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找上门来(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说洛勇,我和你妹妹都是师父的徒弟,学本事那是天经地义,你又不是,你学个什么劲。”楚三这时候瞪眼说道,估摸也是早觉得不对劲,他是拜了师的,师父教本事,那自然没说的,可洛勇根本没拜师,称呼楚弦也是楚大人,所以他是早觉得不好,早想说了,现在忍不住,终于说了。

    洛勇估摸没想到一向憨厚的楚三会说这个,当下是道:“那都是形式,在我心里,楚大人早就和我师父没什么两样,得了,我也拜师,师父,你就行行好,收了我这徒弟,把那身法教给我得了。”

    说完,洛勇还真的要下跪。

    楚弦头大。

    他之前一直没有收洛勇当徒弟,是因为梦中那一世,洛勇与他称兄道弟,楚弦是心里有这么一道坎儿,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洛勇这一身本事,大部分都是自己教的,而且洛勇之前是拜师戚成祥,所以楚弦便道:“我与戚刀长亲如兄弟,算你是师叔,那么教你也是天经地义,行了,这些都只是形式,不要过于讲究,都是自己人,我有什么都会教你们。”

    洛勇一听,欢天喜地的叫师叔。

    只是楚弦这门蛇翻蟾跃还不完善,楚弦花费了两日,天天静思参悟,这才将蛇翻蟾跃这门超凡身法完善,更是书写成册,交给洛妃等人修炼。

    当然,这看上去,楚弦只是用了两天,实际上,楚弦在神海书库之内是仔细推演过的,花费的时间可是超过两月,这才将这门身法完善。

    这次参悟神拳极境,楚弦终于可以开始钻研崔焕之的‘阳神锻金诀’,这门术法,在楚弦看来,要更加强横,毕竟是直指大道的功法,修炼下去,可直接踏入阳神道仙之境界,但现在的阳神锻金诀,有很大的弊端,这一点,已经是在崔焕之的身上有了体现。修炼这门术法,虽晚威力强横,哪怕随手抓起一块铁,都可以凝练刀剑飞针,随意伤人,可同样,对肉身和元神的伤害极大,如双刃利剑而无剑柄,伤人时,也伤己。

    楚弦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也很难,那就是研究这门‘阳神锻金诀’,想方设法,在这一把利剑上,加装一个‘剑柄’。

    至少这样,可以不伤己身。

    思路很容易想通,但如何做,难度极大,崔焕之算是一代奇才,要不然也无法从天玄子那点金化神功中参悟出阳神锻金诀来。

    可就算是崔焕之,也想不出解决之法,而且一旦开始修炼,对于自身的损伤就已经开始,所以楚弦现在要做的,不光是将阳神锻金诀当中的弊端去除,还得想法子,加入疗伤之法,将崔焕之体内的锐金之气中和。

    所以很难。

    可是再难,楚弦也要想法子解决,因为这阳神锻金诀本就是一门厉害无比的功法,楚弦也想修炼。

    这一路修炼,在术法上,楚弦是从分神御金决开始,踏入出窍,以大洞真经,凝结内丹,入神关大境,眼下要入法身,甚至再往后的境界,就可以选择阳神锻金诀。

    前几日,楚弦又见了一次纪纹,不过这一次纪纹是光明正大的来拜访,和洛妃甚至李紫菀也是相谈甚欢,不过她也是找了一个私下的机会,单独与楚弦相处,而且直接是扑入楚弦怀中。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楚弦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任由她来,好在纪纹也知道轻重,或许只是为了体验那种背着李紫菀和洛妃而与楚弦相处的那种刺激,有时,她自己分明也很害怕和紧张,却依旧不放手,搞的楚弦感觉自己心都仿佛要跳出来,但在关键时刻,她也会收手,而不是真的给楚弦难堪,这一点,可见她知道轻重。

    除了刷小女人的脾气,纪纹还带来了很多消息,有些,楚弦都不知道,就例如杨家和王家曾经的婚约,以及杨家单方面撕毁约定的事情。

    楚弦听到这个,立刻是明白为何那日王燕蝉会和李紫菀起冲突,估摸是迁怒到李紫菀身上。

    说起来,都是杨克那王八蛋搞的事情。说到杨克,纪纹告诉楚弦,杨克最近动作也很多,因为距离巫族十三巫族来访圣朝的日子越来越近,所以杨克不断在培养他的势力,拉拢人手,只是杨克并没有再次踏入官场,现在的杨克,依旧是无官无权。

    这一点,也好理解,这说明,上面对杨克还是有些怀疑,毕竟被掳,当做人质好几年,这种情况下,实在不适合再次任用在官场,尤其是高官。

    当然,这也不是说杨克就没有机会,只要熬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期,被上面的仙官认为杨克没有问题之后,那么,杨克还是可以进入官场,等到那时候,杨克的仕途,必然会一帆风顺。

    这也是需要提防的。

    当然眼下,杨克在官场上的力量,还只能依托于杨家的势力。

    又因为楚弦侦破了十年前仙宫失窃悬案,所以在朝会上,就算是杨真卿也没法子攻击楚弦,所以之前杨克要调走楚弦的阴谋,自然是只能搁浅。

    “不过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杨克已经是将你当成必杀的大敌,不光是因为李紫菀,还因为他知道你潜力很大,既然将来必然为敌,那就要及早将敌人灭杀在萌芽状态,这个道理,杨克很清楚。此外,他虽没有证据,但已经开始怀疑,当年他被巫族人掳走,是因为有人在暗中做手脚。”纪纹这时候小声说道,语气当中也是存了一丝担忧。

    楚弦笑道:“他也只能怀疑,此事,没有任何一处漏洞,无论是他还是杨真卿,都找不出蛛丝马迹,除非是我去查。”

    楚弦这句话是玩笑,纪纹也是白了楚弦一眼:“说的你自己好像成了断案之神一样,提醒你一句,提刑司虽然权势不小,但终究不是栖身之所,你要对抗杨家,想要和你那紫菀娘子过上神仙羡慕的生活,就必须往高爬,只有足够的权势,才能确保有足够生存的空间。”

    说道这里,纪纹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期待。

    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居然是俏脸微红。

    纪纹走了。

    楚弦却是有些发愁,知道自己和李紫菀的婚约之后,纪纹看似是不争不抢,但实际上用的是最高明的手段,那就是只对你好,不求回报,而且维持那种颇为暧昧的关系。

    这是最麻烦的,虽说圣朝之内,男子娶妻纳妾那是常事,尤其是圣朝官员,那更是普普通通的事情,可楚弦不想委屈李紫菀,但也难以退却纪纹的好意。

    别说她们两个,洛妃那丫头成天缠着自己,也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在楚弦再世为人,做事,只求无愧于心,其他的只能是顺其自然。

    ……

    提刑司内,楚弦低头翻阅卷宗,这段日子,楚弦处理事务已经是得心应手,而外出查案的孔谦也终于是回来了,有孔谦在,楚弦也是放心不少。

    两人商议,便将吴居正,柳世元和杜龙星当成提刑司重点的培养对象,尤其是柳世元和杜龙星,都是今年刚入提刑司的新人,考取榜生也没有多长时间,若是培养得当,将来足以主档一面,会成为提刑司的接班人。

    所以这段日子,楚弦也是有意锻炼两人,只要是办案,都会将两人带在身边,将推案之法,揣摩凶徒心态,分析细节,这些都是经验之谈。好在两人也是聪明无比,知道这是上官在提点他们,也是学的极为认真。除此之外,一些简单的案子,也会让两人单独去处理,这样的锻炼,显然提升更大。

    这么一来,楚弦这几天要办的事情反而没有最开始那么多了。

    下午的时候,一个护卫来报,说是有人来访,而且是点名找自己。

    “什么人?”楚弦头都不抬,问了一句。

    那护卫脸色古怪道:“是王家小姐,王燕蝉。”

    楚弦一愣。

    怎么是她?

    仔细一想,前日这王燕蝉好像还给自己送了封信,只是当时事务繁多,后来才看,当时王燕蝉是请自己赴宴。

    不过在楚弦想来,估摸这王燕蝉不单单是请自己,所以也就没有在意,更没想到回信,今天王燕蝉居然来提刑司,而且还专程找自己,对方这是要干什么?

    楚弦第一个反应就是王燕蝉有图谋,这女子说起来也是一个被杨克欺骗的可怜人,虽说杨家和王家有婚约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也没有宣扬出来,但毕竟是存在过的事情,而且肯定有人知道。

    杨克这么一悔婚,等于是在打王家的脸,估摸王燕蝉已经是将杨克当成了生死仇敌,又因为杨克是因为李紫菀才与她撕毁婚约,所以,正常来说,都会迁怒过来。..

    那她来找自己,是做什么?

    楚弦想了诸多种可能,但显然,楚弦的出发点都是站在男人的观点,就算是他,也难以代入一个女子的怪异想法。

    所以楚弦猜来猜去,居然就没有猜到王燕蝉真正的意图。

    “既然她肯定意图不轨,那就不见是最好。”楚弦思考再三,然后吩咐护卫:“去告诉王燕蝉,就说,本官不在。”

    护卫目瞪口呆,但还是遵命去传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