔细验尸,但是生是死,我焉能看不出来?那一个个胸口都中剑,贯穿心脉,血肉模糊,这怎么可能诈死?便是道仙受了这种致命伤,也是断无活路的。”

    木寺丞不断的说道,但眼下,开棺验尸,没有尸体,找阴府查验生死簿,说是那人根本没死,而且再加上之前楚弦的推断,这三方面汇合一处,似乎已经是将整件事都做出了一个十分合理,而且是证据确凿的结论。

    那就是,死去的内卫长,便是凶徒,其窃宝杀人,用一种巧妙之法带出宝物,然后通过诈死而销声匿迹。

    而这件事,他一个人肯定做不来,是需要帮手,而眼下,这帮手无论怎么看,似乎都和自己脱不开干系。

    木寺丞此刻是大喊冤枉,简直是百口莫辩,有种洗不清的感觉。

    “这,这是有人在摘脏陷害我,我不服,我冤枉。”木寺丞大喊,因为是真急了,所以声音很大,哪怕是外面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尤其是潘文祥,他虽说是回避,但却是在外门等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也是清楚,而且再加上他听到的声音,基本上这件事他也是清楚了。

    “原来,是木寺丞,哎呦呦,这可真是让人想不到,想不到啊。”潘文祥在旁边喃喃自语。

    有趣的是,这件事居然很快就传开了,都说木寺丞是被当成嫌犯抓了起来,等待审讯,而且风言风语,版本有好几个,最夸张的是,木寺丞已经承认是他干的,而且是证据确凿。

    当然,这些传言,有几人相信,那就不知道了,反正是传的很凶,很快。

    堂内,楚弦道:“木大人,你也别着急,眼下也只是一种推断,是不是,还得进一步查验,就是需要木大人帮帮忙,暂时哪里都别去,咱们去提刑司再好好聊。”

    这话听的?人。

    木寺丞此刻是一脸委屈:“楚推官,我是真的冤枉的,我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情,真的与我无关啊。”

    “没事,到时候一查,不就知道了,不怕,不怕。”楚弦在旁边安慰,然后下令:“楚三,带乌刀卫进来,先护送木大人去提刑司,另外,再调集三十,哦,不,五十名乌刀卫来紫云寺,木大人办公之地,府邸所在,都要去查一查,木大人,相信你也不会反对,毕竟这也是为了证明你的清白。”

    楚弦皮笑肉不笑道,刚好这一幕,也是被外面紫云寺的人看到,一个个都是心中暗骂这楚弦还真是够狠辣的,这么一弄,木寺丞怕是要倒霉了。

    “好,我就让你们查,我倒要看看,这世上还有没有公道。”木寺丞此刻也是一仰头,跟着楚三他们走了出去。

    而外面的人,都看到,木寺丞被乌刀卫带走,而且听说,还要搜查木寺丞办公之地和府邸。

    显然,不太知道情况的人,已经又开始酝酿各种流言的版本了。

    楚弦走了出去,潘文祥迎了上来,看得出来,潘文祥脸上带着一丝惧意,笑声也是有些尴尬。

    这不怪他,楚弦这一套太凶悍,眨眼之间就要查办一个五品官员,而且看样子,木寺丞怕是彻底玩完了,不然提刑司怎么可能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来查他?

    也就是说,眼下提刑司是认定木寺丞和十年前的悬案有关系。

    潘文祥也算是老官场,他当然知道官场上的一些潜规则,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或者说没有上面的人点头,提刑司怎么敢去查办一个五品官员?

    也就是说,无论这件事是不是木寺丞做的,这木寺丞的寺丞官位,也保不住了。

    原因很简单。

    如果是他,那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该罚的就要罚,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如果不是木寺丞,那这里面就有另外一种可能,毕竟仙宫悬案时间长了,一直没有结果,这上上下下都没有颜面,所以有的时候,就需要一个替死鬼。

    一个背黑锅的。

    有人将这罪名背下来,那么至少在明面上,可以说这案子有了大突破,找到凶徒之一,这么一来,上上下下的面子,也都有了,各方面,都是大功一件。

    千万别以为这种事不会发生,有的时候,就是会发生,官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黑,这一点,潘文祥自我感觉是很了解。

    所以他对手握‘生杀大权’的楚弦,当然是十分敬畏,人家来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里,就把一个五品人官拉下马来,万一看谁不顺眼,随便编排一下,就都你喝一壶的。

    不能不恭敬,不能不害怕。

    所以,楚弦接下来说,想要游览一番紫云寺,去内外院都看看,这个要求,潘文祥那是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下来,而且主动承担向导。

    虽说他心中也奇怪,为何这楚大人不立刻去审问木寺丞,但这种事,轮不到他来问,所以先伺候好这位杀神才是上策。

    外门,五十名乌刀卫已经是得到调令赶来,楚弦带着一众官员,就在潘文祥的引导下,在紫云寺转悠起来。

    外院很快转了一圈,随后去内院。

    内院,是真正的修士之地,佛门圣所,远远就可以看到一座山,山上分布着一百零八座佛塔,据说每一个佛塔之内,都有一位佛门大修的舍利存放其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