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七十六章 人的名树的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显然,对于她来说,三位书法大师一起来那是更好,这么一来,到时候三位大师一起品鉴,那李紫菀总该说不出话来了。

    想到这里,王燕蝉很是得意,她也知道,自己做这些没什么意义,但她就是要出心中的一口气,杨克,她暂时没法子,但李紫菀,她撞见了,那就要削对方的面子,总之,只要对方难受,她就高兴。

    于是王燕蝉迈步走过去,和三位大师说话,李紫菀和这三个人不熟,但也听过他们的大名,此刻也是略微有些忐忑,但想到了什么,依旧是信心满满。

    因为要比名气,这三个所谓的书法大师,又如何能与自家的楚弦比?

    楚弦可是文圣院六位文圣亲封的文人表率,著作两部传世经典,这三个卖字的家伙,怎么比?

    所以李紫菀心中那是一点都不憷。

    楚弦自然看出李紫菀心中的打算,也是无奈,这种人前显圣的事情,他实在没什么兴趣,但为了满足李紫菀的虚荣心,所以,忍了。

    那边王燕蝉简单客套完,就话锋一转,开始说起今天的事情,无外乎就是说有人要挑战戴大师的书法,写同样的字,让大家品鉴。

    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一般文人都很谦虚,但那也分情况,在他们最擅长的领域,那所谓的谦虚,也就只是谦虚,实际上心里可是一点都不谦虚,文人争强好胜起来,那也是相当疯狂的。

    听到要比试书法,三位大师都仿佛灌了鸡血一样,兴奋了,虽说表面上是道:“哦,如此,那是要互相学习一下,当然,不是要比高低,只是学无止境,要融合众家所长,互相品鉴,互相提高。”

    实际上内心独白是,比别的,老子或许不行,但比书法,老子来一个,杀一双,来啊,来啊。

    心里仿佛藏着一头嗜血猛兽。

    借着,这三位就看到了楚弦的字,当下三人都是一愣,暗道这字,写的不差啊,等一下,何止是不差,简直是相当的好,相当的妙。

    不对,这字有神韵,已入大师之境,怎么感觉,比自己写的都要好?

    三位大师心里变化多端,但表面上,依旧是大师风范,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

    “呵呵,这字,的确是有不少独到之处,也算得上是难得的佳作了。”戴大师这时候摸了摸胡须,开口说道。

    旁边苏大师点头:“不错,的确是难得,难得。”

    最后一个曹大师却是以一个长辈,前辈和高人的姿态笑道:“不知道这字是何人所写?”

    显然,是因为字上没有落款,不知书写者是谁。

    李紫菀立刻冲着楚弦道:“你怎么不写名字?去,写上。”

    “好,好!”楚弦走出来,冲着三个书法大家点头笑了笑,然后提笔写上了名字。

    众人一看:“楚弦,哦,原来这人叫楚弦。”

    围观当中,也有消息灵通,见识广博,甚至是有官家背景的人,此刻一看这个名字,当下是一愣,想到了什么,再看那人,更是一惊,随后露出了一脸古怪之色。

    “哦,原来他叫楚弦,看样子和李紫菀关系很好,只不过这个名字好耳熟。”王燕蝉这时候也是有些恍惚。

    这个名字,她的确是在哪里见过,但这一时之间,就是想不起来。

    她想不起来,有人能想起来。

    看到楚弦这两个字,三位大师当中,有两位当下是神色一变,原本那大师的气势,也是瞬间收敛起来,手里的扇子也不摇了,眼角和嘴角也不翘了,就连笑,也是带着尴尬,带着谦恭。

    当然,也有没明白过来的大师,就是曹大师,就见他皱眉,摇头晃脑,开口道:“这名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一下想不起来,戴兄,苏兄,你们说怪不怪,哎,你们怎么了?”

    曹大师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当下也是暗道不对,这时候他听到旁边苏大师小声说了一句:“自省论!”

    瞬间,曹大师茅塞顿开。

    这天下文人,谁没读过《江山河志》,谁没读过《自省论》,前面倒还好,后面自省论,那是被多少大师,多少文人都奉为经典的惊世之作,文人傲骨,最喜欢就是这种文章,据说有的老学究,每天大早起来头一件事,那就是起床,然后闭着眼,摇头晃脑,背诵《自省论》,仿佛读一次,就可以洗涤身心,壮大神魂。

    自然,这两篇传世之作的著作者,也是众多文人钦佩和尊敬的对象,更不用说,人家是文圣院封的文人表率。

    天下文人之表率,这名头,可比什么京州五圣要响亮得多。

    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三位大师才会如此拘谨,如此的小心翼翼,在文人这个圈子里,他们算是混的好的,可和人家楚弦比起来,就差远了,如果说,让其他文人知道他们在楚弦面前摆谱儿,装大头苍蝇,肯定会被天下文人口诛笔伐,骂你个生活不能自理都是轻的。

    更何况,三位大师本来就对楚弦带有恭敬之心,毕竟楚弦两篇著作,他们看的是如痴如醉,而且楚弦书写两篇著作的文体,也是他们平日里临摹的对象。

    所以看到楚弦这个名字,他们的反应,比其他人要更大,这就不奇怪了。

    这时候,戴大师看向楚弦,上前拱手道:“敢问可是楚弦,楚大人。”

    这话问的很有水平,戴大师这是要确认对方身份,毕竟,叫做楚弦的,或许还有其他人,同名同姓的事情也有发生,但这圣朝之内,叫做楚弦的,还是人官的,那就只有写出江山河志与自省论的楚弦,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那么只要确认了这一点,就可以确认这个楚弦,就是他们想的那个楚弦。

    见到楚弦点头,三个大师再不疑他,当下是纷纷上前行礼,虽然看年纪,个个都要比楚弦大,可态度,却是一个比一个谦虚。

    “楚大人的两篇传世著作,我已经读过数遍,一个开拓视野,长见识,宽心胸,一个警醒世人,醍醐灌顶,今日有幸见到楚大人,是我等三生有幸。”戴大师很是谦恭,旁边苏大师和曹大师也一样。

    这一下,周围还不明所以的人都是傻眼了,毕竟他们当中不都是文人,也有商人和富贾,还有一些富家子弟,平日里都是做生意,花天酒地,哪里知道楚弦是谁。

    但知道楚弦的,都是恭恭敬敬,不光人家是文人表率,还因为,人家是六品人官,消息更灵通的,还知道这位楚大人,刚刚侦破一起十年前的悬案,这份声望,又哪里是几个书法家所能相提并论的,所以戴大师等人如此谦卑,也就是正常反应了。

    这时候王燕蝉也反应过来了。

    因为他已经知道楚弦是谁了。

    旁边王燕蝉的护卫更是目瞪口呆,随后就是苦笑,他可是知道,平日里自家小姐在家没事干,就喜欢读书,最近读的最多的就是江山河志。

    在小姐嘴里,那江山河志堪称神作,可就是刚才,小姐还将江山河志作者的字贬的一无是处,这脸打的,就是护卫都不忍心看了。

    王燕蝉此刻瞪大眼睛,心里乱糟糟。

    楚弦,这个名字怪不得耳熟,原来是江山河志的作者,那个文人表率,圣朝目前崛起最年轻的人官。

    只是,怎么会是他?

    显然,王燕蝉并不知道李紫菀和楚弦之前的关系,眼下看三位书法大师对楚弦的态度,这还用得着比吗?

    楚弦的字,那的确是相当好,光是字本身,丝毫不比戴大师的字差,只能说是各有特色,之前觉得对方只差了名气。

    可现在,知道对方是那个文人表率,那个写出《江山河志》与《自省论》的楚弦之后,这名气上,远比这几个书法大家要有名的多,更何况,刚才戴大师还亲口说道,说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临摹江山河志当中的字体。

    这已经是十分委婉的说明,在书法上,他是自愧不如。

    或许这只是谦虚,毕竟戴大师能成为书法大家,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但人家既然都这么说了,就是承认不如,这么一来,还需要比吗?

    根本不用再比,所以说今天,自己是栽了。

    栽在了李紫菀手里。

    这让王燕蝉心中怒气蹭蹭往上冒,尤其是他看得出,李紫菀和楚弦关系不一般。

    “凭什么?杨克钟情于你,为了你,甚至不惜与我悔婚,现在居然连文人表率楚弦都与你关系这么好,凭什么?”

    王燕蝉攥紧拳头,银牙紧咬。

    现在她肯定没法子再说什么,再说,就是自取其辱,所以她是不发一言,阴着脸,转身就走。

    李紫菀哈哈一笑:“王燕蝉,怎么走了?不是要比书法吗?来啊,比啊,你不是很狂吗?”

    王燕蝉脸都憋红了,她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叮嘱自己,要忍,要忍,这个时候再说话,只能是越发丢脸,要走,立刻走。

    御史王燕蝉真就是一句话没说,离开了店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